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情怀,这是信仰。

随着电视的普及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传统广播和收音机制造业早在上世纪末就被人说是夕阳产业,这对于爱好广播爱好收音机的小伙伴来说其实是蛮伤心的。

我是1991年出身,1995年幼儿园的时候开始接触收音机,记得那时候的第一部收音机是珠江牌的,那时候广东的收音机基本上被珠江牌占领(那时候还没有德生)具体型号的忘记了,类似下图这样的,现在看来长的蛮土的。

但是这一部收音机确实是我的启蒙收音机,只有调频和中波,可以说是当时最基(低)本(端)的收音机了。拆收音机就不知道拆了多少台了,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那时候的广播节目(调频)基本上都是卖药的,而且卖的比现在猖狂,不仅仅夜晚老中医老军医,白天也是如此,而且谈论两性健康的节目比现在的露骨一百倍(好了,我是一个从幼儿园就被我国卖药电台污染的少年)上图是自己收藏的一小部分收音机
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不满足于听广播节目了,就开始买收音机了,那时候的零花钱都花在收音机上面;到了中学就开始折腾天线做 FM DX,翻译成口头语就是调频广播远距离接收,这个是非常好玩的,整个中学时期都沉迷于此,常常因为做根八木天线查遍各种资料,甚至去图书馆翻阅60年代的无线电杂志。当年拿着自己做的天线,用几百元的收音机,在广东深圳接收到来自几百公里外的福建甚至宝岛台湾的调频广播的时候,那种幸福劲特爽!
八木天线长这样(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还有一种收音机的玩法叫做 BCL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记录当地的调频广播频率。每个收音机的接收性能是不一样的,所以接收到的电台数量也是不一样的。做 BCL 的时候我都会拿着小本子和当地频率的参照表来记录,每当接收到一个陌生的远距离电台的时候都会异常激动,当然这个不能接外接天线来做 BCL,得靠收音机的自带天线来。懂玩机的小伙伴特别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做 BCL 活动,因为夏季的时候云层电离环境复杂(雷电缘故),有时幸运的话可以不用依靠外接八木天线就能接收到几百公里甚至几千公里外的调频广播电台,不过停留的时候都很短,最多也就20分钟这样,我就曾经在深圳夏天的时候接收到湖北和河北以及大连的地方广播电台,这其实也算是种 FM DX 了。这个电离层的不稳定还有更好玩的,就远距离接收电视信号。当然现在已经不可能的了,因为现在的电视信号基本都是数字信号了,已经很少有模拟信号了,失去了一个乐趣。
某论坛讨论通过云层电离的活跃性远距离接收到几千公里的境外电视信号


说了这么多,我们说说中波和短波吧。短波可能很多人拿来听过 VOA 的 Special English ,以及 BBC 的英文广播,不过这些都不叫做玩收音机。
其实中波和短波有个很好玩的玩法:收集 QSL 卡,在广播人圈子里很多人玩,但是广播圈子以外的人就很少人知道了。
什么是 QSL 卡?
QSL卡是业余电台及广播电台(短波、中波)特有的一种确认联络或收听的凭证;通俗地说,就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HAM)与广播爱好者(BCL)收集的一种“证明自己收听到了某个电台”的证明。许多无线电爱好者将获得尽可能多的QSL卡作为追求目标,国际上也有有关于此的竞赛。
QSL卡的获得
向各大广播电台电邮或航空信寄去收听报告,电台经过认证后将寄回QSL卡。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当然了,听短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你有个正确的三观,这里不做解释,“丰收锣鼓”悦耳。
如果你想更深入的了解短波的话,我建议你去确定台湾 HAM 林茂榮先生在92年发表的文章:重回短波世界--中国式的
当然短波的世界是非常有趣的,听广播节目只是一小部分,还有监听航空频率的,监听航海频率的,还有就是真正的短波人:HAM
业余无线电,常常被称为火腿电台(英语:HAM),既为一种业余爱好,也是一种服务。它的参与者(常常被称为“火腿族”)为公共服务、娱乐或自我训练,利用各种无线电通讯工具与其他爱好者进行通讯。估计全世界有200万人持照参与业余无线电运动
(一个标准 HAM 人的装备,来源网络,侵删)
收音机的玩法不单单只是上面列举的,还有玩军机的,玩车机的,玩德机收藏的,这些玩收音机设备的都是不玩不知道,一玩穷三代呀,但是一旦玩起来,却令人上瘾,不能自拔。
一位土壕玩家收藏的设备,全是根德系产品
其实生活在深圳也是特别幸运的,因为这里有最优质的广播:可以接收到香港的电台,从而免受内地老军医电台的困扰。当然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已经互联网播客时代的普广,传统的广播是在衰弱的,比如短波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广播就选择关闭了,很多国际短波电台也缩短了播音时间,仅仅作为一个象征性的播音。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玩收音机,我可以建议先买一部好点的收音机来入门,可以看看我之前写的声的怀旧——收音机入坑指南,然后再去广播论坛向一些老机友,发烧友们交流了。广播论坛是个神奇的地方,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它了。


