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作弊会让人比公平竞争下心里更爽?

-

Cheater’s High: Why Not Playing Fair Feels So Good (原文在此:papers.ssrn.com/sol3/pa )研究发现出老千让人更兴奋,这和我们通常认知的,不道德行为通常伴随负性情绪不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心理学的结论很多是比较主观的。比如说对于你引用的这个文章就有这个问题:兴奋、负面情绪应该如何去度量?你引用的网页并没有仔细说这个研究是怎么做的。研究结论是否严谨并不容易判断。全文更像是一篇道德判断,而不是学术判断。

可以猜测的原因有很多,每个猜测都可以进行详细研究。

可能的原因之一是:这可能是一个存活者偏差
就是说:会对此产生负面情绪的人,更有可能不会选择去出老千。而会去出老千的人,基本不是那些通常的人。
可能的原因之二是:这是短期判断和长期判断的不一致
原文中也说了,出老千的快感是即刻的,而(因为社会道德所带来的)负面情绪的产生会延迟一些。这会影响当事人的选择。多数人并不能完全做到保证自己的行为前后逻辑一致。
可能的原因之三是:不道德行为可以让人觉得兴奋
换句话说,这种现象并不是研究者所认为的矛盾,而是完全合理的。
请仔细体会一下: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做一般意义上认为的不道德的事情的时候,完全是有着更高的兴奋和快感的啊。

================================
题主提供了原论文链接。

英语一般,所以大致看了看。题主应该是专业人士了。

我觉得我原先的推测还是有可能的。参加者在当时产生的心理动因和事后回答调查时说的心理动因可能并不一致。实行不道德的行为会同时带来负面感觉和爽的感觉,爽和负面并非是矛盾的东西,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作者显得有点单纯。

我记得丹尼斯引述的一个研究结论是:在确认不会被发现的情况下,人的道德标准会大大降低。结合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可能被发现所带来的负面情绪要远远大于不道德行为本身所带来的负面情绪。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事件当中,带来负面情绪的是可能会被发现的后果,而带来爽的感觉的,才是不道德行为本身。如果可以这样看,那么您提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矛盾之处。(没特别仔细看完论文,不确认作者是否提到了这一点。)

另外,这个研究可能会面对这类学术研究的常见质疑:一块钱的实验得出的结论,在社会上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社会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进化心理学

心理学实验中,区块(block)、处理(treatment)、条件(condition)这些概念有什么区别?

-

我有同一组人,首先在第一个条件下完成实验,再在第二个条件下完成实验。这样可以说是两个处理吗?可以说整个实验包括两个区块吗?如果是两组人在同一个条件下完成实验呢?

其实楼主去看课本比看我的回答要好。


先说treatment和condition。
Treatment就是研究人员想控制的因素(factor)的途径,但这个途径一般有几个层次。比如:控制”教学方法“这个变量,如果我想比较A,B,C,D这几个方法,那么这几个方法就是不同的treatment level。 在其他情况下可能还有一个控制(control)或者安慰剂(placebo)的情况,这也算treatment level里的一个。很简单,treatment里面的层次(treatment level)也被称为condition。比如上面例子的A,B,C,D就是不同的condition。

我觉得很多时候treatment和condition都是混用的,毕竟几乎没有差别。比如A,B,C,D我可以成为treatment A, treatment B....也可以说condition A, condition B...

再说block。其实block有两种意思,一种是一般实验设计里的,一种是fMRI实验中常用的block design,是不同的概念。(你应该说的是第一种)
一:
Block这个概念是对应于完全随机试验的,它一个重要的特质就是每个block里面的被试者一定是相同的。同前面的例子,我想比较A,B,C,D四种教学方法,那么我随机分配(random assign)相同数量被试者去A,B,C,D这四个condition里面,形成四个被试组(group),这四个组就称为”Block“。当然这是最简单one way design(只有一个自变量:教学方法)。

复杂一点,比如我加入”性别“这个factor(有男、女这两个level) 到上面那个实验中,让它变成一个two-way design。这意味着我不仅想比较A,B,C,D四种教学方法,还想比较这四种教学方法对男女是否会有不同的效果。这时候就出现了2x4=8个block:
同样,这个设计中,每个block的人数要保持相同。

再复杂一点,我想引入第三个自变量:学生的入学考试分数。假设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这时候这个实验就变成了复杂的three-way的设计方案,共有3x2x4=24个block。如果图表划出来的话是立体的。

这时候你会发现,随着实验设计复杂程度的增加,block越来越多,如果保持被试者数量不变的话,分配到每个block里的人数就越少。于是引入power analysis来计算在某种实验设计的前提下,要达到某个具体的标准,需要的被试者人数(样本容量)是多少。
二:
Block这个词也被运用在fMRI和一些神经科学的实验设计中。如图:
因为要让被试者在接受某个刺激(stimuli)之后,有充足的时间让大脑活动恢复到接受刺激前的水平,需要提供一个休息时间(rest) 。这样整个测试过程就被人物划分出来很多区块(block)。


再来回答你问题描述里的情况

“一组人先在条件一(condition 1)完成,再在条件二(condition 2)完成。”
这是典型的within-subject design, 其实你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实验研究的是within-subject effect(组内差别)。就是同一批实验者对不同实验条件会有什么反应。 这里的条件一和条件二都是某个treatment的不同层次(condition),当然也可以说就是不同的treatment,两者没有差别。这里采用的分析方法一般是paired t-test 或者 repeated measure ANOVA (condition>=3)。

这里当然不能算有俩block,因为被试者不是被随机分配到人数相等的实验组里。


“两组人在同一个条件下完成实验”
这是个one way between-subject design。实验研究的是between-subject effect (组间差别)。就是你拿来给被试者分组的这个条件对实验结果有什么影响。比如说性别啊,受教育程度都是典型的组间因素。这里的分析方法是independent sample t-test 或者one way ANOVA.(分组>=3)。

如果实验条件有两个,或者两个层次呢,就会有两个组间差别(被试者分组条件+实验条件),用的方法也变为factorial ANOVA.


其实还有一种情况你没有提到,就是Mixed design."两组人先在条件一完成,再在条件二完成” 这样的设计兼顾了组内和组间差别。统计方法是mixed ANOVA。

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大龄单身女青年 解救单身 实验设计

朋友老是让我给他游戏充钱,怎么办?

-

None

谢邀!

第一,你为什么不断地为他充钱?他有哪里值得你觉得为他花钱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第二,如果你觉得他不值得你这么为他花钱,那你为什么还一股脑地不停为他花钱?

愿意不愿意为他充钱,不是他的问题,是你的问题?如果值得,当然可以不停充钱;不值得,那就拒绝呗~~

心理学 消费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教育心理学

保持「自控」会消耗人们有限的认知资源,从而影响人们的工作效率吗?

-

Roy Baumeister 提出,人们每天的自控力之所以不相同,是因为自控力本身就是一种有限的资源,因此会在使用后减少。一开始做了困难的任务的话,在之后的任务里的成绩会降低。这个效应被命名为自 我耗竭效应


这个自控力会消耗人们的认知资源的前提正确么?按照这个逻辑,节食必然伴随着工作效率的下降?

我是来看笑话的。号召大家一起搬凳子看笑话,一起见证如此快乐的学术时刻。

题主提到的Roy Baumeister的自我损耗理论是吧。大约20年前,心理学家夫妻 Roy Baumeister 和 Dianne Tice烤了一炉巧克力曲奇,依此做了些实验,然后提出了心理学上赫赫有名“自我损耗”(ego depletion)理论。简单说,“我们的意志力是有限的,过度使用后它就会减少。”

这一理论在自90年代被提出后的二十年间,形成了庞大的研究领域。2010年,Martin Hagger 对相关研究进行了荟萃分析(meta-analysis),涉及83项研究的198个实验,最终证实:“自我损耗”似乎是一个真实可靠的现象。

各种应用自我损耗理论的励志科普书层出不穷,声称“一杯加了糖的柠檬水就能补充自制能力的内在储量”,“人真的可以塑造自己的品格”云云。

最近逆转了。

有人对2010年那次荟萃分析感到疑惑,比如Carter 和 McCullough ,他们采用更先进的方法对2010年的论文重新分析,结果什么效应都没发现。2015年进行了第二次荟萃分析,采用不同的数据,结果只是“非常微弱的证据”支持这个效应。

同时有人对柠檬水效应也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么短的时间内大脑不可能从柠檬水中获取葡萄糖。于是一些淘气的实验室让实验者用柠檬水漱口——喝一口再吐掉,居然也有人恢复了自制力,摔!

2014年10月,美国心理科学学会(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APS)打算解决这个问题。具体情况一言难尽,反正结果就是将所有的实验综合在一起后,整体上没有迹象表明 Baumeister 和 Tice 的原效应存在。

好了,你可以笑了........没发现笑点?

二十年间被证明几百次的真理,噗一声,没了~~ 超悲剧的好吧~~

过去二十年信以为真的人都很难过。即便是提出质疑的人也同样不好过——“我觉得置身于黑暗中,”Inzlicht在最近的一篇博客中这么写道,“我感到身下的大地开始震动,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

有个词叫“可重复性危机”。去年夏天的一项研究试图严格复制100个心理学实验,结果只成功重复了其中的40%.........大部分不可重复。都说可重复性是科学的基本原则之一.......但是!! 什么是科学精神呢,科学精神就是奋勇前进,虽然很容易跌跤。 出点问题太正常,这时候笑一笑是更好的态度。困难算什么,那不过是一种常态~

好吧,这事有段时间了。不过最近还是在知乎看到不少自我损耗理论的长篇大论的应用.......笑得面部肌肉酸痛,那份心情.......简直了。

心理学 社会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为什么人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

本题来自知乎圆桌 »经济学思维,更多经济学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

谢邀, @Zampeli Diana@Phil Chan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依赖于:

  1. 人广义的“well-being”与人“相信什么”有着直接的联系;
  2. 人有一定的控制自己相信什么的能力。
下面展开说:
--------------------------------------------------------------------------------------------------------------------------------------------
首先,人的信念是可以直接影响福祉的,无论我们怎么定义“福祉”这个语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医生发现病人患有绝症命不久矣的时候,通常不会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病人,而是一般会选择告诉亲属,因为“相信自己还能够活很久”本身就是对健康的恢复和奇迹的创造有益的事情,尽管这个信念可能完全是错的。

通常来说人对两类信念有着明显的需求:

第一类是乐观积极的信念,大量研究表明,人们系统性地过度乐观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自己的危险。比如,行为经济学家发现过一些很有趣的现象,超过50%的人认为自己在一部分被社会认为是“好”的attribute上位居前50%。根据1970年代的调查,有超过85%的人认为自己在与他人和睦相处方面位于所有人的前50%,认为自己属于最优秀的1%的人占到了25%。其他属性方面,认为自己领导能力在前50%的人有70%,而认为自己驾驶技术在50%的人有93%。当然,这个结果在后来的接近五十年里面因为样本中多是WEIRD被试而被许多人诟病,我们发现人种、文化、年龄、性别、财富、教育背景都对这个结果有影响。但总的来说,认为自己在前50%的人还是多于50%,行为经济学家将其称之为 better-than-average bias。

事实上,研究主观幸福感的行为经济学家和发展经济学家证实,人的幸福感并不仅仅取决于自己拥有什么,还取决于自己对未来是否感到乐观,其中最经典的是Diener & Diener (1995) 对超过一万三千名大学生的研究。虽然关于主观幸福感的研究有着非常大的问题(我这里主要指的是用问卷直接让被试给自己的幸福感打分这种方法),但是可以发现,人的财富积累到某个水平之后,幸福感就与金钱没有什么关系了(这个结论叫做伊斯特林悖论),但是否对未来感到乐观确实是影响幸福感的非常关键的因素。在物质普遍繁荣的现代社会,焦虑感与幸福感之间的相关关系极高。Scheier, Carver & Bridges (2001) 的实验证明,是否相信自己精通某种技艺、是否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努力实现目标(自我效能感)、是否相信命运可以被控制、是否有自尊心、是否相信事情可以被“归因”、以及对不确定事物是否感到乐观这六种信念的得分几乎可以准确地预测一个人的焦虑水平。

