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采铜的邀请。

我讨论的对象是以下这三篇当事人的文章,其他人的发挥我不去评价。程代展老师《昨夜无眠》的文章,是有感而发直接写就的,引起了广泛讨论后,他又写了一篇回应《我的反思》:blog.sciencenet.cn/home。他的学生的解释,问题补充里也有了。

从这三篇文里,我感受到一份很美好的师生情。引起了批评之后,双方又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例如,程老师深刻承认自己把理想强加于人,而学生又说是自己习惯了完成所有任务不抱怨的性格导致的,也应了程老师“听话出活”这一评价;同时也说了去中学教书对他具体有什么吸引力。本来,如果是师生两人之间的事情,双方这么一沟通,应该也就没有什么事了。恰好这两段话都放到了网上,大家都想借此吐自己的槽。我觉得这很无聊。这一个博士生因为自己的原因去中学教书了,没必要好像现在所有博士都要去中学教书那样大惊小怪,还要去折射、反射和衍射出什么宇宙真理——这是媒体记者才会使用的手法。若真的想讨论现在博士是不是人才流失了,似乎至少要基于一个统计数据,而不是这种个案。所以,假如问“我怎么看”,我就只讨论这对师生。

做老师对学生的爱堪比爱情,这是我做老师之后才发现的怪事。所以,正如在热恋中爱情会蒙住人的双眼一样,老师太爱一个学生也会冲昏头脑。这个学生,从他的回应来看,也确实是很可爱的学生。“听话出活”是一种不太好听的词,换个好听的词就是学生很乖、能干。老师喜欢学生乖不是因为要满足什么专制欲望,而是会认为学生跟自己合得来,服自己,意见一致,所以满心欢喜,殊不知这是个错觉。回忆以前中学,年轻老师经常表露对学生的爱和紧张,搞关心私生活,促膝长谈那一套,效果往往还不好,倒是较为年长的老师,跟学生关系有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但是效果就很好,长久下来反而学生都很爱戴,这种就是良性的师生情。

至于这位学生呢,从一篇文章来看就很讨人喜欢,也难怪程老师“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这个学生很重视别人交给他的任务,不会“酌情偷功减料”,用他原话说就是“比较勤奋”。但这种想要获得肯定的欲望,似乎稍嫌盲目。确实有这么一类人,很为他人着想,但是缺少自我(或者说迟迟未发现自我)。不然的话,人难免要拒绝别人。这次他终于要拒绝老师了,而且从他文章中来看,他去当中学老师,不是因为家里经济问题,而是他真的喜欢做中学老师。是出发于自我,不是满足别人的期望。他的这个选择应该是比较合理的。程老师“反思”之后,应该也同意。

对科研感到厌倦,太正常不过。科研是一件枯燥的事情,只有少数人会觉得fun。科研又是一个远离日常生活的事情,不经历过的话,不知道啥叫科研。所以最正常最自然的情况恰恰就是读完博士之后才发现自己不喜欢科研。有人说成功的导师能培养学生对科研的兴趣,我不这么认为。对科研这种东西感兴趣,很大程度来自学生自身的性格特征,不是是个人经过一个“成功的导师”所培养就都能产生对科研的兴趣的,或者说科研不是一个这么容易能培养出兴趣的对象。导师的职责就是尽可能全面客观的让学生体验到“什么是科研”,以便学生作出不会后悔的选择。事实上,不要说程老师太push,真正以科研为终身职业的话,在早期确实是非常辛苦的。我觉得程老师的工作量也未必过高,也算是让学生体验到真要求连续地出成果的话也不是开玩笑,因此促成了学生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他不知不觉中做了对的事,只是诧异于这一结果罢了。要是生怕这学生产生逆反心理而护着他,说不定这学生还真会继续被自己那种“听话出活”的可行性所误导,等到入了行才发现实情,想再去中学教书就晚了。

所以,我觉得整件事情的过程是圆满的,两个睿智的人做了该做的事情,又结成了深厚的感情。
=====================
补充一点:
有一种普遍的声音大概是这么说的:这么优秀的学生不做科研可适了。这么多年的训练白费了。等等。

