美国版权法中的301条款是什么意思?

-

§ 301. Preemption with respect to other laws
  • (a) On and after January 1, 1978, all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that are equivalent to any of the exclusive rights within the general scope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 106 [17 USCS § 106] in works of authorship that are fixed in a tangible medium of expression and come within the subject matter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s 102 and 103 [17 USCS §§ 102 and 103], whether created before or after that date and whether published or unpublished, are governed exclusively by this title. Thereafter, no person is entitled to any such right or equivalent right in any such work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就是说,如果原告提出动议,包括以下三条:1. 侵犯版权;2. 违背准合同;3. 违背事实契约;那么被告可以不可以根据301条,直接要求驳回动议2和3。

先贴一下完整的301条款和相应的翻译
§ 301. Preemption with respect to other laws

  • (a) On and after January 1, 1978, all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that are equivalent to any of the exclusive rights within the general scope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 106 [17 USCS § 106] in works of authorship that are fixed in a tangible medium of expression and come within the subject matter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s 102 and 103 [17 USCS §§ 102 and 103], whether created before or after that date and whether published or unpublished, are governed exclusively by this title. Thereafter, no person is entitled to any such right or equivalent right in any such work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 (b) Nothing in this title annuls or limits any rights or remedies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with respect to--
    • (1) subject matter that does not come within the subject matter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s 102 and 103 [17 USCS §§ 102 and 103], including works of authorship not fixed in any tangible medium of expression; or

    • (2) any cause of action arising from undertakings commenced before January 1, 1978;

    • (3) activities violating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that are not equivalent to any of the exclusive rights within the general scope of copyright as specified by section 106 [17 USCS § 106]; or

    • (4) State and local landmarks, historic preservation, zoning, or building codes, relating to architectural works protected under section 102(a)(8) [17 USCS § 102(a)(8)].

  • (c) With respect to sound recordings fixed before February 15, 1972, any rights or remedies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shall not be annulled or limited by this title until February 15, 2067. The preemptive provisions of subsection (a) shall apply to any such rights and remedies pertaining to any cause of action arising from undertakings commenced on and after February 15, 2067. Notwithstanding the provisions of section 303 [17 USCS § 303], no sound recording fixed before February 15, 1972, shall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under this title before, on, or after February 15, 2067.

  • (d) Nothing in this title annuls or limits any rights or remedies under any other Federal statute.
  • (e) The scope of Federal preemption under this section is not affected by the adher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the Berne Convention or the satisfaction of oblig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reunder.

  • (f)
    • (1) On or after the effective date set forth in section 610(a) of the 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 of 1990 [17 USCS § 106A note], all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that are equivalent to any of the rights conferred by section 106A [17 USCS § 106A] with respect to works of visual art to which the rights conferred by section 106A [17 USCS § 106A] apply are governed exclusively by section 106A [17 USCS § 106A] and section 113(d) [17 USCS § 113(d)] and the provisions of this title relating to such sections. Thereafter, no person is entitled to any such right or equivalent right in any work of visual art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 (2) Nothing in paragraph (1) annuls or limits any rights or remedies under the common law or statutes of any State with respect to--
      • (A) any cause of action from undertakings commenced before the effective date set forth in section 610(a) of the 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 of 1990 [17 USCS § 106A note];

      • (B) activities violating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that are not equivalent to any of the rights conferred by section 106A [17 USCS § 106A] with respect to works of visual art; or

      • (C) activities violating legal or equitable rights which extend beyond the life of the author.

第301条 对于其他法律的优先地位

(a)1978年1月1日或以后,相当于第106条规定的下述作者作品的版权总范围内任何专有权利的一切法定权利或衡平法上的权利完全都受本法的约束,这些作品是固定在有形的表现媒介上而且属于第102条和第103条规定的版权客体范围以内,不管作品在该日期以前或以后创作的,也不管出版与否。其后,任何人都不得依任何州的普通法或成文法享有任何此类作品的任何此类权利或相当的权利。

(b)本法任何条文都不废除或限制任何州的普通法或成文法有关以下事项的任何权利或补救方法:

(1)不属于第l02条和第103条规定的版权客体范围内的客体,包括未固定在任何有形表现媒介上的作者作品;或者

(2)1978年1月1日以前开始的活动所引起的任何诉讼案件;或者

(3)侵犯与第106条规定的属于版权总范围内任何专有权利不相当的法定权利或衡平法上的权利的活动。

(c)关于1972年2月15日以前录制的录音作品,依据任何州的普通法或成文法规定的任何权利或补救方法在2047年2月15日以前,均不应被本法废除或受到本法的限制。(a)款的优先规定应适用于与在2047年2月15日和以后开始的活动所引起的任何诉讼案件有关的任何此类权利和补救方法。尽管有第303条的规定,但在1972年2月15日以前录制的录音作品在2047年2月15日以前2047年2月15日或以后均不按本法关于版权之规定。

(d)本法任何条文均不废除或限制任何其他联邦法规的任何权利或补救方法。

这里涉及一个优先法条(preemption)的问题。301条款规定,在版权法的范围内,美国版权法优先于联邦的其他法条。那么,在什么条件下,这个情况成立呢?
就是说,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直接援引版权法来做出判决,而不需要再援引合同法什么的其他法律。
一个关键的判例:Murray Hill Publns Inc. v. ABC Communs. Inc. 264 F.3d 622





to be continued....

法律 美国法律 著作权法 法律理论

为什么香港的警察逮捕嫌疑人会说米兰达权利?

-

谢二位邀。
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邀请 @Bull Barry来回答比较合适,如果答错了请学长多多指正。

分成三个问题:

1. 米兰达警告包含什么内容?
首先,米兰达警告是美国法的产物,美国和英国法其实是有区别的,不过由于不了解美国法,这里不展开。
米兰达警告的核心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缄默权和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具体内容如下:

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而且将会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审问之前,你有权与律师谈话,得到律师的帮助和建议;你受审问时你有权让律师在场;如果你想聘请律师但却负担不起,法庭将为你指定一位律师。
案件来源: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Miranda v. Arizona, 384 U.S. 436 (1966))
具体介绍请参见果壳网科普:嫌犯为什么有权保持沉默?

2.米兰达警告是否适用于香港?

根据保安司于1992年颁布《查问疑犯及录取口供的规则及指示》,实际的警诫词如下﹕

“唔系是必要你讲慨,除非你自己想讲喇,但系你所讲慨嘢,可能用笔写低及用嚟做证供慨。”(你不一定要说话,除非你有话要说。但是,你说的话可能会写下来及用作证据。)

香港的法律援助机制,据我们老师说做得比英国还好。所以综上两点——嫌疑人的缄默权和律师辩护的权利,米兰达警告显然是适用于香港的。

这里重点强调下缄默权。
根据Lam Chi Ming v. The Queen [1991] 2 AC 212,一般情况下,被告有权保持沉默并拒绝作证。并且,根据 s.54(1)(b) Criminal Procedure Ordinance (Cap 221),控方律师不能就被告的沉默提出质疑或发表评论。

由于香港继承的是回归以前的英国刑法,那么英国后续的刑法改革对香港是不适用的。而且正如 @Bull Barry 指出,1994年的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并没有被延伸到香港,所以香港的嫌疑人相对英国有更大的缄默权。
目前在英国,嫌疑人没有绝对的缄默权:假如你在被捕的时候明明有足以使警方当场释放你的不在场证明,而你却闷声作大死,浪费警力以及司法资源的话,在法庭上你会被控方在交叉质询的过程中盘问这一点——法庭甚至可能允许陪审员根据被告的沉默做出不利于被告的推断(adverse inference)。
根据上诉到欧盟人权法院的Murray v. United Kingdom (1996) 22 EHRR 29一案:对被告的定罪不能仅仅因为他保持沉默、拒绝作证,但是依然可以把这种沉默作为不利推断的考量因素之一。


3. 最后回答题主的问题:为什么香港的警察逮捕嫌疑人会说米兰达权利?
根据基本法第87条和香港人权法案第11条,在刑法中,被告享有无罪推定。如要定罪,控方必须排除合理怀疑来证明被告有罪,而被告人无需证明自己无罪,更不能被迫自证其罪。因此,过于苛刻、推定有罪的条文可能会因为抵触基本法和人权法案被宣布作废。
根据HKSAR v Lam Sze Nga [2005] HKCFA 60(CA)一案,法官表示:禁止被告自证其罪是普通法的优良传统。

而能够作为呈堂证供的证据必须具有相关性和可采纳性,尤其被告录的口供,必须基于自愿,并且是在获知自己合法权利的前提下,否则这些证据可能会因为损害被告合法权利而被排除。还有一点,理论上,香港法院可以仅凭被告的口供进行定罪(在大陆似乎理论上是不允许的),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香港会在获取口供的程序上格外严谨的一个因素。

要是不说米兰达警告,不看TVB和美剧的被告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合法权利?
要是被告不知道自己合法权利的话,怎么能证明自己的口供没有受到威逼利诱?
如果根据瑕疵满满的证据来定罪的话,被告又怎么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审判?
所以只好麻烦警察们多费唇舌啦。

这里跑个题,有一种例外情况是,如果被告是身经百战的警察——深知自己的权利,坚决抗拒作证的话,那么针对他们的一些略微过分的调查手段并不影响证据的认可度。在 Li Wai-Fat v. R[1977] HKLRD 531中,被捕的警察们接受了长时间的询问,被关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连手表都被没收了,最后警察们终于招架不住,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老师乱入吐槽: 香港警察是有多离不开他们的手表……)。要是摊在普通人身上,法官很可能会裁决说这种反人权的取证手段是不能允许的,不过这招对警察们是可以用的……

另外,再次跑题,香港没有“毒树之果”的概念,一些非法采集的证据仍然是可以作为呈堂证供的,前提条件是证据的证明力大于对被告的不利影响(probative value outweighs prejudicial effect)。根据R v. Sang [1980] AC 402,诱捕并不能作为排除证据的根据,所以警察叔叔们为了采集证据也是拼了,有卧底购买毒品的,有冒充狱友窃听的,还有协助进口毒品的……当然,法官表示:卧底警察们的底线是不能积极怂恿犯罪。

跑题完毕,请指正。

香港 法律 美国法律 香港法律 米兰达警告

麦道夫骗局案件最后为什么法院准许他的妻子保留 250 万美元的财产?

