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7更新:to排名暂时第一的答案
想到哪说到哪,说几句。
说俄语的难点在变格变位的,在前置词搭配的,那简直是开玩笑。真正的俄语学习者从来不会认为这些是困难的东西。这都是固定的,有什么难的。
加前缀的动词、前置词,如果只能理解到这里的话,我觉得还不够,例子也不必举了。
我很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也从没否认过英语进入到高级阶段的难度,我的第一外语毕竟还是英语,我了解。但目前的问题是我没忽略你所指的“英语语块现象”的难度,你却忽略了“俄语语块现象”的难度。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却不完全知道我在说什么。
而且我也认同你这个“最低门槛”的提法,我明白你的意思。“不是所有人都能进行口若悬河的演讲,进行一场精彩的学术报告,因此它涉及到了社会分工的方方面面,文化资本,教育程度。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那个能耐。”这句话我同意,而且也同意它完全适用于俄语学习过程。
我完全不预设观点来读你的论述,但就目前的论述内容来看,要论证你 “语言难度排名为英语>拉丁语>俄语” 这句原话,恐怕是远远不够。
语言进入到高级阶段,本来就是各有各的思维,各有各的难度,我觉得并不分高下。“难”这个词本身就带有模糊语义,内涵很清楚,外延极其模糊。本想看看如何创新性地论述英语难于俄语,似乎是没有看到。

我的回答并没有针对原题目,更多的是针对上文的论述。

一个小建议,更新的东西最好用分隔线,原文请不要动。我还以为没更新,结果在段落中间加了东西,这个不太好吧。
——————————————————
写完立刻更新:
才想起来,就连英语中-tion这个后缀好像都不是英语的!对应的拉丁语名词主格是-tio
——————————————————
我来稍稍补充一些材料。一外英语,二外俄语,工科。
词法方面,名词、形容词、代词、数词的格,俄语健全的有主、属、与、宾、离、位格,残存呼格(据我所知俄语残存的呼格只有两个,上帝Бог-Боже,父亲отец-отче这个几乎不用),拉丁语健全的有主、属、与、宾、离,残存的有位格、呼格(位格残存的不多,呼格很少与主格不一致)。数词,拉丁语除基数词、序数词之外还有分配数词和副数词而俄语没有。动词,共同的特点是都有直陈、虚拟、命令三式,主动、被动二态和分词(俄语是形动词和副动词)。拉丁语把“时”给混了进来,搞出了(直陈式)现在、将来、完成、未完成、过去完成、将来完成,(虚拟式)现在、完成、未完成、过去完成,(命令式)现在、将来诸时。俄语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算好办,直接上一个“动词的体”。完成体vs未完成体,完成体没有现在时。但是俄语的变化是很规律的,拉丁语的变化虽然也很规律,但难在实在太多了,每一个都需要记忆。
试举一例,拉丁语vs俄语“警告”
拉:monere,
直陈虚拟命令各一时间为例,
直陈式现在时,主动态moneo,mones,monet,monemus,monetis,monent,被动态moneor,moneris,monetur,monemur,monemini,monentur;
虚拟式过去完成时,主动态monuissem,monuisses,monuisset,monuissemus,monuissetis,monuissent,被动态monitus essem,monitus esses, monitus esset, moniti essemus, moniti essetis,moniti essent;
命令式现在时,主动态mone,monete,被动态monere,monemini。
即每一个(人称+时+式+态)的组合词尾都不一样。
俄:предупредить(完)-предупреждать(未),
直陈式完成体将来时,предупрежу, предупредишь, предупредит, предупредим, предупредите, предупредят;
直陈式未完成体现在时,предупреждаю, предупреждаешь, предупреждает, предупреждаем, предупреждаете, предупреждают;
命令式,完成体предупреди(те), предупреждай(те)
其余变化都不难。
俄语的被动靠被动态、“宾格+第四人称”或者动词的被动形动词形式表达。拉丁语同样也有分词。
俄语和拉丁语不规则的东西也都很多,谁也别说谁。
总之,词法上来说,拉丁语和俄语能甩英语好几条街,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句法方面,俄语拉丁语因为有了变格变位,句法极其灵活。英语变格变位基本上消失了,所以严格依赖语序并对词汇有一定要求。英语有动词后面的小品词,俄语同样有极其令人头疼的前缀,这两种东西作用基本一致。俄语的接格关系很能体现俄罗斯民族的思维,老师总讲是约定俗成,但每每深入思考就会有新的发现。
什么是约定俗成?约定俗成就是语言的演化嘛,英语也经历了这么多,估计它老祖宗已经认不出“现代英语”这个后代了。

词汇方面,俄语的确是新的自主词汇相对匮乏,尤其科技词汇,这个必须承认。最令人费解的是俄语连英语的后缀都借,-tion在俄语变成--ция,可是俄语明明有自己的名词化方法-ние或-ка。实在难以理解。尤其理工科领域,一会儿用俄语词,一会儿用英语词。“应力集中”用концентрация (concentration) напряжений,难道我用сосредоточение напряжений就错了???说到应力,表达这个意思的stress俄语同样有стресс(是不是借来的不知道),但已经是另一个意思了,是描述(机体的)烦恼、压力、惊吓等。
英语有一部分词和拉丁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比如拉丁语“警告”monere,同根的英语词汇admonish,monitor,monument,monster,premonition,demonstrate,money(此处本人存疑)。
refer之类的词就是拉丁语,alumnus干脆连复数的变化都借来了。

