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什么时候会意识到自己老了?

-

是发生什么事情感觉自己力不从心 或者自己某些的体态特征吗

有个孩子叫你妈妈,走在路上人家叫你大姐。
以前都不知道去医院看病啥流程,现在经常去。
原来记忆力杠杠的,现在丢三落四。
单位九零后看过的所有热播剧的小说版,我听都没听过。
看春晚时认识的明星越来越少。
原来特恨别人说我是过来人,我是为你好,现在我成了过来人。

情绪 心理成熟 认知心理

认知心理学和脑神经科学中,fMRI 技术和 EEG 技术的优缺点分别是什么?各适合哪个领域的研究?

-

谢谢诸位的回答,但是大家提到的 空间/时间分辨率的问题,以及测量原理不同的问题,这些都是很容易在各类资料里找到。其实我更想讨论的是在task induced response 哪个能得到更significant的结果,以及更适应于哪种task。研究前景哪个更有发展?

如果有大神的话,我也想咨询一下设备的价格问题和维护的问题,因为目前在决定要买fNIRs设备还是EEG设备。

因为出身工程背景,对这些了解的不多,只是泛读了‘认知神经科学’这本书。问题难免有纰漏,还请见谅。

EEG放在MEG和ERP那个框里

认知心理学 神经科学 认知心理

怎样缓解认知失调,并避免走极端?

-

认知认知失调就是缓解认知失调的第一步。

认知失调
==========
超脱 (豆瓣)

songshuhui.net/archives
如果我们去帮助一个不喜欢的人,结果说不定就会喜欢上他。人们总是能对自己帮助过的人产生好感,这是真理。
认知失调:我们都是骗子

认知失调_百度百科
Cognitive dissonance
不充分合理化实验 让被试做 1小时枯燥无味的绕线工作,在其离开工作室时,实验者请他告诉在外面等候参加实验的“被试”(其实是实验助手)绕线工作很有趣,吸引人;为此,说谎的被试得到一笔酬金。然后实验者再请他填写一张问卷,以了解他对绕线工作的真实态度。结果发现,得报酬多的被试对绕线工作仍持有低的态度评价;得报酬少的被试提高了对绕线工作的评价,变得喜欢这个工作了。

认知心理

在心理学实验中,遇到漂亮/帅气的被试,要不要人家的电话号码呢?

-

哎呀,遇到多好,但是觉得要也不好,不要吧,反而觉得不影响工作学习

你在邀请他/她做实验的时候,不是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吗?有些实验之前需要填的表格里就有电话、邮箱或身份证号的栏目,给被试费的时候说没有现金,用支付宝或微信转账也能得到联系方式呀,再不行就设置一个对照试验,告诉他/她还需要第二次,让随时保持联系,都可以的呀。题主加油哦。

心理学 实验心理学 脑科学 认知心理 认知神经科学

人是如何改变自己的既有观点的?

-

听说过一些心理现象:人倾向于接受和自己观点相同的信息;听到和自己相反的意见反而更加确信自己的正确(逆火效应).etc
这些似乎都说明:人,原来是茅厕里的石头做的啊。但是,人的观点似乎是可以改变(的吗?)所以我想知道,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

感谢邀请。人类认知发展过程是比较复杂的。这里尝试从皮亚杰的建构主义认知发展观来解释人类改变观点的过程。

皮亚杰将提出图式,同化,顺应,平衡的概念来理解人类认知发展过程。图式是人类认知事物的基本心理结构。在应对环境刺激的时候,人类可以将外界刺激同化至图式当中,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但如果已有图式不能很好地整合外界信息,那么就需要个体对图式做出相应的改变用以顺应新异刺激。人类认知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同化与顺应,达到平衡的过程。

一家之言,参考斟酌,谢谢!

心理学 心理 决策 日常心理分析 观点 心理调节 认知科学 认知 判断标准 认知心理学 自我认知 认知心理 判断

请问能否通过一个人的行为层从而去判断此人的认知层?

-

未曾学过心理学,最近看了一些书籍,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人们的认知层会控制人们的行为层,基于外界的刺激作出反应,反过来是否可行?或许我描述的不够专业各位看官能否帮忙解答!
问题补充:人生如戏,行为会具有欺骗性,人们在不同的情景下作出不同的基于情景的反应,所以我在考虑到的是是否具有更深层次的行为方式是直接基于潜意识或认知而表现出来的呢?
还有在行为具有欺骗性,要是否定这点的情况下,那么这个提问是不是就没有意义啊!
补充:《菊与刀》是个案还是规律展示能否说明出了行为层能够判断认知层?

可以,只要你经验够丰富就行。当然前提也是你要对别人够熟悉,成熟的社会人经常都是有好几面的,你如果不清楚人家私人时间到底在干嘛,很可能看到的只是表象。

认知心理

如果人类没有语言功能,那么用什么沟通呢?

-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定义“语言功能”到底包括什么。题主没有补充说明,所以我就按照目前我所了解的最为主流的说法来介绍了。不过首先,很不幸的,我要先反驳一下匿名答友的观点:聋哑人的手语、我们现成的文字,都是语言,他们都在用语言交流;同时,语言可以没有声音(例如手语——其实手语并不算“没有声音”,而是用手的形状来模拟不同的发声,静止和移动代表元音和辅音),也可以没有文字。那么语言中最重要的性质是什么,到底有什么能力我们就算是会语言了?

目前学界的主流观点是,人和动物都可以交换信息,进行交流,但是只有人类的交流系统叫语言,而动物的交流系统叫“交流”(Animal Communication)。人类和动物之间所差的这一点,就是决定人类语言和动物交流的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我们一般所指的“语言机能”(language faculty)。关于语言是什么,我曾经在自己的广播稿“十二周入门语言学”第一周 语言学不是学语言里面写到过,语言一共有四个层次:

  1. 一个独立的符号系统,用来传递一些信息,通常这个系统里不同的符号代表着不同的东西,同时,这个系统在排列符号时是有内部结构的,结构上的差异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符号串所代表的内容。
  2. 人类使用这个系统的能力,也就是乔姆斯基后来提出的“语言机能”,或者叫“内在语言”(I-language,即为Internal language的缩写,也可以指individual或intensional);
  3. 这个抽象符号系统的具象化实现,是索绪尔体系里所说的“语言”,指的是在某个范围内、由某个人群所共享的一套具体的传递信息的符号系统;
  4. 人类个体平时所说的、一个字是一个字的、可以被录音被速记下来的话,在索绪尔的体系里称为“言语”,在乔姆斯基的体系里则是“外在语言”(E-language,即为External language的缩写)。
题主所问的“语言功能”,对应的是语言这个定义的第二层次;而乔姆斯基所定义的语言机能(详见Chomsky, Hauser and Fitch. (2002))又被细分为不同的部分。广义的语言机能包括三种能力,简而言之分别是:
  1. Sensory-motor,大略是指接收、发出声音的能力,以及模拟所听声音的能力;
  2. Conceptual-intentional,大略是指在意识中构建概念、表达意愿的能力;
  3. Recursion,递归性,指的是词汇中的词法、句子中的句法,是用有限的词汇元素创造出无限的新句子的能力,是我们区分“狗咬人”、“人咬狗”、“咬人狗”和“咬狗人”的能力。而这点又被称为是狭义的语言机能
乔姆斯基倾向于认为,广义的语言机能是人类可以与其他动物共享的,狭义的语言机能是只有人类独有的。因为广义的语言机能的前两部分,与声音有关的内容、与概念有关的内容,我们在其他的动物交流里都可以找到一些雏形,尽管它们的机能并没有人类这么发达:蜜蜂的舞蹈是有概念(远近、方向)有意愿(传递信息进而共同合作)的;鸟鸣、犬吠、长尾黑颚猴的叫声,既包括了意愿和概念的表达,也包括了接受、发出声音的能力。但是到目前的研究为止,这些交流方式都不具备任何用有限的元素创造出无限的词汇、用有限的词汇创造出无限的新句子的能力:据说蜜蜂没有“上”的概念,它们也没有创造出“上”的概念;长尾黑颚猴的一些种类可以把不同的叫声组合在一起表达另外一个意思,但是它们也只能应用已有的声音,无法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新的含义来。
因此,我们可以暂时说,拥有了狭义的语言机能,才能被称为是真正的“会使用语言”。也就是说,只有包括了具有递归性的语法,有了以有限元素递归制造无限整句的才可以算是“语言”。