积极乐观的信念不但能提高人主观的幸福感,还可能对一些客观的福利指标有所助益。比如健康,Baumeister等人在科学美国人上发表的文章罗列了关于健康和自尊心之间关系的几方面的观点,其中争议最大的还是因果识别问题,到底是不健康的人自尊心差还是自尊心差的人不健康,这个因果关系在统计上识别是非常难的,有人用诸如缺失数据等等方法做过,但是结果并不明确。

第二类需求体现在对信念之间的一致性的需求,这涉及到了Festinger提出的认知失调理论:人会因为同时抱有两种相互冲突的信念而感到直接的痛苦。最好的例子就是伊索寓言中的“酸葡萄”的故事,当狐狸同时认为“葡萄很好吃”和“我吃不到葡萄”时,这种痛苦就发生了。认知失调可以解释人的大多数负面情感,比如懊悔可以解释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和“我其实做的不好”之间的 认知失调,等等。

不过,认知失调与主观幸福感和健康之间的影响的研究我没有见过,所以就不展开了。

当然,人也会有时候需要悲观信念的时候,这是因为人们害怕自己失望,不多说,大家自己去想那些中学时代考完了试之后默默哭泣发了成绩之后破涕为笑的小姑娘们吧。
--------------------------------------------------------------------------------------------------------------------------------------------

然而,如果人们的信念是一个决策的外生变量,无论人喜欢什么样的信念,都只能接受自己时下的信念,那么也就不会产生“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这种事情了。上面的better-than-average的例子证明,人确实有某种对自己进行预期管理的能力,而且还挺成功。比如:


我不太清楚心理学家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凭我非常粗浅的了解,这种“自我欺骗”多少与神经元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神经元之间的单向联系给自我欺骗留下了空间。

在行为经济学领域,人至少有三种方式控制自己的信念:

第一种就是简单的自我说服,这可能(我瞎猜的)与记忆的选择性提取有关。这一方法的显著特点是,在没有任何新的信息输入的前提下直接把信念当成最大化问题的一个解了,这种方法在经济学建模中也有应用,比如Akerlof & Dickens (1982) 和 Brunnermeier & Parker (2005),都是发在AER上的。在上面的酸葡萄的例子中,狐狸发现自己够不到葡萄,于是通过自我说服的方法,狐狸对葡萄味道的信念直接从甜转变成了酸,而不需要任何关于葡萄口味的信息。

第二种叫selective exposure,人可以选择性地把自己暴露在信息面前。比如,一项1970年代的研究发现,在美国的一家化工工厂,工人们每天都需要与非常危险的苯打交道,工人们被要求穿着能够检测苯摄入量的特殊装备,但大多数人拒绝了:人们不想知道自己有多危险。Sicherman等人2013年一篇叫做Financial attention的论文,比较了股指上涨和下跌时人们登录自己401(k)账户的频率,发现上涨时人们明显更愿意登录账户查看自己portfolio的收益情况。这一种是我的研究领域,所以我得控制字数……

第三种就是对规范的概率学习方法的扭曲,人们正确的概率学习的方法是所谓的贝叶斯学习,但是贝叶斯学习常常因为不同信念之间的偏好排序不同而被朝着各个方向发生扭曲。 @Sarah Li@Nash Lew 的答案中提到的confirmation bias就属于此类,人对与已有信念矛盾的信息有非常强的抗拒心。根据贝叶斯学习,两个开始观点非常不一样的人,只要随着信息不停地补充,他们的信念会收敛,但confirmation bias出现时,会导致belief polarizing,因为每一个人对信息的解读都是偏向自己已有的信念的。可以证明,confirmation bias可以直接从认知失调厌恶当中推导出来。Yariv (2002)年一篇叫做“I will see it when I believe it”的文章中就采用了这个思想,信息输入时,人们根据输入信息后新的信念被偏爱的程度决定信息是否可信。就比如当有人说我们好的时候我们总觉得他说的特真诚,当有人说我们不好的时候,我们总觉得他只是故意气我们,当然,这是在比较单纯的情况下。

最后,我猜可能有人会问,如果一个人事先就很悲观,那么一个积极的信息,一方面产生认知失调,另一方面却让我们更乐观,两种力量是矛盾的,哪一个对人影响更大呢?Eil & Rao (2011)用实验告诉我们,把自己弄乐观,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这个答案里面我很努力地在避免引用心理学方面的文献,主要还是对自己把握心理学结论的能力有点不自信。更多更全更好的心理学方面的例子,大家可以看Tali Sharot写的《乐观的偏见》或者他的TED演讲。当然,这本儿书放在我书架上很久了我也没腾出功夫来看,为了写这个答案专门翻了一下,写的还是非常好的。

就酱~

日常心理分析 行为经济学 认知心理学

军训/参军经历可否让一个人长期保持强大的执行力?

-

一个相似的问题:退伍军人在失去外界压力后还能否保持以前的执行力?

提这个问题是想探讨一下执行力能否经过训练而固话,还是说这只是压力下的应激反应。

楼主明显没接触过真正的部队,部队的执行力第一是逼出来的,不是自发的,一旦离开部队,很多人会因为长期巨大压力而走向另一个极端——极度懈怠;第二是执行方向没有经过经济论证的,都是为了应付上面的,也就是说很可能都是错误的;第三是最有趣的是,短期军训确实能增加你的永久执行力,长期反而会因为违背人性和强迫让你极度反感,进而降低你对其他事情的执行力。

拖延现象 军队 执行力 认知心理学 军训

心理学专业的人在平时与人交往中会占据很大优势吗?比如男女交往?

-

提这个问题也是因为最近几个月我认识了一枚学心理学的萌妹子,感觉她是少有的属于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的一类,更重要的是,她长得超级甜美。我觉得自己属于比较见多识广,大事小事都不会糊涂的人,但是和她出去玩,什么路线,方向感啊,导航啊,团购之类的,很多时候感觉她比我熟得多,而且和她交谈的过程中,发现她对手机啊,互联网啊,电脑啊等等这些东西也丝毫不糊涂,而我们知道,一般女生在这些方面都是超级小白的。
我想知道这是心理学造就的吗?
和她交往中,我是要记得她的心理学呢 ,还要忘记?

我曾学过骑象术,是在斋浦尔的一个老人教我的。那时候骑象是一门手艺,不像现在,有专门的训象人。你只要给他一些卢比,预约好了时间,每天可以去骑一两个小时,成了一项娱乐。还有专门研究象的学者,他们把象分为好多种,印度象、非洲象、森林象。他们还为如何训练大象大打出手,有的说你要给它香蕉,有的说冷落它就好。
老人告诉我,那时候的象比现在更狂野,动不动就跑到村庄里撒野,这时候就要一个会骑象的勇士镇守。面对不同的大象,他们擅长不同的策略,皮鞭、嚼辔、香蕉、蒲扇,手脚并用上窜下跳。
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就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把象豢养起来,观察它的习性,训练它的动作。他们把自己叫做训象人。
老人说,村民们已经不再尊重骑象人了,他们只把象送训象人那。象也不是从前的象了,因为没了象牙。
我终究没学会骑象,我太懒,我和村民的想法一样。不过我知道,将来的人也会忘记训象人,就像现在的人忘记象牙。

心理学 社会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恋爱心理 心理学专业

人的大脑是如何记忆东西的?知识是怎么储存在大脑里的?

-

Pirate Henry和曹怀宁已经答得不错了。我稍微补充一下。

感觉问题主要是问长期记忆,那么长期记忆又分显性和隐性。
显性的是可以用语言描述的,比如个人经历(autobiographical memory),场景和情节(episodic),以及语义(semantic)记忆
隐性则无法用语言描述,其中最重要的是procedural memory(比如骑自行车的能力)和topographical memory(认路的能力)

另外Pirate Henry在3、4两点稍微欠推敲。
关于3. 记忆是神经元的某种属性。它的存储方式有很多种,比如突触的形态,突触位置,突触内受体的密度及特性等等。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变化对皮层内所有神经元都适用。而非海马的特权。换句话说海马并不是记忆的全部。尤其是procedural memory,和MST关系更紧密。

关于4. 网络无时无刻不在变动,并非所有变动都会带来记忆的丧失。记忆的表现形式是某个初始刺激,可以是内源的(比如想到某事),也可以是外源的(比如看到某物)触发意识活动。当网络结构渐渐变化达到某一个阈值的时候,初始刺激就无法引起大规模的皮层活动了。此时,即曰忘记。

记忆 大脑 大脑开发 认知心理学

如何训练自己的多线程处理能力?

-

一心不真的不能二用?如何训练自己的多线程处理能力?使自己可以同时处理多件事情

人类的高级认知处理,是单线程的。

这意味着,所有宣称可以让一个人一心多用的训练手法、药物等等,全都是骗人的。

说来奇怪的是,由神经网络构成的人脑,对信息却是大规模并行处理,各种不同的感觉信息同时经过传入神经输入大脑,大脑完全可以同时处理。你可以同时看见某个东西,听见某个声音,摸到某个东西,尝到某个味道。但作为软件的人类心灵,却只能单线程处理任务。

有人好像不信?不信的可以试试,从14开始,心算重复+3,14、17、20、23、26、29……这样。然后让身边的朋友问你别的事情,看你还能不能做到?

但如果一个任务是不占用认知资源的,那它就可以“多线程处理”。比如你可以同时走路、呼吸、心跳、心算加法题。前三样任务都是可以无意识自动化处理的。

所有有意识的高级认知任务,都只能一心一意地进行,许多电视上一心多用的表演,也只是在多个高级认知任务之间快速切换而已。

所以,不用妄想着训练多线程能力了。人类不具备这种能力,但这并不是坏事。让无意识自动化地去处理信息,不更轻松吗?

思维 心智 认知科学 认知心理学 多线程

人是如何改变自己的既有观点的?

-

听说过一些心理现象:人倾向于接受和自己观点相同的信息;听到和自己相反的意见反而更加确信自己的正确(逆火效应).etc
这些似乎都说明:人,原来是茅厕里的石头做的啊。但是,人的观点似乎是可以改变(的吗?)所以我想知道,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

感谢邀请。人类认知发展过程是比较复杂的。这里尝试从皮亚杰的建构主义认知发展观来解释人类改变观点的过程。

皮亚杰将提出图式,同化,顺应,平衡的概念来理解人类认知发展过程。图式是人类认知事物的基本心理结构。在应对环境刺激的时候,人类可以将外界刺激同化至图式当中,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但如果已有图式不能很好地整合外界信息,那么就需要个体对图式做出相应的改变用以顺应新异刺激。人类认知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同化与顺应,达到平衡的过程。

一家之言,参考斟酌,谢谢!

心理学 心理 决策 日常心理分析 观点 心理调节 认知科学 认知 判断标准 认知心理学 自我认知 认知心理 判断

不同的人回答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有不同的答案,不同的答案究竟如何产生的,这些答案能反映什么?