我并没有说英语简单。但赞数第一的答案觉得俄语就是仅此而已的话,我觉得并不靠谱。“语块”之后的论述,俄语同样适用,丝毫不差。
个人观点,一个词如果有太多义项的话,对于一门语言并不是一个好现象,这恰恰说明了词汇的匮乏。
“所谓的难易都是相对于某一种母语来说的。”赞同楼上这句话。

那么是什么促进了英语的大发展呢?我觉得是霸权、综合国力。换言之,语言学之外的东西。
英国美国都用英语,曾经的和现在的综合国力最强国家(中性含义),再加上世界范围内的科技进步(这也和综合国力、经济社会发展分不开),才促成了英语今天的地位。没有这些的话,恕我愚笨,我看不出平淡无奇的英语能够凭借什么打败法语、德语、俄语。

历史不能假设,好好学英语吧。

首先说说自己的理解为什么获得赞最多的答案是那个吧,个人观点,不喜勿喷咯~
首先,用举例子的方式来解释所要说明的问题这是很好的一种说明方式,这位答主则使用计算机的种种特征来类比语言中的种种,这样一来的确高大上。当然可能这一点也因人而异。但是至少在我看来是用复杂的东西解释复杂的东西。答主同时也列举了很多英语和俄语的例子,相信英语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是很熟悉的、但俄语则不是(新疆边境、东北满洲里那块当然除外),但是我相信系统学习过俄语的人应该能看得出答主列举的例子并不全面,倒是有点儿用“短处”与“长处”相比较的意思。除此之外,答主的答案却是够长、之后还有之后添加和修改的吧。

=======以下是我对这位答主答案中有所异议的地方========当然只是针对于俄语,拉丁语我了解很少、不予论述===========

该答主从三个方面比较英语和俄语:语音、词汇、语法。
一、语音
———————————————
(该答主)【语音上,俄英拉三语各自有属于自己的难度系数的音位,拉丁语和俄语有颤音,而英语有齿龈塞音,有协同发音的那个tr,美式英语更是变态,还有神奇的卷化元音,闪音,软腭化齿龈边音,还有比如seventy的t就发r的闪音,正字法和发音完全不相关(要发好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哦),因此难度系数持平。】
———————————————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俄语的语言不只是有颤音。俄语语音的变化也很复杂、很多变。
1.有元音的弱化а-о,在非重读音节上要弱化,例如当重音不在о上时,о发а的音;元音а-э在软辅音后要弱化,取常见的例子 язык,яйцо,часы它们发и的音,还有其他,不一一列举; же ,ше,це 在重读音节,е发 э的音,非重读时,发 ы的音。
2.清浊辅音的浊化和清化。成对的清浊辅音有【清-浊】【п - б ,ф - в , т-д, с-з, к-г, ш-ж】。清浊成对的浊辅音位于词末及清辅音前,浊辅音要清化,读成对应的清辅音;而清浊成对的清辅音在清浊成对的浊辅音前要浊化,即读成相对应的浊辅音。但是有例外!!!#м н л в р #之前的辅音不发生变化。
这些都是最最基本的语音规则,还有其他很特殊的。