最后,放一张自己的收音机照




如果你想了解收音机更多的故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收音机研习社

1,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台收音机。 是父母托人从日本买的。
它长这样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当时特别好奇啊,这么大的一个黑盒子,居然一按它就能唱歌啊,好神奇。
于是在天气不好而又不能外出的日子,或者大人没在家的时候我会和它说话。
我叫它小黑。

小黑啊,你唱个歌给我好嘛?
小黑啊,你天天唱歌会累吗?
小黑啊 , 你怎么这么聪明,知道这么多故事?
有一次,还是在陪小黑玩,我想小黑太辛苦了,天天给我唱歌讲故事,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我作为它的朋友,要好好照顾它。
于是,我去厨房接了一杯热水,又兑了一点凉水,想想平时我喝水的时候妈妈都会放一块冰糖,于是又放了一块冰糖,美滋滋的就向客厅走去,正要向它喂它喝水是时候,遇到我爸,我爸问我去哪儿?

我要喂小黑喝水,
它太辛苦了。

你的小黑是不用喝水的,它有电就可以了。

真的吗?
我不知道你可别骗我。
后来,我一直半信半疑。。。




2、除了用录音机听歌啊,听广播,听故事之外 ,我的小黑还有一项功能:
帮我录磁带。(暴露年龄了吗?( ⊙ o ⊙ ))

我家有几盘珍贵的磁带,不是某个大明星的,都是我小时候的磁带,从我妈妈怀着我的时候的一些胎教音乐,直到我刚学说话、唱歌、学数数等等一些相当珍贵的磁带,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所以每次录磁带的时, 据说我都是相当开心的。O(∩_∩)O哈



来,给你看一些压箱底的图。

这是A面 ~



这是B面 画心那里是我小名~哈
字是爸爸写的。


你们注意到了嘛 每一首歌,他们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都是爸爸给它们起哒~






重点是这盘磁带的名字 ,爸爸给起名叫小神童 啊哈哈哈

我都不好意思了啦(✿◡‿◡)




改天来更新我爸在我未出世时 给我写的诗, 是好多首诗,没想到我爸还是个文艺青年~





有一次收拾房间,又在柜子里翻到这些磁带,我擦去上面的灰尘,按下录音机的按键里面传来稚气的声音,不禁泪目了。



3、小时候,最喜欢的电台是小喇叭~
嗒滴嗒、嗒滴嗒、嗒滴嗒——嗒——滴——;小朋友,小喇叭节目开始广播啦!
一个稚气的小男孩的声音,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是蔡国庆在1970年代为小喇叭节目专门录制的。

听众信箱开始曲:
我是小木偶,名字就叫-小-叮-当!我是小叮当,工作特别忙,小朋友来信我全管,我给小喇叭开信箱”,

“叮叮当,叮叮当,自行车也会把歌唱,我是人民的邮递员,我给小喇叭送信忙!”由播音员曹灿录制。
现在的小喇叭我也听过,最喜欢里面的 抱抱熊故事时间。。。
当时我最崇拜的人是“故事爷爷”孙敬修先生、孙敬修的学生曹灿先生,和“故事阿姨”后来的“故事奶奶”康瑛女士~ 觉得他们可厉害啦,怎么能知道这么多故事呢!

现在的主持人是春天姐姐和郑晶姐姐 ,

所以我也录了一盘小喇叭的磁带~

这个可时间长了,是翻录的 ,当时好听的小喇叭的节目我录了一盘,很珍贵哒❤



4、上中学,压力好大,每次放学回家都要背着好沉好沉的书包,然后写到好晚好晚,还好有收音机,如果是纯粹抄写记忆性的,我会把我的小收音机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让它伴着我,至少不会无聊。

它是这样的 ,网上找的图,那个收音机实在找不到了。。。


那会还没有MP3MP4, 睡觉之前我都会把它放在枕头底下,然后调到早已烂熟的频道,音量调到正好的位置,不会太大吵到别人,也不会小到自己听不见。嘿嘿嘿!