-

2009年6月29日,纽约联邦法院判处麦道夫150年有期徒刑,这意味着麦道夫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法院同时判决没收麦道夫约1700万美元财产,麦道夫的妻子也将上交名下8000多万美元资产,但获准保留250万美元财产。

我国也有类似的规定,比如你名下有一套住房,这是你唯一的居住地,法院判决执行没收你财产的时候,是不会没收该套房产的

法律 麦道夫 金融 美国法律

Visitor签证 可以在美国停留多久呢?

-

如果我在美国停留了将近六个月,然后出境到其他国家一个星期,然后再入境,是否又可以停留六个月了呢?
停留六个月的指标,是指一次入境的时长?还是一年内的时长呢?

一般最长可以停留6个月,如果需要更长的时间,可以在移民局官方网站 uscis.gov 下载I-539表格申请延期即可。

美国绿卡 美国签证 留学美国 美国法律 移民美国

有没有什么好的电子签名解决方案?

-

就是在网页上的输入自己的名字,然后点击确认键,这时本页面的内容就会产生法律效力。

在美国的很多网站上有这种东西,中国好像还没见过,有吗?

如果没有的话,是因为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的法律不成熟,还是什么原因?

谢谢!

有的;
点击确认键,页面的内容就会产生法律效力,这就是点击包装合同(click wrap contract)。这类合同在条款的后面一般有标识“我同意”和“我不同意”、“我接受条款”和“我不接受条款”、“确认”和“拒绝”等类似的话语,话语不同,但都表示用户同意或拒绝签署合同。用户点击那些标示的按钮,就相当于做出相应的意思表示。这种做法国内外法律都认可,大量的网络平台网签合同,也都是这样操作的。

中国与美国的法律环境、用户观念不一样,所以这方面的应用比美国发展慢,但正在兴起。

法律方面,我国《电子签名法》第十四条,“可靠的电子签名与手写签名或盖章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此外,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电子签名等是可以作为电子数据证据使用的,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

应用方面,推荐使用快签http://www.quicksign.cn/,快签是具有司法判决依据的第三方在线签约平台,创新地采用“支付签约”的模式。通过快签可以随时随地在线签署法律文书,不再需要传真、扫描、打印、快递,从而提高商务办公的效率。

互联网 电子商务 法律 互联网产品 签名 法律咨询 合同 互联网法律法规 美国法律 合同法 合同订立 中国法律 签字

如何看待4月19号梁彼得案宣判结果?

-

事实胜于雄辩。我一直有一种观点是,预见性是判断观点最重要的标准。这是因为世上自洽的逻辑系统千千万万,听上去再有道理预见性差的见解一定有问题,即使听上去再荒谬预见性极高的见解就不容忽视。尊重预见性是最重要的科学态度:任何理论的验证只能通过实验。

在知乎另外一个关于梁彼得热门问答中,明显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梁彼得的判决没有任何问题,另一派认为其中有明显的不公。

在Gotwot的答案中,他第一个提到本案应以低两级的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作为正确的判罚。

而在今天chun法官极为反常地将梁的判罚降低为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

这本身不能说明问题吗?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当时的判决并不是铁案如山毫无争议的。

留学美国 美国法律 新闻事件 阿凯·格里枪杀案(梁彼得案)

怎么看待美国纽约州法官判伊朗赔偿 9·11 遇难者家庭 105 亿美金?

-

据美国彭博社3月11日报道,一名美国法官日前作出判决,要求伊朗政府向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遇难家庭以及保险公司支付105亿美元的赔偿金。
  报道称,美国纽约地方法院法官约翰乔治·丹尼尔判处伊朗政府向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袭击的遇难者家属赔偿75亿美元。每位遇难者家属都会获得200万美元的赔偿金,另外对伊朗政府追加688万美元的惩罚性罚金。
  报道称,美国法官丹尼尔还要求伊朗政府向保险公司赔偿30亿美元的业务损失费。
  报道称,丹尼尔宣称伊朗政府未能在911恐袭案件中证明自己的“清白”,因此必须为此做出赔偿。
  报道还称,虽然受害者很难从伊朗政府那边获取赔偿,但原告可以依据法律将“恐怖分子”被冻结的资产作为赔偿金。
................................
比如,可不可以具体介绍一下这个案件,这个法官是依据什么判案的?难道伊朗需要自己拿出证据证明自己和911无关吗?而且,911美国不是已经打了阿富汗,把本拉登都杀了吗?

一句话答案:保险公司弄了一个未应诉的缺席判决,当愚人节笑话看看就好了。

又到英美法普法时间了。此“判决”非彼“判决”。

我特地请教了中国律师。中国法中,合法通知参加庭审而缺席判决,法官可以自行审查后判决败诉。缺席的一方需要上诉至上级法院求翻案。

作为对比,英美法国家有缺席判决(Default Judgment)这种东西,意思是当被告不应诉的情况下,法庭可以按照原告提出的相关要求做出缺席判决。但是这个判决是很容易被撤销(set aside)的。注意哦, 是撤销,不是上诉求改判。被告只需要到法庭来,证明要么判决下达程序不合规,要么被告有需要法官审理的抗辩理由(triable issue),就可以请求撤销缺席判决。这是很容易达到的要求。撤销后的下一步是双方认认真真把这个案子打一遍。

所以,在这个案子里面,因为伊朗政府明显没有应诉,于是保险公司(原告)怎么要求,法官就怎么判。美国法官是不会像中国法官一样独立行使审查权的。作出这样的判决并不是法官犯二,而是程序使然。

多扯一点,这种拉上伊朗政府求911索赔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westlaw上随便搜一下能搜出一大把。我个人猜想伊朗政府烦都烦死了,经过咨询律师以后决定:你们去折腾吧。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拿着美国的判决去伊朗求伊朗法院执行伊朗政府,我表示遥祝。

法律 9·11 恐怖袭击事件 美国法律 美国政治 伊朗政治

为什么美国很多法案都是以人名命名?都有什么讲究?这种命名方式都有怎样的历史?

-

比如反垄断法的《谢尔曼法》和《克莱顿法》。
还有一些好几个人名放在一起的,是以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命名吗?

谢邀。

你所看到的XX法案,其实只是这些法案的一个别名。比如说《谢尔曼法案》,其正式名称是《 An Act To Protect Trade And Commerce Against Unlawful Restraints And Monopolies》(保护商业和贸易不受非法限制和垄断法案)。名字又长又拗口,所以就形成了以法案的倡导者或者起草人的名字来为法案起一个别名的惯例。

另外,美国还有一类法案,是以受害人的名字来命名的,目的是为了纪念,比如《克莱丽法案》,其正式名称是《Disclosure of Campus Security Policy》(校园安全披露政策)。该法案是在一名叫做Jeanne Clery的女大学生在学校宿舍被奸杀后出台的,旨在强制要求学校要定期向公众通报过往的校园安全状况。

法律 世界历史 美国法律 世界近代历史 法律常识

Google 在「棱镜计划」(PRISM)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多大程度违背了不作恶的信条?

-

相关链接:
PRISM
爱德华·斯诺登

我用下面的两张拓扑绘制了NSA的情报侦听体系,在另一个答案里也贴过一次,但Google在Prism/NSA里的位置和实际作用,这两张图也能用得上,我再贴一次。

至于Google的真实作用,现在的公开信息,不论是否是Google自己说的,都不足为信,我在等Snowden能拿到处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互联网业务大鳄们是否在“持续”供应元数据给NSA,供应方法是否真的就是侵犯隐私?还要等等看....

Pic-1-NSA侦听大架构

Pic-2-Prism的集中接口方式的几种可能性...

谷歌 (Google) 美国法律 棱镜计划(PRISM) 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

为什么美国发生车祸,顺通队可以立刻清理车祸现场,不用耽误时间等交警来调查?

-

我一直搞不懂,中国-美国这个差别是如此产生的?

在美国的公路上(尤其是高速公路),一旦发生车祸,顺通队就会马上到现场迅速ji处理好事故现场,为了尽快把道路疏通以让车流顺利通过,这样可以有效减少堵车时间的贡献很大。

但是在中国,如果发生车祸,经常导致很长时间的堵车问题。因为顺通队好像并是不愿意先清理现场,而需要先等警察来进行调查,有时候要耽误几个小时,才能通路。同时,现场后面排了很多车过不去。

如果当警察到场时,涉嫌的车子已经被顺通队拉出去了,那美国警察是如何调查事故现场的?美国这个易于处理交通堵塞的方法是否在中国有应用的可能?还是会被某种有中国特色的因素所阻碍?