二、词汇
1.词汇量
———————————————
【该答主】先比较词汇量的大小,俄语的词汇量大约为12.5万,拉丁语的词汇量为50万(各种学术命名,植物学术语动物学术语等等),而英语的词汇量已经达到了300万。光是这一条英语的软件优势已经很好地凸显出来了。但有人疑惑,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毕竟人的一生是不需要那么多的词汇量的。那好,我们拿英美母语人士,罗马帝国的臣民和俄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相比较,事实上,还是英语独占鳌头。英美人士的词汇量平均为3万,而俄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在2万左右。罗马帝国的臣民的词汇量不好测量,拿意大利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作类比的话,他们的词汇量在1.7万左右,此时词汇量排名为英语>俄语>拉丁语
———————————————
我对于英,俄、拉丁语的词汇量总数等的不是很了解,不作评论。但是答主说的英语词汇量300万从何而来,希望给出出处。
2.新词的衍生能力
我看到很多人都提到了俄语的名词形容词变格和动词变位,有的人觉得难,有的人则认为这只是简单的背和记忆、没有什么难度系数,还有甚至说都是很规律的东西,很简单。。。有一定道理,因为阴、阳、中、复数,阳性名词有四种词尾、中性四种词尾、阴性五种词尾,除去四格同一格或二格的情况也不过就是52种词尾变化(不包括第五格中的特殊变化);而动词变位、第一变位法和第二变位法,按不同的动词词尾、有相对应的变化词尾,但是,如果真的完完全全就是如此规律、我也没必要在这里码半天字,例如 дать的变位,дам,дашь,даст,дадим,дадите,дадут, 这是俄语中很常见的一个单词,但我想说的是类似的变格不规律的可不是只有这一个。当然,在学习俄语的时候,这些都是最最基本的东西,时间长了之后,熟悉了之后,对于这门语言也会有感觉、因此也就没什么了。
然而,俄语中的词形变化不是只有变格变位的。人称代词要变化,形容词还有比较级和最高级,动词还有命令式(第一、第二、第三人称命令式)、假定式、形动词、副动词。
动词在俄语中是及其重要的。大部分动词有完成体和未完成体,还有单体动词和兼体动词。一部分未完成体运动动词又分定向和不定向(涉及到语法),而所谓的命令式、假定式、形动词、副动词则是在不同的规则之下,根据完成体和未完成体不同词尾的变化、相应的对应不同的用法。可能大家又要说仍然是有规律的东西、怕什么?是吧!?呵呵哒。。。这就是俄语,你以为你背下了这些变化规律就万无一失了?不!在这些规律之下还有很多不规律的特殊变化。如果说什么命令式、假定式都是弱爆了的话,去看看形动词和副动词吧,那个够酸爽。
3.词汇的用法
对于词汇的用法,有人提到了俄语的前置词,并与英语的介词相比较,得出俄语前置词单调的结论。以下是该答主的言论:
———————————————
(前面是大段的例子)…前置词更是单调,数量级根本不能和英语相比。更可怕的是英语因为不需要变格变位的形式,不同的介词+同一个名词就有可能产生不同的意思,比如in university和at university,前者表示在大学里,后者表示在大学里念书,而俄语就只有в университете。俄语虽然有前置词,但对于某个动词而言却是相对固定的,一个动词往往由词根组合而来,因此它的语义逻辑其实也是相对固定的,比如смотреть一般只有接带на或者в的第四格。英语就不一样了,look,stare, glare, squint都可以表示看,而且不受到前置词的限制,也不是太依赖词根(不需要用同一个词根构成其他形式的看,比如俄语的заглянуть, взглянуть都有固定的词根)光是这一条英语就足以秒杀俄语
———————————————
我不评论英语到底是什么样,但我想说这位答主引用的例子未免太单一,有点儿以偏概全了。
那么我先来科普一下前置词吧。
大体上、前置词可以分为四种。表示空间意义、时间意义、原因关系、目的关系。这不是说什么前置词就专门表示什么样的意义,相当一部分是根据所用的语境和动词来确定其表达的意义的。比如说最常见的за,在空间意义中за(чем)可表示“在…后面”“在…那边”“在…外边”,而此时за和позади是有区别的;时间意义中、за+时间段,强调所完成的事情,即在这段时间内做了什么,此时与в,на可是有区别的;原因意义中,за(что)表示奖、惩、爱、憎的理由或根据,而你知道表原因的前置词还有哪些么?有от,из,с,по,из-за,благодаря ,ввиду,вследствие ,в силу…每种前置词所表示的原因都不一样,我不一一细说;目的意义,за(кем-чем)主要用于运动动词或表位置移动意义的动词之后,表示“去/找来(请、叫)谁” “去/来(取、买、找)什么东西”。
手机打字、打的手都要断了。。。
所以,真的不要和学俄语的人说俄语的前置词单调好么?
至于说什么英语介词与名词动词搭配产生的短语很多啊、这个我不否认,我也不是没学过英语,说俄语的前置词相对于某个单词来而言是相对固定的这个我也不否认,答主举的那个смотреть的例子也是对的,但是!只提像смотреть这种及其简单的动词而忽略那么多特殊接格的动词真的好么?你以为一个单词是这个意思、然后家里什么前置词都是这个意思么?举最简单的例子 ответить -отвечать,+чему符合、合适 ,+за кого-что/перед кем-чем对…负责,+на回答、回复。而类似的特殊接格的、多个接格关系的还有很多很多。 有人可能又要说了,“这有什么、背会就好、背会了就内化为自己的东西了,有什么难的?” 那么我就要说了、英语里那些固定搭配啊、动词短语啊、不一样背会就内化为自己的东西了?说英语的这些短语特别多特别多,俄语动词、名词、动名词、形容词特殊接格的不知道有多少,两种语言,不是说简简单单的就可以背会的,英语如此、俄语亦是如此啊!
该答主还提到一词多义、同一意思多种词汇表示、以及词根的问题。一词多义我不想多说,我个人认为不论哪种语言都存在一词多义,没什么比较的意义;而同一意思多种词汇表示,有答主只举了英语的例子,可是啊、这和一词多义是同样的道理啊,就比如汉语中还有“看”“瞧”“瞅”“瞥”,俄语中难道就没有?(例子我明天举、今天太晚、我要睡觉去了)还有词根的问题、说实话这位答主的关于俄语词根的意见我没太懂,俄语是很多相同词根加前缀构成其他动词的,有些同词根的东西意义不同但有关联,但是还有一些虽然同词根、但是意义完全不一样啊!!例子我也明天再举

———————————————
今天先写到这里,关于俄语的还有很多需要说。手机码字、如果有个别错字什么的见谅哦

我的个人经历只能说前半句放屁。

别逗了…
英语的简化程度是公认的…
俄语首先使用西里尔字母书写,然后性数格时态语态等变化比英语不知高到哪里去了…俄罗斯人的语言天赋极强,学习其他语言上手极快
拉丁语的特点就是变化丰富,这也是它比英语难的原因之一。
英语属日耳曼语系,但在发展过程中大大简化,易于使用,学过英语及另一门印欧语系语言的学习者里,好像没有说英语很难的吧…

当然,其实这些形式上的东西都不是难的地方,所有语言都是,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去理解这门语言的内在逻辑,如何用这些逻辑、规则去完整地表达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外国网友做图一张

