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郑钧入职太合音乐,担任首席架构官?

-

继此前何炅加盟阿里音乐任首席内容官后,太合音乐集团前天也正式宣布由郑钧出任集团首席架构官(CSO),负责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
力宏去腾讯,何炅去阿里,现在又是郑钧。现在都流行明星当高管了吗?
另一传送门:如何看待何炅担任阿里音乐首席内容官?

首先,我们或许得要了解,到底什么是“首席架构官”(CSO,Chief Structure Officer)?

在互联网公司的语境下,CSO是望文生义地理解为一个更偏向“技术官”的角色,即负责该企业的整体技术架构以及组成架构的各项技术之研发和迭代。

但在郑钧身上,CSO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看官方的描述:

郑钧本人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集团首席架构官(CSO,Chief Structure Officer),负责太合音乐集团旗下,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

因此,我认同 @bolibibixi 所说:本人能整合多少资源或许更为看重。

不妨先说一下传统唱片公司的运作模式是如何。老规矩,一图流:



构建于实体唱片(黑胶、卡带、CD)拷贝销售这一模式下的传统唱片业,所做的一切均围绕于版权。当然我们也可以换一个时尚一些的词:内容。唱片公司只做三件事:积累内容;创造内容;想方设法让内容有价值。

可在“互联网+”“音乐+”的时代,一家新型的唱片公司,其商业模式或许是下面的这个样子(请点击放大观看):


从围绕版权的单一化运作,到整个公司的“品牌”建设,将其提升至战略高度。诸如当下的国际唱片公司,他们可能底下的艺人关系非常松散,艺人的唱片约和经纪约早已分家,专业细分后,个人工作室化的操作模式让内容创作更为自由,进而使得唱片公司蜕变成服务型角色,对绝对版权的追求也演变成了对整个“局”的打造。

而郑钧,在太合音乐所担任的CSO,做的时候就是造格局。

几个月前,我给郑钧做了一次专访,聊他的合音量。引述一段:

合音量是这样的一个APP:创作者可以将完成程度不等的Demo(歌曲样本)上传至该平台,其他在各自领域中身怀绝技的音乐人可对其进行完善。如曲作者发表了一个粗糙的作品,可以有词作者、编曲作者、演唱者陆续填充,携众人之力,最终完成一首完整的歌曲。在这其中,合音量除了扮演原创分享平台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制定一套关于版权的游戏规则,保证每个参与者的权益与公平。

当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联合办公(co-working)成为席卷全世界的风潮,一切闲置的社会资源,无论是车子、房子还是脑子都进入了市场流通状态,Uber、Airbnb甚至成为了城市年轻人的新兴生活态度。谈及创办合音量的初衷时,郑钧也丝毫不否认其所受到的启发:

“我在六年前就想做了这个事情了。可那时各方面条件不如现在成熟。像你说到的Uber、Airbnb那样,我在这个行业里20年,我知道音乐制作的资源也是完全可以共享的。一首歌的产生有多种渠道,有可能是个人的灵机一动,10分钟就完成一首牛逼的歌,也可能是先有一个很好的词,一个牛逼的人给他谱了曲,这首歌就火了。创作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或是先有词再有曲,或者先有曲再有词,这里头就存在协作的可能。以前的人生活在封闭的环境里,得独立完成很多事,可现在是每个人完成他最擅长的那部分工作,这就是协作的意义。

“确实,现在音乐创作的门槛越来越低了。初级的有GarageBand,进阶的有Logic Pro,因为有了互联网,人们充分利用工具,让创作变得更容易,似乎大家都可以来完成一首歌。但能完成和完成得好是两件事。不会因为现在有好用的的工具,就能变成牛逼的创作者。我经常能听到有的Demo很粗糙,但充满了才华。工具永远代替不了才华,你会用Logic不代表你是个牛逼的创作者。我反而觉得很多工具把人耽误了,时间都时间都花在琢磨这个软件怎么用,创作反而不行。我自己就是这样,经常花大量时间调试一个软件,找个音色,半天就过去了,没有什么意义。最简单的,拿个木吉他一弹,就完了。”