不需要等到这次的网上讨论,我平时就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会产生厌恶。这些话实际上是在默默地向我强加它们背后的人生观。但是,我来挑明这些人生观又容易有“武断”、“曲解”之嫌,我还是要冒着这些嫌疑挑明一番。在这些话背后,是“人生价值的实现”这一命题,这个命题就是成功学的终极命题。纵观各种成功学的方法论,都有个通病,就是拿在企业管理中获得成功的方法来管理人生,如何使自己才能的效益最大化。而“人生价值的实现”这一命题之所以需要讨论,前提则是一种丛林法则的世界观。认为这个世界充满了竞争,只有尽量把自己的才能放在效益最大化的地方才能避免被淘汰掉。

我可能从小在温室里长大,安逸惯了,我不这么想。我追寻的是“买椟还珠”的人生。那些为了盒中物而陷入了羡妒交加,幻得幻失的精神分裂症的人,都成了“命运”它大爷的愚弄对象。对于人生问题,你没有决定盒中物的能力,但却有机会选择造个漂亮点儿的盒子,打一把光彩一点儿的钥匙。既然如此,何不抓住这点儿仅有的权力?那些貌似信奉“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其实并没有真的掌握他们的命运。他们无非是在人生问题上买椟还珠罢了。

一条条认真看了几篇博文,还有回答。
预计会写好多,所以先贴结论,我倒是觉得这位同学内心里想选择的,所需要的,并非是这样一个人生的急转弯,而仅仅可能是一个 Gap Year 。

这个问题下面的各种回答,似乎很多朋友都没有认真读文章,而是只读了个标题,很多短小的回答无非就是两个重点。
一是各种抨击国内科研待遇差,从而导致科研氛围浮躁,所以科研无聊,“从谋生的角度说,科研几乎是最差最无聊的一种”,“搞科研是一个累和没有成就感的事情”。
二是人生就是要鼓励各种选择,“当老师就一定比做科研差么?”

先说一,且不说科研待遇差氛围浮躁就导致科研无聊这样的逻辑说不说得通,搞科研真的是没有意义和没有成就感的事情么?

先引用一个有趣的说法,什么是博士?因全文图片数较多,故不完全引用了。
引用自:ruanyifeng.com/blog/201

什么是博士?
作者:Matt Might
译者:阮一峰
1.
假设人类所有的知识,就是一个圆。圆的内部代表已知,圆的外部代表未知。

6.
进入博士生阶段,你大量阅读文献,接触到本专业的最前沿。
7.
你选择边界上的一个点,也就是一个非常专门的问题,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
9.
终于有一天,你突破了这个点。
10.
你把人类的知识向前推进了一步,这时你就成为博士了。
与其他的职业比较,就我而言,很难想出来几个比“刺破这个圆”带给人更多成就感的事情。对不同的人来说,至少所能带来的成就感,也在平均线以上吧?
好,国内科研氛围浮躁,那么就同国内的不同职业比较,这种浮躁的氛围,在什么单位,什么样的岗位上看不到?
说这么说我只想证明一点,可能很多人单纯是从看到的社会现象和自身经历吐槽中国研究领域一些风气不正的的现象,但是“从谋生的角度说,科研几乎是最差最无聊的一种”,“搞科研是一个累和没有成就感的事情”,这是本题答案里目前看到的最多的一种矫枉过正

然后是第二个问题,不是当老师是不是一定比做科研差,而是你们如何确定一个优秀博士生,就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教师?换言之,主人公认为博士不是适合自己的选择,那又如何能确定中学教师就一定是适合他的?
姑且看下主人公选择中学教师的几条理由,就先看前三条吧:
1. 我觉得我有足够能力应对中学数学的知识。
2. 我也很喜欢教会别人知识的那种成就感。
3. 生活比较稳定。
我相信,从现行教育体制下的教育程度而言,主人公应该处在中国最上层10%的范围里,除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工作,你有足够能力去应对的工作,多了去了。
我也相信,能带给你成就感的工作,多了去了。
我更相信,能让你稳定下来的工作,多了去了。

如果这三个条件取交集圈定下来的工作只剩下中学教师,那么我相信中学教师是最适合你的选择,但是如果不是,你让我怎么相信这点?
能不能让我展开下:
1. 我觉得我有足够能力应对投行所需的数学的知识。
2. 我也很喜欢投资成功的那种成就感。
3. 生活比较稳定。
所以你可以去投行?
1. 我觉得我有足够能力应对当城管所需的知识。
2. 我也很喜欢维护城市环境的那种成就感。
3. 生活比较稳定。
所以你可以去城管?