2015年6月17日最后一次更新
最后一次修改,不想废话太多,认同的人自然会点赞,不认同的请点没有帮助
利益相关:本科俄语专业,英语拿过catti二级,本科在读。水平确实low恩,但我的立场是不会变的。反正我是觉得那些随意就反驳或者是拿不出具体的证据出来说事的人都是没学过语言学的,最后一次重申:本文讨论的范围是整个语言的语言面貌,无关个体的掌握能力。更新完了
------------------------------------------------------------------------------------------------------------------------------------------------
这句话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问题。
任何语言,按照性能来讲,都分为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硬件是语言的载体,或者说是一种最低门槛标准。如何理解最低门槛标准?就比方说一台计算机,在没有任何操作系统之前,就是一台裸机,它的配件包括主机,显示器,中央处理器等等都赋予它作为一台实实在在的计算机存在的意义,是作为计算机这一事物的最低门槛。如果少了主机或者少了其他配件,这个要求就会低于最低门槛要求,使之不能成为一台计算机。而语言的构成也是一样,包括语音,不是全部的语汇和语法。这三个要素构成语言的硬件。因此,某个具体的语音系统,某个具体的语汇系统加上某个具体的语法体系就构成了某一个特定语言的硬件,形成了某种具体的语言。故,某个东斯拉夫语支的语音系统+某个东斯拉夫语支的非全部的语汇+某个东斯拉夫语支的语法体系就构成了某个东斯拉夫语支的语言,暂定为俄语。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什么语言,它都有属于自己的硬件。一旦少了某个配件,就不能构成为某个具体的语言。而有趣的现象出现了,计算机之所以成为计算机,是因为它的配件满足了构成它存在的最低门槛要求,只要过了这个门槛要求,不管再怎么锦上添花,它的本质都是一台计算机。如果我们把这个最低门槛要求比作一张图纸,只要把这张图纸送给专门生产计算机裸机的工厂,那么工厂自然而然能够把计算机给“生产“出来,至于后面怎么处理,我们暂且不管,反正它是一台计算机。而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把图纸上的所有信息抽象地概括成一个常数n,那么这个最低门槛要求就等于n,我们称之为最低门槛指数。其实任何语言也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的最低门槛指数。俄语有自己的最低门槛指数,英语有自己的最低门槛指数,拉丁语同样也有自己的最低门槛指数。有心的读者读到这里一定会有所领悟我所要表达的意思,那就是任何语言的习得,机械地来看,只要满足了这个最低门槛指数,就算是入门了。这个指数虽然抽象,但我稍微一类比你们就会知道,其实这个指数所对应的信息量在语言中就相当于 教科书的语音入门+常用词汇+语法书。如果你们这三项都掌握了,恭喜你,你已经具备了自学能力,并逐渐过渡到中高级阶段。
然后回到刚才的硬件问题,俄语,英语,拉丁语三者之间到底谁的最低门槛指数比较高,那么它的难度自然是最大的。
语音上,俄英拉三语各自有属于自己的难度系数的音位,拉丁语和俄语有颤音,而英语有齿龈塞音,有协同发音的那个tr,美式英语更是变态,还有神奇的卷化元音,闪音,软腭化齿龈边音,还有比如seventy的t就发r的闪音,正字法和发音完全不相关(要发好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哦),因此难度系数持平。常用词汇量均为5000,难度系数持平。其实我们剩下要比较的就是语法了。其实这个也不是很好比,先比较俄语和拉丁语吧。俄语名词有三个性,拉丁语也有,持平。剩下的,不言而喻,从屈折变位的角度看,俄语所需要的物理形态量是远大于拉丁语的,此时俄语完爆。然后我们再比较俄语和英语,不言而喻,英语没有变格这一点就被俄语秒杀了。然后我们再比较拉丁语,额英语没有变格,直接秒杀英语。因此从硬件的角度看,难度排名为:俄语>拉丁语>英语
但是除了硬件,语言还剩下最重要的就是软件。这里的软件不光指软件的种类,还包括软件的运行速度,软件在裸机上的兼容性。在语言上的对应就是,语言词汇量的大小,词汇的用法以及适应时代发展的新词在语言框架上的运用。于是问题来了,按照这样的性能标准,难度排名还是原来的俄语>拉丁语>英语吗?先比较词汇量的大小,俄语的词汇量大约为12.5万,拉丁语的词汇量为50万(各种学术命名,植物学术语动物学术语等等),而英语的词汇量已经达到了300万。光是这一条英语的软件优势已经很好地凸显出来了。但有人疑惑,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毕竟人的一生是不需要那么多的词汇量的。那好,我们拿英美母语人士,罗马帝国的臣民和俄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相比较,事实上,还是英语独占鳌头。英美人士的词汇量平均为3万,而俄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在2万左右。罗马帝国的臣民的词汇量不好测量,拿意大利语母语人士的词汇量作类比的话,他们的词汇量在1.7万左右,此时词汇量排名为英语>俄语>拉丁语。还剩下两个参数,词汇的用法和新词衍生能力。。词汇的用法毋庸置疑,英语和俄语直接秒掉拉丁语,英语有动词短语和介词短语,俄语有前置词的用法,而拉丁语的用法却是相对固定的。再比较英语和俄语,英语的一词多义就足以秒掉俄语,举个例子engage就有多达10个义项,而且make和set还可以构成各式各样的短语搭配。因此,不难看出为何英语会需要一系列词典,比如英语动词短语词典,英语俚语词典,英语搭配词典,英语同义词词典。动词短语词典说明英语擅长利用各种短语,英语搭配词典说明动词和介词之间以及动词和受词之间有着严格的关系,英语同义词词典则说明英语的词汇大,你能区分责备chastise, rebuke,reproach,reprimand,chide,scold,admonish,upbraid,remonstrate,berate,lambaste,castigate,reprove的区别吗?