-

我在进行问卷分析时,不同受访者对同一问题的重要性的回答有的截然相反,这能说明什么?比如个人经济状况对购买惠山泥人的影响,认为重要和认为不重要是否可以反映受访者的经济状况?对相同问题认知的差异来源于哪里?认知的过程是如何产生的?(最好可以给出相关论文链接)

本身惠山泥人的价位并不是固定在一个高价或者低价的,实际上从几块钱到几万的惠山泥人都有,那么价格就不应该对消费者购买惠山泥人产生影响,但是人们缺错误的认知认为惠山泥人和经济状况之间有联系,我觉得是在询问这个问题时割裂了问题中经济状况与惠山泥人的联系,进行概念上的偷换,比较自身经济状况。
原本是做聚类分析的,后来发现聚类之后不知道是按什么分类的,感觉很头疼(现在不知道这个对不对,上图是用k型聚类做完分好类之后算的每个因素的平均构成了三条线)。如果假设回答问题的人都有一种缺什么便觉得什么重要的心理(谁能告诉我心理学上这个叫什么????)。那么红线最有钱,受教育程度高,很健康,那么对收藏、送朋友、文化内涵、制作工艺比较在乎,是理所当然。绿线和红线相反,是斤斤计较的那种,所以觉得钱要花在刀刃上,会死要面子,什么的所以也会觉得重要。蓝线则比较迟钝对这些不敏感。但是不应该红线更不敏感吗???我比较晕现在,到底这个是按照什么聚类的????

统计学 认知心理学 话语处理 社会调查 社会统计学

人为什么喜欢「贴标签」?

-

明明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
为什么,在人类文化中,却有给人「贴标签」的倾向?
比如:亚裔美国人这样的族群标签;或者国内的地域标签;或者一些职业标签之类的。
从经济学、社会学各种视角是不是都能解读这个问题?分别可以怎么解读?
在社交关系中,用标签定义别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今日打卡~

先说点儿和经济学无关的。

按照社会心理学中的 labeling theory,贴标签本身就是社会化自我形成的模式。在先前的一篇专栏经济学中的“自我”及其毁灭 - Mr. Bias 的经济学轻科普 - 知乎专栏当中,我向大家介绍过这样一个观点:“自我”并不是先验地原子化的个体,人的“自我”是由社会塑造的。我们通过研究所谓的“野孩”可以发现,如果没有像正常人一样进行社会交往,人很难形成自我意识,很有可能出现像猴子那样的情况:猴子对镜子中的自己一瞪眼,镜子里的猴子也瞪眼,于是猴子感觉到了敌意。因为,猴子根本对“我”是个什么东西没有概念,也就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子,什么是“自己”做过的事情。

而在那篇专栏里也有说到,自我是高智慧生物之间的社会互动得以稳定存在的必要条件,这是因为高智慧生物无法像低级生物(例如蜜蜂和蚂蚁)那样有那么简单的行为模式。因此,要想实现大规模的群体协调,我们必须表现出某些特定的模式,而这些模式,就是所谓的自我或者人格。

在这个社会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根据labeling theory,人们具有自我实现社会期望的天生的倾向。当社会认为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就很难做出不善良的事情,因为我们很难从与社会步调不一致当中获得什么好处。而来自社会各个方向的人为我们贴上的标签,是我们了解具体的自我、对自我产生意识的根本途径。

我相信,这个问题被收入这次经济学圆桌必然是觉得这里面有点经济学的想法,所以这个答案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写。

贴标签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找代理变量的过程,比如我们要研究制度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制度”作为一个庞杂的、多层次的、潜意识的、难以定义和量化的概念,非常不易观察。所以我们只好找到一些容易观察的东西来代替它,比如海岸线的长度等等。Kahneman和Tversky在1974年那本经典的《Judgement under Uncertainty: Heuristics and Biases》里面提到了一个叫做代表性偏差的启发式经验法则。这一法则的核心要义是,在判断个体A是否属于群体B时,用A和B中最具代表性的个体C的相似程度,来作为A属于群体B的可能性的代理变量。

比如,已知A是某二本大学的一名学生,这个学生懒散邋遢、不修边幅,却满口哲学真理、宇宙奥秘,你觉得他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的概率更高呢?如果你觉得他很可能是研究生,那么恭喜你,你犯错误了。因为多半你推断他是研究生的论据在于你觉得他和你心中的那个“典型的研究生”非常相似。而如果根据纯粹的概率论来判断,因为这所二本大学可能根本没有几个研究生(硕士点),给定抽样的随机性,他是一个研究生的概率其实非常低。

既然贴标签会带来犯错误的可能性,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贴标签呢?用演化博弈的思维,如果有一个不贴标签的种族,他们的概率判断非常完美,是不是就能够淘汰我们呢?这个可能性有,但是我们还没有观察到他们的存在。因而,有理由相信,存在着某种关于贴标签的理性解释。

正如其他答案当中所说的那样,贴标签是一个节约认知资源的好的方式。认知资源,就像时间和其他物质资源一样是稀缺的。我们不可能了解所有人的一切,甚至哪怕彻底地了解一个人,用一生时间都不够,所以我们必须要考虑如何配置极度稀缺的“心力”才最好。对于这个问题,经济学的金科玉律是,最优的配置是最后一单位(边际)投入产生的收益都相等的状态。

我们通常可以发现,对他人的认知有两个方向,一个求广度,另一个求深度。我们可以把有限的资源都用于了解一个人,也可以均匀分配到每一个人。如果深挖一个人的边际收益以相同的方式衰减,那么最优的认知模式是给所有人投以相同的力度,而反过来,如果深挖一个人的边际收益是递增的,那么我们花时间了解一个人是最好的。举个例子,郭敬明的粉丝会认为“成年人世界”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来评判他们的偶像,说他“矮、刻薄、拜金”,却忽视了郭先生其他的闪光之处。但来自成年人世界的我们,却认为花时间了解他,建立起一个对他全面而立体的认知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只要知道他的最“突出”的属性就好了,花精力了解他其他方面的才华,是一件费力而不讨好的事情。这很自然地产生了分歧甚至是谩骂,一方认为对方歧视,另一方认为对方幼稚。但是其实谁也怪不着谁,因为认识郭先生的收益和成本不同。

人的最基本的三个交往方式:情感、权力、利益。与情感上的关系类似,利益关系也是有亲疏远近的。我们的父母、导师、恋人、上司、中意的文体名人、重要的客户,都是我们要重点了解的对象,这是因为了解他们的性格、成长经历等等具有极高的收益。当然,有些人这样做的成本极低,比如父母,那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接触,但有些人认识起来成本却很高,需求不能得到普遍满足。名人传记、明星周边、电视新闻,都是通过降低认知的成本(价格),在职场中,也有一些人依靠贩卖重要任务的小道消息而获利,干的也是这个买卖。这些“技术”有效地降低了我们认识我们认为重要的人物的成本。

但是,我们会画很多时间来解读某一个人的一颦一笑,却没有听一分钟绝大多数人的故事的耐心。如果走在大街上,一个素昧平生的普通人拉住你要讲他的故事(当然严格说做得出这种事儿也不能是普通人了),你愿意停下急匆匆的脚步听他讲完吗?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如意十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的原因,因为了解你的故事,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看吧,人就是这么功利。

是不是我们素昧平生的人的性格特点完全没有了解的必要呢?显然不是,在上面的第一个例子里,对郭敬明一无所知少掉了很多谈资或者酒桌上吐槽的话题,在第二个例子里,对拉着你要给你讲故事的人一味的置若罔闻可能招致他潜在的反社会人格和疯狂的报复心。可是,根据上面的逻辑,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又是不合算的。

贴标签,恰恰就是社会中“进化”出来的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我们看到,有了“胖子脾气好”(自黑)这种狭隘的偏见之后,我们对所有胖子产生一个非常粗浅的认知的成本大幅下降了。我们心中只要有那么几个“典型”,深入研究这些典型的特征,并且把不需要深入了解的人,按照他最容易捕捉的特征(胖子、女司机、黑人、XX口音、博士,等等),归入这些“类型”中即可,而不需要具体地分析他的童年经历等等难以观察的变量。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大量的认知资源投入到某几个对我们重要的人身上,通过深入了解他们,我们获得的报酬是边际递增的。

更进一步地讲,这种粗略的分类可以使我们能够对多个有相同特征的人同时产生粗略的认知,而不需要每个都认知一次。这带来了巨大的规模经济效益,只需要了解一个,对其他对象产生粗略认知几乎是不需要任何成本的。

另一方面,除了认知成本问题,贴标签也有语言经济学的含义,因为它是促进交流非常重要的方式。比如,你的一位新同事想要宴请你们的一位共同的领导吃饭。假如你非常了解这位上司,想要告诉你的这位同事这位上司非常贪财。虽然你了解他贪财的所有原因,童年阴影、老婆败家、父母卧床等等,但你只需要告诉你的同事,他是一个葛朗台似的人物,就够了。通过往他的脑门上贴了一张大标签,你的朋友迅速地了解了应该以怎样的方式讨好这号人物。

经济 社会学 经济学 行为经济学 认知心理学

《最强大脑》上周玮做的计算式什么难度?

-

周玮用心算计算了三个题目。分别是 6^{13} \sqrt[14]{1391237759766345} ,和2^{7} \times \sqrt[13]{32134789587114} 。交大数学系的教授当场和他同时算最后一题,没有算出来。请问这三个题目到底是什么难度?

套用一句知友的话:一人黑,万人赞,一人赞,万人黑。


答案不对题,只为一顿“说”。


没有分割



交大教授能算,但是慢。慢的不是一点两点。就数学界,这样的计算是比较难 不至于很难。


提一个梗,如果你们要援引昔日的伟大的数学家们,请不要神话他们,他们在他们的时代是绝顶的,但是人的脑子是进步的,进步的速度极其之快,甚至超过了时代的步伐,进而有后来之常者过昔日之伟人。我仅仅是指脑子。把你放到他们那个时代,你稍加学习肯定能引领当时的潮流。
但这又不是抹杀历史,只是要认清,我尊敬伟人,是尊敬他们不懈的精神和他们的创造提出总结新的未曾有过的事物的能力。
昔日的数学家最伟大最值得我们学习并以之为目标的地方是他们的创新能力。能提出极其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的能力。

单纯论计算那道题,交大教授即便能算,那也不值得赞扬。赞的一个是提出算法的人。


另外周是心算的,所以很难。

认知心理学 最强大脑(电视节目)

人类成熟后情绪波动变化如何?是否”平静“占多数?

-

在玩英语配音的时候发现,现在的情绪波动没有以前明显了,也就是——模仿不出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了。思考很久后,难道说随着心理的增长,情绪会归于直线么?

所谓的“平静占大多数”是必然的,但这还是个不负责任的说法。感觉就是听摇滚的说其它曲子没有激情一样。。。
比如说说你的配音动不动就提高个八度,来表达兴奋,激动,着急,愤怒。。。这样的的表达效果肯定是非常粗糙的。
再者语速,把what can i do for u读成what can i dufo u?速度已经可以了,没必要读成wha*an i dufo u之类,把自己弄得好像真的“完全沉浸在焦急的角色里”,让听众一脸蒙逼。
普通见解:音调还是平静点正常,让文字和神态表达你的情感就足够了。挤压自己的声喉是多么奇怪的聊天方式
文艺见解:大刀劈柴,小刀割玉。追求效率 ,可以大声骂下属,骂孩子。但要传达情感,肯定要温声细语。懂了吧

心理学 情绪 配音 认知心理学 心理实验

为什么没有人重复做一次“斯坦福监狱实验”?