那么,回到题主的问题:人类如果没有语言功能,那么用什么沟通?
如果人类缺失的是狭义的语言机能的话,那么人类所发出的叫声、所比划出的图形,就都不能称为语言,而只能被称为动物交流。人类在交流方面,将和动物没有任何区别:用有限的叫声、有限的姿态,表达有限的内容。很有可能一个人只能叫出“外面熊”,叫出“走开、远点、这里”,而不是“昨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我在家南边的山坡上看到一头母熊带着一头小熊”,也不会是“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更不会是“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可能就是题主希望得到的答案。
但是我们不妨再想远一点:
如果人类同时缺失狭义语言机能和Sensory-motor的话,人类将不会发出有意义的叫声——甚至人类将发不出叫声,而是像蜜蜂一样,用姿势和比划来叙述有限的内容。
如果人类同时缺失狭义语言机能和Conceptual-intentional,人类将会发出毫无意义的叫声,却无法交流任何概念,无法传递任何信息。
如果人类缺失广义上的语言机能的话……这种人也不是不存在,不过我们一般叫他“植物人”。对,那个时候,所有的人类就会是清醒着的植物人,可以走,可以睡,可以吃东西,但是安静、沉默、没有沟通,每个人都像被装在各自的玻璃钟罩里,只有撞到了才会互相咬起来。
妈呀感觉好可怕。

认知科学 认知心理 认知语言学

为什么汉字顺序有时候不影响阅读?

-

为么什汉字序顺时有候不响影阅读?

我猜测,这是因为人一次并不是只读取一个汉字。

在《Reading Chinese Script: A Cognitive Analysis》这本书里有一个章节《Eye Movements in Reading Chinese and English Text》专门讲阅读中英文时的眼球移动。

根据这个章节所言研究,普通人精读一段文字的时候,一次凝视大约读取1.5个词(2-3个汉字)。

这些汉字是并行处理的。所以我们可以想见,调换相邻或者隔了一个字的两个汉字,实际并不会对读取造成多大影响。注意题目中那篇文章恰恰就是只调换相邻两个汉字的顺序。但假如调换的汉字超出了这个距离,阅读起来就有些困难了,即便一小段话只换一对汉字的位置。

比如说,我们写这么一段话。中调所谓的文换顺序不影响阅读,在特个语言之中并不各殊。

原文是:中文所谓的调换顺序不影响阅读,在各个语言之中并不特殊。

所以,调换文字顺序而不影响阅读,这仅在只调换相邻文字的情况下成立。

英文实际上也有类似的现象。只要不变动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字母,那么中间的字母打乱顺序,经常也不影响阅读。

心理学 文化 心理 认知心理学 认知心理

我的认知过于悲观,如何改善?

-

None

人生的乐趣就在于不确定性,你不确定你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你也不确定在痛苦的旅途中会不会看到美丽的风景。
而人生的可悲之处就在于思维把这些不确定性无限地放大,以至于造就恐惧。
我们每个人都会死亡,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方式。死亡并不可怕,那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反而那些多余的忧虑才是可怕的。你要相信你的爸妈,他们能承受他们的苦痛,不需要你多余的担心,因为那样也无法改变事实。你多余的假设、担心一系列的心理活动造就了恐惧,于是思维就借此来折磨你,不断的借由这个多余的担忧来扩大恐惧感。
思维就是那么的变态。你一旦陷入一种忧虑、悲伤中,思维就会牵扯着过往记忆的那些伤痛出来,于是你就会陷入一种抑郁的状态。
当你遭遇这些情绪或者睡不着的时候,你可以多点练习一下深呼吸。

不抗拒,不迎合,不逃避。
不带有想法去观察它,就会看到新的东西。
作者:舞奈
链接:曾经遇到过一些非常令我恐惧的东西,现在每每回忆起来会感到恐惧,该怎么克服? - 舞奈的回答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是什么东西令过去的恐惧以及未来的恐惧继续存在呢?很显然是思想,有关过去种种的回忆,或者某个曾经有过的病痛可能在未来复发等等。恐惧是由记忆及思想支撑的。忆起过去的痛苦或快乐,会让恐惧延续下去,令恐惧得到滋养与支撑。

我们都经历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恐惧,而这些经历化作记忆、潜意识存在大脑里。每次思维浮起这些恐惧,无论我们迎合或者逃避都会强化了这些记忆、潜意识。于是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就在这些挥之不去的恐惧里恶性循环着。
思维建立目标;你就像饥饿的怪物撕咬着猎物,此刻你已经完全被思维控制住了。你被折磨的无力时,恐惧才暂时的安静下来。可怕的思维就是这么奴隶着你,而你以为你主宰一切,不假思索的执行、跟随。这里边在慢慢地侵蚀着你的敏感、智慧,在漫长的岁月中你就如同行尸走肉般。

思维总需要一些负面的能量来喂食自己、壮大自己、根固自己的地位。分裂的思维就会吸取这些恐惧来进行一场心理活动,让其恐惧不断的强化、形成可怕的潜意识无影无形的跟随着你。
每当遇到那些消极的情绪,深呼吸,不要抗拒,不要逃避,更不要接受这些想法,你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它,超越它。
面对它,深深地看着它,不带有任何想法地看着它。
不抗拒,不逃避,不迎合。不抗拒这些情绪的袭来,不借助任何事物来逃避这些活动,不迎合这些情绪的负能量。这需要极大的专注与力量。
逃避恐惧只会助长恐惧。
如果思想不支撑着感受,感受转眼就消失了。

当一个人发现了思想是如何助长恐惧时,会发生什么事呢?当你对一个饥饿的人描述食物有多好吃时,他会有什么反应?他可能会说:“不要对我描述食物有多好吃,赶快把它拿跟我吧!"这时你必须有立即的行动,而非理论。因此你如果说:”我了解了!“这意味着你不断地在认识思想、恐惧及快乐;你的行为是从这种持续的认识之中产生的;如果你能如此去认识恐惧,恐惧就会停息下来。

若想开启那扇门,我们必须每天保持全观而且充满觉察力,觉察自己的每一个思想和言行!

认知心理 强迫 悲观主义 心理承受能力 正念

GUI 除了像今天的窗口模型一样,还会有什么可能?

-

苹果真偷了施乐的 GUI 吗? - 子雄的回答
看到这个回答有感。如果当时科学家们的科技树不像那时候那样点,会不会我们今天所用的GUI会完全不同?如果是,那可能是什么样子的呢?