如果上升到短语层面,表示责怪的含义就短语就更多了例如give someone a talking-to,dress down, give someone a roasting. give someone an earful, rap over the knuckles,send someone away with a flea in their ear,let someone have it, lay into, lace into, give someone a caning,put on the mat, slap down, pitch into。有没有看到各种各样狂轰滥炸似的表达,而且在这里还没有明确地区分哪个是transitive动词哪个不是,也没有对介词进行具体的分析。有的动词后面可以直接接副词。而俄语就不同,俄语只有пенять; огрызнуться; взъедаться; бросить обвинение; обессудить; жаловаться; укорять; виноватить; взъесться; огрызаться; бросать обвинение; попенять,前置词更是单调,数量级根本不能和英语相比。更可怕的是英语因为不需要变格变位的形式,不同的介词+同一个名词就有可能产生不同的意思,比如in university和at university,前者表示在大学里,后者表示在大学里念书,而俄语就只有в университете。俄语虽然有前置词,但对于某个动词而言却是相对固定的,一个动词往往由词根组合而来,因此它的语义逻辑其实也是相对固定的,比如смотреть一般只有接带на或者в的第四格。英语就不一样了,look,stare, glare, squint都可以表示看,而且不受到前置词的限制,也不是太依赖词根(不需要用同一个词根构成其他形式的看,比如俄语的заглянуть, взглянуть都有固定的词根)光是这一条英语就足以秒杀俄语。至于新词产生的能力,更不言而喻了。英语是学术的语言,随着科技的发展,每天都有新事物的诞生,这个时候必然必要命名法。英语更多承担的是互联网信息技术时代所带来的新事物的命名,而拉丁语本身有古典学研究的基础,主要承担的是植物学,动物学等领域的名词的命名。一旦发现新的植物和动物,那么拉丁语新词的产生能力也是极其强大的,只不过不如英语那么迅速。而俄语就不一样了,按照我接触到的俄语语汇,绝大多数新词都是直接照搬西方世界的,甚至很多都来自法语。这一点就显得十分低端了。因此结合上述各参数的难度,语言难度排名为英语>拉丁语>俄语。可以看到从硬件和软件的难度排名来看,拉丁语的难度都是适中的。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的,因此下面我们就比较硬件和软件的差值,最终确定语言难度排名。
到底是英语难度大于俄语还是俄语难度大于英语?其实我们又可以回到刚才那个最低门槛指数上去了。若俄语的难度大于英语,则必然指的是俄语的最低门槛指数大于英语的最低门槛指数。而之所以称之为最低门槛指数恰恰是为了说明,这个指数真的很低端,而且毫无创造力。一台裸机,只要符合图纸的最低门槛指数n,就可以进入工厂生产出来。而由于语言在一定时期内的硬件面貌都是相对固定的,因此这个最低门槛指数也是相对固定的。只要突破了这个指数,再回来谈这个指数就显得毫无意义了,因为你最终的结果不是要达到某个语言的最低门槛指数,也就是入某个语言的门,而是要最终习得这门语言。所以我看到评论区里有人说英语的形式已经大大地简化,而俄语变格变位过于复杂,我觉得这是极其荒诞的,说白了,俄语的最低门槛指数无非就是那些词形变化,这是死知识,只要花点时间成本,是完全可以全部掌握的。英语虽然没有形式主义上的冗余,但是词汇量大,用法复杂,短语丰富就足以完爆俄语了。
在这里我想引申出一个概念,那就是语块chunk
什么叫语块?有学者认为语言并非由传统的语法和词汇组成,而是由多词的预制语块组成,人们在使用语言时,句子的生成并不是靠语法把单词组织起,而是使用一些预先编制好的语块,可以说语块是使语言输出变得方便、快捷和流利的关键。也就是说人们在外语学习的过程中并不是强调具体某个单词的具体意思,而应该兼顾它和周围单词的组织关系。举个例子,动词短语give someone a talking-to,在这个短语里一共有4个单词,give,someone, a, talking-to,各自的意思相信大家都应该清楚,但是连贯起来呢?give someone a talking-to到底是什么意思?光凭字面上的理解,有的人认为给某人说话的权利,而有的人认为是和某人进行一次谈话,还有的人认为是给某人抱怨的机会。但答案却是责怪某人的意思。这个只有通过经验积累,而不能从字面上去理解。这4个单词所构成的组织关系就是语块,一个人只有记住了语块的含义,才能把语汇给真正学好。事实上,英语中的语块现象是远远多于俄语的,这就是说我们经常看到我们都会的几个单词,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这几个单词如何构成语块,因此就不能捕捉到这几个单词共同表达的含义。而俄语就不一样,俄语的动词本身就有词根,根据词根再稍微查一本普通词典就知道动词的意思,然后记住接格关系,那么这个动词就内化成你的东西了。英语则不一样,语块现象不能光凭普通词典,因为普通词典主要兼顾的是某个具体单词的意思,涉及到语块现象的只有通过搭配词典或者是短语词典,因此英语的词典数量是远大于俄语的,这也算是一种获取资源多样化所带来的难度吧。还有,由于语块中各个单词之间往往没有词根联系,你说give和talking-to这2个单词之间哪个是共有的词根?答案是没有,因此你不能光凭字面去理解,而只能通过查询搭配词典。而很多外语学习者,包括小语种优越论者,只看到某个具体单词的难度,就忽略整体语块难度,认为英语单词已经大大地简化了,而俄语的变格变位极其复杂,借此去否认英语的难度,这是相当令人惋惜的事情
--------------------------------------------------------------------------------------------------------------------------------------------
说到这里,我还是想反驳一下楼下
1、反驳“英语动词后面有小品词,俄语同样有令人头疼的前缀,这两种东西作用基本一致”