-

None

谢邀。事实是,斯坦福监狱实验这样的实验在有了IRB,也就是审查委员会的制度以后,基本可以说是“绝迹”了。研究人员如果想要做任何需要以人或动物为对象的实验首先要先向所属机构的IRB提交实验申请,得到他们的批准之后方可进行实验,这主要是为了保证实验中对实验对象的保护以及对于实验中可能存在的道德伦理问题进行先行评估。类似于斯坦福监狱实验的这一类实验基本上出现在有IRB这一强制步骤之前,比如著名的Milgram电击实验,Harlow的恒河猴实验。我看了知友@异国他乡的石头的答案,虽然我没有看原视频,但是我猜测BBC可以完成类似实验的原因也在于电视台不需要IRB或是电视台的IRB并不十分严格,毕竟Milgram电击实验在近十年二十年内也被在电视节目中重现过多次。


补充:
题主修改了问题以后来戳我修改我的答案,我是很少激动的人,但是看了题主补充的内容以后,就像知友@胡阿福一样,我也准备拼掉友善度了。若题主有什么不满意您说,反正我是不打算更改我的态度的。


题主说“人类本可以穷尽一切可能”,那么题主是感到因为人类因为受到伦理道德的约束不能随意作为而遗憾吗?人类确实生来有自由意志,但是我们形成了道德的标准,我们身处以伦理道德来相互约束的社会中,我们“签署”社会契约,放弃一部分自由意志来换得保护。按题主讲的,我们这些社会人是不是也应该因为不能拥有完全的自由意志,不能想要什么就去抢,不能想要纵火就去做而感到遗憾?


我尊重题主提出新论点,所以我也看了题主引用的内容,津巴多的记录告诉我们,对于道格来说这个实验带给他的紧张和不舒服感让他在实验结束两个月后还在谈论它,认为逃脱这一实验的唯一方法只有装病;对于赫尔曼来说这个实验带给他的是“一时的丑闻、一辈子的臭名”;对于克里斯蒂娜·马斯拉什来说是让她一种恶劣的认识别人的方式,题主,这几个人哪一个认为这个实验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困扰了?在课堂上学习这一实验时,我们短暂观看了采访这一实验中被试的纪录片,说着自己的经历哭起来的被试不少,因为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怯而不敢面对镜头讲述经历的被试也不少,也许就像题主说的从长期来讲,参与过这个实验的经历对这些被试来讲让他们的人人生出现了正面方向的转折,但是从字里行间明显能看出这个令被试不惜撒谎也要逃离的实验是他们不大愿意想起的回忆。


我讲道德伦理并不是想要说类似于斯坦福监狱这样的实验本就不应该发生。那时的研究者并不清楚自己的实验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被试的行为也是超出了津巴多团队的预期的,他们认为实验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因此才提前结束了实验,我不认为他们是在明知会给被试带来如此多的痛苦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做这个实验。但是在知道了结果之后,题主认为津巴多自己会再重复做一次这个实验吗,会像题主说的一样在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社会中重复这个实验吗?


如果题主觉得我以及持类似观点的答主代表了伦理婊的观点的话,那请您移步吧。在我是一名心理研究者之前,我首先是个人,做人,要讲良心。

心理学 社会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实验心理学 科学精神

太过于了解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自我反思一般情况下是好的。但当一个人过于清楚地了解自己,有时似乎会引发某些问题。

虽然过时很久了 还是怒答一发。
从参加了心理咨询的培训以后 我开始慢慢了解自我,在参加一些实习和督导以后越发地觉得对自己非常了解。(当然其实在咨询方面自己还是个二百五)
在变得了解自己以后,生活里更多地出现了类似于“自证预言”…知道自己的情绪会往什么方向变化,提前有个把握。 比如,和女朋友交流的时候,我会说,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做错了,但是能不能先不要批评我,如果你批评我,我会很难过的,你可以先安慰我一下么?
再者真的自己陷入负面情绪(差点陷入负面情绪)的时候,会自己冷静下来想……我刚才使用了合理化的防御机制…或者是刚才我和别人的对话 少说了什么 这种阻抗背后的压抑是什么blabla……如果我不放下我的一些防御,我就会一直不开心,那么为什么我就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呢?嗯 和自己过不去是人类的常态…好,那我就再矫一分钟吧,好的 一分钟到了 我恢复正常啦哦也(当然有时候也会告诉自己 防御是免于自己受更大伤害的 途径 我再多防御一会儿吧)
虽然看上去有点神经质 但是对调节情绪还真挺有帮助~嗯 我一定是特别容易受暗示的人

生活 心理学 工作 认知心理学 了解自己

人们说的「创造力」、「天才」是可以后天习得的吗?

-

西蒙曾说被认为是从事科学发现这类工作所必须具备的顿悟,已被证明是「识别」这一我们所熟知的认知过程的同义语。就像一个资深的工程师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总是能够想到各种各样的解决办法,这其中并不存在创造力或是其他玄而又玄的东西,他们只是熟知问题解决的过程。
如果是这样,也就是说,所谓灵感一现 = 顿悟?
所谓的有天才,只是积累的经验足够多?

一、创造力当然是可以后天习得的,哥们!


研究僧时跟导师做的课题就是决策风格与创新的关系,结合心理学研究进展和自己的经验性证据,谈谈创造力。


创造力是古已有之的,在大叔的另一篇文章( 在互联网搜索技术日趋成熟的今天,“博学”对于个人事业发展来说是不是一种鸡肋? - 小红拖拉机的回答 )中提到,创造力是推动人类进化的重要动力,也是人类明显区别与其他生物物种的典型特征之一,总的来说,这与人类大脑进化扩大的颞叶的容积有关。但你以为大叔会说,创造力是跟大脑容积或基因等生物学因素直接相关而不能改变的吗?

不,肯定不会这么说。


你知道,如果心理学家研究了一个结果说,创造力的影响因素是遗传,后天无法改变,那么这个研究在当下基因修改尚无法成功操作的技术水平下,还有毛意义?


这就好比宣布了人类的意志无法改变命运,以后科研经费还申请个毛?


所以即便收效甚微,我们也会说,是的,创造力是可以改变的。而无数的事实也验证了这一结论。

以下,我将结合欧美、中国大陆、台湾的心理学家对创造力影响因素的研究成果既在组织中的实践,谈谈创造力能否后天习得。


1 、创造力的定义


不知道题主这句话从哪从哪听来的,赫伯特·西蒙(Herbert A.Simon) 作为仅有的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2位心理学家之一,其研究方向主要在有限理性与决策理论。

西蒙曾说被认为是从事科学发现这类工作所必须具备的顿悟,已被证明是「识别」这一我们所熟知的认知过程的同义语。

1950年的秋天,在首都各界40余万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周年之际,作为对P.R.C.的献礼(大叔的YY),南加州大学的著名的心理学家Guilford老爷子在《美利坚心理学家(American Psychologist)》期刊发表了一篇文章《论创造力(Creativity)》,正是这篇文章,开始了心理学界对创造力、创新、创新行为的研究。这一研究,就是50多年。


关于创造力的定义,心理学界并未达成一致,大家公认的创造力定义指向三个点:个性特质、行为过程、成果产出。然后各家观点就不一一列举了,以我最喜欢的心理学家津巴多主编的《心理学与生活》中所采用的定义,选择了斯滕伯格的解释,即“个体产生新异的和合适的思想和产品的能力”(Sternberg & Lubart, 1999)。


2 、创造力的衡量


我们知道如果不能衡量创造力的水平,就无法证明后天能否习得。为什么呢?就好比你说,吃鱼肉和猪肉肥肉,哪个对身体健康更有利呢?那你得说说什么怎么衡量健康水平吧,比如体重、肌肉含量啊、胆固醇水平等等~


创造力也是一样的,现在心理学研究中的量表多是通过自陈量表如“我比别人有更多的创新想法”,或者靠谱一点,再加上这个在创新成果的历史记录,之前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Amabile曾经这么搞过。


而靠谱一点的创造力的测评,被大家所接受的是发散思维(Divergent thinking),即对于一个问题可以产生许多不寻常的想法的能力。并通过流畅性,既独特想法的总数;特别性,即在适当的例子中,没有被别人说到的想法数;非普通性,例如少于5%的人给出的想法数(Runco,1991)。

得益于这些研究方法,我们可以进行对创造力进行探索。


3 、影响创造力的因素

  • 个性特质
人格、智力水平、知识和能力外, 个体的情感、动机、开放性、自我效能感和角色认同等也会对员工创造性产生影响。一个人特别聪明,或者爱学习,对陌生知识有好奇心的人,也倾向于拥有更高的创造力水平 (George et al., 2007; Oldhamet al., 1996) 。
  • 领导的管理风格与组织氛围 ,及地域文化特征,也会影响个体的创新能力。

如高权力距离、集体主义,及社会文化儒家思想的阶级二重性(Hierarchical dualities),都是削弱创造力的影响因素。(張秋政,2002)我们可以通过创造开放的社会来培育创新人才,

  • 工作特征

工作自主性、工作压力, 工作复杂性或挑战性会影响个体创造力。当个体从事挑战性或复杂性工作时, 能够产生较强内在动机, 增强员工对其工作的兴趣, 从而产生高创造性(Farmer, Tierney, & Kung-McIntyre, 2003)。在复杂的创造性工作中, 员工必需具备较高的自主决策和资源分配权等, 以使其具备较高的个人自主性, 从而充分施展创造性(Shalley,1991, 1995; Zhou, 1998)。



员工创造性形成机制全模型(王先辉 etl, 2010)


4 、创造力的习得


被动习得。 被动习得应该从国家教育、组织管理的层面来说,要创建多元化的评价体系,不要只依照高考分数这样单一的评价指标对个体进行衡量,导致知识的广度不够。还要鼓励怀疑权威,进行创新。同时对创新失败给予更多的宽容性和支持以促进个体创新动机。等等……


主动习得。 那么作为一个个体,除了有好奇心、怀疑感、自信之外,还能如何改善自己的创造力呢?以下所列方法,并非穷举,只是举几个例子。


·创新思维方法

英国心理学家华莱士(G.Wallas)所提出的四阶段论,认为任何创造过程都包括准备期、酝酿期、豁朗期和验证期,四个阶段。大家可能会感兴趣,这特么也能算创新吗?

事实上,是这样子的,许多脑力劳动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一直在研究的一个问题始终无法突破,然后开始忙碌其他的事,突然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找到了解决此前问题的答案。


  • 准备期。准备阶段是创造性思维活动过程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是搜集信息,整理资料,作前期准备的阶段.由于对要解决的问题,存在许多未知数,所以要搜集前人的知识经验,来对问题形成新的认识.从而为创造活动的下一个阶段做准备.
  • 酝酿期。酝酿阶段主要对前一阶段所搜集的信息、资料进行消化和吸收,在此基础上,找出问题的关键点,以便考虑解决这个问题的各种策略..
  • 豁朗期。豁朗阶段,也即顿悟阶段.经过前两个阶段的准备和酝酿,思维已达到一个相当成熟的阶段,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常常会进入一种豁然开朗的状态,这就是前面所讲的灵感.如:耐克公司的创始人比尔·鲍尔曼,一天正在吃妻子做的威化饼,感觉特别舒服.于是,他被触动了,如果把跑鞋制成威化饼的样式,会有怎样的效果呢?于是,他就拿着妻子做威化饼的特制铁锅到办公室研究起来,之后,制成了第一双鞋样.这就是有名的耐克鞋的发明.
  • 验证期。验证阶段又叫实施阶段,主要是把通过前面三个阶段形成的方法、策略,进行检验,以求得到更合理的方案.这是一个否定-肯定-否定的循环过程.通过不断的实践检验,从而得出最恰当的创造性思维过程.

·TRIZ 理论

根里奇.阿奇舒勒(GenrikhAltshuller)发明的TRIZ理论( Teoriya Resheniya Izobreatatelskikh Zadatch )是可以直接使用的方法,被许多科研机构和工厂予以应用。根里奇.阿奇舒勒在14岁时就获得了首个专利证书,在15岁时他制造了一条船。1946年,阿奇舒勒开始了发明问题解决理论的研究工作,通过研究成千上万的专利,他发现了发明背后的模式并形成了TRIZ理论的原始基础。TRIZ理论也被用于各种研发人员与工艺改进人员的培训内容,甚至被纳入工业工程等专业的教材。


二、天才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吗?


天才是什么?我们对天才的定义为卓越的智力水平,到底有多卓越呢。

这个问题就好比说女神得有多美。宋慧乔、高圆圆有没有美到女神,李宇春到底到没到女神?