跟其他ui方式相比,gui这样的窗口是需要运算量最少的,所以当年没别的选择。语音识别、动作识别、3d空间操作,到现在的机器上才够,不用提当年了。

设计 苹果公司 (Apple Inc.) 图形用户界面 用户界面设计 认知心理

为什么一些汉字看时间长了就不认识了?

-

有些字仔细看或者多写几遍就觉得特别陌生,这是怎么回事?

请百度“完形崩溃”。
————————————————
算了直接贴个链接吧↓
wapbaike.baidu.com/view

心理 认知 认知心理 心理现象 认知能力

如何无背景申请认知心理学、行为学等专业?

-

本科语言类专业,有一个设计类双学位。在双学位的过程中对用户体验啊用户行为之类 的内容产生了很强的兴趣,但是不知道如何往这块发展。因为完全没有背景,也没有研究之类的东西,是否就没有希望?我现在比较可行的打算是转商科,是否对以后再从事这个领域有帮助呢?

基本上心理学可以转的可能性极小,可以接受无背景的学校屈指可数,可以接受的专业也是学的很浅显的。

留学 认知心理学 认知心理

如何改变潜意识层次的思想、畏惧?

-

一开始不知道有潜意识这种东西,直到一次体检800米跑才真正领会到潜意识。这个800米跑并不重要,但在跑前就是很紧张,很在意,不论我怎么对自己说,这个不重要,随便跑跑就可以了,但就是不管用。直到跑完800米后,我得了第一,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这次800米跑。高一入学,我是全班身体最差的,跑步倒数。但经过一年多的长跑锻炼,身体好起来了,心肺能力提高了。高二的800米跑得了第四。现在到了高三,即将毕业,(可能我主观意识没什么)潜意识里的想法就是不要给自己留遗憾,要跑个第一,在以后回想起来,也是一段有意味的奋斗史。
潜意识里面在意别人的评价,不管我怎么对自己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等等”这些都没用。
潜意识里的思想是怎么形成的呢?
潜意识里畏惧高考,该怎么改变这种潜意识层次的畏惧?

一点愚见:
一、意识是什么?
二、意识如何形成?
三、意识可否自我控制?

首先第一,我个人认为意识就是你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反映,你看到什么,你就会想到什么,同时也会通过经验联想到什么。
第二,你看到,听到,梦到,感觉到的一切都会形成意识,就好比你说你跑800紧张,为何紧张,因为你曾经身体很差,跑步班里倒数,这种经历就会对你产生影响,造成了最初的不自信,这就形成一种种意识。
第三,恐高症患者在站到到高处时会感到恐惧,这种恐惧就是大脑中的一种意识,通过视觉传播,要想克服恐惧的意识,就要克服恐高,克服恐高就要反复站在高处克服恐惧,直到有一天你不再恐高,就会不再恐惧,就克服了恐惧意识。

所以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服,但需要练习需要经历,经受过生死考验的人绝不会在高考紧张。

心理学 潜意识 认知心理

男性与女性对英雄精神(或者说牺牲精神)的认知存在普遍性差异吗?

-

这是由天津塘沽爆炸事件引申出的问题,我在和周围朋友、同事讨论这次事件时发现,大多数男性都能理解当时即使明知形势极度危险,消防官兵们任然义无反顾地进入火场,希望能够控制火情、避免人员和财产的更大损失;而女性大多数都认为在当时那种条件下应当立即撤离,强行进入火场是不明智而且无谓的,消防官兵是被上级命令、英雄主义精神、以及社会对消防员职业的道德束缚驱使的。

我个人是非常能够理解、也十分敬佩这种精神。如果重要的人遇到危难的时候,我也会奋不顾身地去解救,视重要程度即使是以性命作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同时也非常容易被这种精神所触动,认为做出这种决定的人都是非常伟大且可敬的。

这里我想讨论的重点并不是这种做法是否合情/合理,只是单纯的针对男性和女性对这种做法不同的态度,希望诸位不要在回答中战起来。另外我也知道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个人观念和所受的教育,并不是针对全体男性/女性,希望不要有人说我性别歧视。只是联想到是否存在这种普遍性的差异,我认为可能和从古至今男性(雄性动物)都担负着保护家族的责任,而较少要求女性(雌性动物)完成这项工作有关,不知道是否有人对这个问题做过深入的研究?

我觉得是没有差异的 要说有差异也只能是个人所成长的环境 结合女性多受的教育 保全的概念深入人心 而且母亲的特点是保护孩子
你说的案例也只能适合于当时的情景 人们来判断!换一个事件。。我们又无法分析了
其实重点是预防灾难!和事件背后的政治原因!我们都只是窥见一斑(微笑)当有一天人们不需要再用牺牲而作拯救 文明才真正作用到了骨子里吧!
去查查数据!(过了这么久官方应该是有的)那才简洁才震撼!

心理学 日常心理分析 性别差异 认知心理 个人英雄主义

我清晰化了【仓颉的认知心理学】,我该拿它怎么办?

-

None

谢邀。
不清楚题主的这个模型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和如何解决的,所以也没办法提出什么意见。
从AI解决语义问题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有很多解决方案,比如用一介谓词逻辑来做,基本上可用于只针对某业务领域的专家系统的交互,这方面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比较成熟了。现在好像连开源系统好像都已经有了。
你好像比较看重的是所谓的中文分词能力,这个英语世界确实不需要,但国内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在百度上打上一长串文字看下搜索结果就知道了。
应该说我还不太明白你想干什么,但你要做的事情从AI或IT的角度来看,简单的解决方案几十年前就已经有了现在也比较成熟了,差的那一段距离,这么多年了也没太大进展,你说你不专业但又能提供新的思路,嗯,跨界打击我相信有,但一定是小概率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多说些你的想法。

人工智能 教育 概念 人脑开发 认知心理

认知心理学有哪些相关推荐书籍?

-

最近朋友推荐看一下这个方面的内容,具体一下,版本很多。

我看完了北大影印英文版的 《cognitive pshychology》其实,
还是《pshychology and life 》这本书比较好,如果你是新人的话,先看这本,了解下心理学的架构,中文版对应的是普通心理学;

个人觉得心理学的精髓是概率统计和心理实验。像市面上畅销的XX励志书,XX心理定律,放在你身上不一定实用,因为每个人的背景、经历、即时情境等都不近相同;所以掌握科学地思考事物的方法,就是心理学所研究的,发现的心理规律固然重要,但没有比学会思考更重要的。
(朱滢)实验心理学
verycd.com/topics/28144
张厚粲 《现代心理与教育统计学》


掌握这两本书的内容就知道心理学该怎么搞了,虽然很枯燥(比纯数学可能好些),其实很简单, 可 可 可 最难的是锻炼这种思维!


书籍推荐 阅读 学习 心理学 认知心理

请大神翻译费曼技巧的原作者博文?加深对认知心理学的一些见解

-

scotthyoung.com/blog/

Seven Principles of Learning Better From Cognitive Science

请大神翻译费曼技巧的原作者博文?加深对认知心理学的一些见解

Seven Principles of Learning Better From Cognitive Science

I just finished one of the best books I’ve read on the science of learning. Daniel Willingham is a Harvard educated cognitive scientist who writes books and articles about how to learn and teach better.