刚看了这个问题我很惊讶的……题主问的问题跟我在美国所见的不一样啊!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在美国出了车祸(小剐蹭不算),也是要停车保留现场,拍照,打911,等警车来调查,拖车拖走的啊。值得一提的,有答主说到在澳洲车祸后车主会承认自己的责任,这是不建议的。出了事故及时拍照打911,等了警察来调查确定事故原因,不要随便承担责任,然后等自己或对方的保险公司根据警察的事故报告确定赔偿和相关事宜。
下面我引用一段“车祸后该怎么做”的文章(urymoskow.com/Articles/):

1. STOP. 停车

2. PROTECT THE SCENE. 停留在现场,开双闪防止二次事故,可以等在车里(如果车不在车流中间)或马路边等待警察

3. CALL THE POLICE. 即使没有严重伤亡,通知警察仍是明智之举。因为警察的车祸调查报告对于后期的车祸责任认定和保险赔偿。如果车子没有阻碍交通,不要挪动事故车辆。(但是我在美国见到的市区马路上的车祸都很少移到路边,都是堵在路中间等警察来,正常车流就是缓慢绕行。在高速上才会看到车子开到路边等警察,因为高速车速太快,停在路中间太不安全)

4. MAKE AN ACCURATE RECORD. 如实告知警察事故经过,不要猜测臆断事故原因,如果不记得了,就说不清楚。

5. TAKE PICTURES. 事故现场拍照,留给保险公司鉴定赔偿所用。如果有伤口,也拍下来。

6. EXCHANGE INFORMATION. 事故双方交换联系方式和保险卡,如果有目击者,索要他们的联系方式。如果选择不报警,联系方式和保险卡对你后期保险理赔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出警了,警察会给你事故报告。

7. REPORT THE ACCIDENT. 及时打电话通知保险公司(这个在保险卡后也有写)

8. SEEK MEDICAL ATTENTION. 如果受伤的了话要去就医呀!如果不确定的话最好也去医院查查。

9. KEEP A FILE. 相关文件保存好了。

10. PROTECT YOUR RIGHTS. 如果有纠纷的话,找律师。


另外,在美国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一样会堵车啊,有个词叫car accident rubbernecking,意思是途径车祸现场的车流因为好奇而减速查看,这样造成的拥堵和二次车祸也不少呢!唯一比国内好一点的是,没有车会占用shoulder紧急车道,且听到警笛声音车子都会挤一挤让出车道,所以警车出警和到达现场的速度会比较快吧。
有一次我在金门大桥上堵着,以5 mile/hour的车速挪动,听到远处有警笛,过了好久发现是从后面开来的警车。但是几个车道都是车连着车啊怎么能让开,神奇的是,每个车道的车都挤一挤,留出一点点车位给隔壁的车换道进来,很快一个车道都让出来了。


4.2.2016更:刚在路上看到一起三车撞到一起的车祸,占据了一个路口的两个车道,wrecker(清障车?)和警车在车祸现场一前一后停着,然后一堆人在中间勘察现场…路过的车辆就缓慢绕行咯。
美国有一个叫move over law,是为了保护在路边执勤人员的安全的。内容是如果看到路边有执法车辆(闪灯或警笛),路过时需要至少隔一个车道,如果没有条件让车道,那么以显著低于限速的速度缓慢开过。

堵车 高速公路 美国法律 交警 城市堵车

如何看待GA第十二季里法官将全部监护权判给Arizona?

-

在实习医生格蕾第十二季里,Callie 和Arizona争夺Sofia 的抚养权,我的内心是站在金毛一边的,编剧也确实是这么写的。看微博上有博友分析法官是站在为孩子最好的角度,编剧这么写也是为领养家长的权利吼一大声。那么,以现在的情况看,是否当今美国司法真的对领养家长和亲生家长争夺抚养权时如此的不偏不倚呢?

其实我倒觉得,金毛赢并不是赢在最后拯救生命那里,而是胖C自己把自己作输了
胖C方试图以攻击金毛没有经常陪在Sofia身边来证明她没有把Sofia放在第一位,不是合格的妈妈
然而没有把Sofia放在第一位的恰恰是胖C自己啊
这场争端的原因就是胖C要带Sofia走,那么为什么要带Sofia走?因为胖C要追随自己的爱情,为了自己的爱情去一年NY。那Penny结束一年NY进修之后呢?再离开,再换环境
这样对Sofia好吗?胖C不是为了Sofia做这样的选择,是为了自己的爱情,Penny还不是Sofia的妈妈只是胖C的女朋友而已呢。那万一两人分手了,这算什么?把Sofia从自己熟悉的环境、朋友带走,做出这么大牺牲,又值不值呢?
胖C把爱情放在首位,金毛把工作放在首位,谁比谁高尚啦?都差不多
反而是金毛更能给Sofia稳定有安全感的生活吧
从Mer的证词那里,金毛就赢了。Seattle是Sofia生活的地方,有稳定的backup,有一个朋友们互相支持的网络,胖C要带走Sofia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爱情,没有一点出发点是为了Sofia好
她输了很正常

实习医生格蕾 美国法律 领养 抚养权

陪审团那么容易被律师摆布,为什么还有那么大权力?

-

常听人说「juries are people too dumb to get out of their duty」,刚好老婆也愈发觉得,律师依照自己的利益 frame the story 对陪审团的左右太大了。陪审团也的确是一群良莠不齐的社会成员,如果再把普通美国民众的素质考虑进来(那些拒绝科学的大伯大妈),为什么要这么信任普通人的直觉呢?

不好意思,之前的好些答案我都点了不同意,因为有很多常识错误。

陪审团之所以有那么大的权力,并不是因为这种方案是优秀的,相反,你可以找到一大把的缺点。之所以保留陪审团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习惯和传统,改变一个司法制度的根本要素代价太大了。陪审团的另一个好处是合法性基础很强,简单的说,英美人即使知道陪审团不怎么靠谱,还是很信任陪审团的裁判结果。

先说几个基本常识:

第一、陪审团只判断事实问题,但是不对法律后果和刑罚轻重进行判断。

第二、陪审团在英美的适用范围确实被不断限缩。在英国,陪审团的审判的案件我记得占总体审判案件的个位数。而在美国,数量多一些,但是大多也限于刑事审判案件。所以,陪审团的重要性在英美法国家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这两个数据是印象流,如果有知友知道详细数据,请补充或打脸。】

第三、陪审团理论上是可以有法学专业人士的。关于这个问题,我跟三个不同的美国法学教授确认过,一致得到的结论是,所谓陪审团的成员不能有法律专业人士的规定在美国肯定是不存在的。不过事实上,极少有律师能够被选入陪审团,通常都会被无因排除掉,至于原因嘛,按照其中一个教授的原话,律师不能容忍在陪审团里有一个和自己一样聪明的人存在。所以,根据排除专业人士而阐发形形色色的理论全部是自说自话。

第四、陪审团有很多零零碎碎的小麻烦,比如普通人根本没有动力去参加陪审团;比如案子必须一次审完,如果审不完,陪审团就必须被限制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比如现代的案件越来越专业,陪审团根本听不懂等等。

第五、操纵陪审团是美国律师的基本技能,这一点从选择陪审团名单的时候就开始了。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出现一个白人伤害黑人的案件,白人的辩护律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尽办法把陪审团候选人里的黑人全部赶走。

然后正面详细说几点可能对于出题人有帮助的信息吧。

第一、陪审团在历史上出现的原因在英美各不相同。在中世纪的英国,法官到各地巡回判决,坦白说根本搞不清楚当地发生了什么,只能先找一些当地人问问过去半年出了什么刑事案件,这帮人后来就成了负责起诉的大陪审团的雏形。再找另外一帮人,对这个案件是否真实发生进行判断,这帮人就成了小陪审团,或者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陪审团。所以陪审团制度在英国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王权比较弱小,没有能力对司法审判进行全方位的介入和管理才想出来的权宜之计。关于这个问题还有更黑历史的一种解释。在中世纪,判处他人刑罚按照天主教的观点是有下地狱的风险的,所以英国的法官群体就把这个风险推到了陪审团头上,这也是为什么在陪审团制度的早期,大量英国人逃避担任陪审员的义务。至于美国,美国对于陪审团的爱据说是因为在独立战争时期,英国派驻在殖民地的法官通常倾向于迫害独立志士,而陪审团则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保护作用。总而言之,英美产生出陪审团制度的原因和我们现在想到的理由差异是很大的,而且没有怎么考虑过陪审团被摆布这个问题。但是既然这个制度运行的不坏,所以就保留下来了。

多插一句嘴,补充一个冷知识,“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原则被创造出来的原因不是为了保护被害人。相反,如同前文已经提及在普通法制度的早期,陪审团成员会尽量避免判一个人有罪,因为一旦判错,是要下地狱的。为了减轻陪审团成员的思想负担,才有这条原则,具体说来,如果陪审团成员在裁判时已经排除了自己内心的合理怀疑,那么即使搞错了事实,也不会下地狱。所以这个原则其实是为了便于定罪才搞出来的。如果对每一个制度做仔细考证的话,都是黑历史啊,现在很多法学家的解读,真的是拍脑袋胡说啊。

第二、陪审团易被摆布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实际上,不仅双方律师,法官也可以采取很多手段影响陪审团的判断。英美法的整个司法审判制度,包括陪审团,包括对抗制,包括证据规则,都并不利于揭示事实的真相,这是英美法制度中固有的缺陷,只不过他们认为这个缺陷相比于优点是可以被容忍的。如果有兴趣,你可以去看看这本书《对抗式刑事审判的起源 (豆瓣)》。

第三、在司法审判过程中,和很多人的直觉不同,发现事实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实际上,百分之八九十的案件的争议都是发生在事实认定部分,法律适用出现问题反而是少数情况。如果你去法院旁听过案件就会发现,一个真实的司法审判往往讨论的问题是欠条有没有写过,钱有没有付过,货有没有送到这样的问题。刻薄点说,双方律师多多少少都会做出对己方有利的表述、曲解,或者就是在撒谎。这种情况下,如何根据证据判断事实真相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国的法官很多时候都需要反复开会、讨论、研究才能够搞清楚情况。就我个人的观点,也正是因为在客观上,事实难以判断,无论是法官还是陪审团都很有可能被误导,所以陪审团搞错也就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

第四、发现事实真相并不是一个司法审判制度的唯一目标,一个好的司法制度还应当有较高的效率,占用不那么多的财政开支,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与一个国家其它法律制度相融合等等,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每一个制度不可避免都存在很多的问题,但是,很有可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美国 陪审团 美国法律 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

美国联邦巡回法院是如何划分管理区的?