“所以,我希望合音量能够让每个人都去做他最擅长的事。”郑钧这样总结到。

(全文可见:zhuanlan.zhihu.com/magi

郑钧是带着合音量来到太合的,在官方新闻中也明确有“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之表述。我们不妨把合音量视作郑钧的试错,他心目中产业雏形的一个Beta版。依旧上图:



这是目前合音量的雏形,链接的只是围绕版权的两端。我相信,在并入太合后,合音量整合行业资源的步伐将大大提速,而郑钧的核心逻辑没有变,那就是:最大化地整合音乐制作的行业资源,让每个人完成他最擅长的那部分工作。

这就是首席架构官郑钧所要做的是事情。

那么,郑钧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

我的态度:谨慎乐观。

其一是郑钧的个性。“如果这事情特简单,人人都能做,我就不去做了。”长安剑客的性格,使得郑钧敢去冒险,敢为天下先,这是资源整合者、造梦师所需的特质。且郑钧是一个头脑很清醒的人。我和香港经理人陈健添聊天的时候,聊起他当年签下Beyond,后到北京发展,创办“红星音乐生产社”时,我问他为啥公司第一个签下的是郑钧?陈健添说: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所谓君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选择这时候出山,郑钧确实是“想清楚了”。

其二是郑钧的经历。“音乐产业的问题要靠音乐人自己解决”,这是他的信条。郑钧本人是活跃在创作第一线的歌手,这两年面世的新作如《作》等时尚不老气,证明了他的审美和潮流感仍在。曾自立门户“灯火文化”的经历,使他对传统唱片公司运作的那一套相当熟悉。而过去一年筹备及上线合音量APP,则是他对互联网尤其是移动端产品的一次实战。“创作歌手+霸道总裁”的双重身份,既当教练也当运动员,郑钧Hold应能得住。

所以,风物长宜放眼量咯。

音乐 音乐产业 原创音乐 郑钧

如何评价郑钧的单曲《流星》?

-

郑钧流星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纵身跳,跳进你的河流’,非常nice的一句话同样也被很多人作为签名,那么大家是怎么评价这首单曲的呢?

虽然有挺多人说yellow就是yellow,《流星》永远也比不上原唱,但是我的手机里面一直保存着这首歌,中文版的。
其实有很多人,都是跟风。
因为郑钧的词,完全配得上酷玩的曲。
我想知道
流星能飞多久
它的美丽是否
值得去寻求
夜空的花
散落在你身后
幸福了我很久
值得去等候
于是我心狂奔
从黄昏到清晨
不能再承受
情愿坠落在你手中
羽化成黑夜的彩虹
蜕变成月光的清风
成月光的清风
我纵身跳
跳进你的河流
一直游到尽头
那里多自由
我许个愿
我许个愿保佑
让我的心凝固
在最美的时候
情愿坠落在你手中
羽化成黑夜的彩虹
情愿不再见明媚的天
不再见明媚的天
幸福
跳进你的河流
一直游到尽头
我许个愿保佑
在最美的时候
我许的愿
我想知道
流星能飞多久
幸福了我很久
多美的词啊,这段词配上老郑突然软下来的金属嗓,温柔得一塌糊涂。
突然陷入情网的年轻男子,对着让自己疯狂的姑娘,深情吟唱。那该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画卷。
好声音上面有个选手唱了这首歌,中英文交叉,我不知道听起来怎么样,但我看到节目播出后有很多人说老郑糟蹋了这首歌。
如果他糟蹋了这首歌,就不会有电视剧选《流星》当插曲;如果他糟蹋了这首歌,酷玩就不会专门表示感谢;如果他糟蹋了这首歌,就不会有多年以后还有人拿里面的一两句话当签名。
我已经忘了yellow的词,中文版却信手拈来。
我听不出他用了几种乐器,但当我在街上走的时候,只要听到前奏,就会说,噢,流星。
如果你想听专业人士评价,那么请等待下一个人的回答,如果你真的喜欢这首歌,那么看看我这个歌迷的抱怨也无妨。

音乐 感觉 话语 郑钧 音乐评论

如何评价郑钧?