因此必须用一个可以量化的数值,比如颜值,但即便有真有了颜值,那谁能定下来多少分是女神,多少分又不是?

统计学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我们这个问题。

受益于心理学研究的进展尤其是心理测量技术的发展,我们实现了对智力的标准化测量,在20世纪初期就广泛使用的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给了我们量化的智力水平表达。

但问题还是来了,到底多高的智力算天才?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特曼( Lewis Terman )选用了智商在135~170 之间的儿童做研究;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霍林沃斯( Lita Hollingworth )选择了智商在180 以上的儿童进行研究。

没有统计学概念的人来说,我们就取个特曼教授的中间值吧,152.5,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简单说下,智商是平均值为100,标准差为15的正态分布,智力水平在85-105之间的人数,差不多在所有人员的68.34%,见图中示意。你只要达到137.5,你就在200人中排行第一了。

那么智力152.5的人有多少人呢?几率大约在 0.0002,也就是说,差不多1万人中,会有2个这样的人。

那么像TBBT里面Sheldon的智商187的人有多少呢?3E-09,也就是说1亿人中差不多会有3个。你想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1869 年,进化论创始人达尔文的表弟,英国人类学家高尔顿(F .Galton) 发表了《遗传的天才》,采用谱系调查方法, 得出了天才乃遗传所得的论断。而且这一论断结果到目前为止仍是主流思想,也就是说,天才是遗传的结果。

后天虽然可以进行智力开发,但是是不可能实现从普通资质到天才的,是的,就是上东华门幼儿园、史家胡同小学和哈佛附中也不行~

所以结论来了, 天才是不可以培养的。




先占楼,这篇回答还会更新,扩充内容……

Reference:

王先辉 等. (2010). 员工创造性: 概念、形成机制及总结展望. 心理科学进展. 2010, 18: 760–768

吳靜吉 等. (2010). 創造力的發展與實踐.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2002.9

Philip G. Zimbardo. Pschology and Life . Pearson Education.2003

Amabile, T. M., & Gryskiewicz, S. S. (1987). Creativity in the R&D laboratory. Technical Report No. 30, 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 Greensboro, NC.

Guilford, J.P. (1950). Creativity. American Psychologist, 5,444-454

Shalley, Christina. E, Zhou, Jing., & Oldham, Greg. R. (2004). The Effects of Personal and Contextual Characteristics on Creativity: Where Should We Go from Here? Journal of Management, 30, 933-958.

Tierney, Pamela., & Farmer, Steven. M. (2002). Creative Self-Efficacy: Its Potential Antecedents and Relationship to Creative Performances.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45, 1137-1148.
TRIZ



带劲的工具学习,逗逼的HR成长小记,人力资源有意思!
搞搞笑,涨姿势,来我的专栏: HR小白进化论

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怎样教孩子说话?

-

一般孩子到12个月后都会牙牙学语了,另一些孩子学会说话晚一些。家长应当用怎样的方式更好地教孩子说话呢?

首先 ,孩子说话的早晚绝对与遗传有关。所以,“一般孩子”和“另一些孩子”的差别,可能并不取决于家长的教育方式。

其次,“教孩子说话”的目的为何?我觉得是帮助孩子学会认识和适应这个世界,并且发现自己的能力。所以没必要和其他人去盲目比较。

但是,我儿子11个月时可以说大概十个单字,一岁零五个月的时候能够背诵《三字经》前两百多个字,一岁零九个月可以自己编完整的小故事(当然基于某些“模板”),更不用说书上有的那些故事了。我觉得也不能说和教育方法完全无关。所以稍微写点经验吧。

我在孩子半岁的时候接触到了《Wow!你的宝宝是天才》这本书:
amazon.cn/Wow-%E4%BD%A0
这本书是针对一岁以下幼儿的。根据其中提供的方法,我们在给孩子念童谣的时候,有时会留下最后一个字不说,等他来接上。幼儿反应还比较慢,所以有时候要等上十几秒(书上说可以等一分钟)。他如果不接,我们也就自顾自地讲下去。没有任何强制性,也不进行考核。如果他感兴趣就多说一些,如果不感兴趣就换别的。他最早学会的词就包括“小老鼠,上灯台”中的“台”。如果他的发音有误,我们通常会重复一遍正确的,不加入任何其他评论,以免强化他对“错误”的印象。除了童谣以外,我们在给孩子换尿布,喂饭,哄睡的时候,都会告诉他是在做什么。

书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永远假设孩子能听懂、能学会。如同书名所说的,宝宝本身就是天才,而不是从一个傻瓜被培养成天才。事实上,孩子的语言能力发展比我们以为的要早得多。不仅仅是会说话以后才开始。有一则TED演讲就是关于婴儿语言能力的:

帕特里夏·库尔Patricia Kuhl:婴儿的天才语言能力
ted.com/talks/lang/zh-c
后来孩子会说比较多的单字了,我们就把末尾两个字留给他说。从单字进展到两个不同音节的词用了较长的时间。接下来他意识到可以说叠音词,如“亮晶晶”,“Tongtong 哥哥”;再接下来学会了发三个不同音节的词,如“警察叔叔”等。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学会了很多诗词。其实我们并没有抱着要让他会背古诗词的念头来教他,完全是因为比较有节奏的韵律特别得到他的青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孩子对于语言学习的兴趣对学习效果有很大的影响,比如他爱吃的东西他会比较喜欢说。

孩子在其他方面不是个特别好带的宝宝。吃饭不专心,入睡较困难。基本上一岁半之前这两项工作都要通过语言抚慰才能顺利进行。我们还买了一些婴儿画报之类的书籍念给他听。他特别喜欢。所以总的来说,从早到晚除了睡着和出去玩的那段时间,我们几乎都在轮流和他讲话。

在很多育儿书籍中都提到,少和孩子说“儿语”,如“吃饭饭”等,而要采用大人的“正常语言”。我认为这一点也很重要。从上面的经历中可以看到,如果较多用简单的音节来表达意思,孩子的这个阶段可能会较长,不利于后续的语言发展。

另一个“技巧”是,如果他有能力用语言表达需要了,我们就不会通过猜测他想要什么来满足他。让他有自己开口说出特定需求的机会,而不是只做选择题。比如,他出去玩回到家,开始不高兴,我们就问“想要什么”?有时他会说“喝水”,有时他会说“还要出去玩”。如果是不能满足他的,我们就清晰坚定地告诉他“不可以”,并且用简单的语言解释。比如说“天黑了”。这样孩子也能渐渐明白做事的场合和语言的含义。现在他在外面玩到天色晚了就会说:“天黑了,路灯也亮了。我们回家吧”。

TED的那个演讲还给了我一个启示:孩子是在社交活动中学习语言的。所以,我们尽量不用机器替代人。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幸运的有老人帮忙带孩子,从而可以做到给孩子足够的关注。而且我注意到,幼儿尽管看起来不懂事,但是对于大人的情绪变化是很敏感的。即使他不懂得“你真棒”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什么叫“表扬”。但你的笑脸和拥抱就能让他体会到被赞赏的快乐。对孩子的每一个语言上的小进步,我们都毫不吝惜地给予这一切。所以“学说话”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个愉悦的体验。这比他具体学了什么内容更令我满足。

阅读 教育 早教 认知心理学 发展心理学

脑部训练应用 Lumosity 真的有用吗,上线不够十天获近万个五星好评,他们怎么做到的?

-

Improve your memory, attention, and overall brain performance through scientific brain workouts. Used by 40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Lumosity creates a Personalized Training Program that helps you achieve your goals [...] SCIENCE BEHIND LUMOSITY - Lumosity is designed by neuroscientists to enhance memory, attention, and more... via itunes.apple.com/us/app

2016年1月6日更新:

Lumosity今天上新闻了,刚好简单更新一下。

新闻:Lumosity因为虚假宣传被联邦贸易委员会罚款两百万美元。详情可见知乎专栏“通往心灵中央的旅程”的文章(那些年你们玩过的lumosity...... 这次摊上大事儿了 - 通往心灵中央的旅程 - 知乎专栏

主要更新一份2014年多位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联合发布的声明(A Consensus on the Brain Training Industry from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声明签名列表里包括了很多位在认知训练领域和认知老化领域耕耘多年的研究者。这份声明很明确地指出:“To date, there is little evidence that playing brain games improves underlying broad cognitive abilities, or that it enables one to better navigate a complex realm of everyday life”,没有有力证据表明脑力训练游戏可以提高广泛的认知能力、促进日常生活。脑力游戏对认知能力的提升局限在部分特定的领域(原答案提到的训练效应和近迁移),只能持续一段时间(原答案提到的持续效应)。

14年还有一个针对计算机化认知训练对老年人认知功能效果的元分析(Lampit et al., 2014),这个元分析综合了52个研究(包括Lumosity及类似商用脑力游戏,也包括实验室认知训练),发现计算机化认知训练的效应量Hedge's g=0.22,是一个比较小的效应量,说明计算机化认知训练有微弱的效果,大小类似(其实稍微弱于)有氧运动对老年人认知功能的促进作用(Hindin et al., 2012)。而且这个效果指的是对实验室里的认知任务或者神经心理学测验成绩的提升,与日常生活情境里的工作学习能力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直接研究Lumosity效果的新研究介绍可参见匿名用户的答案
zhihu.com/question/2126


利益相关:做一些老年认知训练领域工作的研究生

参考文献
Hindin, S. B., & Zelinski, E. M. (2012). Extended Practice and Aerobic Exercise Interventions Benefit Untrained Cognitive Outcomes in Older Adults: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60(1), 136-141. doi:10.1111/j.1532-5415.2011.03761.x
Lampit, A., Hallock, H., & Valenzuela, M. (2014). Computerized Cognitive Training in Cognitively Healthy Older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Effect Modifiers. PLoS Med, 11(11), e1001756. doi:10.1371/journal.pmed.1001756

原答案-----------------------------

我硕士时期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老年认知训练,之前也关注过Lumosity,可以从心理学研究的角度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Lumosity真的有用吗“。

Lumosity提供的服务算是一种基于网络的认知训练(cognitive training)。这些脑力游戏(brain games),其实主要还是源于心理学实验里一些常用的认知任务,比如研究抑制或注意的Flanker任务(判断鸟飞翔方向的游戏)、典型的工作记忆任务N-back任务(Memory Match游戏,判断图形和前n个是否相同)。传统的认知训练研究也使用类似的任务,只是交互体验没有Lumosity这么好。正如@江萌@bqdx提到的,Lumosity其实并不是什么新东西,任天堂有类似的游戏Brain Age,还有一些其他的类似产品,而且也有相关的学术研究。

在回答Lumosity是否有用前,要先说清楚”有用“的标准是什么。心理学研究上,评价认知训练是否有效主要看以下几个方面:
1.训练效应(training effect):训练任务本身成绩是否提高
这个好理解,就跟打游戏打怪升级一样,反复练习一个任务之后,一般在这个任务上的成绩都会提高,这个是最容易发现的效应,也是最基础的训练效果。

2.是否有迁移效应(transfer effect)
如果训练任务A,发现不仅任务A成绩提高,另一个没有训练的任务B成绩也提高,那么就可以说产生了迁移效应,没有直接训练的任务成绩得到提高。迁移是评估训练效果的一个重要指标。也就是说,看训练效果如何,除了要看训练任务的成绩,还要找一个(系列)独立的测验,看受训者在这些独立测验上的成绩有没有改变。
在一般的认知训练研究中,研究者常用神经心理学测验来评估受训者在各个认知能力上的改变情况。Lumosity里的Brain Performance Test( BPT)扮演的就是独立测验的角色,BPT还是改编自典型的实验室任务或者神经心理学测验,比如Trail Making A&B就是非常常用的神经心理学测验。