最关键的一点,是主人公的第四点理由:
4. 我真的是没时间找其他工作,找工作的黄金时间我在美国啊。
你这是让我怎么相信你是真心想当一名中学教师,而不是随意做出的选择??我怎么相信你会全心投入到中学教师的工作上?
一个经历了多年针对研究性工作的教育,拥有多年研究性工作经验的人,你的思维方式,你的生活习惯,都是长期围绕着研究这一主题。

然后你今天突然告诉我,教练,我想打篮球?
我怎么知道明天你又会告诉我什么?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能很快适应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并做得比你之前更好?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我觉得如果主人公去了中学任职,最大的可能性还是两三年后,回归到研究的岗位上。

为什么呢?说好听点儿,是不要低估习惯的力量;说难听点儿,是我们成长的过程,受教育的过程,就是我们不断扼杀掉我们自己可能性的过程。
说白了,我觉得主人公终老于一个中学教师岗位上的可能性,已经在深造的过程中,由于方向的选择,由于受到的教育的侧重点,由于世界观的形成,由于思维定式生活习惯的形成,被扼杀掉了。
就像电脑前的每一个人不会突然决定放弃一切去打篮球,骑自行车,当一名翻译,开一个花店,做一名建筑设计师,当一名偶像歌手,当一名程序员......
一个道理。

再回到主人公放弃科研的原因:
1. 累。
主人公自己也谈到了,这种累主要是自己和老师施压太大,而并非是完全不可改变的因素。适当的放松,安排好工作的节奏也是很重要的。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证明已经走出了很重要的一步。
就好比一个合格的运动员会学着在赛场上对自己的体能进行分配,然而我也相信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走上赛场,都是有多大力用多大力的。这很正常。
同时,从我的角度来看,主人公并非是完全厌倦了这一行当,而是长期压力得不到有效排解,造成的暂时性的厌倦。
打个比方,有一个爱吃巧克力的小孩,有一天,妈妈买回了山一样大的一堆巧克力,要小孩一天内吃完。小孩从清晨吃到黄昏,当这一天结束时,小孩决定这辈子再也不吃巧克力了。
然后一个月后小孩又喜欢上吃巧克力了。
虽然也不敢断言,但是个人认为,主人公身上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比真正“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科研了”大得多。
2. 没能力。
你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没有看到自己的 potential 。“只是相比当今大批的水文,这些算是矬子里拔将军”,至少这能证明你比一大部分科研人在本职工作上优秀。
this student is clearly not a top student. If he is not even a top student, he will definitely not be a top researcher. In this case, it is better to advise him to get into some other things. Unfortunately, many Chinese professors' definition of top students are different from other people. They usually promote those students similar to this student of yours. This is unfair to truly top students.
“If he is not even a top student, he will definitely not be a top researcher.”这绝对是一个假命题,除非把 top 改成 top 1 .首先,你是不是 top student 请容我存疑,我也相信要成为 top 1 researcher, 先要成为 top student 是正确的。
所以你能不能成为 top 1 researcher ,暂且不论。
然而须知科研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个 top 1 researcher 就能面面俱到的。
这样的说法,让我觉得,你从前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不是一种争强好胜的体现?你想成为 top 甚至是 top 1 researcher ,但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可能没法成为 top 1 了。
于是你干脆退出。
从最坏的角度,我能不能说这是一种懦弱的体现?
从最好的角度,我想说你争强好胜都能争强好胜到 top 行列(至少你的导师字里行间中,认可了你的 top 或者是 top 的潜质),如果你能够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把一些东西看作一种宝贵而必须的幸福。若失去,任何其他东西都不能使得到宽慰;若尝到,就会宠辱皆忘。那么你觉得你将到达怎样的高度?