俄语前缀所附加的语义效果是有极强的规律性的,一般而言分为单独的前缀和与动词搭配的前缀,单独的前缀直接附着在词汇上面,与动词搭配的前缀主要和动词词根附着的前缀相互配合。比如说почитать读一会儿书,这里的по表示时间的界点延长,而довести дела до конца中的довести和до构成嵌套式结构,记住这些东西完全就是有逻辑可循的啊。还有一些特殊的前缀,只要稍微死记硬背一下就完全可以拿下来。但英语则不一样。我举个例子render这个词,它不带小品词的含义就有很多,提供,提交,表演,若带上小品词,比如render up,大家可以猜猜是什么意思。是提交上去的意思吗,因为后面有小品词up啊。答案是不对的,render up这个词组表示的意思是放弃。提交的准确表述应该是render。那你告诉我up在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很多时候英语的小品词是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循的,因为英语动词分为两种,必须带接续介词和必须不带接续介词,还有另一类是可带介词,比如render for,这里的for是可以省略的,render for sb为某人表演。俄语的前缀怎么能和英语的小品词相提并论了。日耳曼语族的小品词本来就很无厘头好吗,再比如英语的亲戚德语,学过它的人都知道它的小品词是极其复杂的。
2、反驳“语块之后的论述,俄语同样适用”
任何语言都有语块,这是不容置喙的事实。但问题在于,俄语的语块其实并没有英语那么复杂和多样。你可以说俄语(动词+前置词+不同位格的名词)的固定形式构成语块,这点我并不否认。但只要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俄语的前置词无非就是表示2,3,4,5,6格的几个前置词,数量有限,知道了前置词,后面的名词变格完全又回到了最低门槛要求上去了。而且俄语动词的词根性都是相当明显的,背下词根,然后稍微查一下词典就可以拿下动词的意思。记忆量无非就是动词+前置词的选择罢了。还有(前置词+名词)的语块,这点难度我承认,地点状语到底用на还是用в,这个只能死记。但比起英语,这点作用根本不算什么。首先英语有几个无厘头的词汇构成的语块,其次英语有无厘头的小品词,如上文所述的render up,再次,英语有一词多义现象,最后,英语有严格的定语限制。什么是定语限制?就是一个词组,它的修饰语到底是名词还是名词派生的形容词的选择问题。举个例子meniscus transplant和meniscal transplant半月板移植。前者是名词+名词的修饰结构,后者是名词派生的形容词+名词的修饰结构。到底选择哪个?答案是前者。前者更符合医学表达的规范。这种规定有规律可循吗?答案是没有的。而在俄语中,半月板移植无非就是移植+半月板(2格),根本就是有规律可循的好嘛。因此英语的语块chunk是完完全全碾压俄语的
3、反驳“一个词如果有太多义项的话,对于一门语言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你错了,恰恰相反,一个词有太多义项的话,对于一门语言并非坏现象。首先,英语的一词多义并不代表它low。其次,英语的词汇量并不小,并不是说英语的词汇量小,所以它不得不在有限的词汇中开辟更多的义项达到一词多义的效果,而是即使英语有庞大的词汇量,也同样在一个词汇中拥有许多义项。那你告诉我这样的语言是不是博大精深?再说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如果在庞大的词汇体系下对一个词语多做文章,达到一词多义的效果,是不是可以承载更多的信息?再说有的人懒得背单词(背单词的本质就是记住新的词汇形态,新的拼写排列组合),那我利用好原有的词汇形态,把其他义项给利用了,反而显得我对语言的使用更加娴熟。hit的效果永远不比lambaste的效果差
--------------------------------------------------------------------------------------------------------------------------------------------
话说回来,很多人不仅忽略了英语那种极其复杂的语块现象,还总是在拿俄语的变格变位做文章,我不仅一次看到名词变格动词变位背得特别熟练的人一张嘴就不会说俄语,这就像做数学题一样,这个最低门槛指数就相当于公式,我都能够背诵下来,但我不会利用圆方程解决具体实际的问题。就好比我背下来变格变位却不能当口译员一样,有什么意义?英语虽然最低门槛指数低,但入了门后就需要靠强化学习了。英语之所以被人解读为简单,是因为它的最低门槛指数低,因此才有利于推广,有利于普及,有利于实现低龄化启蒙教育。而正是因为有的人随随便便入了英语的门,便开始产生了英语是一门很简单的语言的错觉。事实上,这些最低门槛指数并不能构成语言的全部技能,相反,它类似于一种岗前培训,我告诉你这是最基本最基本的图纸,你必须看懂之后,才能进行程序设计开发,才能进一步掌握语言,逐渐习得这门语言。
英语的难度是必须的。英语已经覆盖了全球70%信息的文本量,涉及的科学领域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比拟的,由于有全球各种族各民族的参与,英语的塑造和成形都有无与伦比的语言优势。任何人都可以说一口蹩脚的日常会话,因此它允许各种族各民族参与其中,这体现在它的最低门槛指数低。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进行口若悬河的演讲,进行一场精彩的学术报告,因此它涉及到了社会分工的方方面面,文化资本,教育程度。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那个能耐。只要你到了英美世界,就会发现,大学四六级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专八词汇也都根本不算什么,你距离真正的掌握还很远。而俄语虽然入门比较费劲,但过了这一关后基本拼的就是词根组合和运用,而且俄语有神奇的固定思维,在一定的领域又是相对固定的,过了最低门槛指数后,自然比英语简单。至于俄语也有学术领域方面的用法,这个其实很简单,直接借用英语,改造发音,编写成科技词典就行。
--------------------------------------------------------------------------------------------------------------------------------------------