-

大致上是历史原因
详情请阅:
美国联邦司法中心:fjc.gov/history/home.ns

联邦司法体系沿革:《Creating the Federal Judicial System》Russell R. Wheeler & Cynthia Harrison
ww w.fj c.go v/public/pdf.nsf/lookup/creat3ed.pdf/$file/creat3ed.pdf
$这个符号貌似不能做链接,自行去空格粘贴吧
--------------------------------------------------------------------
笔记本回来了,更新
修正:
美国联邦巡回法院 于1911年被撤销
Federal Circuit, District of Columbia Circuit 为现存的上诉法院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 现行划分:
图片来自:《Creating the Federal Judicial System》Russell R. Wheeler & Cynthia Harrison

First Circuit: Maine, Massachusetts, New Hampshire, Puerto Rico, Rhode Island.
Second Circuit: Connecticut, New York, Vermont.
Third Circuit: Delaware, New Jersey, Pennsylvania, Virgin Islands.
Fourth Circuit: Maryland, North Carolina, South Carolina, Virginia, West Virginia.
Fifth Circuit: Louisiana, Mississippi, Texas
Sixth Circuit: Kentucky, Michigan, Ohio, Tennessee.
Seventh Circuit: Illinois, Indiana, Wisconsin.
Eighth Circuit: Arkansas, Iowa, Minnesota, Missouri, Nebraska, North Dakota, South Dakota.
Ninth Circuit: Alaska, Arizona, California, Territory of Guam, Hawaii, Idaho, Montana, Nevada, Territory of the Northern Mariana Islands, Oregon, Washington.
Tenth Circuit: Colorado, Kansas, New Mexico, Oklahoma, Utah, Wyoming.
Eleventh Circuit: Alabama, Florida, Georgia.
District of Columbia Circuit: 1948 The Judicial Code of 1948 (62 Stat. 870) declare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to be one of the eleven judicial circuits of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Circuit: 1982 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established with the combined jurisdiction of the U.S. Court of Customs and Patent Appeals and the U.S. Court of Claims as well as authorization to hear appeals from several federal administrative boards as well as patent cases from the U.S. district courts. (96 Stat. 25)

The following circuits have established BAPs: 1st, 6th, 8th, 9th, and 10th Circuits.
中文版引自维基百科zh.wikipedia.org/wiki/%
联邦上诉法院(华盛顿)
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 (华盛顿):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第一上诉法院(波士顿):
缅因州,马萨诸塞州,新罕布什尔州,波多黎各,罗得岛州
第二上诉法院(纽约):
康涅狄格州,纽约州,佛蒙特州
第三上诉法院(费城):
特拉华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维尔京群岛
第四上诉法院(里士满):
马里兰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弗吉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
第五上诉法院(新奥尔良):
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得克萨斯州
第六上诉法院(辛辛那提):
肯塔基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田纳西州
第七上诉法院(芝加哥):
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威斯康星州
第八上诉法院(圣路易斯):
阿肯色州,艾奥瓦州,明尼苏达州,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
第九上诉法院(旧金山):
阿拉斯加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关岛,夏威夷州,爱达荷州,蒙大拿州,内华达州,北马里亚纳群岛,俄勒冈州,华盛顿州
第十上诉法院(丹佛):
科罗拉多州,堪萨斯州,新墨西哥州,俄克拉荷马州,犹他州,怀俄明州
第十一上诉法院(亚特兰大)
亚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

其中第一,第六,第八,第九,第十上诉法院有权审理破产法院的上诉案件

被撤销的巡回法庭:
Eastern Circuit, Middle Circuit, Southern Circuit: Abolished by The Judiciary Act of 1801
California Circuit: 1863 Congress abolished the California Circuit. (12 Stat. 794)

沿革图片版:
来自:《Creating the Federal Judicial System》Russell R. Wheeler & Cynthia Harrison
ww w.fj c.go v/public/pdf.nsf/lookup/creat3ed.pdf/$file/creat3ed.pdf

法律 美国 美国法律 移植(血液病) 法律文化

美国法律为何有那么多奇葩?

-

美国各洲为何有那么多奇葩的法律?比如不许和豪猪发生性关系,不许在浴室唱歌,和17岁已下女性发生性关系是至少保留女方丝袜,否则即为违法。。

补充:
捧腹网--[转]那些奇葩的外国法律你犯了多少??( ̄. ̄)这些法律都是真的吗?

浴室不让唱歌是为了节水,那个州比较干旱,来自于百度。在西南沙漠的亚利桑那州无故砍伐仙人掌最高可判25年监禁,也是因为干旱。

美国政府 美国法律 美国社会

维基百科等网站反对 SOPA 法案的做法有多大作用?

-

有能力影响到 SOPA 法案的通过吗?

在Wikipedia等网站于美国时间18日0时正式 blackout SOPA之前,「SOPA」这个词对于普通美国老百姓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而SOPA的支持者们正是抓住了这一软肋。

RWW上的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关于美国某项法案通过的有趣细节,

The dirty little secret of SOPA is not that the entertainment industry has far more influence than it ought to have on Congress. Anyone who pays attention already knows this. The dirty little secret of SOPA is that almost nobody pays attention to what Congress is doing 99% of the time.

Outside of a few hot-button issues, most U.S. voters are content to complain about government without actually taking any responsibility for following legislation or issues except (maybe) in the run-up to an election.
readwriteweb.com/enterp

blackout的初衷是让更多的美国人了解SOPA,了解该法案对于整个互联网的破坏性,唤醒大众的共鸣,因为在美国,民众是可以以影响到一些议员的投票决定的。

PS: 昨天的blackout带来的直接影响可以参看:
  1. SOPA blackouts lead to at least 10 senators withdrawing support! nytimes.com/2012/01/19/
  2. PIPA support collapses with 13 new Senators opposed arstechnica.com/tech-po

互联网 法律 美国互联网 维基百科 谷歌 (Google) 美国法律 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

美国特警闪光弹误伤婴儿为什么不赔钱?

-

今年5月美国特警进入一栋民宅内缉毒前,向屋内扔了一枚闪光手榴弹,但正好落在了婴儿床上,导致正在熟睡的,只有19个月大的婴儿面部穿孔,露出多根肋骨。孩子的医疗费高达50万美元,政府以警察只是按程序执法为由拒绝支付医药费。
我想问一下,错在警察,为什么可以不赔钱呢?这些新闻,是否有夸张的地方?
信息来源:搜狐新闻 以及其他很多新闻媒体 央视新闻视频地址:美国特警扔手榴弹缉拿毒贩 误炸婴儿

更新:县政府和家长已经达成庭外和解,家长获得的赔偿主要来自于警察的责任险 (Habersham reaches settlement in Baby Bou Bou case)。

首先这报道是有问题的,不是不付,是不在法律过程之外付,否则是是违法行为,警察在正当执法程序中造成伤害是这个决定的基础之一,但是县政府并没有拿这个来做理由拒绝赔偿,相反,这个理由被用来在一开始同意赔偿医疗费(非公务的话,是个人付责任),后来大概咨询了法律顾问才知道这么做是违法的。个人看来,最适用的法律是州宪法里规定的不得法外公款私用的条款。简而言之,县政府并没有将已被议会分配用途的公款挪用于私了的权利,合法的赔偿方式是通过法庭解决。

警察是在执行公务这一点是可以肯定了,首先得确定县警察局是哪级议会授权的机构,才可以确定其行为适用哪里的行政赔偿法,因为美国各级政府在不同领域都有其他级别按照宪法不得干涉的独立主权。没有人说这些特警是联邦雇员,所以先暂时排除联邦法。联邦下面就是州,最新的州宪法在sos.ga.gov/admin/files/这里,里面可以找到警察的法律依据。

第66页开始的ARTICLE IX. COUNTIES AND MUNICIPAL CORPORATIONS规定了县政府的结构,其中第67页的Paragraph III. County officers; election; term; compensation. 规定了每个县的机构,里面有警察局,也就是说县警察是州法管是肯定了。后面的SECTION II.HOME RULE FOR COUNTIES AND MUNICIPALITIES就是把宪法没有规定的权利都给了县市政府。但是第69页的C规定一些权利州政府保留,所以县政府的权利是很有限的。

第75页开始是和钱有关的SECTION IV. TAXATION POWER OF COUNTY AND MUNICIPAL GOVERNMENTS。基本上,县政府有责任收税来维持警察局的运行,但是不能具体告诉警察局应该在什么项目上花钱。所以就算警察局应该负责任,县政府要求警察局给受害者付赔偿也是违宪的。

那么县政府能不能自己来善意赔偿呢?结果仍然是不行,第74页的Paragraph VIII. Limitation on the taxing power and contributions of counties, municipalities, and political subdivisions. 规定不得公款私用,把这条路卡死了。

那么警察局应该怎么赔偿呢?第6页Paragraph IX. Sovereign immunity and waiver thereof; claims against the state and its departments, agencies, officers, and employees. 这一段是通常的主权豁免规定,州官员和政府雇员默认是有主权豁免的(但是主权豁免不包括市政府),对造成的损害不负责任,除非符合州里的侵权赔偿法的过程。所以在对于州雇员,正常要求行政赔偿的程序是走Georgia Tort Claims Act侵权赔偿的过程。

不像别的州和联邦的赔偿法,乔治亚的赔偿法缺乏一个警察条款,而且这个法中对州的范围的定义并不包含县市一级的政府机构(OCGA § 50-21-22 (7),),所以这个事件应该是由各个县购买的责任险负责(Digging Deeper: Georgia Tort Claims Act, who does it protect)而不是州政府买的责任险。如果县政府有责任险合同,那么它们通常按照合同应该拒绝赔偿,这样保险公司会自动成为辩护代理。

美国案件非常之多,大多数案件的结果都是庭外调解,所以具体赔偿多少,很大机会是辩护代理人(第三方责任险的提供者)和受害者(或者其诉讼代理,比如意外伤害险提供者)之间协商决定,很少机会是法官裁定。警察局和县政府对赔偿多少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至于保险公司赔了钱之后是不是涨保险费,那就是它们自己的内部问题了。买过汽车保险或者医疗责任险的应该对这个流程比较熟悉。

===开始吐槽内容的分割线===
已经半年了还没民事诉讼的记录,受害家庭请的律师难道是在休假么?
美国是普遍法系,所以法有明文实际上未必是生效的,得看先例,但是案例搜索是几百美元一小时的活,而且非常的枯燥,没动力去干……
美国一国五十制,一不小心就漏看了乔治亚的赔偿法的特殊条款……刻板印象害人啊……
乔治亚的州宪法真是简洁啊。德克萨斯的宪法写那么长就不是给我这种外行人看的……
虽然县警局不太可能借调到联邦的武警,但是假设武警是联邦的话,应该还要适用联邦法,实在没力气搜索条文了……

新闻 美国 警察 美国法律 美国警察

如何看待2月20日全美各大城市华人游行对华裔警察Peter Liang的支持?