-

如何评价郑钧的音乐?

郑钧近年的表现如何?

郑钧其人如何?

曾几何时 郑钧在我心里是多么牛逼的一个人 一首无为就把幼小的我瞬秒了 第一次在电视上见着他是好几年前的百事群音 上来指导乐队咔咔几分钟不给镜头一个笑脸 就是那么酷炫 甩许巍两条街汪峰三条 直到这几年出来当评委 往那一坐 俨然一个罗里吧嗦的中年妇男 早些年装的酷全毁了。

摇滚乐 郑钧 摇滚人物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郑钧,许巍等人?

-

每次去ktv我唱灰姑娘,回到拉萨,故乡,花房姑娘等等这些歌。朋友都会投来异样的眼光,难道不好听吗?再者,我唱宋冬野的歌也是不被他们理解。
我是90后,现在的的流行乐我也喜欢。但是以前的那些歌我也觉得很好听,也是特别喜欢。我想知道朋友们到底是什么心态,什么原因。他们似乎不认识郑钧,崔健

因为不红了呀。

当然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年轻人”究竟多大年纪,但是嘛摇滚乐确实是个小圈子,至于这种老炮的受众肯定就更窄了。

大部分人其实并不会主动的去“找歌”来听,对于他们来说,热门的流行乐就是他们音乐世界的全部啦(陈奕迅周杰伦之类的)。

《涛声依旧》当年红不红?是不是脍炙人口?那你现在去KTV里面点这个,看看你的小伙伴会不会把白眼翻到天花板上去,下次还带不带你一起玩儿了。

哦,你说流行乐不算数,那当年的《黄土高坡》这样的西北风怎样嘛,对那个年头的人来说,西北风就很摇滚呀(像崔健的《一无所有》当年就归在西北风里面)。

不许百度,现在告诉我《黄土高坡》谁唱的,你答得上来么?

音乐 崔健 许巍 中国摇滚 郑钧

郑钧、汪峰、许巍算摇滚吗?他们的音乐风格及区别?

-

滚青儿们如今依然热爱谈论中国摇滚乐当年的火爆,老崔背着吉他,裤脚一高一低的在工体唱响《一无所有》、“魔岩三杰”的红磡演唱会被当做重要历史事件反复提及,抛开个人作品在当下社会的独特和“市场化”之外,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被老摇滚们时时挂在嘴边的被神化的时期。 那个时代摇滚乐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短短几年以后,开始从前台黯然退场,悄悄沉寂。 再后来,他们时不时也有新作品问世,可大多已经不能称之为才华了,无论编曲,演唱,还是歌词,都下滑了一大截,不管是知名度还是传唱率都还限于早期的作品。人们依然缅怀他们,不如说缅怀着亲自参与的那个时代。


抛开黄金十年的开创者不说,今天就跟大家一起来聊聊,笔者眼中,中国当代摇滚的不得不提的三个重要人物,郑钧、汪峰、许巍。 此时一定有人站出来说,他们能称得上真正的摇滚? 个人认为,风格确实不同,但摇滚本来就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概念,能写得出有思想、有态度的作品,并与受众产生共鸣,就已是十分牛逼了,更何况“摇滚”本来就是一种精神状态,邓丽君也很摇滚。


郑钧、汪峰、许巍三人从90年代中末期开始出现,也算是赶上了中国摇滚黄金十年的尾巴,单从作品的品质、数量和影响力上看,这三位必然是最有成就的,然而究竟谁更高超不好说,音乐本来就无法比较,三人在各自的风格领域中都十分出众,中国摇滚少了哪个人都会少很多精彩。 魔岩三杰、黑豹、唐朝的作品在中国大多数80、90后中的影响力远远没有此三人深远, 再说句难听话,如果现在没有郑、汪、许这三个人在,没有他们作品的牵引和衔接, 或许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摇滚”。