所以说可能你只是需要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一个 Gap Year 可能真的是不错的选择,做一点自己喜欢做又人畜无害的事情,想教书也大可以去教,甚至支教。但是最好不要是高中,初中或者小学能留给你更多思考的时间。
我相信有一些热爱只是因为压力和麻木而被暂时掩盖。


————————————————————————————————————————————
看到很多人谈到一个有优秀科学素养的人去教中学的重要性。
“教育资源浪费”这类陈腔滥调不再多谈。
没错,对于你可能接触到的学生,一个拥有此等素养的老师去教中学可能很重要。能遇到这样的老师,不得不说,是难能可贵的幸运。但是这种幸运仅仅是对于个体而言的。然后拥有这样幸运的学生能有多少?一年100人?200人?能真正珍惜这种幸运的又有多少?50人?
换个角度去想,这是否是在否定社会分工?
怎么样去培养中学生的科学素养,这是中学教育工作者应该为之奋斗的课题。世界必须由从天而降的一个个体——博士——去拯救,这是否是一种鸠占鹊巢的行为?又是否是这个世界正常的前进方式?
换个角度,我能不能求再出现一个个“博士”去殒身不恤地,前仆后继地放下手中的研究,投身于拯救猪肉价格上涨问题,超市收银收错钱问题,城管野蛮执法问题?
同时这能否看作是社会对于那些为中学生科学素养这种奋斗的老师们的不信任与不尊重?

明明你是有能力去把人类认知的圆,向外扩张的。
你去当老师,对你的学生张三,对李四,对王五,可能很重要。
你不去当老师,对这个世界的数学领域,很重要。

————————————————————————————————————————————
看到很多人提到的《Good Will Hunting》
只想说那电影的插曲,Elliott Smith 的 《Between the Bars》放这儿简直应景爆了。
The potential you'll be that you'll never see
The promises you'll only make
People you've been before
That you don't want around anymore
That push and shove and won't bend to your will
I'll keep them still

赞同gap year的观点,我相信这个同学会回来科研的。
回到提主问题,反映了中国科研的什么困境。
我想到了一点,不仅是中国的,也是外国的。就是兴趣点的问题。
曾有个学生向杨振宁请求进他的研究院。杨和他谈话后,对他的前途不乐观。“他虽然很聪明,比如说我问他几个量子力学的问题,他都会回答。但我问他:这些量子力学的问题,哪一个你觉得是妙的?然而他却讲不出来。对他来讲,量子力学就像是茫茫一片。我对于他的看法是:尽管他吸收了很多东西,可是他没有发展成一个taste。这就是我所以觉得(对)他的前途发展不能采取最乐观态度的基本道理。因为学一个东西不止是要学到一些知识,学到一些技术上面的特别方法,而是更要对它的意义有一些了解,有一些欣赏。假如一个人在学了量子力学以后,他不觉得其中有的东西是重要的,有的东西是美妙的,有的东西是值得跟人辩论得面红耳赤而不放手的,那我觉得他对这个东西并没有学进去。他只是学了很多可以参加考试得很好分数的知识,这不是真正做学问的精神。”后来这个学生被他推荐到普林斯顿去了。
这个学生有个好头脑,强行运转它,它也会产出优秀的成果。
对导师来说,这个颇有天赋的弟子,前途无量;对学生来说,幸福感满足感的来源,不是他手底下的学问,而是论文带来的风光无限。
那些风光,赔上埋头的日日夜夜,还是能滋润初涉江湖的小虾米的。
当他发现那点风光不要那么多汗水的时候,当他发现教会别人知识,帮人修了电脑更令人满足的时候,便是他反思自己荒唐的时候。
我们这些学物理的,一群小苦逼,尤其是第一第二志愿报物理的,被高中的物理成绩滋润了一下,就以为那就是真爱。当知道了真相,错过了转专业,追悔莫及。
你爱的,是她给你的荣耀。
你爱她,当别人看着你的时候。
你从没,真正爱过她。
这样的执手,不会长久。
这就是,我认为的,学理的孩子,从事科研的孩子,的困境。
我不觉得学理是个好的谋生手段,要不是喜欢,为了就业,还是别闹了。
---------------
说一个改善的办法。
我有个教物理学史的老师,印象里,他说他原先是学物理的,成绩不错,被选到了另外一个班。在那个班,他们要学物理学史,就发现对物理更感兴趣了,物理也学得更好。
因为在物理学史的初期,先人的科研条件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你可以和他思考同一个问题,可以为他的智慧叫绝,也能体会他鼓捣这些东西的意义。一步步走过来,你能感受到河流的流过,森林的生长(纯主观想象),人的智慧就这么积累起来了,研究的问题也日益复杂。同时生活也因思考而改变。这一切多么有意义。
学物理学史,是改善困境的一个可能的方法。
--------------
为什么认为他会回来。
金麟岂是池中物。