-

去围观了在费城的游行,我的一些观察和随感——

美国时间2月20日,三四十个城市的华人走上街头,声援华裔警官梁彼得。

梁彼得是一名年轻的纽约警察。2014年11月,他和同事在巡逻一栋公寓时,在黑暗中意外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经墙壁反弹后击中一名黑人男子,致其死亡。2016年2月11日,陪审团裁定梁彼得过失杀人、渎职等5项罪名成立,最高将面临15年监禁。法庭将于今年4月14日做出量刑判决。

关于梁彼得案,已经有不少很好的分析文章,例如《不知黑人女警官,不配上街提平权》《写在220北美华裔大游行之际:呼唤马丁·路德·张》等。我虽然去围观了游行,但对此案的关注并不十分深入,在此谨记录下一些片段式的观察和想法。

参与者

1、在费城,游行人数超过千人。就像所有的游行集会一样,组织者会夸大参与人数,他们对外宣布的数字是五千,“是费城历史上华人参与最多的一次游行”。根据同行的、报道游行经验丰富的闾丘露薇估计,实际参与者大概有一千多人。虽然没有组织者说的那么多,但说是史上最大应该不为过。


2、参加游行的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各种同乡会、公会组织的,光是福建的同乡会就有好几个。它们的动员能力十分强大。也因此,头发花白的老人和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孩都不少。很多人应该都是一代移民,依然操着乡音。组织者张口就是“各位领导”、“同志们”……


3、虽然碰到了几个宾大的同学,但总体来说留学生不多。确实,这是美国人的事儿,跟持中国护照的留学生关系不大。

游行前的演讲

4、游行正式开始前,有几个人进行了演讲,其中最重要的当属非裔牧师罗伯特·塞恩(Dr. Robert Shine)——在一件华裔警官失手致黑人死亡的案件中,有黑人社区领袖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他的演讲至情至理,结合少数族裔长久以来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强调正义应属于所有人,应唤醒这种正义的信念(我拍摄了视频,在我的微博上可以看到)。


5、正在竞选议员的90后华裔李林笛也是演讲嘉宾之一。不过个人觉得她的演讲显得目的性过强,一上来就强调:我们华人为什么非要在遇到危机时才走到一起呢?平时就应该积极参政,选出能代表自身权益的人。然后她又回顾了自己竞选路上遭遇的怀疑和轻视。其实,她可以完全不谈自己竞选的事情,而是多讲讲自己对政治、正义、警权、族裔的理解,那样或许更好。

6、一位使用中文的发言者说了一段我很喜欢的话:“我们在费城,这个孕育了美国宪法的城市自发聚集。这个国家是建立在自由和公正两大核心基础上的。今天,我们用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来捍卫公正,特别是司法的公正。”

游行过程

7、费城市政府对这次游行非常支持。原本申请游行需要提前5个工作日,但这次仅一天就得到了批复。

8、游行为时一个多小时,在市中心的主要街道进行。游行队伍前面是四位骑着自行车的警察,然后是两三辆警车。游行队伍的末尾则有几辆警车殿后。

9、据说,在各城市的游行筹备过程中,关于使用何种标语口号的讨论和争执都非常热烈。在警民冲突激烈、非裔美国人接连死于警察枪口的背景之下,如何声援一个杀了人的警官,即便只是意外?如何不引发黑人群体的反感,乃至争取到他们的支持?这些问题非常棘手,不过一些口号指向了合适的方向:强调无论是死去的黑人受害者,还是被定罪的华裔警官,都是警民矛盾、族裔冲突等体制问题的受害者,应该为此付出代价、进行反思的是这个体制。

10、有一些标语非常重要,比如对受害者的家人致哀。可惜在游行队伍中见到得还不够多。


11、有一幅可能是小朋友作品的漫画很吸引眼球:左边是白人警官在光天化日之下射杀却被释放,右边是华裔警官在黑暗中误射子弹经过墙壁反弹击中受害者,却被定为重罪。


12、也有一些口号比较让人疑惑。比如“justice-yes,politics-no”。难道政治是跟正义相对的?恰恰相反,政治是达成正义的重要手段。上街游行就是政治,是用参与的、反思的、倡导的政治,去对抗利益操纵的政治。还有人举出了一句争议很大的川普语录,有点无语。



了解,倾听,对话,参与

13、在市中心游行,自然引发路人围观。所以,比喊口号更重要的可能是对路人的说服。大部分美国人并不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组织者引发了不少传单递给路人。费城是一个非裔居多的地方,有不少黑人饶有兴致地拍照和阅读传单,或许是游行队伍举起的马丁·路德·金头像吸引了他们。


14、但也有人表达异议。在经过一个路口时,我看到一名黑人朝着游行队伍说:“但是,他杀了一个无辜的人啊!”是的,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15、有争议并不一定是坏事。华人要想如一些标语所说的那样,“不做哑裔”,积极参与美国政治,就要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倾听不同的声音,去和不同的人对话,而不是陷在自利的狭隘逻辑里面。倘若绝大多数时候对社会公义不闻不问,只在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时出来喊两句,是永远无法真正维护自身权益的。去年全美轰轰烈烈声援非裔美国人的“blacklivesmatter”运动,如果华人更积极地参与了,那么今天声援梁彼得的声音也就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16、《纽约侨报》微信公号推送的《【直击现场】纽约五万华人挺梁大示威 非裔抗议者滋事被捕》一文就是一个反面教材。该文称,纽约的示威现场遇到了不少反对声援梁彼得的抗议者——其实,这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在很多抗议活动现场都能见到两派甚至更多派别的人。但是该文却这样描述:“然而,群情激奋的现场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这些反对华人示威的抗议群众情绪激动,站在街道对面,与抗议华人民众嘶喊口号。”然后用加粗字体强调:“纽约警方已出面维持秩序,将其中两名非裔抗议者逮捕。”


这一刻,侨报似乎坚定地和问题重重的纽约警方坚定站在了一起,颇为得意地对非裔抗议者展现出了胜利者的姿态。可是,我们不是应该和同为少数族裔的黑人兄弟们团结起来吗?我们不是要反思警察体制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又变成了和警察一起联手打击“惹事的”黑人?我不想过度解读什么,但这样的语句可能反映了一些人仍然没有走出的思维定势:不是为了追求社会正义,而是为了满足本人、本群体的利益而已。

“不和谐的声音”以及后面的三个感叹号,也是令人直冒冷汗。在这样一桩充满争议、有着复杂背景的案件中,有不同的声音是多么正常。在民主制度下,达成和谐的方法是去了解、去倾听、去对话、去参与,而不是把那些声音“和谐掉”。

华裔 种族 美国法律 司法公正

偷东西被主人发现产生争执(主人可能杀死小偷)时小偷把主人打死小偷算防卫么?

-

看到逍遥法外一个情节的疑问 第一季第9集看到瑞贝卡闯进山姆家偷东西,后来小黑(瑞贝卡男友)怕她出事带了一些人去山姆家找她,这时候瑞贝卡趁山姆和另一个人说话时溜进他家准备偷他电脑上的资料,上楼时被发现,然后山姆追过去瑞贝卡锁了厕所门拷贝了他的电脑拿到了资料,出来时和山姆发生争执逃跑,山姆追的时候自己的惯性和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掉下楼梯昏迷,但大家以为他死了没有防备,突然他醒了翻身把瑞贝卡压在身下掐住瑞贝卡脖子,瑞贝卡和他僵持住,他是个男的很有可能掐死瑞贝卡,小黑就从后面拿东西把他打死了。
前面是剧情描述,问题是,如果瑞贝卡承认是自己杀的而不是小黑杀的,可以算是防卫过当么,还是杀人罪还是什么?
和朋友关于这个问题产生了争执,希望法律界的大神解答(●°u°●)​ 」
-----------------------
问题添加:如果事实是山姆掐住瑞贝卡后,确实是瑞贝卡把山姆弄死了,拿她能算作防卫么?

第一个假设不成立,谎言和现场勘查结果会有矛盾,瑞贝卡即使谎称是自己杀死了山姆,在证据面前也会被揭穿。

第二个假设当中,确实是瑞贝卡打死了山姆,这个情况也不能叫做防卫。
防卫是专门用于被侵害的一方的。
在偷盗案件里,山姆才是防卫的一方。山姆即使是压着瑞贝卡掐她的脖子,也是在防卫——防卫自己的重要资料不被瑞贝卡偷走。
瑞贝卡的反击不算防卫,因为她是贯穿始终的侵害行为人,她对山姆所采取的一切行动,都是侵害行为的一部分。

类似的:警察向小偷开枪,小偷随后也向警察开枪,小偷就不能叫做防卫,只能叫拘捕——尽管从小偷本意来看,他确实是在保护自己的生命不受到警察的威胁。

法律 美国法律 正当防卫 逍遥法外(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 法律案件分析

美国警察搭档制度好坏?