结文之前,在其他评论区看到有人说我过分解读,甚至忽略了文学和文化,并且指出难的语义模糊。因此我还是想说几句。
文学的形式就是文字,而文字形式本来就是语言形式的体现,语言形式又通过词汇来构建。那么词汇从何而来?当然是一个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并传承下来的,并且以语料库或者词典的形式保存下来,在今天甚至未来相对固定的一段时间内,这个语料库和词典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变动。也就是说,这个储存俄语世界几乎所有词汇的语料库和词典就是作家在创作时的选词来源。so,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从上文的论述中和其他一些证据中可以看出,俄语世界的这个词汇储存量是远远小于英语的。就好比,我有10种可以选择的布料,你只有5种,在技术水平一样的情况下,谁编织出的毛毯的风格最多样,谁就能取胜一样。当然,这个结果和数据肯定是非主观的,也就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导致了俄语文学词汇的选取多样性的可能性低于英语的客观性事实。但人类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而且语言毕竟是民族性的东西,人们对语言文字所传递的信息赋予了更多的情感色彩,于是作家和读者都尽可能在有限的文字背景下提炼出和语言文字本身的信息熵无关的情感熵,就好比一个人的一篇作文里只有一个苹果,有的人脑洞太大,就把苹果比成了爱情,忠诚……于是就会给人以外延的感觉。但事实上,从理性的角度看,文字本身的量本来就是固定的,或者说是应该存在一个常量,它覆盖了一个民族所有的文化认知和文明成果。英语是世界各民族共同润色的结果,吸纳了各种语言的不同词汇,这个常量肯定大于俄语。且不说文学本身的意淫情感带来的外延性,而且本身英美文学的词汇量也远非俄语可以比胜。那么,客观的事实都不承认,还提外延,很不科学,说得好像英语本身也不能外延一样。另外,这里讨论的是整个英语和整个俄语的关系比较,不能从某个人的语言能力入手,你不能说我英语词汇量3万,我俄语词汇量1万,就说明英语比俄语难。我要强调的是,学了3万英语词汇的那个人在之后所面临的学习难度的可能性是要大于那么学了1万俄语词汇的之后所面临的学习难度。因为3万之后还有其他,这个其他要大于俄语1万之后的其他。
另外,难的语义模糊。对,这毕竟是一个抽象概念,但不代表它不能被定性和定量。因为难不仅和主观因素有关(比如智商情商,这里不讨论,也很难比),还和对象的复杂性有关。复说明量大,杂说明组织结构混乱。上文已经指出英语的语汇量(复)和语块结构(杂)都明显大于俄语,都有明显的举例,我觉得这点论述还是可以站得住脚的。
评论区和其他答案里都有明显的不同意见,但很遗憾我却没能看到能够支持你们观点的例子和证据。我承认我的观点和立场必然存在漏洞,但我更多希望凭事实说话能够成为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方式。但有的人在评论里往往采用的是直接反驳我观点的做法,却不能用数据对我的言论进行有力的回击,我确实觉得自己没有受到多大的震撼和教育
-------------------------------------------------------------------------------------------------------------------------------------------
2015年6月8日18:21:57更新
看到其他答案的一些观点,我还是忍不住更新一下
看到有人说英语的强大是霸权、综合国力,换言之是语言学之外的东西才造就了今天英语的地位。我就奇怪了,为何非得是普遍语言学因素才能体现英语的难度?你让社会语言学研究情何以堪。且不说别的,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导致了英语的强大,提升了英语表达的多样性,也顺便把难度给提升了。有何不可?这就是优势,不得不承认。而有的人非得假设这些东西不存在,用一种所谓的意淫的方式去削弱英语的这个优势和俄语、德语、法语比较,看不出任何逻辑。再说英语又不是英国人的语言,全球各个民族都在不断丰富这门语言,为英语入侵其他民族的语言提供条件和便利,挺霸道的。
还有的人说,所谓的难度都是相对于某一种母语来说的。这句话我认同,但放到英语这里似乎显得不妥。英语是超级语言,已经算不上是19世纪以前那种纯粹的民族语言了。日耳曼语族语言的使用者很有可能会在英语日耳曼词源上找到容易的地方,却觉得罗曼语的部分相对复杂,而对于语言中有变格变位的日耳曼语的使用者而言,他们也有可能经不起小品词+英语由屈折语向分析语过渡,词汇由一元变得多元的这一特性的考验。英语的词汇由各种语言融合而成,构成了这门语言的超级特性。而网上很多老外说英语简单,只不过是因为英语提供了使用者入门门槛低的便利,达到基本交流的效果就可以。在这一点上,英语承担的是简单交际的功能。但是,在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社会秩序里,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是很重要的,是个平民都可以用英语进行交流,不影响买菜,不影响购物,不影响约炮,但会影响你的职业地位,比如大律师,高级医师等等。因此很多英语可以满足简单会话要求的老外(在自己的国家里是平民的那种)往往会跑来中国的高中当外教,因为他们只要一开口说话就能获得校方给的一笔不错的工资,同时可以满足那些英语入门极快却没能看到英语真正难度的中国人练习口语的机会。
最后,其实我觉得俄语的变格变位反而是省脑子的一种方式,明明就那种说话格式,由因推果,动词是因,即使不思考,我都可以猜想到那个名词到底应该变第几格,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地说出来。唉,不就说个话吗,还想那么多,多累啊。
--------------------------------------------------------------------------------------------------------------------------------------------
让你入了门之后发现这才是一片全新的天地,这或许也是英语既普遍,又可以兼得世界语言霸主最本质的原因吧。