开“作”的老摇滚


郑钧在三人当中是发专辑最早的一位。90年代初,百废俱兴,郑钧在这个时间横空出世,推出首张专辑《赤裸裸》。郑钧创作的风格非常鲜明,写出来的歌都有很多个人特点,把自身的真实的感受大胆、质朴的流露在他的音乐中,在年轻人中间产生强烈的共鸣。从早期的《灰姑娘》、《极乐世界》、《路漫漫》,到后来的《私奔》 、《美好七十三》等,都是非常“个人化”、随心的作品,听老郑的歌也像是亲自见证了他从少年到中年的成长历程。


相对汪峰、许巍的作品,郑钧的编曲最为“摇滚化”,加之民族音乐有一定的感悟和理解,也在摇滚中融入了许多民族音乐元素,比如《回到拉萨》、《阿诗玛》、《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等。 在2007年《长安长安》专辑之后,郑钧基本没有大的动向。期间上过春晚,当过评委,养过火鸡、写过小说、画过漫画。


直至2014年到2015年,郑钧突发式的连续推出了《作》,《我是你免费的快乐》、《风马》等几首单曲,歌迷评价两极分化严重,前者赞,后者骂,赞有赞的情怀,骂也有骂的理由。 “趁现在一切都来得及,趁现在我还有勇气,就让我最后再作一次,你让我作吧。”这首歌词依然带着一如既往的郑钧特色。老郑显然是没“折腾”够,这一系列连续发单有意的弱化了“专辑”的概念,玩儿起了互联网式的传播。


近期,这位摇滚老炮儿真的开始“作”了起来, 2016年初,太合音乐宣布郑钧携音乐众创类App合音量加盟,同时郑钧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集团首席架构官,除此之外继续跨界电影圈,历时六年制作3D动画电影《摇滚藏獒》即将上映。在沉寂了多年的老郑,不仅开忙于各大音乐节、演出活动,更是在自己的动漫公司、互联网音乐公司中忙的不可开交。终于,这位老炮儿按耐不住再狠狠的“作”一把。



“最高产”的老汪



接下来聊一下“最高产”的汪峰。


“头条哥”、“半壁哥”、“梦想哥”,他无疑是三个人当中最容易“招黑”的一位。在网友乐此不疲调侃的时候,其已搭载当今创业洪流,由职业音乐人过渡到“霸道总裁”的角色中。 2015年汪峰带着新头衔fiil耳机创始人和“产品经理” 在科技圈引起不小的轰动, 2016年,由他亲自参与创想的互联网音乐平台的推出又一次引起资本圈的热议。


且放着跨界不提,回归到音乐本身,他在此三人的作品中,老汪的音乐风格最为丰富和多元化。 众所周知的是,老汪属于圈儿内音乐素养比较高的一位,从小习琴,科班儿出身,从专辑制作、到演唱会水准这些做的都非常专业,目前阶段的作品数量和音乐影响都大大超乎了人们对摇滚乐作品传播的预期。 汪峰在离开鲍家街后选择了走主流音乐路线,走到当前看,他无疑是成功的。 据最新的演唱会票房统计,汪峰成为唯一可以与陈奕迅、周杰伦、张学友抗衡的内地歌手,并开启了大陆亿元票房时代。被媒体疯狂“黑”的老汪,成为了三人中商业价值最高的一位。


除了全中国人都会唱的《怒放的生命》、《飞的更高》、《春天里》,到KTV点唱率极高的《光明》、《存在》、《当我想你的时候》,很多人因为这些有点心灵鸡汤成分的“口水歌”否定老汪的水平, 反过来说,音乐性上都是拿得出手的。 其实从历来发布的专辑中,非主打中很多值得一听的作品,个人觉得,比如鲍家街时期的《晚安北京》、《李建国》、《小鸟》;还有《美丽世界的孤儿》、《东北偏北》、《窗台》、《再见二十世纪》、《蹩脚的爱情》、《破碎的歌谣》、《无主之城》、《硬币》。