-

经常看到好莱坞电影,警察都是两人一组搭档,想进一步了解一下这种制度 ,是否能提高效率,有哪些优缺点?

美国整个国家的制度建设处处体现了分权制衡的思想。三权分立中的行政、立法、司法,总统要通过法案必须通过国会的同意,总统也对国会通过的法案拥有否决权,而法院拥有对总统和国会都通过的法案的司法复审权。美国警察制度的一个明显的优点就是能够避免在职人员滥用职权,可以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而缺点可能就是比较消耗人力资源吧。

美国 警察 美国法律 联邦调查局

如何评价奥巴马提名Merrick Garland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

奥巴马为什么选择提名Merrick B. Garland,而不是其他潜在候选人(如Sri Srinivasan)?
他的法学立场如何?参议院是否会阻挡任命?这对2016美国总统有何影响?

谢邀。

我也今早看到的新闻,这里写几句。除第一段背景介绍是我自己所写以外,其余文字是对 NYT 今天关于 Garland 报道的翻译,以及参考 Garland 的维基百科介绍。插图的来源也来自 NYT,原文以及参考资料的链接附在本文最后。

首先这个提名的背景是最高法一名保守派法官 Antonin Scalia 逝世,最高法就剩下8名大法官,理论上可能出现 4:4 的判例,从而导致宪法危机。现在有大法官任命权的参议院被共和党控制,即多数党是共和党,多数党的领袖又表明不会接受奥巴马政府提名的大法官,应该把提名权留给下一任政府。所以,出现了白宫和参议院在任命大法官这个问题上的博弈。这次能不能在奥巴马不到一年任期内通过对 Garland 的提名,将体现奥巴马政治的政治水平。

据 NYT,Garland 是名中间派,在职业生涯中赢得了两党的支持,最可贵的是赢得了不少共和党籍参议员的公开支持。Garland 以及最高法8名大法官意识形态如下:

(来源见水印)

提名 Garland 会让公开支持过他的参议员不好再公开反对他,这会对参院造成压力,此为一。其次,如果今年选举年民主党获胜,入主白宫,那么下一位总统可能会提名一位偏自由派的大法官,与其如此,不如现在任命中间派的 Garland,此为二。Garland 在90年代中期称为华盛顿DC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过程中,也遭受到了严苛的考验,任命过程超过了一年,所以他应该对这次进入最高法的博弈不会感到陌生。

Garland 的太太是曾任纽约州最高法大法官 Rosenman 的外孙女,Rosenman 也是两任美国总统的顾问,FDR和杜鲁门。按 NYT 的说法,"as the granddaughter of a presidential counsel, Ms. Garland is well known among this city's (Washington DC) elite."

Garland 现年 63岁,比现任最高法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 年龄还大两岁。通常大法官的提名者都会在50岁左右,而 Garland 的年龄已逾60。这样就在技术让保证了一旦 Garland 通过提名,他的任期会在20年左右,实际上起到了限制 Garland 任期的作用,这也是对参院妥协的结果。Garland 以及最高法8名大法官年龄,出生地,毕业院校以及履历:

(来源见水印)

现在最高法大法官保守派和自由派刚好是 4:4,所以新提名的大法官会在最高法以后的工作中起决定性作用。奥巴马提名 Garland 也是为了保证延续自己的政治遗产,比如自己推出的健保法案不会被最高法推翻,以及一系列的关于移民以及气候变化等的法案。

如果 Garland 任命成功,奥巴马总统就能扭转最高法偏保守的司法哲学。在过去几十年中,最高法的判例一向偏保守,特别是在首席大法官 Roberts 的领导下,最高法加强了民众的持枪权与财产权,同时削弱了选民保护权以及松绑了对个人以及公司在大选中政治献金方面的限制。如果 Garland 进入最高法,将会改变最高法在今后20年中的判例走向。

在共和党方面,能否成功阻止对 Garland 的任命将会决定保守主义是否还能在最高法甚至整个美国政坛中的延续。

P.S. 纽约时报原文中还有一篇 supporting article 介绍了美国历史上自1900年以后8位在选举年获得提名的最高法大法官,其中6位通过了任命,但是几位通过任命的大法官填补的空缺超过了一年。参院最长的一次任命大法官候选人的时间为125天。通常,在25天之内参院就可以做出任命,拒绝或者总统取消提名的决定。Scalia 大法官去世后 (2,13,2016),奥巴马总统的任期还剩342天。文章中有图表详细接招美国选举年中诞生的大法官,图表太长,这里不便附上,感兴趣的可以去原文中查看。


Obama Chooses Merrick Garland for Supreme Court, Almukhtar & Gardiner, March 16.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3/17/us/politics/obama-supreme-court-nominee.html?action=click&pgtype=Homepage&clickSource=story-heading&module=span-abc-region®ion=span-abc-region&WT.nav=span-abc-region

Why Obama Nominated Merrick Garland for the Supreme Court, Almukhtar, March 16, 2016.
nytimes.com/interactive

Merrick Garland
Merrick Garland

Supporting Article
Supreme Court Nominees Considered in Election Years Are Usually Confirmed, Aisch, Keller, Rebecca & Yourish, Feb 15, 2016
nytimes.com/interactive

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Obama) 美国法律 美国最高法院 大法官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

在美国法律界打拼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

知乎上关于美国金融业的问题挺多的,不过法律界的问题似乎要少了点。希望能有专业人士来谈谈

其实在美国哪个界打拼的经历都差不多,没啥特别特殊的。要想成为一个好律师和成为一个好程序员的努力方法都是一样:多做多练多想,向同事和上司学习,善于总结,一样的错误尽量不犯两遍。当合伙人还要加上会有和客户相处和发展客户的能力。从这点上看,和四大的经历也差不多。

从做诉讼的角度来讲,诉讼是必须有人带你进门的,也是必须犯过很多愚蠢错误和积累经验才能做好的。所以,需要有信任你的老板,更需要你花很多时间经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证明自己。不过证明自己这件事,一般在工作第一年就可以完成了,除非你经常跳槽,不断需要证明自己。:)

另外就是要细心,非常非常细心。我写的brief和任何memo,都必须读至少五遍再交上去,这还是在很忙的前提下。正着读,反着读……要知道,美国同事出现一点语法用词错误,那叫不细心,没人会上升到“他英文不好,是否可以胜任他的工作”这个角度。作为一个外国人,你如果出现了一点用词和语法的不规范,上司和同事也许就会留下一个“她连英文都写不好怎么当一个合格律师”的印象。所以,不管再忙,自己写的任何文字(email除外)都要打印出来,仔细读,从bluebooking到语法细节,想好了再交上去。另外,看到同事写的或者对方律师写的好brief,收藏备用,经常学习,不断提升,直到有人夸你,“你写的brief比同期律师写的都好“,你就会被同事信任了。

其他,其实就不外乎要多准备,再多准备。比如deposition之前,outline仔细捋清楚,文件准备好,知道重点是什么,一二三的计划,怎么让对方觉得你没攻击性,觉得你很友好,但又要问到重点和疑难的问题。听上去难,但事先有准备有计划就不难。

和同事相处,一定要友善,但不能过分谦虚,也不要因为自己不是土生土长的就偶尔自卑。要知道自己的国际视野对客户和上司的用处,该发言就积极发言,别扭捏。

最后,在美国律所工作,忙是必须的,周末加班,半夜加班,花样加班,怎么加班都是正常的。有家庭以后,怎么平衡工作与生活,怎么保证足够的时间和家人相处,要自己想清楚,有计划。另外,怎么健身,何时健身,保证自己不亚健康,也很重要。但说到底,律师这个行业的回报也是只有自己才可以体会到的--和同事们一起战斗,一起赢一起庆祝,一起成长一起克服苦难,是很美好的。

忽然想到再加一句,美国的律师很多很多,据说有好几百万,所以律师的就业市场并不乐观。一旦入了这行,就一定要相信自己,借用士兵突击的名言,不抛弃不放弃。新律师刚开始几年自我怀疑是正常的,认为自己入错行也是经常的,但要想走下去就一定要做到不抛弃不放弃。任何行业,人数一多,其实基本上都是正态分布。如果你要求自己努力做到正态分布里面最努力的那5%,你总会比别人做得更好。

调查类问题 美国法律 美国法学院 X 是种怎样的体验

为什么美国法学JD是三年制的,而中国的法学本科是四年,是美国实行判例法制度,不需学习那么多法律条例吗?

-

首先法学的核心课程(即学完以后应该要明白一个国家法律框架的课程)并不多,这些课在2年内绝对可以学完。其余的课都是方向类课程,譬如你喜欢商法,那么就多修公司啊,税啊。喜欢诉讼,就修宪法修正案啊,诉讼技巧类的课。

我们国家本科法律4年要学马哲、大学英语、计算机、大学语文什么的。这些和法律没关系的课。

而美国JD是职业学位。一般不教法学以外的东西。

法律 美国法律 LSAT

美国宪法违宪审查制度是如何削弱了分权原则?

-

美国宪法违宪审查制度是如何削弱了分权原则?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目前美国的违宪审查正在削弱联邦政府的分权制度?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目前美国的违宪审查正在削弱联邦政府的分权制度?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目前美国的违宪审查正在削弱联邦政府的分权制度?