由认知科学来的七个学得更好的原理
我刚刚读完了一本我读过的关于学习科学最好的书之一。Daniel Willingham 是受过哈佛教育的认知科学家, 他写的书和文章是关于怎样更好的学习和怎样教的更好。

The title of his book, Why Don’t Students Like School?, is a tad unfortunate, I think, because the book isn’t really about bored students. Instead, the book is divided into principles of learning. In order to make the cut, these principles needed to fulfill a strict set of scientific criteria:

  1. Robust scientific support. In Willingham’s words, “Each principle is based on a great deal of data, not only one or two studies. If any of these principles is wrong, something close to it is right.”
  2. Doesn’t depend on circumstances. These are facts about how human brains learn, so they don’t change whether you’re learning Spanish or mathematics.
  3. Ignoring it would be costly. Using the principles versus not using them showed a big difference in results. The principles aren’t just theoretical concerns but practically significant.
  4. Suggests non-obvious applications. The final criteria was that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principle should suggest new ways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The book is excellent, and I highly recommend getting a copy for yourself as Willingham explains many of the details and implications of each of these principles. I wanted to discuss each principle briefly, to share the implications it has for learning better.

这本书的书名 Why Don’t Students Like School?让我觉得有点遗憾。因为这本书真的不是关于无聊的学生。反而,这本书被分类为学习原理。能符合学习原理这个分类, 这些原理需要满足一套严格的科学标准:
  1. 强有力的科学支持。用 Willingham 的话,“每个原理都是基于大量的数据, 不仅仅是一两个研究, 如果这些原理有一个是错的,那么跟这个错的原理相近的是对的。“
  2. 不依赖特定环境。这些事实是关于人类大脑是怎样学习的,所以不管你正在学的是西班牙语还是数学它们都不会改变。
  3. 忽视它的代价是昂贵的。使用这些原理对比于不使用这些原理的结果会显示巨大的差别。这些原理不仅仅理论相关,并且是相当实用的。
  4. 启发不明显的应用。最后一个标准就是原理的影响应该启发新的教学和学习方法。
这是一本优秀的书,我强烈推荐为自己弄一份,因为 Willingham 解释了很多这些原理的细节和影响。我想简短地讨论一下每个原理来分享一下它们对更好的学习带来的影响。
Side note: The book lists nine principles, but two were more related to teaching, so I omitted them here.
编注: 这本书列了九个原理, 但是有两个是关于教学的,所以我把这两个省略了。

1. Factual knowledge precedes skill.

Einstein was wrong. Knowledg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imagination, because knowledge is what allows us to imagine. There is considerable research showing the importance of background knowledge to how well we learn. Without background knowledge, the kinds of insights Einstein praised are impossible.

Careful studies show that having more background knowledge on a topic means we can read faster, understand more when we do and remember more of it later. This means knowledge is exponential growth, with past knowledge becoming a crucial factor in the speed at which more knowledge is acquired.

This means that you cannot teach someone “how” to think, without first teaching them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what” to think. Thinking well first requires knowing a lot of stuff, and there’s no way around it.

  1. 事实性知识先于技能。
爱因斯坦是错的。 知识比想象力更重要,因为有了知识才能想象。 有大量的研究表明背景知识对学习能力的重要性。没了背景知识, 爱因斯坦崇拜的那种洞察力是不可能有的。
调查研究表明,在一个主题上拥有更多的背景知识意味着当我们以后做更多关于这个主题的时候我们可以读得更快,理解得更多。 这意味着知识是呈指数增长的,过去的知识成了获得更多知识的速度的关键因素。
这意味着你不能教某人”如何“去思考而没有先教他们足够多的“什么”来思考。思考得好要求首先知道许许多多的东西, 而关于这个是没有其它方法的。

2. Memory is the residue of thought.

You remember what you think about. Whatever aspect of what you’re learning your mind dwells on, will be the part that it is likely to be retained. If you, inadvertently, spend your studying time thinking about the wrong aspects of your studies you won’t remember much of use.

The problem with this principle is that knowing about it is not enough. We can’t constantly self-monitor our own cognition, noticing what we’re noticing. So even if you try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right things, it can be easy to accidentally focus on less important details which will take precedence in memory.

This is a reason why highlighting is often a lousy tactic. When you highlight, you’re not focusing on underlying meaning, but observing bolded words or particularly emphasized sentences. So you don’t remember much.

I recommend tactics like paraphrasing with sparse notes while reading, the Feynman technique or taking pauses during a reading session to quickly recap what you just read. These are orienting tasks that encourage you to spend more time thinking about underlying meaning, which is almost always what you want to be learning.

This also shows one of the weaknesses I’ve seen in students who misuse analogies. If the analogy you make causes you to think about a surface detail of a concept, and not the underlying structure, you’ll only remember surface details on the test. A metaphor for voltage that uses volcanoes because they both start with “V” won’t help you with problems. The metaphor that voltage is analogous to height is useful because you’re forced to think about what voltage means (in this case the relation between gravitational and electric potential).

Interestingly, this also has implications for languages. The reason the “sounds like” method for memorizing vocabulary words can work is because it forces you to think about how a word sounds more exactly. Having to come up with an image that links to the sound forces you to spend a couple seconds thinking about what the word actually sounds like.

2.记忆是思想的残渣。
你记得你思考过什么。你脑海里仔细思考过的关于你正在学的东西的每个方面,都将有可能成为被记住的一部分。如果你不经意把你学习的时间花在思考你学习上的错误方面,你将记不到多少有用的。
问题是知道这个原理是不够的。我们没办法总是能够自我检查我们的认知能力,能够注意到我们在注意什么。所以即使你总是设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正确的事上, 也会很容易意外的把注意力集中在不重要的细节上,使得它们被优先记住。
这就是为什么划重点经常是一个糟糕的策略。 当你划重点的时候, 你不是集中在根本的本质意义, 而只是注意到空空的单词或者被特别强调的句子。 因此你记不了多少有用东西。
我推荐策略比如一边阅读一边释义,做些稀少的笔记,费曼技巧,还有可以在阅读期间暂停一下来快速概要一下刚刚所读过的。这些策略都有确定的任务来促使你花时间去思考根本的本质意义,
这也经常是你学习的时候想要得到的。
我曾经看到学生们错误使用类比的方法,这也显示了它其中的一个弱点。如果你做的类比使得你思考的是一个概念的表面细节, 而不是这个概念的根本结构, 在测试中你只能记住表面细节。
一个用火山(Volcanoes)来比喻电压(Voltage),因为它们都是“V”开头的比喻不能帮助你和你的问题。 电压类比于高度的比喻是有帮助的,因为在这个比喻你被强迫去思考什么是电压(在这个情况下即 重力势能和电势能的关系)
有趣的是,这对语言也有影响。 用"sounds like“方法来记住单词词汇有效果的原因是因为它迫使你去思考这个单词怎么发音更准确。必须想出一个影像来和发音连接起来会迫使你花几秒钟来思考到底这个单词听起来是怎样的。

3. We understand new things in the context of what we already know.

Abstract subjects like math, physics, finance or law, can often be hard for people to learn. The reason why is that the we learn things by their relation to other things we already know (sound familiar?). Willingham here suggests using many examples to ground a particular abstraction in concrete terms before moving on.

I would also add that I believe people overestimate their ability to learn abstract things. As such, we tell ourselves we understand an idea without first grounding it in numerous examples or analogies. Smart learners correctly understand the brains weakness for abstraction and build scaffolding to support new ideas before they fully set.

Occasionally when I recommend to students metaphors or analogies for learning a subject, they come up blank. I admit, it can be a tricky technique. But I believe part of the difficulty is that it points out when you don’t really understand a concept. If you understand a concept but can’t put it into a single example or analogy, you don’t really understand it at all (and should first do something like the Feynman technique to get that understanding).