如果非要对比,笔者认为,与郑钧个人情感宣泄方式的创作不同的是,老汪更倾向于试图表达群体的意愿。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老汪这些年在创作产量上依旧没有颓势,出道至今为止出过12张专辑,在如今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汪峰依然保持着平均两年一张的发片速度和创作热情这些年,老汪发专辑、玩儿跨界、做导师,娶妻生子一个没耽误,总的来说,老汪算是几个人当中最为勤勉、最职业多产的一位。



依然文艺的许少年



1997年4月,许巍的首张个人专辑《在别处》发表后立刻引起了轰动,专辑在无任何的宣传情况下,销售量达50万张,在当时盗版猖獗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是当年内地唱片销售的奇迹。

最近这几年许巍没有像以前那般令人沉溺一般的喜欢,但是老许在很多人心目中依然是拥有很高的位置,大家听的更多的是情怀和回忆,老许在唱歌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让人觉得有技术的东西,但就能在一瞬间抓住你的耳朵,或许许巍的成功就在于此。


比起高产的汪峰,许巍出的作品数量少了太多。与以上两位“抗争”成分更浓重的风格相比,老许表达更多的是内心的自由和宁静。 歌词诗歌化,文艺气息浓厚,至今看起来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而他历来就是暖心的标识,一种动人的情怀。


许巍虽然产量不高,但一点儿都不缺乏好作品,《故乡》,《时光》,《漫步》,《蓝莲花》,《心愿》,《此时此刻》,《第三极》。 个人觉得,比蓝莲花更好的作品一大把,不知为何蓝莲花成为了他的个人标志。 还有,近期许巍发行的《生活不知眼前的苟且》,沉寂多年后出的一首单曲让不少人倍感欣喜。 但是从各种音乐平台和网站上观察到的消息,关注这首歌的大多数乐迷还是因情怀所致, 70后、80后比较有共鸣,但不少90后听过之后表示“无感”。


老许应该算三人当中相对“专注”与音乐的一位,汪峰、郑钧都出任音乐类综艺节目评委导师,甚至跨界做老板。许巍谦逊的认为自己没那个能力。许巍在某采访中说“这需要有非常快的反应速度,承受舆论压力,我真没那个能力。现在单纯地做一些音乐就是我最知足的状态,我也比较适合这种生活。” 当然老许也并不闲着,近几年全国巡演不间断,从为时两年的“此时此刻”全国巡演到各卫视的跨年演唱会、音乐节少不了他的身影。


老汪、老郑、老许从出道至今的二十多年里,三人从长发少年唱到摇滚大叔,算是亲历了

中国音乐行业发展的几个时代,也同样体验了诸多人生的沉浮与磕绊,无疑,他们代表着整个华语摇滚乐坛最坚实的力量,用优质的音乐作品影响了整整一代人。最后,至于三个人的究竟谁更胜一筹,笔者也觉得完全没有可比性,就像你不能告诉我李白、苏轼、白居易究竟谁更会写诗一样。


郑钧:6张

赤裸裸1994

第三只眼1997

怒放1999

郑钧=zj 2001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2003

长安长安2007



汪峰:12张

鲍家街43号 1997

风暴来临 1998

花火 2000

十七岁的单车 2001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2002

笑着哭 2004

怒放的生命 2005

勇敢的心 2007

信仰在空中飘扬 2009

生无所求 2011

生来彷徨2013

河流2015



许巍:6张(不算精选和翻唱专辑)

在别处 1997

那一年2000

时光漫步2002

每一刻都是崭新的2004

爱如少年 2008

此时此刻2012

音乐 摇滚乐 汪峰 郑钧

高晓松、郑钧都在选秀节目里赞赏选手“祖师爷赏饭吃”,在当下造星的年代,说祖师爷赏饭还有意义吗?

-

None

谢邀,这个问题挺有趣,因为我也被人这么说过,”祖师爷不赏你这碗饭吃啊“。

说这话的是我爷爷,那会我大概10岁左右,从新疆回到北京探亲,见到了我多年未见的爷爷。我爷爷一生懦弱善良,是个典型的北京老头,一手小楷清秀端正,有点民国遗风。他看我那会长得还端正,也聪明伶俐,想把我留在身边,但一问我还没户口(就是所谓的黑户,无户籍记录),顿时犯了难。想来想去,问我拍不怕吃苦,如果不怕,可以送我去戏校学戏,我说不怕,他就教了我几个身段,我照着做,一步到位,他说好,但接下来一看我眼神,立刻泄了气,说了这句话:祖师爷不赏你这碗饭啊。原因是,我当时已经有500度的近视眼了。唱戏的眼神不好,那不是瞎胡闹么,不怕掉台下去?