1. 科研的起源,要么是对常规生活玩腻了的贵族,要么是贵族资助的天赋者,都是以兴趣为主。
2. 科研从西方来到中国,大部分人把科研作为谋生的工具,不是真有兴趣。
3. 现在大学扩招,研究性质的位子满了,工资不高,生存压力大,竞争激烈,扯淡项目多了,性价比不高。
4. 离开科研位置很好,我很赞同那位学生的做法。
5. 没钱,别玩科研。从谋生的角度说,科研几乎是最差最无聊的一种。科研的真面目跟大家想象中的差别甚远。

作为一个读过基础数学phd,千辛万苦拿到学位的人,特别能够体会程代展学生的选择。
想当年从本科毕业打算读phd,也是一腔热血,本科期间也非常刻苦。本科的时候老师们也特别鼓励自己做科研,继续从事数学研究。于是就换了个学校继续攻读数学phd,是硕博连读项目。
结果到了phd,第一年就是噩梦的开始。每次讨论班都被批评得不成人样,被教育的最多的就是:“大一的学生都会做你这个问题,你怎么现在还不会!” 当时就觉得很无奈,不过还是坚持了一年,继续读论文读书。
到了第二年,由于对原先的题目没啥兴趣,想换一个题目。而且题目太难,是30年都没有解决的难题。于是和老板沟通,被老板告知:“题目不能够换,你要坚持做,phd期间要把学生逼死了才能有好结果!”过了一阵,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兴趣和没信心了,然后再次和老板沟通。被告知:“哪有什么办法呢?”意思貌似就是:要么继续做,要么就滚蛋。由于中国学生都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希望能够拿一个学位走人,还是选择继续忍了下来。
第三年,在巨大的压力下,终于逼着自己做出来一个结果。然后给老板看,被老板告知:这个结果已经被他另外一个学生做出来了。然后我心中无数***飘过。心想这年头还能瞒着学生把学生的毕业论文题目告诉其他人!然后为了拿学位,继续忍下来。
第四年,压力实在太大,只能天天搞科研。终于死拼了一年,死活搞出来一个结果。打算提交论文的时候。被老板告知:没有四年毕业的学生。必须要继续混第五年。
第五年,前半年都在修改毕业论文,一个月改好几个版本出来。半年后死活交上去了。交上去了,我还单纯的以为可以回国休假了,正好过春节。结果回国了,又被老板拉着修改毕业论文,大年三十还在改论文啊,血泪史。直到答辩前又改了五六次论文。期间找工作的事情只字未提,只是让学生不停的改论文。
答辩完了,老板签字了,说了几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博士后让我选择,不过实在是没啥兴趣了。自己也身心俱疲,因为五年下来实在是没有动力,没有精力,没有能量继续去从事数学研究了。

刚刚读完文章,我觉得老师也未必全然不知现在学术的状况,而且他也应该知道的就是人生经历这种事,可以借鉴,但是基本没什么机会完全复制,所以说为了避免就怎么样这种话,只会导致陷入另一个错误。学生可能因为科研的事太累,需要一个缓冲,什么决定也不是一锤子买卖,那些把这件事放大到道义,什么社会责任的人就不要说了,说这些话的人自己都做了些什么选择啊。我觉得做什么选择都没有问题,我喜欢这个学生的态度是,我选择了,我会尽力做好,这样他也会是优秀的中学教师。我们在中学教师,医学院老师这些岗位上安排的人影响有多深远,以我们大多数功利的目光是看不出来的。无论如何,希望以后更多的人都有一个更开放的心态,并且避免那种感觉自己一眼看了几千里,对别人随便指手画脚这种事吧。

师生缺乏了解。
我看到的是老师不关心不理解学生内心所求,学生对自己内心所求犹豫不决也不愿意咨询老师。

老师的判断是:这位学生既然来读了博士就代表他是希望走科研的道路的,况且这位学生领悟力好又勤奋,比很多人都更有能力做科研,值得好好培养。所以老师就把希翼和任务都交付给这位充满未来的学生身上。然而,老师看到的只是学生所展现出来的假象,基于自己假定的前提。其实这位学生并不是那么value和enjoy搞科研这条路,这几年的努力只不过证明了自己确实不喜欢这个又累又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活,所以,不管他人多么羡慕,老师如何惋惜,学生也不觉得科研对自己多有价值。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便让学生抛弃了几年的努力,敢于说出自己的需求。那之前,都干嘛去了?