3.我们在熟悉的环境下理解新的事物。


人们经常有困难学习像数学,物理,金融或者法学这种抽象的学科。原因是我们是通过我们已经知道的事物来学习新的事物(听起来很熟悉?)。 Willingham 建议在继续学习之前先用许多的例子把一个特别的抽象概念树立在具体的项目上。
我相信人们也高估他们学习抽象事物的能力。就这样, 我们对自己说我们理解了一个概念而没有先用许多的例子和类比来为这个概念打基础。聪明的学习者正确理解大脑在抽象方面的弱点,在他们完全建立起概念之前他们会构造许多框架来支撑新的概念。
偶尔有时候当我建议学生用比喻或者类比来学习一个科目的时候, 他们一片空白。我承认这是有点难的技巧。 但是我相信部分的困难是因为你没有完全理解一个概念。 如有你理解一个概念却一个例子都举不出来或者一个类比都比不来, 那你根本没有完全理解它。(并且首先应该做些什么比如费曼技巧来理解)

4. Proficiency requires practice.

The only way to become good at skills is to practice them. Additionally, some basic skills require thorough practice in order to be successful at more complicated skills.

Math is an excellent example: you may have a conceptual understanding of calculus, but if you aren’t fully fluent with algebra, it will take you hours to do a simple problem. The only way to make algebra automatic is to practice a lot of problems.


I’ve certainly been guilty of downplaying the importance of repetitive practice in some of my early writing. But there’s no way I could have completed theMIT Challenge or this language project without extensive time spent practicing the basic tools for each subject. Merely understanding isn’t enough.
4. 精通需要练习。
擅长某项技能的唯一方法是练习。 而且,一些基本的技能需要全面充分的练习才能掌握更复杂的技能。
数学是一个好的例子:你可能概念上理解了微积分, 但是如果你对代数不熟练,做一个简单的问题也会花费你几个小时。对代数能做到不下意识的唯一方法是练习大量的问题。
我的确对自己早期写作时低估重复性练习的重要性很愧疚。但是没有花费大量时间练习每个科目基础我是不可能完成MIT挑战和这个语言项目的。 仅仅理解是不够的。

5. Cognition is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early and late in training.

Should you learn physics like Newton? For that matter, should you learn science like a scientist, making hypothesis, testing experiments, revising your theory to fit the data? Willingham offers substantial evidence that the answer is no.


I think there’s merit in understanding how scientists perform their work, but it’s also clear that knowledge creation and knowledge acquisition are very different. Because they are different, the learner needs to weigh them against each other. For most disciplines, understanding scientific facts is more important than scientific process,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scientific facts will inform our lives, but few of us will ever do scientific research. The same applies to history, philosophy and nearly any other discipline of knowledge.
5. 认知能力在训练早期和晚期本质上是不同的。
你应该像牛顿那样学习物理吗?同样的,你应该像科学家那样,做假设,测试实验,修改理论来与数据相符来学习科学吗?Willingham 提供大量的证明来说明答案是否定的。
我认为理解科学家怎么做他们的工作是有好处的。 但是创造知识和获取知识明显是不同的。因为它们是不同的,学习者需要权衡它们它们的不同。对于大多领域, 理解科学事实比理解科学进程更重要。 简单的原因就是科学事实可以引导我们的生活,但是很少人会去做科学研究。历史, 哲学和其他几乎所有知识的领域都是一样的道理。

6. People are more alike than different in how we learn.

Learning styles are bunk.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visual, auditory or kinesthetic learners. This is also true for every serious theory of different cognitive styles for learning.

Defending this conclusion takes a bit of thought, because to most people the idea that people learn differently is obviously true, even though research says otherwise.

Part of the confusion stems from the fact that different abilities can exist while styles do not. Meaning Johnny might be really good at processing visual information and Mary might be good at processing auditory information. Show Johnny a map and he’ll remember where everything is better than Mary. Play Mary a tune, and she can hum it back a week later.


But this isn’t what a theory of learning styles suggests. It suggests that if you taught the same subject to both Johnny and Mary, and played Johnny a slideshow and Mary an audiobook, they would learn better than if Johnny had listened and Mary had watched. The experiments simply don’t find that.
6.人们学习的方式是大同小异的。
学习模式是骗人的鬼话。 并没什么视觉模式,听觉模式或者动觉模式的学习者。这对于任何不同学习认知方式的严肃理论也是一样。
为这个结论辩护需要花点心思,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们学习方式不一样明显是对的,尽管研究表明不是这样。
部分困惑源于存在不同的能力但是不存在不同模式这个事实。 意思是Johnny可能真的很擅长处理视觉上的信息而Mary可能很擅长处理听觉上的信息。 给Johnny看一个地图他比Mary能更好记住每个地方在哪里。给Mary放个曲, 她可以再一周后哼唱出来。
但是这不是学习模式理论所要说明的。 学习模式理论暗示如果你教Johnny和Mary相同的学科,并且给Johnny看幻灯片,给Mary听有声的书,这样学比给Johnny听,给Mary看这样学看学得更好。不过实验就是没有发现如此。

7. Intelligence can be changed through sustained hard work.

This was probably my favorite part of the entire book because it validates much of what I said here. Intelligence is partially genetic and partially environmental. Innate differences do matter and some people are born with more talent than others.

However, Willingham argues that intelligence is malleable. Psychologists used to believe that intelligence was mostly genes. Twin studies and other natural experiments seemed to bear that out. Adopted children turn out more like their biological parents than their adoptive parents in many dimensions.

However, now the consensus has turned far more towards nurture, rather than nature. One of the biggest pieces of evidence is the Flynn Effect, which is the observation that people, over the last century, have gotten smarter (and the effect is too large to be from natural selection). Genes may have an important role in intelligence, but most of that role is played out through the environment, not independent of it.

If you re-read the first principle I listed, that shouldn’t be surprising. Knowledge being exponential growth means that a small initial advantage can quickly compound. If genes gave you a 5% headstart in math in kindergarten, there may not be much difference between you and a similar child. However, expand that small initial advantage over thirty years and you may have someone who has done a PhD in physics and someone who stopped at high-school.


From a population standpoin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two people may be “explained” by differences in genes. However, genes only created a small headstart. Sustained hard work can help set off your own exponential growth of learning in a domain as well.
7.通过长期的努力可以改变智力。
这可能是整本书中我最喜欢的部分了,因为它证实了大多我在这(I said here)所说的。 智力一部分因为基因一部分因为环境。天生的差异的确有影响,一些人生下来就是比别人有天赋。
然而,Willingham 主张智力是可以被提高的。心理学家过去相信智力主要是基因决定的。孪生子研究和其他自然实验似乎也证实了这个。被收养的孩子在各个方面结果也是比养父母更像亲生父母。
然而, 现在的共识主要对着环境因素,而不是自然因素(基因方面的)。最大的一个证明是弗林效应,这个效应观察到在人们过去的一个世纪变得越来越聪明(并且这个效应太大了,不会是因为自然选择)。基因在智力方面也许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大多数的角色是通过环境方面扮演的,而不是不相干的。
如果你重读一下我上面列的第一个原理,应该不会感到惊讶。知识是呈指数式增长意味着最初小小的优势可以快速复合。 如果基因给了你在幼儿园数学方面5%的优势,可能这在你和差不多的孩子间没有很到的差别。但是,发展那最初小小的优势过个30年之后你可能看到谁谁在物理学完成了博士学位而一些人高中读完就没读了。从总体的观点来看这两类人的差异可能可以用基因的不同来“解释”。 但是,基因仅仅只是创造了最开始的那个小小优势。 长期的努力可以帮助你在一个领域的学习开始你自己的指数式增长。

Concluding Thoughts

I thoroughly enjoyed this book, and don’t let my brief summary and insights spoil it for you. It’s a fairly easy read while still being smart and insightful. What’s more, the book is based on robust research and science.