3.是否有持续效应(maintainance effect)
持续效应指的是训练停止一段时间后受训者是不是还能表现出训练效果。比如训练停止两个礼拜后,再测一次,发现成绩回落到训练前的水平,就说明训练的持续效果不好。

4.是否对日常生活有影响;
前面讲的训练效应和迁移效应都局限在实验室情境下,现在的研究开始逐渐重视训练效果能不能走出实验室、对受试者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这也可以看成一种广义的迁移,即从实验室迁移到日常生活。比如美国一个大型的认知训练研究ACTIVE发现,接受了认知训练的老人训练后6年内的开车事故率比没训练的老人低(ncbi.nlm.nih.gov/pubmed)。
生活方面的改变可能是对大众最有参考价值的改变。对于病人、老人等能力受损的人群来说,常见的测量指标是日常能力(比如认路、认人等,有专门的测验测量);对于儿童(学生),可以考察学业成绩是不是在训练后提高。对于一般的健康成年人,直接和能力紧密相关的指标不太容易找到,可以采用认知能力自评以及情绪方面的评估(这些对其他群体也适用)。

5.是否有脑功能的改变。
这方面最常见的是磁共振成像研究,看训练前后大脑的活动是否发生改变,脑活动的结果通常要结合行为测验的结果来分析。

这五个方面,训练效应本身和迁移效应是最基本的,一般的训练研究都会报告这两个方面的结果(如果训练任务没记录成绩也可能不报告)。另外在研究设计上,训练研究通常会设置一个训练组和一个不接受训练的控制组,通过对比两组的前后成绩变化来检验训练的效果。

==============Lumosity效果研究==================

Lumosity - Bibliography列出了现有的关于Lumosity的学术研究,大部分是poster,只有4篇是学术期刊文章。其中三篇的研究对象是病人,一篇研究的是健康成年人。

重点看一下研究健康成年人的这一篇Lumosity Cognitive Enhancement Research Published in Mensa,对一般人可能更有参考价值。
被试:训练组14人(平均年龄57岁),控制组9人(平均年龄50岁)
训练内容:四个Lumosity游戏(Birdwatching, Speed Match, Memory Match, Monster Garden),目测分别训练的是注意、加工速度、工作记忆和空间记忆;训练约5周共30次,每次20分钟
训练效应:没有报告训练任务的成绩
迁移效应:训练组在空间工作记忆测验和分散注意测验上的成绩得到明显提高,控制组前后测变化不明显
持续效应、对日常生活的影响、脑功能:没有涉及
吐槽点:(1)被试人数太少了;(2)统计方法:居然没有用方差分析,而是前后测配对t检验和效应量。

简单说下其他几篇peer-review journal papers:
Cognitive Training for Improving Executive Function in Chemotherapy-Treated Breast Cancer Survivors(没看全文只看了摘要):乳癌幸存者接受执行功能训练,认知灵活性、言语流畅性和加工速度能力提高(有迁移效应),训练组对自己执行功能的自我评价提高(算是对日常功能的评估)。
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for Older Persons With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 Pilot Study Using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Design:轻度认知损伤病人接受一系列认知训练(6个游戏,涉及的能力目测包括工作记忆、执行功能、注意和计算),有明显的训练效应,迁移效应只表现在持续性注意(sustained attention)上,不涉及持续效应和脑功能。
ncbi.nlm.nih.gov/pubmed(没看全文):患有Turner Syndrome的儿童在Lumosity上练习算数游戏,一系列基本数学能力得到提高(迁移效应),顶区和额区等和计算相关的脑区活动发生变化。

posters里有几篇也涉及训练效应(主要是对网络用户数据的分析,样本量很大),概括一下也是报告了训练效应和迁移效应,希望未来可以看到完整的报告。

直接证据总结:使用Lumosity游戏进行训练,可能有训练效应和一定的迁移效应(都是近迁移,即只能迁移到和训练任务相似的任务上),对于日常生活的影响还不清楚。而且现有的直接证据非常有限,尤其已发表研究很少,还不足以得出结论。

===============其他脑力游戏效果研究==============

尽管对Lumosity的直接研究还很少,但之前提到还有一些与Lumosity类似的脑力游戏,对这些游戏的效果的研究对评估Lumosity的效果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Nature 2010年有篇文章(nature.com/nature/journ)很有意思,研究的就是和Lumosity类似的网络脑力游戏是不是有效果,研究者通过BBC一个科普节目的网页收集数据,最终分析了11430被试的数据,发现脑力游戏训练只有单纯的训练效应,没有表现出任何迁移效应。这个节目的网页上有这个研究的介绍和结果讨论,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BBC - Lab UK)。

另一个研究(PLOS ONE: Putting Brain Training to the Test in the Workplace: A Randomized, Blinded, Multisite, Active-Controlled Trial),被试是澳大利亚的白领们,训练组做认知游戏(一款叫HappyNeuron的认知训练软件,happy-neuron.com/),控制组看纪录片。结果发现训练组的认知成绩(注意和言语能力)没有比控制组更好。好玩的是,训练结束半年后,控制组比训练组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更高、压力水平更低、主观幸福感更高。

另外还有对象为健康老年人的两个训练研究,一个用Wii做训练(ncbi.nlm.nih.gov/pubmed),一个是自编的和Lumosity类似的脑力游戏(Frontiers | Online games training aging brains: limited transfer to cognitive control functions),结果都是有训练效应和少量迁移效应。

间接证据总结训练效应易得,迁移效应不好说,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仍旧不清楚

================Lumosity到底有用没用?=================

上面说了这么多都是在谈研究,从一般人使用的角度,Lumosity到底有用没用?这可能需要结合每个人的期望来看。
如果关注的是游戏成绩和Lumosity提供的BPT成绩是否提高,那么只要坚持练习,提高成绩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如果期望玩Lumosity有助提升大脑能力提高工作效率提升工作绩效——不好意思,现有研究还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iOS 应用 认知科学 认知心理学 Lumosity Mobile

婴儿从小就会分辨美丑吗?

-

会的会的。我家就有一只外貌协会会员。
我家宝宝九个月不到,在外面从来不肯被别人抱,被别人拉下手都发脾气。上个月,我带她去逛八佰伴,一家专柜里面几个营业员mm都过来逗她,其中一个超级漂亮,伸手要抱她,我以为宝宝会傲娇地把她手打开,谁知道她竟然就把手伸过去渴望得看着那个漂亮mm,人家把她抱过去以后她开心得不得了,以前给家门口邻居抱下她都要哭闹的,后来其他mm也要来抱,她都不肯,就赖在漂亮mm身上了。
还有上个月打针也是,每次打针都哭,可是那次医生特别漂亮,她打了两针都盯着医生瞧,完全忘记了要哭。
举例只是个人体会,没什么严谨的科学性,不好意思。

认知科学 儿童心理 认知心理学 发展心理学 婴儿行为

我的家庭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想让专业的心理学医生帮我分析一下。 ?

-

我爸妈都是建筑工人,小时候家里欠债所以他们在我和哥哥上小学时候就常年在外,我和哥哥是典型的留守儿童,我胆子小即使爸妈不管我我还是怕老师的,所以我坚持上学到大学毕业,哥哥初中和一群混混在一起经常打架之后就没读书了,爸爸给他报了技校他也是半途而废最后一年不上了,后来在社会上结识了一些瘾君子,后被抓了牢狱呆了两年,家里花了很多钱,找了很多关系,就是怕他在里面受苦,也希望他从里面出来后能明白要走正道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哥哥其实不是心坏的人就是不想干事,就是嘴上答应,永远也不行动,没钱就找爸妈要,也找我要,谈了一个女朋友跟他是一类人,后来结婚了,但是他不上班,嫂子也气走了,,但是他似乎认识不到这是因为他让人家心寒了,反而觉得这是我们造成的!现在整天在家吃饭睡觉已经有三年了,爸妈都快给他熬干了!我看着爸妈的样子我真的是太难受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他甚至是恨我们,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请心理学大神给我分析下,要怎样做才能让他跟正常人一样。

谢邀。然而我不算专业人士。
如果对他好,他已经无法感动和内疚,估计亲子关系已难改善。
有办法带他去做心理咨询吗?

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心理学现象 心理学发展 性格心理学

从不标准的口音到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个纠正过程是怎样的?

-

我所说的并不是那种从小就能说一口标准普通话的方言区的人,而是想了解本身发音不标准的人(特别是成人),是怎样纠正成功的。因为即便有正确教育和刻苦练习,应该也很难在日常生活中消灭几十年的积习吧?推而广之,这个问题也类似于一个成人如何提高书法、纠正形体…其实就是想了解这个成人学习真正引发质变的机理和关键

让普通话质变的机理和关键。(长文预警)
————————————————————————————————————————————————————————————————(分割)
站在就楼主的问题先做以下解答与分析~
第一,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个人语音的“质变取向”往往取决于个体所在的“语言环境”。
这个和学英语是一样的,10年前在读高中的时候我曾问我的英语老师,我要怎样才能摒弃一口蹩脚的“中国式英语”混得一口流利的“英式/美式发音”。
老师的解答很简单“把你丢到纽约过两年就啥都解决了“。
这就是所谓的“语境影响力”,其实说到底,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认为语言类专业是一门靠“说”的学科,其实不然,我很负责的讲,语言是一门“听与说相结合,同时'听'占了绝大部分的学科”
这就是所谓的“你要会听,你才会说”的道理。
这是为什么有“十聋九哑”说法的原因————之于现代社会而言,比如婴儿从不会说话到“会说话”的过程,不是创造,而是“模仿”和“学习”。
首先你得会听,然后才有模仿,有了模仿才会去纠正,然后这才被称之为“学习”。
环境对于语音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口音问题”?在我的专业当中,这种地方口音被称为“方音”(方言/发音~~顾名思义呗)
普通话从出现到最终正名开始全国推广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的发音和推广的普通话发音有这么大的区别?”“为什么我的普通话听起来有点儿土!!!”
原因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你所身处的环境当中,大家都是这么说话的,从小到大,父辈就是这么教的,于是你再怎么改也是在原本父辈所授的发音规则基础上去修改,然而普通话的发音当中往往很多就是与父辈所教授的发音方式不同的~!


这个问题是我在高三时期决定了要走传媒专业后,然后经历了“被某培训机构血坑两万里啥也没学到、碰了个好运气居然考上了川影,真正开始了语音学习道路”等等一系列缠绵悱恻的故事之后才赫然明白的问题。

形容一下我的大学正音之旅,简而言之就是“我的整个语音系统被完全打碎重铸”。
而那时的我,发音第一分不清n和l,第二分不清zh和z(很多人会问,为什么这样的你还可以考这样的专业,我估计是因为长得好看吧!!!),语音课上的第一次自我介绍,让我导师伤透了心。

当然,这种不光彩的事咱们还是少讨论的好吧...- -毕竟一个往事不堪再回首,往事如梦的那个如梦....