可惜呀,没人真正有时间去关心学生内心的诉求,却只是在暗示科研多么光荣,中学教师多么大材小用。

我以前写的一篇论坛帖子可以强行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计算机领域。程老师是控制领域,与计算机领域一样,都属于信息科学,有一定相通之处。

与一位业内人士讨论后,发现实情原来是这样的,例子细节都不说了,看总结。

国内学术界最大的问题有两个:
(1) 资源集中,吃者通吃。
官员也要学术地位,有钱人也想弄个什么当当,通吃。
所以看到大部分院士都是行政大领导,很多长期不在科研线上了。
至少计算机学科是这样,其他学科不明白。
年轻人没有通路,也带坏了后来者。

(2) 国内喜欢超车,出现超人。
个人觉得论资排辈在很多情况下都有必要性。
一个人不是超人,不能有那么多超人。
现在搞得所有人都像超车,不走寻常路,为了论文而论文。
整天琢磨规则,而不是真正做事。


具体表现:
1.期刊抢一作,为了不做的太过火,只抢最好的顶级期刊一作(比如PAMI),当然一般是抢学生的一作了。
2.整个实验室的文章都是last author,可能一个实验室一年有数十篇文章, 所有文章都有他的名字。
期刊抢一作是因为在很多评价体系里,只有期刊算,会议不算。
3.行政人员独大,院士杰青大部分都是行政大领导,很多手里有别墅,学校或科研院所给他们分了好几套房,而且还把科研经费洗到公司里。而且管不了,因为是合规的。
其实中国乃至整个东亚的文化都是官本位文化,科研人员还是比行政领导地位低,所以科研人员都想去当行政领导。

太多的所谓人才计划。
中国希望造星,造星的目的是为了让国际对中国侧目。还有引用也上来了。
而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在做研究,做的研究水平如何。
我们的杰青,要看文章,比国际牛人牛很多。中国多少人满足于此。但是那些文章,并不一定对学科发展做出了真正的贡献。
因此应该大力扶持年轻人。而不是搞人才计划,更向大鳄倾斜。

这位同学也许是对中国学术界失望,也许是对中国的学术评价体系没信心,也许是像他所说的,觉得自己所做的科研工作没有意义,可能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令人厌恶的。不过无论如何,只要他能平安快乐的过完这一生,不作恶,就足够了。

这哥们是好孩子当烦了,心累了。
科研很累,很清苦,其实我认为跟神马待遇无关,他到了这个层次需要肯定,需要赞许,而不是重复做一些很“水”的事情,又或者在谁面前唯马首是瞻,这不是他想要的。
我们大部分人总是等着别人告诉他要什么,另外一部分人天生或者慢慢发现自己需要什么,而这些人不是成了传奇就是成了世俗眼中的“傻子”。生活不一定总是要做加法的,做减法不行吗?!

现有的制度下,学生觉得搞科研没有前途,不想把后半生赔进去,于是做出了理性的选择。但在浪漫主义和物尽其用的思想下,导师没有考虑到学生的利益点,本身也没有能力保障学生一个更好的未来。看了他们关注的几个点,基本上是鸡同鸭讲,学生说的学术界腐败,灌水问题,个人成就感,前途问题,都是实实在在,非个人能够轻易改变。老师的回应则避重就轻,大道理压人,完全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
我吐个嘈,一个制度下导致的必然结果,结果是坏的,不去检讨制度好坏,反而怪根据制度安排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人,不是南辕北辙吗?
待遇好,投入产出比高,职业的社会威望高,成就感强,但凡满足一两项,自然多的是人挤破门槛来从事,有的是人报效祖国。拿两弹一星来说,科研人员的生活不也是按照无数宣传,收到了特殊待遇吗?可惜那时候的标准不适合现在的情况了。当时就明白的道理,老师们,你们是装糊涂呢,还是装糊涂呢?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