In terms of my own, more informal, writing about learning, I was happy that most of the principles discussed in the book reflected my own thinking. It’s comforting to see when the experience I’ve gained from my own learning challenges converges on the serious work scientists are doing to understand the brain and how we learn.
思想总结
从头到尾我都很享受这本书,别让我这简短的总结和见解成了剧透。这是一本相当容易阅读却又聪明且很有见解的书。而且,这本书是基于强有力地研究和科学上的。
就我而言,比较随意的写关于学习的,我很高兴书中讨论的大多原理反应了我的心思,思想。看到科学家们为了理解大脑和我们是怎么学习的而做的那些严肃的工作包括了我自己从学习挑中获得经验,感觉很舒服。

认知心理 费曼技巧

「研表究明,汉字的序顺并不定一能影阅响读,比如当你看完这句话后,才发这现里的字全是都乱的」能证明什么?

-

每一个形象符号在大脑中都对应一段固定信息流,并且是被包含关系。
例如,由已知无数遍的a,b,c,d可以推出E,当我们看到a,d的时候,潜意识会关联b,c和E,并期待它们的出现,若全部条件出现,虽然顺序不一致,但是不会影响认知(不唯一),但是若有多余固定条件的 x 出现,大脑潜意识定会产生疑问。
这也可以确定在应试教育下,多做练习题的必要性。

心理 认知 认知心理 认知方式 认知能力

有些汉字盯着一段时间后忽然感觉这个字不认识了,为什么?

-

盯一个字看久了,这个字会变陌生。这是因为我们大脑中的思维与概念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所以根据我们的思维习惯,看到某个字时,大脑里首先出现的是读音,然后才根据这个音联想到它的意义,默读时也一样。当我们盯着一个字时看,注意力转移到笔画和结构上,从而顾不上读音,因此这个字产生就变生疏了。

学习 生活 心理 认知 认知心理

为什么长时间看认识的字反而越发感觉不认识?

-

相似问题:为什么一个字看多了,会觉得是写错了?

题主描述的是一种被称为“语字饱和(satiation)”的现象,即长时间注视一个字或长时间重复朗读一个单词会导致个体对于该字的知觉变化,例如语义理解程度减弱或出现语义丧失的现象(the decrement or loss of meaning),以及字形的分解、变形(deformation and distortion)的现象(Esposito & Pelton, 1971)。


这个现象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当时的研究者首先利用主观报告法确定了饱和现象在英语语词中的普遍存在,例如在1907年,Severance等人让六个被试分别注视不同的单词,每个单词注视3min,之后让被试主观报告所有对于单词知觉的变化。六个被试对于所有单词均主观报告出语义理解程度减弱,以及字形“变奇怪了”。后续的研究者(Wertheimer, 1958; Fillenbaum, 1963)利用主观报告法,选择不同的英文单词材料证实了长时间注视导致语词失义的存在,这说明饱和现象在英文单词中是十分稳定的。

-----------------3月11日更新--------------------


@路冷 在评论中提到一篇论文,描述语义饱和现象中积极词汇会稳定出现,中性词会反复,消极词汇不会出现,并提供了论文地址情绪效价对语义饱和进程的调节机制。这是比较新的研究结果。
-------------------------------------------

由于主观报告以“语义丧失”(即不知道一个字什么意思)占多数,所以早期的研究重点被放在语义饱和现象上面,甚至饱和现象被一度认为等同于语义饱和现象。早期使用的范式主要为共同关联范式(commonality of associates)。实验将参与者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注视目标单词30s,对照组仅注视4s,然后呈现空屏。随后让两组参与者立即报告出最先想到的与目标单词有关联的单词,实验重复多次,并根据Kent-Rosanoff普通关联表(可理解为一种测量工具)来评判被试报告的单词是否为目标单词的关联单词(根据语义的关联程度)。实验结果显示实验组相比控制组而言,报告出更少的关联性单词,由此说明长时间注视会导致单词的语义消退,即产生语义饱和现象。


但是,Titchener早在1919年就提出过另一种猜想,认为英文单词的饱和现象并不一定发生在语义加工阶段,而是因为连结丧失造成的。Titchener是通过听觉通道来呈现单词,所以他的“连结丧失”特指语音表征(听到这个词)到语义表征(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之间的连结丧失。在这一观点的启发下,Tian和Huber(2010)以更为严谨地科学姿态提出:从完整的加工过程来看,英语语字饱和可能发生在字形加工、语义加工或者字形与语义的转换连结这三个阶段中的任意一个。字形饱和(orthographic satiation) 即连续注视某个语词一定时间,或长时间重复朗读某个汉字后会知觉到该汉字的分解或变形(deformation & distortion);语义饱和(semantic satiation)是指在一段时间内连续对某个语字的意义进行重复性的表征后,对于该语字的语义表征减弱或出现语义丧失(the decrement or loss of meaning)。最后,他们提出连结饱和(association satiation)的概念,指单词重复出现会使语字的从字形表征到语义表征的转换连结产生饱和,导致难以从重复字中提取字义。


汉语中也存在饱和现象,其研究开始于Cheng 和 Wu(1994),他们发现参与者在长时间注视单个汉字后,主观报告出对该汉字的熟悉度下降,知觉到了结构的分解(decompose),但并未知觉到语义理解的丧失。由此,Cheng确定了字形饱和在不同结构的汉字中都是稳定存在的(只是达到饱和的时间不一样,简单汉字如“日”的饱和时间为31.17s,左右型汉字如“的”的饱和时间为26.53s,而更复杂结构汉字在40s以内也能达到饱和),但实验未能证明语义饱和的存在。然而,主观报告法未能从实验上严格分离语义饱和与字形饱和,参与者也许经历了语义饱和但是未能报告出来,其效度无法保证。


综上,无论是在汉语还是英语中,语字的饱和现象普遍且稳定存在,并且包括两方面相对独立的内容(字形和字义)。因此近年来的研究趋势是设计实验分离这两个饱和过程,以探索语字饱和究竟发生在哪个阶段(虽然转换模型预测了第三种饱和方式——连结的消失,但这种观点并未得到足够的证实)。相关范式有共同关联范式、郑昭明等人试图分离字形饱和的范式(是目前分离汉字字形的较成熟范式)和提出饱和三阶段模型的Tian 和Huber的研究等。由于涉及内容过于专业,这里不加探讨。


----------------------------------------------3月6日更新---------------------------------------------------

评论中有同学指出以上回答的是“是什么”,希望我能进一步解释“为什么”。但遗憾的是我的确无法解释原理。我接触这个问题是三年多前,之后做的方向与文字加工基本无关,当时看文献也只找到了回答中的内容。但是我个人猜测,对于文字加工的饱和可能与基础视觉中的适应(adaptation)现象有某些程度的类似。例如我们在长时间看红色后,再看白墙就会知觉到绿色。这是因为负责感受红色的视锥细胞在长时间接受刺激后会“疲劳”,从而负责感受它的补色(即绿色)的细胞就会更占优势。这种适应现象也存在于对更高级刺激的加工中,比如面孔识别:

上图是Leopold等人的研究Prototype-referenced shape encoding revealed by high-level aftereffects。他们首先生成了几对完全“相反”的面孔,相反指的是所有面部特征都完全不同。比如第一行左图的Adam,他的眼间距相对大,则右边的anti-adam眼间距就小;第三行的John眉毛粗,anti-John的眉毛则淡。右图的“极坐标系”中,中间的是几个人的平均脸,在一个轴上,Adam与Anti-Adam分属两端。实验发现,在较长时间呈现Anti-Adam后短暂呈现平均脸,则被试更倾向于报告自己看到了Adam。这与上面提到的颜色视觉适应有共通之处。

我不清楚对于文字的饱和现象是否也算是一种adaptation,但长时间加工某种刺激后对其产生疲劳,进而sensitivity降低、甚至将中性刺激知觉为与之“相反”的刺激都是很make sense的。但如上所说,这只是我闲来无事的一点儿考虑,并没有理论依据,也请大家当作多看到些好玩儿的东西,(在看到可能有的科学论证前)不要认为它们真的有实质上的相关。


最后,原回答其实是与几个同学共同合作的结果。在此向他们致谢。


参考文献:

Cheng, C.-M., & Wu, S.-J. (1994). Orthographic satiation and disorganization in Chinese Advances in the study of Chinese language processing (Vol. 1, pp. 1-30).

Esposito, N. J., & Pelton, L. H. (1971). Review of the measurement of semantic satiation. Psychology Bulletin, 75(5), 330-346.

Fillenbaum, S. Semantic generalization in verbal satiation. In: Nicholas J. Esposito, Leroy H. Pelton. (1971). Review of the measurement of semantic satiation. Psychology Bulletin, 1971, Vol.75, No.5, 330-346.

Leopold, D. A., O'Toole, A. J., Vetter, T., & Blanz, V. (2001). Prototype-referenced shape encoding revealed by high-level aftereffects. Nature neuroscience, 4(1), 89-94.

Severance, E., & Washburn, M. F. The loss of associative power in words after long fixation. In: Nicholas J. Esposito, Leroy H. Pelton. (1971). Review of the measurement of semantic satiation. Psychology Bulletin, 1971, Vol.75, No.5, 330-346.

Tian, X., & Huber, D. E. (2010). Testing an associative account of semantic satiation. Cognitive Psychology, 60, 267-290.

Wertheimer, M., & Gillis, W.M. Satiation and the rate of lapse of verbal meaning. In: Nicholas J. Esposito, Leroy H. Pelton. (1971). Review of the measurement of semantic satiation. Psychology Bulletin, 1971, Vol.75, No.5, 330-346.

郑昭明. (2005). 汉字解体的机制及隐示测量的方法(1/2: 台湾“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

心理学 心理 认知心理学 认知心理 心理现象

人们是如何读懂一个正常语句的?

-

听很多老师说,阅读不要一个个字看过去。
于是我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不需要一个个字看过去,那么我们如何读懂这个句子的?
是否我们在阅读一个句子的时候,其实我们只理解句子中的关键词,而关键词直接的逻辑关系是我们在头脑中根据经验构建起来的?
比如对于一个句子『我吃了苹果』,看到这个句子的时候,大脑是否只是理解了『我』、『苹果』这两个名词,以及『吃』这个动词,然后在根据经验,构建起了『我吃了苹果』文字背后的意义?
这是『表层结构』到『深层结构』的转换吗?我对语言学不是很了解……
另外,根据人类大脑对句子的认知方式,是否存在一种最佳的阅读方法?

心理学家认为眼球运动是视觉过程的直接反应,并且反映了多种人类认知活动,受到多种认知因素的影响,如眼球的运动与注意、预期、记忆、推理、阅读等认知活动都有密切的关系人们试图通过研究眼动中注视点的顺序和眼跳动来了解阅读背后的知觉过程。

通过对自然阅读的状态下记录个体的眼球运动发现,在阅读中眼睛不是平滑、连续地运动,而表现出几种运动方式,即眼球振颤、眼跳、回扫、和注视。

读一篇文章,眼睛通常先在某个地方注视一段时间,然后做一个很快的眼跳,这样眼睛便移到了下一个注视位置;每当读完一行,眼睛便进行一次大幅度的换行;有时眼睛还会重新回到原来读过的地方——回扫。眼睛注视时间一般在200-400 毫秒之间,眼跳时间一般很短只有10―40 毫秒。研究发现,在眼跳的时候,眼睛几乎不能获取信息,主要的认知加工就在注视时进行的。Rayner 等发现,当文章的难度加大时,认知加工过程变得复杂和困难,眼跳的距离一般变短,被略过的词数减少,而回扫的次数明显增加,平均注视时间变长。

下面这张图是一个从眼动数据记录样例, 用来说明阅读过程中眼动的情况。


( 1) ~ ( 12) 的序号代表了注视的先后顺序,其上面和下面所标的数字( 单位: ms) 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注视时间, 如第一个注视点落在“他们”上, 注视时间300ms。中间的连线代表眼跳的过程及方向。从图1 中还可以看出, 眼球除了向右的运动, 还有向左的运动, 这种眼睛在同一行内从右向左的运动称为回视( regression) , 图1 中从( 6) 到( 7) 的运动就是回视。阅读的眼动分析通常可分为对字的分析, 即以单个的字作为分析单位( 如对“留”的注视情况的分析) , 以及对区域的分析, 即以单个区域作为分析单位( 如对“催贷款”的注视情况的分析)。

通过对字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阅读中有的字得到了单一注视( 图1 中的( 1) 和( 2) ) , 有的字受到多次注视( 图1 中的“房”得到了两次注视) , 而有的字却被跳过( 如图1 中的“了”) 。这个注视时间和注视次数受到词的加工难度的影响,比如,如果是一个熟悉的词就会比不熟悉的词的注视时间短,并且注视次数也会少。

从图1中我们也可以发现有的字会被跳读,如“的”字被跳读,关于被跳读的字的加工时间备受争议,有研究认为当某个字被跳读时, 可能读者在这个字的前一次注视中已经对这个字进行了加工。

关于为什么会出现回视,如图1中的注视点( 7)就属于对“催贷款”的回视。一般认为一般认为回视发生的原因有几种, 一是对所读内容的理解产生困难、出现错误、阅读时漏掉了重要内容; 二是句子中有“前后照应”这种语法现象时也容易出现回视; 此外在阅读歧义句时也出现回视。

所以我们在阅读过程并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过去,尤其是对于熟悉的材料,知觉广度就是用来表示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每次注视能获得有用信息的范围,即阅读者一眼能看多少。比如研究发现,英文阅读时读者从当前注视点得到信息的范围是从注视点左边3―4 个字母到注视点右边大约15 个字母的位置之间识别单词的信息局限在注视点右边5―7 个字母的范围中,所以这个范围被称作识别范围。汉语阅读者可能约为注视点左侧一个或两个汉字到右侧三个或四个汉字的空间。这个知觉广度可以经过训练来提高的。

文本材料和个体的知识经验、认知方式等都会影响阅读策略的,在阅读熟悉的材料时,我们注视次数和回视次数会变少、眼跳次数增加,这时我们的注视点会更多的在关键词上。从而也阅读速度也会快。这个大家可以参照自己在做四六级快速阅读时的过程。


知识和精力有限,就写到这了,仅供大家参考啦。


参考文献

当前阅读研究中眼动指标述评

眼动技术在阅读研究中的应用

认知科学 认知 认知心理学 认知心理

妹妹放学被人跟踪怎么办?