后来我听我父亲说,我爷爷毕业于焦菊隐先生解放前开办的中华戏曲学校,是头一届的开山大师兄,德字辈,学青衣,虽然后来并未正式下海,但专业水准还是有的,在北京的票友圈也小有名气。难怪会有这么一句话。(刚顺手百度了一下,居然找到了内容中华戏曲专科学校,我爷爷名列其中,李德儒。旦角的老师是王瑶卿,着实吓了我一跳,通天教主啊,真正是祖师爷的级别……)我父亲小时候也学过戏,可惜不努力,只能唱个三花脸,跑龙套,平时在边上打云锣。

后来,在《霸王别姬》里,我又听见这句话,关师傅对小豆子他娘说的,然后小豆子的六指就给剁了下来。所以呢,这算是梨园行的一个俗话了,意思是“您没那个天分/机会”。

不得不说,虽然在过去的年代,戏子地位低下,但想要红,还是必须有真才实学的,即使如杜月笙这样的风云人物,要上台让名家给他搭戏,自己也要真要有两把刷子才行,他也有这个自知之明。如现代这种有钱砸过去,媒体专家明星一路捧起来的事情,比如景甜,过去还真办不到,如今是祖师爷不赏饭吃,财神爷赏饭吃也行。

但另一方面,梨园行也有一句话: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有真材实料的名家,最后潦倒街头的都多得很,更何况纸糊盔甲的呢?这个造星的年代,祖师爷赏不赏饭未必是必要条件了,可能红多久,能当多久的星星,还是要看祖师爷照顾不照顾了。财神爷的脸变得很快,比祖师爷快多了。

多谢各位看到这儿。在下聒噪了

音乐 时尚 高晓松 选秀 郑钧

为什么在郑钧、许巍、张楚之后便没有如此优秀的陕西籍音乐人出现?

-

自郑钧、许巍、张楚一代巅峰期之后,陕西便没有出现能够走上台面的音乐人,这是为什么?

说没有出现,那只是时代变化了,很难有那么大牌的人诞生。陕西的方言自带韵味,就是传说中的 “说的比唱的好听”,并且也是有文化的地方,所以这片土地从来都没有少诞生过好音乐。
强烈推荐马飞,旋律很好的同时又不乏自嘲和方言幽默,《图巴海尔的眼泪》创作动机很有意思也很无聊,旋律非常大气,就因为酒后做梦梦到成为街霸游戏里面的一个角色很过瘾;《我能chua》逗趣自嘲的歌词,奇葩的编曲;《长安县》就不说了,方言+风土人情用民谣的编曲唱的特有味儿,据说西安连很多小孩老头都能唱这首歌……
至于大家追捧的黑撒也还行,不过我个人认为有点投机嫌疑,或者说是过于流行,除了方言以外,没有发现什么出彩的地方,跟马飞的作品比起来欠缺深度
最近偶然听到岛屿心情,也觉得挺有气质。

摇滚乐 音乐人 西安 张楚 许巍 郑钧

郑钧《私奔》中有哪些 Smashing Pumpkins 的痕迹?

-

开头分解和弦的Intro,灵感应该是来自Today这首歌。当然音色也是,略带点Gain的Fender音色,是碎瓜的招牌之一。
和弦走向1 5 4 4 ,1 5 4 5 也和Today如出一辙。
中间副歌的grunge失真太有smashing pumpkins特点,那种毛毛的Muff效果器Fuzz声音,李延亮学的还是很到位的。
结构上面是grunge那种标志性的stop-start dynamics。

要说最像的歌,就是Mayonaise ,不仅前奏像,旋律像,连歌词都像(我也是偶然发现):

“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 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
“Mother weeped the years I'm missing,All the time can't be given back"

"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Pick your pocket full of sorrow,And run away with me tommorow, gone"

“不要再悲伤 我看到了希望,你是否还有勇气 随着我离去”
“No more promise, No more sorrow, no longer will i follow."