我能理解其他答主的观点,Marbury v. Madison 的确是创举,对于由此开启的违宪审查我是赞同的。但这就有双刃剑的两面一样,它不是一点负面影响都没有的。
进一步地我把题主的问题“违宪审查正在削弱联邦政府的分权制度"理解为司法克制主义的原点,那么这个问题其实就在问司法能动主义(judicial activism)和司法克制主义(judicial restraint)谁更适合解释目前美国的宪法(如果抛去宪法原旨主义不谈的话),毕竟宪法也就那么几页, 而要根据宪法解释的案件却不可计数,涵盖方方面面。所以在当今这个问题还是很值得一问的。

先占个队,我支持司法克制主义的司法理念,甚至有一点点同情原旨主义。
至于道理吗,更大程度上是无法接受能动主义的逻辑。从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的观点来讲,主张个人自由,主张小政府甚至同情无政府很容接受司法克制主义。如果我们不能不没有政府,我宁愿选择一个小政府,如果让我在地方政府(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里面做出选择我很倾向支持地方政府。我相信很多自由意志主义者都能认同这样的观点,这是最大化个人自由的最佳解, if you are a libertarian, you can do the math. 多数情况下司法能动主义都主张个人自由,但却同时支持一个大的联邦政府,比如liberal支持同性婚姻,堕胎上pro-choice,但我不能接受的是liberal竟然也同样支持obamacare,这相当于把很多的权利交给联邦政府,在这个过程中侵犯个人自由又是他们可以接受的,这一直是我不能接受司法能动主义的原因,这个逻辑太差了。

剩下的我直接引用一段判决书,相信一定程度上能解释题主违宪审查正在削弱联邦政府的分权制度
(这是一份异议意见,不是法庭意见,可以看一下在异议意见里面异议大法官是怎样批评法庭意见“歪曲解释”宪法,削弱联邦政府制衡制度的)
This case is about power in several respects. It is about the power of our people to govern themselves, and the power of this Court to pronounce the law. Today’s opinion aggrandizes the latter, with the predictable consequence of diminishing the former. We have no power to decide this case. And even if we did, we have no power under the Constitution to invalidate this democratically adopted legislation. The Court’s errors on both points spring forth from the same diseased root: an exalted conception of the role of this institution in America.
The Court is eager—hungry—to tell everyone its view of the legal question at the heart of this case. Standing in the way is an obstacle, a technicality of little interest to anyone but the people of We the People, who created it as a barrier against judges’ intrusion into their lives. They gave judges, in Article III, only the “judicial Power,” a power to decide not abstract questions but real, concrete Cases” and “Controversies.” Yet the plaintiff and the Government agree entirely on what should happen in this lawsuit. They agree that the court below got it right; and they agreed in the court below that the court below that one got it right as well. What, then, are we doing here?
The answer lies at the heart of the jurisdictional portion of today’s opinion, where a single sentence lays bare the majority’s vision of our role. The Court says that we have the power to decide this case because if we did not, then our “primary role in determin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a law” (at least one that “has inflicted real injury on a plaintiff ”) would “become only secondary to the President’s.” Ante, at 12. But wait, the reader wonders—the plaintiff won below, and so cured her injury, and the President was glad to see it. True, says the majority, but judicial review must march on regardless, lest we “undermine the clear dictate of the separation-of-powers principle that when an Act of Congress is alleged to conflict with the Constitution, it is emphatically the province and duty of the judicial department to say what the law is.”
That is jaw-dropping. It is an assertion of judicial supremacy over the people’s Representatives in Congress and the Executive. It envisions a Supreme Court standing (or rather enthroned) at the apex of government, empowered to decide all constitutional questions, always and every- where “primary” in its role.
This image of the Court would have been unrecognizable to those who wrote and ratified our national charter. They knew well the dangers of “primary” power, and so created branches of government that would be “perfectly coordinate by the terms of their common commission,” none of which branches could “pretend to an exclusive or superior right of settling the boundaries between their respective powers.” The Federalist, No. 49, p. 314 The people did this to protect themselves. They did it to guard their right to self-rule against the black-robed supremacy that today’s majority finds so attractive. So it was that Madison could confidently state, with no fear of contradiction, that there was nothing of “greater intrinsic value” or “stamped with the authority of more enlightened patrons of liberty” than a government of separate and coordinate powers.
For this reason we are quite forbidden to say what the law is whenever (as today’s opinion asserts) “‘an Act of Congress is alleged to conflict with the Constitution.’” Ante, at 12. We can do so only when that allegation will determine the outcome of a lawsuit, and is contradicted bythe other party. The “judicial Power” is not, as the majority believes, the power “‘to say what the law is,’” ibid., giving the Supreme Court the “primary role in determin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laws.” The majority must have in mind one of the foreign constitutions that pronounces such primacy for its constitutional court and allows that primacy to be exercised in contexts other than a lawsuit.See, e.g., Basic Law for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Art. 93. The judicial power as Americans have understood it (and their English ancestors before them) is the power to adjudicate, with conclusive effect, disputed government claims (civil or criminal) against private persons, and disputed claims by private persons against the government or other private persons. Sometimes (though not always) the parties before the court disagree not with regard to the facts of their case (or not only with regard tothe facts) but with regard to the applicable law—in which event (and only in which event) it becomes the “‘province and duty of the judicial department to say what the law is.’”
大法官已经很清楚地说了,多数意见企图利用judicial review 把法院当成是联邦政府Apex,超越过其他政府分支。他其实就是在说法院应该持司法克制,不应该什么事都由法官说了算,法官利用judicial review管得多了,也会侵害WeThePeople的权利。
换句话说你如果你不愿意轻易相信行政分支的总统,立法分支的议员老爷们会把你的权利WeThePeople当回事, 那你凭什么就轻易相信坐在法官椅后面的那群老男人和老女人会?

————
以上

宪法 美国法律 美国宪法修正案 美国宪法

在美国,医院的保安是否佩戴枪支?是否允许开枪?

-

保安是否是允许佩戴枪支?
如果是,是否允许在规定的情况下开枪?
如果允许,相关的法律,或者说哪些情况是允许开枪的。

有感于最近的医闹事件。

如果你觉得开枪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就把问题简单化了。医院保安开枪后果,很可能激化矛盾,处理不当还可能引来不小的官司。有没有其他靠谱的方式解决医闹问题呢?请看下科普作家京虎子的一篇文章。

美国如何应对医院暴力
2014年8月14日 00:03

(一篇旧文,凑个热闹重发)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各地医院暴力事件不断,在国际上都有反响。其实美国的医院暴力事件也不少,根据调查,美国35%到80%的医护人员在职业生涯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只不过美国媒体和舆论并没有对此着意渲染。


例如2月9日发生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家医院的暴力事件,一位70岁的女护士在给病人换导尿管时遭到病人殴打直到昏迷。


美国医院暴力情况和中国相似的一点是,尽管医生受到的伤害通常比较严重,大多数暴力行为的受害者是护士。


医院暴力在美国属于工作场所的暴力,其定义从辱骂到谋杀。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资料,工作场所导致受害者不得不休息的暴力事件中,46%针对护士,最严重的是2010年加州的一位护士在监狱中治疗犯人时被后者杀害;2013年11月德州一家医院一位病人的儿子伤害数人,一位护士为保护病人而殉职。


护士之中,最容易受伤害的是急诊室护士,根据2010年美国急诊护士协会的调查,每周有8%-13%的急诊室护士受到伤害,当然大多数伤害只是语言上面的,但是这个数字依然高得难以置信。在中国和美国,护士尤其是急诊护士都是医院暴力的主要受害对象。


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但医院的工作环境远比其他职业的工作环境恶劣,病人和家属的情绪化是暴力事件的主要诱因。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医院安装了安检门后的六个月内,共查出33支手枪、1324把刀和97罐辣椒喷雾剂,可见很多武器被病人和家属携带进了医院。


美国的医院暴力同样处于上升阶段,针对这种现状,美国有关部门采取了什么措施?


在法律上,虽然联邦一级在预防医院暴力上没有相应规定,但很多州的立法机关通过了一些相关法律,主要有以下几点:

1、有9个州要求雇主建立预防措施并上报伤害事件。

2、有19个州建立或者增加对伤害护士者的惩罚手段,并授权医院张贴对医院暴力行为的警告牌。


从雇主的角度,一些医院安装了安检门,加强保安措施。美国急救医生科学院建议急诊室设立24小时保安、安装防弹玻璃等。CDC等机构有预防医院暴力的培训课程。通过制度、培训和安全措施达到预防和减少医院暴力的目的。


在执法方面,医院暴力属于犯罪,没有借口也不存在调解的可能。有些肇事者确实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一概走法律程序,院方及时报警,由警察依法处理,肇事者马上拘留、上法庭,例如本文开始提到了那个最近的例子,打人者马上被保安控制住,警察到后将之逮捕。尽管肇事者有精神问题,检方依然按二级谋杀罪和预谋杀人罪起诉。


在公诉之外,受害的护士或医生经常提出民事诉讼、寻求经济赔偿,甚至追究医院的责任,这样使得医院暴力的成本非常高,院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方面使得很多暴力没有实施,另一方面院方也不敢忽视安全措施。


从舆论的角度,美国媒体在报道医院暴力时口径一致,从来没有同情肇事者的言论,名人更不敢公开发布宣扬暴力的言论。尽管要讲人权,但在医院暴力事件上,是没有人同情肇事者的。


例如去年10月,一位19岁的韩裔男子到南卡一家医院闹事,动手殴打医护人员,被几位保安和医生制服,在打斗过程中,他受了不轻的伤,警方赶到后将之依法逮捕,控三项三级威胁和伤害罪,事后并没有人为他抱不平。


也是去年10月,一名68岁的退伍军人来到佛罗里达一家退伍军人医院,声称书包里有炸弹,警察赶到后,他持刀欲刺,警察开枪将之击毙,事后发现书包里是一枚假炸弹,媒体报道只是陈述事实,无人谴责警方滥用暴力。


医院暴力事件是一个社会问题,因此需要政府、医院、媒体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减少医院暴力事件的发生,减少医院暴力事件的损害程度,这方面美国做得并不完善,但相比中国要好得多,值得中国各方面学习和借鉴。


保护医护人员尤其是护士的安全是全社会的责任。


weibo.com/p/10016037432

美国 枪械 美国法律 医闹

在电影《十二怒汉》中,三号陪审员是否应该被取消陪审员资格?