一阶段重铸历程,总结如下:
First blood:所谓语音系统的重铸,就是从根本上让你忘记绝大部分多年形成的发音习惯,从0开始再学一次汉语拼音。
这一个过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直到现在我也非常感谢我的导师彭晓岚,岚岚姐的发音无疑非常的”标准“,而”标准“是死的,人确是活的,在其教授过程当中我学到了非常多“针对于个体语言系统差异而进行自我语音调控与改善的方式方法“,也打造了一个非常良好的语音基础,(这和当初我爹教我的川普完全是两码事儿- -)而曾经学到的诸多方式也都多用于我日后的教学过程当中,非常之有效,简单而粗暴。


Double Kill:
1.形成具有自我特色的播音发声体系:每个人的身体构造都是有细微差异的!特别是发声系统,有的人声带薄,有的人声带厚,有的人舌头长,有的人短- -...咳咳...那么说到底我们对发音时的状态根据”标准“来进行改动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寻找并创立一个适合自己的语音发声体系也是播音主持专业所必要的一个过程。
2.学会用气发声:春晚连续几个小时,主持人激情洋溢的说半天不累吗?毛不累!发声是一个呼气的过程,其间气息通过声带让其震动然后让震动发出的嗡嗡声经过发声系统的修饰后出口变成语言这一个过程声带是一定受到空气摩擦的,飞机在云层当中突然的坠落会起火,声带经历大量气息的不断冲击会充血,这个可以理解吧!那主持人们是怎样做到的呢?!
答案就是用气发声。关乎气息,大致分为三种呼吸方式,分别是“胸式呼吸、腹式呼吸、胸腹联合式呼吸“,平时我们大量采用的是胸式呼吸,这种方式吸气量大,轻松,能满足日常交流等等,但是气息量过大吸气浅所以不易控制,腹式呼吸吸气深,易于控制,但相对气息量少,不利于长时间的播音发声,胸腹联合式呼吸是经过岁月考验的正统播音发声御用呼吸方式,其特点“两肋开,横隔降,小腹微收”综合了胸式呼吸与腹式呼吸的优点,利于长时间的播音发声(这里不做细聊,有兴趣的私我交流即可),而其原理很简单,总结起来“用最少量的气息发最亮的音色,减少发音时气息外溢和不必要的损耗”于是,摩擦小了,声带的使用周期自然而言就长了呗~~~

Triple Kill:深化汉语拼音各音节声母韵母复韵母噼里啪啦一大堆,然后进行细化的组合练习然后进入“声调”篇章。
具体的声调这一章不在这里过多阐述,可以参照我在另一个问题当中的回答。怎样练好普通话? - 王彦翔的回答 单看声调那一坨即可,那个回答比较的粗浅,也没有细化的把这些说得太详细,原因也是我太懒啊~~~这码字儿。。。

以上三步走,语音体系基本构造完成。然后回过头来,我们再总结原本我们所要玩儿透的问题————普通话产生质变的机理与关键。
1.舌位
顾名思义,所谓舌位,就是发音时舌头该处的位置。比如:zcs,书本上说舌尖的落点应该在上齿或者下齿背种种,其实不然(此前很多朋友来信,纠结“z、c、s”的发音问题,就此我专门找到了我以前的数位导师以及现在老一辈的播音员们展开了讨论,其结果是所有的导师都告诉我:相信你自己的听觉,不要去纠结于书本上的东西,因为他本身就是死的,而语言是活的,你只要发得漂亮,发得好听,我们都说这是对的!)刚才有说到每个人的发音器官是有细微差异的,那么我们需要在细节上针对自己的语音特质来进行微调,如z、c、s三者发音,按照常规的发音来说,它们的成阻部位是在舌尖与上下齿缝这一块儿区域!也就是说无论你舌尖放在哪一个位置,都首先要适合你自己的实际情况,怎么发好听,怎么发杂音小,你就怎么发,而这才是正确的!
好了,这里暂时说这么多。
2.声调
普通话讲求抑扬顿挫,而说到底,无非就是阴阳上去四个声调的调值饱满,这样一来,除去部分语流中产生的变调,该高的地方高该低的地方低,那发音就是必然的抑扬顿挫。
3.枣核型发音
怎样练好普通话? - 王彦翔的回答 中有过图文讲解,我们在发音中讲求“字头叼住弹出,字腹拉开立起,字尾归韵到位”。所谓归韵,便是关键中的关键,很多人在发音时到了字尾往往会产生降调或者“半截儿落”,这个各位朋友有空加个微信啥的我发个语音你也就懂了,咱简单粗暴的解决掉,码字儿肩周炎都要码出来了... ...
4.其他细节
在播音发声当中的细节部分非常多,其后诸如“儿化”“音变”等等还有很多都不在这里继续叙述,以上作为主体部分,非专业人员解决后也基本够用了,靠近个一级乙等问题不大。

这就是关键所在啦~~~
感谢支持与信任,看完这么多。
大过年的,祝各位新春快乐咯~~~~

学习 播音 普通话 认知心理学

朋友的这种表现是不是刻奇?我应该怎么帮助他?

-

None

问题1回答:不会。
问题2回答:不用帮助。

感觉你这朋友除了爱吹逼也没什么问题了

如果朋友能做的下去就做

做不下去就敷衍敷衍,或者屏蔽了

这么大人了不是别人说几句话就能改变的,更何况一个同辈人的话能起什么作用

不过说真的很多奇葩,在熟悉之前感觉这TM就一SB,但是在深入了解后发现他们其实是很好玩的⊙▽⊙

认识自我 自我调整 认知心理学 自我定位

为什么快速浏览一段内容的时候,很容易看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

-

题主是炉石玩家,今天在看同事入职介绍的时候,本想迅速将邮件拖底直接看照片,但在下拉过程中,很容易地就在文字部分里捕捉到「炉石」这个关键词。

这让我很快联想起一些生活里类似的现象,比如能够迅速从一大堆名字里找到自己的名字(找其他人就没那么快,也没那么敏感),比如从一篇长篇累牍的文章里获取我想要的关于某几个话题的观点,如果我对这个话题比较了解,也能够相应地提高阅读效率。

很好奇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

这个问题涉及认知心理学研究中的一个经典领域:视觉搜索(visual search)。

人眼天生具有在众多视觉刺激物中快速浏览并找到目标的能力。视觉搜索的过程实际上就是视觉对象的视觉信号进入大脑后与大脑中既有的认知模板进行匹配的过程。因此视觉搜索的过程主要受两种心理加工的影响:自下而上(bottom-up)的加工和自上而下(top-down)的加工,前者是刺激驱动的,后者是模板驱动的。下面我会分别解释这两个概念。

首先自下而上加工是指视觉对象本身的视觉属性(颜色、大小、形状、纹理等)对视觉搜索的影响。一般认为,视觉目标(target)与分心物(distractors)之间的视觉属性越接近,则搜索难度越大,找到目标的时间越长,目标与分心物之间的视觉属性区别越大,则搜索难度越低,找到目标的视觉越短。

例如,在几个T中找一个Q是很容易的:

甚至当T很多时:

原因是Q的弧线和T的直线特征区别很明显,而如果是在T中找L就没这么容易了:

但是,如果这个L是其他颜色的话,那又变得非常容易:

再来说下自上而下的加工。人眼的视觉搜索并非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过程,并不全是由视觉对象在底层驱动的,人对刺激的主观期望、熟悉度都会影响视觉搜索的效率,因为这些因素决定了哪些模板处在被激活、更易被调取的状态。可以参考下面的模型:

人的长时记忆是非常庞大的。在这些被记忆的信息中,有些被调用的频率比较高,或者近期刚被调用过,那么这些信息就处在更易被再次提取、更易被激活的状态。由于人的视觉搜索是视觉刺激和主观因素共同作用的,所以头脑中更易被激活的信息也就影响了搜索的过程。实际上这种特性对人更好地适应环境显然是有帮助的。人处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世界,人无法预知未来,无法预测下一面将要面对什么新的刺激,那么他只能依赖于历史的经验。而从概率上来讲,以前多次遇到的事物或者近期遇到过的事物比那些好长时间都没接触到的事物,再次出现的概率总会高一些,那么人优先对这些事物做出快速反应显然是一种比较好的策略。

给自己插播一则广告:我的第一本书《精进: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上市啦,在当当、京东、亚马逊、天猫等平台搜索“很厉害的人”即可。

心理学 注意力 认知心理学 日常行为分析

为什么年纪大了创造力,决策水平会降低?

-

Mark Zuckerburg在这个年纪,已经创造不成Snapchat这样创意的产品。
马云最近也逐渐退居二线。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然而, 有更多经验的长者,为何会不如乳臭未干的后生?是缺乏锐意进取的勇气,还是被经验束缚了手脚,
抑或,只是大脑结构的退化 ?

德川家康72岁颁布《武家诸法度》,

把诸大名间的等级秩序社会规范刻进了“党章”,

你们感受一下。

智力 管理 经验 认知心理学 神经科学

为什么我在帮助别人之后,得不到应有的感谢?

-

这是心里长久以来的困惑,让我特别难过的说……说几个事情吧。
1.上个月,我帮助A同学剪辑视频,B知道了以后来找我,她要的很急,于是我放下自己的事情帮了她(烂好人一个啊唉),B同学说了谢谢就去忙了。我并不是图什么,但除了“你真好”以外还能得到什么?
事情到这里结束也就算啦。但是过了一两天,B同学买饮料买一送一,直接送给了和她关系比较好的C(当着我的面)……于是觉得自己很不值啊。
2.舍友电脑坏了,借用我的电脑刷网课,于是我牺牲了用电脑娱乐和省电省流量的校园无线网,去帮助她;后来刷不完了,她一个老乡说可以用一个特殊浏览器帮她,她脱口就跟我们说“如果是真的,那真的欠老乡一顿饭了”;可是对我……就只是口头表达感谢而已。

是因为我是个老好人烂好人吗?还是太乐于助人到“圣母光辉泛滥”是我性格的缺点?或者是我太功利?


@心理学与自我成长 @洪一嘉 @伍锡 @陈淼冰 @Queen JLian @李继元 @不想做个烂好人

您每一点点小小的建议,都是对我的莫大帮助。诚挚地、不胜感激地,鞠躬。

其实这没有什么。

换个角度想想,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无私的,默默的帮助我们最做多的人一定是我们的父母,我们却一直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自己的一些事情往往去和朋友说,有了时间也更愿意和朋友玩。

愿意帮忙是一件事。兴趣相投又是另一件事。对一个人好,未必能达到惺惺相惜的效果。

心灵的契合不是光帮忙就可以的。要不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十动然拒”的事情。

帮忙就是帮忙,愿意帮就帮,仅此而已。

心理学 社会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性格

大脑接收与处理图像的区域在哪里?过程是怎样的?

-

有的时候,我们回忆某个情景时图像会重现,或者思考时,偶尔会掺着一些图片,请问图片的处理区域,或者人思考时图片是在哪接受并呈现的?

13/10/2015 在文末再添加部分关于视觉认知的内容:)。

这个问题非常大。。简略的说就是大脑的视觉皮层。我们大脑皮层几乎有一半是被视觉皮层占据。如下图(来自WIKI),从脑后视角看去,这片金黄全是我们的视觉皮层。

而视觉皮层里,又分成不同的区域,V1-V6. 其中V1 (Primary visual cortex)最为重要也被了解最深,主要功能为辨识物体,V4辨别颜色,V5提供运动视觉。
再用WIKI的图,如下,
当我们看到物体时,如图例所示,我们的两个眼球看到了蒙娜丽莎,然后视锥细胞和视杆细胞接收处理,通过视神经传到外侧膝状体(LGN:Lateral geniculate necleus), 然后LGN再通过轴突传送到我们的视觉皮层形成视觉刺激,这个过程就是自下而上(bottom-up). 与之相反的就是自上而下(top-down),视觉刺激从皮层回到视网膜。 自上而下的流程好像目前对其了解还不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比自下而上复杂很多。

回到题主的问题,我们思考的时候,海马体肯定会变得活跃,与我们思考内容相关的皮层也会变得活跃。 比如,我们现在思考“拥有一只猫是什么体验”,我们就会从记忆里检索我们所见过的猫的样子,形态(这时,我们的视觉皮层就形成了刺激,产生了我们所感到的图像),同理,我们也会想到猫叫声,这时我们的听觉皮层就产生了刺激,我们肯定也会想到抚摸毛的感觉,我们的触觉皮层也会产生刺激,环环相扣,很少会有独立存在的情况。

我上视觉认知时学的不认真。。然后又有收集COURSERA证书的爱好,前几天看到COURSERA有课就点进去混个认证书,刚结束那个课程,看到这个问题就回答了。
题主如果对这方面有兴趣,可以去COURSERA上上课,不过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不知道下阶段什么时候开始。Specialization 。 DUKE大学的网课,内容还不错,不过目前只有英文字幕。

我解释的肯定很不专业,希望有更专业的补充更正:)。
-------------------------

内容更新。

首先,我们大脑的视觉通路有两条,ventral pathway (腹侧通路)和 dorsal pathway (背侧通路,不知道中文),简单来说,就是腹侧通路告诉我们“这是什么”,背侧通路告诉我们“在哪”。

另外,我们的的大脑不仅仅简单的将我们看到的表现出来,并且还有很细分的区域对我们看到的不同事物进行分析。

1997年,Kanwisher et al 发现了我们在看到人脸时,有一个区域的神经元反应特别强烈,之后被命名为梭状回面孔区 (FFA: Fusiform Face Area), 从而我们知道了我们在人脸识别时都是这个区域在努力工作,这个区域的损坏则会导致人面失认症(prosopagnosia).