看来这首私奔确系借鉴碎瓜无疑,因为李延亮和郑钧都是碎瓜粉丝。

附上
李延亮的文章《听碎瓜,吃西瓜》
guitarchina.com/news/eg
郑钧的1/3理想MV借鉴碎瓜Ava adore
郑钧-1、3理想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Ksg6haZYvw/request_from=cpr Smashing Pumpkins-*a Adore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3PtD9MT4g3M/

修正:这首编曲不是李延亮,是李延亮的老师讴歌,目测也受碎瓜影响

流行音乐 郑钧 Smashing Pumpkins

如何评价郑钧的单曲《作》?

-

郑钧今天(11月17日)首发了单曲《作》。
试听链接:weibo.com/p/10151501_28

谢邀。

认真地听了几遍,谈谈感想吧,都比较碎片化,想到哪说道哪:

1、制作人 Steve Lillywhite 没白请(滚石、U2、Jason Mraz 等大牌的制作人),高频亮眼,中频丰满,低频清脆,各个乐器前后左右的层次极其清晰,声场还原度极高,浓浓的 U2 高大上既视感。当时第一遍听的时候脑子里就闪过了这首歌 Vertigo-U2,晚上到家仔细和《作》比较了一下,发现节奏吉他贝斯鼓的音色几乎一模一样,编曲缩混造成的综合听感太相似(就像是用同样的手法来按摩耳膜),尤其是极左位置的一个节奏吉他,声相的参数我估计都是一样的。艺术且不论,起码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世界一流。

2、全曲两次B段 Hook 句「你让我作吧」都出现了明显拖拍。按理说郑钧老师不应该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况且还有制作人把关。但如果说有额外的深意(像左小诅咒那样故意不唱准音高那样),又找不出其他的线索作为佐证。暂时品不出味道,存疑吧。

3、《作》距离上一张唱片《长安长安》已经七年,再往前翻翻,刨开一张演唱会现场《温暖呐喊》和一张翻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倒数第二张原创专辑《郑钧=zj》已经是2001年的作品了,中间隔了六年。隔了这么长的时间,郑钧的音乐形象渐渐模糊。如今再次在公众面前亮相,不确定的点太多,一首单曲信息量太小,得不出太多结论,得听整盘专辑。

4、创作是对生活的表达,表达是需要靠作品数量作为支撑的。郑钧94年出道后,20年间发了5张原创专辑,而97年出道的汪峰已经11张了(其中两张是鲍家街)。汪峰一年半一张专辑的频率,让他在十五年间先借由布鲁斯摇滚入行,然后逐渐转型为主流励志抒情摇滚,稳稳坐定国内摇滚一哥的位置(如果郑钧是摇滚,那么汪峰就是摇滚)。而郑钧呢,94年的《赤裸裸》多么惊为天人,和半神化了的魔岩三杰相比毫不逊色。后来平均4年才出一张,甚至都难以巩固公众心中的既有印象,更遑论发展了。创作固然需要沉淀,但现在这个时代沉淀得太久就容易落灰。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希望郑钧老师能够在这个音乐已经正在迅速回暖的时代,多出作品,多出好作品。

音乐 摇滚乐 音乐人 郑钧 如何评价 X

有人知道朱洪茂现状吗?

-

朱洪茂 出演过昨天和长大成人 曾是郑钧的编曲和吉他手 在回到拉萨MV中出现过

“从列侬想到我的第一个吉他手朱宏茂,我认识的人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能做平面,工业,装修,建筑设计,能编曲编弦乐,总谱写的跟画一样漂亮,职业吉他手,主演过长大成人,各种精彩,各种不堪,于某年春节着衬衣推门出走,至今生死未卜。唏嘘,泪。”
Sina Visitor System
2010年郑钧微博

电影 摇滚乐 郑钧 贾宏声

如果朴树,许巍,郑钧组成一支乐队,对华语乐坛会有怎样的影响?