-

在辛普森杀妻案中,为了避免陪审团成员不够中立,法官将一名曾经遭受丈夫虐待的妇女从陪审员候选人名单中移除,理由是辛普森曾经殴打她的妻子,此候选人容易迷失判断。
而在十二怒汉中,三号陪审员与其子关系紧张,最后结局也证明这确实极大地影响了他对被告是否有罪的判断,按照现实生活中的美国司法程序,此人是否在一开始就应该被取消陪审员资格?

陪审员的选择标准确实是个比较容易出问题的地方。但除了在字面意义上与案情有直接关系的,其他一般不太敢纠结。

而且就算直接有关,你也不敢纠结。

比如一个案子,白人警察抓捕时误杀了黑人嫌犯。当地白人黑人比例是3:7,陪审员咋个选法?
如果人数黑白相等,我会说你看果然种族歧视,居然赤裸裸提高白人陪审员比例!!
如果人数是白黑3:7,我会说这帮黑鬼果然是地球之癌,居然妄想靠人数压倒正义!!
如果人数是白黑7:3,我会说我操弟兄们反了吧!白人不给活路啊!!

这之外还有男女比例,已婚未婚,同性恋异性恋,胖瘦,高矮,甜党咸党,你说和案件没关系?你咋知道律师到时候拿出什么证据来,你就敢说没关系?!如果有证据表明嫌疑人杀过一条狗,而陪审员里有狗厨,这不就有关系了么

辛普森12个陪审员,12个预备陪审员,预选人数多达300个,可见地雷之多,除了耶稣基督和他妈,第三个人都难找,所别纠结了,差不多就行啦。

陪审团 美国法律 十二怒汉(电影)

为什么要去美国学法律?

-

法律是一个地方性很强的学科。当今世界有两大主要法系,包括中国所属的罗马法系和美国所属的英美法系。两大法系之间差异很大,法律渊源、法律体现方式、法律原则和法律思维都有很大不同。然而每年都有很多中国学生前往美国学习法律,其中以学习LL.M学位为主流,寄托法律专版、土兔和绿舟等论坛都可以反映这一现象。请从学习意义上回答,而不是直接回答“挣钱”。

就拿自己做例子说。
自我介绍,国内非一流法学院毕业。大四在英国交换。美国LLM,现在JD 2年级。我本人不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关注的不是在能赚多少钱或者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我更关注中美两国的法学教育的异同,以及你能从美国法学院得到什么?

法律思维:
其实在去英国之前,包括后来我在美国法学院面试的时候,找实习面试的时候,跟教授,native同学闲聊的时候,就有无数人问我为什么要去英美法系国家学法律?回来还能用么。我给人的回答千篇一律的都是能用。学法律的同学们都明白一个道理,法律是一门实践的学科。闭门造车死读书最后拿出来的都是绣花枕头。但是在学校里我们能学多少?中国本科时,我们学校50%的课程都耗费在所谓的英语上,不瞒你们说我英语大学的时候年年拖我奖学金后腿。剩下百分之五十的课都是基础法再加上所谓的专业课。你要现在问我个知识点我能给你定位到某部门法上并且找全法律条文都困难。
我在中国只读了三年法学院,基本就给我扫了盲,普了法。我在美国法学院上的第一节课就让我十分抓狂。我当时还带着我惯有的中国式思维去听课,极端不适应。中国法学院培养的是法官,美国法学院培养的是律师。美国法学院学生毕业后没法当法官,都是从律师做起。等明白律师的那点猫腻儿之后,才能坐在bench后面看着那些律师们鼓捣自己玩腻了的猫腻儿。
中国不一样,所有老师上课都要告诉你XXXX是对的。XXX是不合法的。而美国法学院每天的日常是:读case。case里面有什么?某年某月某日某人干了某事。原告律师声称(*&……%¥#;被告律师声称)&(*……&¥%……;原告律师说被告律师胡扯;被告律师说原告律师胡扯。有时候是上诉律师说下级法院那个法官不对!然后本院法官说)*(&……%¥。上课的日常是:老师:杰克丹尼,你说说原告律师为什么这么说?被告律师为什么不那么说。给你个假设,如果这样的话原告律师会怎么办。朱莉皮特,你要是被告律师你会怎么办。最开始的那半个学期,我往往在下面云里雾里的听着口音各异的英语然后腹诽:美国人真傻逼。这有啥可讨论的。知道答案是什么不就完事儿了么。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中国朋友的电话,他亲戚过失伤人被人抓了。我在告诉他快请律师后给他做了一顿分析。这明显是个过失伤人的案件,三年前我可能会告诉他这个就是过失伤人然后可能判多少多少年,完事儿。可是那天我绞尽脑汁给他讲了12345种辩护的理由。虽然我也不知道最后他的律师用没用上,但是我突然发现:啊!原来美国法学院是这样的。他并不急于告诉你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他教会你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事实放在那里,你可以为你的客户把风险降低甚至扭转局势。这样的成就感比法官敲锤子来的大多了。
法律真的不同么?你能想象出这样一个世界么?不管什么肤色,什么人种。人类都是人类。你认为的善,放到世界大多数的角落都是善。你认为的恶,放在大多数地方也都不会变成善。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法律的原型不都是朴素的道德观么?好比内功心法和招数套路,法律的表现形式不同,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
就拿刑法来说,故意杀人。在中国的表现形式是故意杀人罪。对应在刑法的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国的刑法教授这时候会叫你刑法的四要件或者三要素。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这是内功。故意杀人,在美国纽约州对应的可以是纽约刑法典第125.27条,一级谋杀罪(当然也有可以是二级)。这时候老师会告诉你刑法的两要件:”actus reus", "mens rea", 犯罪行为和犯罪意图。内功来了。不展开说,中美的法律都会告诉你该罪名要满足的条件有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行为人主观上需得有故意,巴拉巴拉。

法律研究(legal research):
题主说的没错,中美法律的法律渊源、法律体现方式、法律原则和法律思维都有很大不同。但是共同的一点是:没有人能记住浩如烟海的法律的细枝末节。觉得中国法律还好,起码法律,规章什么的不多。美国就完蛋了。就拿我最近的一个作业来说,一个上诉书。老师说要从ABC这三点来分析下级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美国的上诉书是要求你援引的每一个法律都需要定位到某条成文法或者是某个具体案例的具体某句话上。其实我凭借着朴素的法律观已经猜到了后两点的该从什么角度上来答。但是我使了大劲儿我也没找到那个具体案例,我灰溜溜的去找图书馆人(law librarian),人家也没给我直接找。苏格拉底式的教我怎么怎么怎么找。最后可算把作业弄上去了。中国也是一样,你问我强奸,我能告诉你是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你要问我生产某个产品我该申请什么证件,我保证蒙。觉得你随便找个专业做这块的律所,要是接待你的律师之前没接过这方面的案子他也90%蒙。这个时候,伟大的法律研究就出来了。如果说法律思维是内功,法律研究就是招式。中国法学院会教你这个么? 我母校教给我的还不如我从百度知道上找到的多。

语言能力:
其实我觉得法律英语对实用英语的帮助并不十分巨大。我逼急了我能10分钟看完一个十多页的案例,但是让我去买个我不熟悉的东西我照样蒙圈。前一阵子万圣节去湾区的一个鬼屋主题公园,几乎所有的设施名字我都看不懂。原因我总结为,文学艺术性太高。法律英语最牛逼的一点就是把一件事平铺直叙的告诉你,就这么回事。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简单。带来的后果是我几乎看不懂什么复杂的形容词。让我看小说还不如杀了我,几乎每个句子都要我命。关键动词形容词看不懂。觉得是短板,这是美国法学院帮不了你的。

写作能力:
三年前。我甚至没看过一篇司法文书。现在我写过客户信,写过memo,写过起诉书,写过motion to dismiss,写过appellate brief。虽然这些都是外在形式,但是我们文书写作老师上第一节课就教会了我两句话:1. keep it short, keep it clear, organize your thoughts. 2. No one wants to read your legal writing. 受益匪浅啊亲。我曾经一度以为,甚至现在有时候还这样想。句式的复杂代表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文章的长短代表一个人的文学素养。大错特错。(我特么的这个答案写的可不少)中国法学院在这个环节上几乎没有。所有的文书写作都是在实习期间,工作期间学会的。

-----------圣母高能----------
前头我说了,我不是个实用主义者。我喜欢宝石,是因为他们美丽,不是因为他们值钱。我来读法学院不是因为毕业我能赚钱,而是因为我觉得法学是美丽的。我考虑过读完JD留在哪里的问题,我也担心念完JD回国执业几年都赚不回来本儿。我不用考虑H1B的问题。我妈是这么跟我说的:儿子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要是觉得美国好,你就留在美国;你要是觉得中国好,你就回来。钱永远都不应该成为你考虑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你花钱买到的不是一张文凭纸,是知识,是修养,是人格。你的这些学费是我对你整个人生的投资,而不是你未来积蓄的投资。这个世界上钱能买到的东西太多,买不到的才是珍贵的。

最后不想拿美国的学位跟美国梦,绿卡什么的挂钩。冷暖自知吧。北京现在都能用手机app预定上门(正规)按摩服务了,美国也没好成天堂。

留学美国 美国法律 法学硕士

为什么GTA中的警察在玩家空手时只会使用警棍攻击?

-

在GTA中如果空手惹了警察警察只会用警棍攻击,但是玩家一切换为武器就会马上开枪?有什么缘由吗?

美国警察使用武力时遵循升级原则,即警察的武力要大于嫌疑人一级,嫌疑人不反抗,警察徒手制服,嫌疑人徒手或使用非致命武器,警察以警棍等非致命武力。嫌疑人用刀警察可以用枪,嫌疑人用枪警察则呼叫特警增援。大陆部分城市的公安也参考这一原则。

警察 美国法律 美国警察 《侠盗猎车手》(Grand Theft Auto)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