同意,可以这样讲。后半句我不确定。

反对拿变形、字母等“规则式刚性需求”来定性一个语言难度的说法,在我看来这和外行“你知不知道俄语特别难学,因为它有那个嘚叻嘚叻的音?”这样荒诞不经的说法没什么区别。它们最多只是需要你多加机械式的训练就可以掌握的东西。

你要坚持什么西里尔字母之类的说法,我还说英语没有正字法,每个单词都得记住读音,这简直就不是人学的吖!别笑,一外是俄语的同学都是这样看待英语的,他们觉得英语单词难记到爆。

语言的难度应当取决于它本身的用法,而不是机械的那一部分,此外受母语、一外、外语掌握数量的影响。

对于拉丁语我存疑,因为目前对它了解不够深入,然而英语由于全世界的锤炼,和对各种文化的强势化入(而非俄语或某些濒临灭绝及已经灭绝的语言那种单方面被同化),其用法一直保持着相当的复杂性和难度,并且还在有活力地上升之中,这是毋庸置疑的。

母语与一门外语越接近,一般来讲应该是使得这门外语越好学,特别是对于单语者更是如此,造成混乱的反作用几乎没有。但一外与一门外语比较接近时,常常是会有很大的反作用的。同时,接触的外语越多,掌握新外语的难度就越低,而且接触的多了之后,在心态上面对种种奇怪的语法也更容易平和,个人现在面对任何一门陌生语言,类似繁复的变形这样让接触语言少的人大惊小怪的东西是心里丝毫不起波澜的,至于奇怪的发音和字母则更是不值一哂。

--------------以上是2015.6.8约3pm写的,下面是16:55更新-----------------

有人认为说俄语时脑子里必须一直转着变形,英语就不用,我想说英语初学时脑子里还得转着汉语翻译呢。而且这么着肯定是从课本学俄语的传统方法造成的,如果直接从听说开始练,然后扫盲,脑子里就不用“转”变形。

此外,中庸地说刚需,可以说在一定范围内是如此,有人就要抬杠了,说这一定范围是多少?我想说,没到零星几十个字母和几万个汉字这样的差别,那都不是事儿。

-----------------2015.6.9 16:32更新------------------

有人认为俄语比德语难,原因还是老掉牙的那些“变形数目多”什么的,可惜俄语变形几乎全是是规则的,词性也按词尾分,反观德语,三个性都得硬记住,什么中性的姑娘阴性的太阳呵呵哒,名词复数还不规律吖,这会儿你怎么不嫌德语变化多了……

有人认为“英语除了发音不规则,语法比拉丁语和俄语简单多了”,又是同上的双重标准,你觉得记6×个规则变法加一小撮不规则容易还是记几十万个不规则容易→_→

盲目夸大刚需的表象难度,只会造成这样的推论:汉语不变格,不变复数,不分阴阳性,不变位,不变时态式,文字还象形或者形声,比需要硬记住的表音文字简单多了,那么是不是全世界最简单的语言呢?

俄语的绝大部分语法功能都被词法占了,还是靠刚需表现的,学语法学完词法后句法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似英语、德语、汉语那样细节用法难于登天。

俄语比英语难太多了!拉丁语也比英语难不少。英语的性数格变化基本可以忽略。
第二个问题我不会。

我去,俄语比英语简单!!!!!!!

题主你出来我要和你谈谈人生。

你是不是在逗我!

说俄语简单的是没学过俄语吧。。你去问问学七八年 就算出了国 变格变位从来不错的也是少之又少。。自曝全国俄语专业前三的学校,老师都很牛叉,学的传说中的同传,当年专八差两分优秀线,排名全年级12。然后可以明确的告诉你 这些都没用卵用!!还是说不明白啊啊! 什么语言学好都是要天份加异常勤奋的!一年辣么多人学语言专业,但是能做同传的能有多少人?好学不好学还是要看学到什么程度,想达到什么水平。 学渣表示愧对老师!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