-

是否会成为如纵贯线般的经典?对华语乐坛又是否会有影响?先不想会不会组成乐队。

乐队是一个整体,有个性的人不要超过两个,同时他们的个性也是乐队的个性。所以就算俩人没在排练的时候互相掐死,做出来的东西也会驴唇不对马嘴。

而且玩乐队玩的好的人都是混蛋,总得有两个通晓人事的去照顾他,保护他的天性,尽量不让他们参与到琐碎的社会和项目事务中。你看看朴老师,录个音连deadline都守不住,十多年圈子算白混。题主列的这几个人也基本都是甩手掌柜,跟投资人和老板耍混的主儿,光会提意见不出解决方案,到最后没人执行,铁黄的队儿。

乐队 华语流行音乐 朴树 许巍 郑钧

郑钧对中国摇滚是否有很大的影响?

-

最初没怎么听他的歌,而且老早韩寒和他对骂的时候才知道他这个人。最近翻出他的一些“老歌”,《回到拉萨》《灰姑娘》《赤裸裸》,感觉很不错,而且自己的演唱、创作风格很明显。
所以想知道此人对中国摇滚是否有可圈可点之处?还只是在电视台出镜赚点钱走人的?

答案是肯定的。
谈音乐别扯私人生活。
翻出来听听《私奔》《回到拉萨》《赤裸裸》《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长安长安》等,再横向看一下那个时代的中国摇滚乐,你就知道答案了。

音乐 摇滚乐 中国摇滚 郑钧

关于郑钧的《摇滚藏獒》,什么时候才上映?

-

好莱坞电影和郑钧原创

距离上映时间还有3天,首映时间:07月08日,可以先看看预告片,电影讲的是藏獒波弟在山村长大,本该子承父业担当村庄卫士,却爱上了现代摇滚乐。为了追求音乐梦想,他进入城市,寻找乐队未果、拜师学艺受挫、屡遭狼群算计,但他坚持不懈,不仅拯救村民,还弥补了亲情上的裂痕,最终梦想成真。(我是静静,点击我的头像呀!)

郑钧

怎样评价郑钧的新单曲《风马》?

-

我觉得作为听众或者粉丝,不应该要求郑钧作为一个时代的符号延续硬摇滚的曲风一如既往,我们太容易把公众人物当做英雄,贴上标签,定性。但其实我觉得更应该以广大的视角把他们当做一个个体,个性鲜明。我想郑钧肯定不想一成不变的,不管音乐圈,其他艺术圈,大众很容易思维定势,标签贴了就不想撕了。就像成龙现在的电影讲的都是大和谐的大主题,没有了以前小人物的接地气,很多观众就开始喷,我觉得这很不成熟。十几年,几十年,人都是会变的。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会变的,就像我做学校的时候极其厌恶鄙视考公务员的同学,毕业俩年,我自己也开始考了。蝼蚁尚且如此,何必强求大象云云?

摇滚乐 汪峰 许巍 郑钧

郑钧翻唱的come as you are是不是真心难听?

-

反正我觉得真难听。。。

谢邀。
我觉得这首歌……它没法live.
Nirvana已经是一个时期的标志了,它已经被时间见证了太久,它太涅槃了。就作品本身来说,歌词的解读因人而异,在punk之下,也许只有Cobain自己明白依经历写下的歌词,他唱出来也永远都像是淡啤酒,一直在说,这就是我,老子就是punk,老子宁愿grunge,也不愿意让你们随便对我的作品解读。
再说郑钧版本。
只能说是用来致敬的翻唱,吉他没Cobain洒脱,唱腔和一些音的处理也不像他的风格,只能说是模仿的成分比较多。也不能说难听,只是没有那样的味道,淡啤酒再淡它喝多了也醉,可是水兑得太多,仿制品终究口感不好。

Nirvana(乐队) 中国摇滚 郑钧 柯特·柯本(Kurt Cobain)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