在2001年, Kourtzi et al 发现我们在LOC:lateral occipital complex(cortex)侧枕叶中的神经元在我们看到物体时产生强烈地活动,表明了我们看到物体时,大部分是由LOC进行加工。

好像也是在2001年,也是Kanwisher et al (这个人的实验室特别牛逼。。。上面的Kourtzi 也是一起工作的)发现了还有个区域地神经元在看到位置,场景信息(place)时反应很强烈, 这就是PPA: parahippocampal place area (谢TINA指正)。

并且~~好像经过长期使用文字的原因,我们大脑又进化出一个区域专门对文字进行识别。 这个区域叫做VWFA (Visual word form area), 另外,我们一般只对自己熟练掌握的字体才有反应,比如我们看到中文的神经冲动会比我们看到阿拉伯语的神经冲动强很多,阿拉伯人则反。

视觉是个很复杂的科目,我学的不精,如果有错误或者遗漏请指正:)。




Kanwisher, N. G., McDermott, J., & Chun, M. M. (1997). The fusiform face area: a module in human extrastriate cortex special- ized for face perceptio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17, 4302–4311.


Kourtzi, Z., & Kanwisher, N. G. (2000). Cortical regions involved in perceiving object shap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0, 3310–3318.


McCandliss. B. D, Cohen. L, and Dehaene. S. (2003). The visual word form area: expertise for reading in the fusiform gyrus.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Vol.7 No.7. 293-299.

-

神经学 认知心理学 脑科学 生物专业 神经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与生理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的联系和区别?

-

认知心理学和生理心理学是心理学的两个不同的分支,但所研究的内容似乎都是个体认知过程的背后神经机制,认知神经科学是认知心理学的一个分支没错,现在认知心理学的研究基本上都是认知神经科学方向,为什么还要单独有个认知神经科学的课程?

感谢邀请。
这三个领域的确有很多的重合,但是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下面大概说一说我个人的拙见。
首先我先假设你说的认知心理学,生理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指的分别是, cognitive psychology,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和cognitive neuroscience. 那么这样的话三者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包含和被包含的关系,其中生理心理学其实是属于行为神经学/生物心理学(behavioral neuroscience or biological psychology)的一个分支,所以跟另外两个领域可能差别更大一些。

首先,先说认知心理学(Cognitive Psychology).这个也许是涵盖范围最大的领域,小到单个神经细胞的研究(一些认知实验的单神经元研究),大到社会认知(social cognition,虽然社会心理学也研究社会认知但是因为研究角度不同,所以跟社会心理学有一定区别),都可以算是认知心理学的研究范围。但是,要注意的是,区分认知心理学家跟其他心理学家的应该是研究问题的不同,认知心理学的研究范围大概包括,感知觉,记忆,注意,语言,思维, (包括逻辑,推测,数学,因果等等),解决问题,和社会认知(比如心智理论等等)。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认知神经科学是包含在认知心理学里面的,只是认知神经科学家问的问题跟其他认知心理学家不一样:他们可能更想了解一个认知过程是如何在大脑里面展现出来,包括空间上在大脑的位置(并不是某个认知过程和某个大脑区域的一一映射),时间上在大脑活动区域的变化和/或者生理电学上神经元动力变化,以及不同大脑区域之间的白质连接。所以可以说认知神经科学想要通过近距离观察大脑的活动来了解所有认知过程的机理,而其他只做行为实验的心理学家有可能暂时先忽略大脑的活动,而通过行为实验来发展理论,然后有可能在去探究这样的理论是不是可以被神经科学的实验所支持。所以我觉得可以认为认知神经科学与认知心理学研究的问题非常类似,只是一个是从下往上,一个是从上往下,挖通研究人类大脑和认知的"管道"。 还有一点补充一下,就是随着现在认知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用计算模型来研究很多认知问题,比如目前很火的贝叶斯模型(Bayesian modeling).所以建模也是认知心理学很重要的研究方法。

那么生物心理学/行为神经科学与这两个领域就有一定的区别,虽然生物心理学当然也对感知觉感兴趣,因为这个领域毕竟是人类很多行为活动的基础,还有对记忆的生物基础也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对高级认知比如语言和思维等等可能不太感兴趣(但是最近他们也慢慢开始研究这些问题),反而他们更愿意研究比如肌肉运动(包括随意和不随意运动),药动力学(比如各种毒品的药理机制和神经学机制), 非常态疾病(比如各种心理疾病和大脑疾病),睡眠等等。他们运用的方法虽然也有脑成像,但是很多实验都是用经典条件反射或者行为主义的方法通过动物完成的。而生理心理学就是行为神经科学的一个小分支,它主要研究的是在行为或认知过程中身体的反应,其中“身体”包括大脑和身体其他部位,比如心脏(心率测量),汗腺(皮肤导电性测量),肌肉,呼吸等等。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研究一个危险刺激物对于老鼠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包括杏仁核,海马体等组织,以及交感神经系统(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所诱发的一些活动,就是属于生理心理学的范畴。所以行为神经科学可能更注重生理反应带来的行为结果,而认知神经科学可能更注重生理反应(大脑反应)所暗示的认知表征。当然同属神经科学,行为神经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在很大程度上是非常类似的。他们的相似性体现在研究课题的相似,研究方法的相似,以及需要的基础知识的相似(比如都需要了解大脑解剖,基本生物化学原理,基础心理学知识)。

希望有帮助,也欢迎来补充~

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 生理心理学 认知神经科学 神经科

人真的谁也不爱,只是爱自己吗?

-

None

想答一下这道题。
故事讲得很好,佛陀的教诲很对。但故事里说的「只爱自己」和我们通常说的「爱别人」,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上讲事情。前者是旁观者的角度,后者是参与者的角度。在各自的角度上都是对的,但是把两件事混到一起,形成一种语义学上的对照关系,就产生了题主现在的困惑。

我理解故事里说「其实你谁也不爱」的意思是说,你眼中的他人,都是自己内心投射的幻象。所以表面上你爱这个人,其实爱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你内心的欲望。这是对的。而且我还可以说得再极端一点,不要说爱一个人,我们甚至连纯粹地「看到」一个人都不可能完全做到。
这个图大家都是看过的了:


你看到了什么呢?少女?老妪?现在的学生都很机灵了,他们看到就喊:「两可图!」
所以你看,同一幅图,我们已经看出了三种花样。如果没有我们,这幅图只是一堆彩色的像素点,本来什么都不是。之所以现在被看成少女、老妪,或者两可图,都是我们的投射。准确地说,在这一刻都是「你」的投射。你为什么把它叫做「两可图」?因为从中感知出两种不同的视觉效果,也可能在别的什么地方学到过。你用你的感知觉,连同过去的人生经验,在为这堆像素点赋予意义。
我们是在看这个图,但是看这幅图的过程我们也是在代入自己。

生活当中的每一个场景当然都不会是两可图——它们是N可图。
切入和理解生活的角度,远比一幅图复杂许多。同一样东西,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更不用说是对一个人。你眼中的每一个人,你以为是在客观地看他/她,其实是在用自己的经验建构他/她,投射他/她。最常见的例子就是,你和你的朋友看到同一个人的感觉可能相差很远,你惊为天人,而他可能并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你们甚至觉得彼此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所以你知道,你爱这个人,并不是「这个人」散发着什么客观的魅力,而是他/她在这一刻激活了「你」的一些东西。你选择让自己看到了这个人的这副模样,你选择让自己爱上了你看到的这副模样。
我做了很多年心理咨询才知道一个道理:谁也不可能看到别人真实的内心。当然,这本来应该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可知道和知道不一样。我现在的理解是,每一个人跟别人打交道,某种意义上都在「自说自话」。我得到的一切他人的反馈,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审查才能发挥意义。比如我问:「你觉得我这篇文章写得好吗?」你说:「写得好!」我很开心,似乎被你鼓励了。但其实从我的角度来看,我选择相信这个反馈,这里面已经潜在地有了一层我的态度。在另一种情况下,比如,我自己对文章缺乏信心,你给出同样的回答,我可能就会想:大概你只是出于礼貌才那么说吧!再假设有好多不同的读者,他们给出不一样的反馈,那我相信哪一种,不信哪一种,分别给予何等的权重?这些都由我来决定。最终我听到的声音,一定是我选择听到的。——所以,表面上是「你」鼓励了我,实则是我自己在鼓励我自己。我和你的互动,只不过是利用你,给到我想获得的反馈而已。

这大概就是所谓「只爱自己」的缘由。每个人从终极意义上来说,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辈子孤独地打转。这种看法,当然相当消极,并且也相当形而上。如果你投入到生活本身,你的「感受」完全不是这样。事实上在前面的说法里,我们已经把「感受」拿出来,作为一种客体对象来讨论了,所以能上升到哲学或者意义建构的层面。但现实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你只要说:「写得好!」我就美滋滋的,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互动,觉得你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的感受是实实在在的。
这就好像足球爱好者们踢球踢得热火朝天,有一个人在旁边看:「你们这个输赢有什么意思呢?也没有钱,也没有别的好处,而且反正跟职业运动员比起来都是渣。」他说的是对的。
但他是观众。他之所以这么理智,是把「踢球」当成一个对象来研究。真正踢球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些。他们当然也明白这些东西(很多时候,旁观者以为只有自己看破了这些,真未必),但是踢起球来谁还那么想?一个人踢球的时候,「踢球」这件事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一个可以和自己分开的「对象」,它已经构成这个人当下的存在状态本身,或者说就是这一刻的他「自己」。他在这一刻「踢球」(作为一个主体),便不可能同时分析「踢球」(作为一个客体)。你怎么可能既做球员,又做观众呢?每时每刻,你都必须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做观众,就随便理智;就球员,就尽管嗨。
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不好做,是因为时时要以旁观者的视角观察自己与来访者的关系。他需要经历这段关系,又不能卷入这段关系。但是在一段现实的关系里,参与者就是参与者。A觉得自己爱着B,这份爱对A来说就是真实的。B感觉到A爱着自己,这份爱对B来说也是真实的。旁观者可能窃窃私语:「这算什么真实?这是他们各自欲望的投射」,这话是对的。但所以他们是旁观者。
——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回答清楚这个问题?

最后说回佛陀这种故事。我对这种故事的感受有点复杂。写故事的人当然很聪明,也有那么一些点化开悟的用心,但是很多时候呢,故事里的道理也会被我们用作逃避生活的理由。关键是看谁来用,怎么用。我非常喜欢一个说法,叫「历劫」,意思是说,就算这些红尘劫数都是空幻,你也必须经历一遍才能领悟。这是不能跳过去的,就像打游戏你不能看完开场动画就去看片尾动画。《红楼梦》其实就在讲这么一个历劫的故事。你看故事的结局一开始已经注定了,一切痴缠都无意义,和尚道士一直笑人执迷不悟。但是执迷不悟就是执迷不悟,不走一遭,怎么会真的通透。

心理学 上座部佛教 认知心理学 心理学现象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