-

妹妹在上小学5年级,几天前发现一个矮胖年纪30到40岁的男人跟踪,当时她和同学一起改变了道路,(本来在右侧去了左侧换了2次)可是那个人还跟着,然后她们就走的很慢让那个人走在前面,那个男人还时不时的回头,最终走掉了。
今天妹妹运动会放学,又看见了那个男人,她们还采取上次相同的方法,发现男人还是跟着她们,妹妹看见前面有一个不认识的阿姨,就领着同学跑过去大喊,妈妈,妈妈,等等我。然后那个男人就走了。
我们现在在想这个男人什么目的,所求什么。爸爸妈妈工作很忙,不可能每天接送她,家里想到的解决办法是让她每天放学去托管,等他们下班就去接她。可是在不知道那个男人目的情况下我总觉得这是一个隐患。希望大家帮帮我出个主意,谢谢大家了

找人跟踪那个男人,了解他的情况,在做打算。要保证安全。

儿童教育 认知心理 人身安全

忽然觉得自己很肤浅,不会聊天,语言苍白,要如何自救呢?

-

初中毕业,但是个人认为品味还行,至少不是那么低俗,但是说出来的话确是那么肤浅,对一个陌生人,一言不合就聊到基佬上,还有就是男女朋友那点事,什么你交往过几个对象啊,你觉得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好看啊!
自认还是看过不少书,也自认为思想上还算成熟,但是为什么就是摆脱不了肤浅,完全不会跟陌生人聊天
也没有喜欢的东西,没有喜欢的人,甚至自己喜欢的电影都说不上喜欢那里,那里好,那里吸引你,太苍白了

说真,品味这东西跟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在差不多环境长大的人,你会发现你们品味差不多。假如,要提高品味个人真心认为多看点书,和一些有内涵的电影。也可以和你认为品味高的人多打交道。

认知 聊天话题 做更好的自己 认知心理 聊天技巧

有关男男同性恋群体的社会认知心理的社会问卷调查?

-

邀请您参加一个有关大众对男男同性恋群体认知心理的社会问卷调查。
感谢大家为公益做一点贡献!
问卷地址,请点击>>有关男男同性恋群体的社会认知心理问卷调查
或者请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请问问卷是什么机构做的???个人信息全部都可以看到!你们有没有经验?保密都做不来还做什么问卷?专业一点好吗?

社会认知 男同性恋 认知心理 权益

饭岛爱在《柏拉图式性爱》中描述了最后和父母达成和解,那八年后怎么还是自杀了呢?

-

临床心理学尤其精神分析强调原声家庭重要,然而饭岛爱在最后已经认识到没有爱的能力往往不是父母不爱你,是感受不到爱,而由于每个人叙述的不同,感受也不同,后来她看到母亲的日记,充满了对她离家出走的担心,也开始悔恨于错过了父母之爱,小说最后达成内心对父母的和解。小说《柏拉图式性爱》发表于2000年,饭岛爱于2008年自杀。
依照原声家庭伤人不浅的论调,她的父母有多个子女,并不是都堕落成饭岛爱的样子。
已经能感受到爱的人,她最后怎么还是抑郁到自杀了呢。

自己缺少或失去爱人的能力 对已感受到的爱怀疑或无法回应

心理学 原生家庭 精神分析 认知心理 饭岛爱

有没有偏自我认知、解决交流冲突方面的实用心理学书籍?求推荐

-

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工作时间管理和心理状态都不太好,求知友们帮忙推荐几本比较实用的职场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最好偏自我认知、解决交流冲突方面,非常感谢!

谢邀
最近在看《社会心理学》这本书,我举其中几个例子描述一下。挺实用。

1、带有自利色彩的社会判断
当亲密关系,比如婚姻关系中出现问题的时候,个体通常会把责任更多地推到配偶的身上,离婚的人很少责备他们自己。
当工作、家庭甚至游戏的情况有所好转的时候,个体却往往会认为自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归因错误
当我们成为行为的执行者时,环境会支配我们的注意;
而当我们观察别人的行为的时候,作为行为载体的人则会成为我们注意的中心,而环境变得相对模糊。
什么意思呢?
举个例子:回忆一下,当我们在完成某件事的过程中,我们很容易会留意那些在这个过程中阻碍我们的环境因素,比如昨天太晚睡,睡眠不好影响第二天的发挥,比如下雨天刚刚从外面回来,全身湿漉漉的,影响心情;但是当我们观察别人的时候,比如说别人上班迟到,别人今天状态不好,会很容易忽略他身处的环境因素,而把全部的责任和原因归咎于他本人,责备他:“为什么总是上班迟到”、“你怎么总是这样”,冲突一下子就爆发了。
(以上两个例子是说明一下跟你谈到的解决冲突相关的例子)
(下面的例子是说明自我认知)

3、过度自信
人们总是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一种过度盲目的自信,或者对自己的评定总是要比周围人给予的评定要高。这是一种认知偏差。
什么意思呢?
举个例子:
比如人们往往自我感觉良好,在给自己的能力评分上面总是要高于平均分
还有我们能够见到很多想创业的人,都会盲目的估计自己的能力足够创业,然后毅然辞职。其实他们只不过是错误的预判了自己有这个能力而已。

那么怎么解决呢?
有两种方法可以矫正过度自信:
一、即时反馈
想象一下天气预报员,是不是每天都要播报一次天气,来检验下天气预报是否准确。
那么给自己设定一个即时反馈,比如现在你要去学习一门课程,就好比说你要看心理学方面的书,你可以给自己一个进度反馈。而不是天天拍照晒朋友圈说很努力地在看书,但其实看不了几页。去看书,然后去用,去实践,在每天的生活中去践行。践行的结果就是一个反馈的过程,它可以激励你继续学习下去。

二、设想自己的判断可能会出错:迫使去考虑无法证实自己信念的信息


总之,学习心理学是个漫长的过程。我自己从去年11月开始看书,现在已经可以用心理学方面的原理开始写作了。同时很多我阅读过的知识都是可以运用到我的生活和工作当中。

比如我用我阅读到的知识做到了以下事情:
1、成功组织了每周的足球活动以及每次的聚会活动
2、电话预约客户基本上不会遭到客户“类似没空”、或者“我要开会”这样借口的拒绝
3、跟跨部门同事的沟通我懂得用语言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而不是单纯的催促。
4、夫妻相处我懂得怎样化解冲突。
等等

或者你可以在豆瓣上面挑选一下高分的心理学书籍去看,不过建议不要去看什么乐嘉的《色彩心理学》,那些写得非常合你的胃口,但是基本上没什么帮助。

学习心理学主要是为了用,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的小事,其实都是心理在影响,掌握好心理学会对你以后的人生有很大帮助。另外,想看更多我分享方面的内容,请参照我的主页:聚点子的专栏文章,会有持续更新。也可以微信公众号搜素:聚点子。

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自我认知 认知心理 交流沟通

为什么有些人总无视程序给出的错误消息,而提出一个正是那消息所回答的问题?

-

比如 The Old New Thing 刚刚又讲述的例子:First, try reading the error message, episode 4: Even programmers see error messages without reading them

他们只是需要人来帮他们读一下错误消息吗?可为什么呢?

请不要回答「因为不懂英文」,上述例子发生于英文使用者。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错误消息是有翻译的。也不要回应「因为看不懂」,这里不谈非专业人士遇到专业术语、普通 Windows 用户的情况!

因为有些人宁肯死也不愿思考…

编程 计算机 提问技巧 认知心理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