我记得原来晚上11点半之后有个电台专门讲张震的鬼故事,听过一次我就再也忘不掉了。
那是一段相当难忘的日子啊,张震那磁性的嗓音在一个小女孩的房间里回荡,尤其是夜晚,配上窗外几声凄厉的野猫的声音。。。天


宝宝快要哭了





从此我就爱上了晚上看恐怖电影,看鬼吹灯也是那个时候。所以听说最近有寻龙诀,我都先问了一下看过的朋友,他们说没太大改动,我才去看的,原著党伤不起啊!


5、现在我长大了,开车的时候也会打开收音机,伴着交通台的路况信息回家,听着电波里熟悉的歌曲,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是会怀念当时牙牙学语的时候伴随我的收音机,还是会怀念童年的声音,青春年少的日子,收音机对我来说,不仅是时代的象征,更是我童年的一个梦啊 。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


爱你们


别忘了回家陪陪父母


他们一直爱你。❤


-----------谢谢评论区所有的小伙伴,也谢谢大家陪伴小沫成长-----------------------

圣诞节我们来看点开心的吧~
在你喜欢的 CP 中,最让你感到幸福的是哪对? - 上官小沫的回答

考四六级

姥爷走后姥姥变的柔暖起来,会打电话问老妈和姨妈们中午回不回家吃饭什么的
我们去看她,走的时候会送我们到楼下然后自己溜达溜达的
女儿外孙们走后晚上回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听收音机,八点左右睡觉
和她住在一起的有抑郁症的离婚儿子晚上会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不知道干什么
有天下午吃晚饭我发现有她听收音机习惯,收音机破烂松散杂音绕梁,她尴尬的说信号太差,但是晚上家里有个响就行
心酸的很于是掏出手机上京东就买了一个新的
我一直以为收音机不过三五十块钱。没想到最后一个普通水准的都花了180块

谢邀~
看见这个问题真是回忆颇多,先不说自己听收音机的经历。我老爸真是收音机迷,从有记忆开始,天天早上就在他起床后“my radio呢”的呼唤和随后的广播声中度过。我听收音机也是比较拼,每次洗澡之前摆好收音机,边听王寅的《信不信由你》边享受地洗刷刷。
尽管收音机占据我这么多回忆,给我这么多欢乐,但是其实收音机正常说来,应该像BP机一样被淘汰在科技进步的潮流中,少数人还在坚持收听收音机的原因,我想可能是多数知友所说的情怀,情怀是怎样一种体验 ,是不愿失去的深深怀念,是真正将其牢牢纳入生活习惯的执着。
其他原因也有,比如某个你喜欢的电台主持人只在收音机里 比如你喜欢调台时嘶啦嘶啦的声响,比如你就是不爱玩手机玩电脑就想慵懒地什么也不用做就静静地听。
反正我现在是不太听了 ,想到这居然有点难过。

在外读书时,没有电视看,没有电脑玩儿(那时还没普及),也不愿意打扑克,夜里熄灯后就在聆听收音机中悄然入睡!可以听新闻,可以听音乐,可以听英语,可以听胡侃,听着听着就离不了了,进而到了玩儿收音机的地步,买性能更好的收音机,为收音机配备合适的天线,在起伏不定的噪声中寻找电台信号,其中乐趣无穷,乐此不疲!就这样,听和玩儿收音机就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无关情怀。
我在学生时代听收音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至于离开学校之后,偶尔用蜻蜓FM和微电台收听某些小时候听过的节目(能从十年前播到现在的节目,我觉得都很不简单,要珍惜。)倒是可以说得上“情怀”吧。

另外在路上的司机朋友,真的除了用U盘放音乐、放CD之外就只能听收音机了。

因为:
虽然GFW完成了大部分chinternet的过滤阻拦干扰工作,
虽然一直以来,从我98年甚至更早听短波频道开始,就留意到明显的,人为的针对特定频段的电波干扰信号,
但是,如果你在比较开阔或者比较高的地方,依然能够有较大几率使用比较稳定的短波收音机收听一些同样带有立场和诉求的新闻,虽然很难有什么新闻,能够彻底的客观,公正,中立,但至少能够不同的声音,是有助于重塑对世界的印象的。

所以,并不是在互联网时代就要抛弃那些老掉牙的东西。 时代并不一定总是在进步,进步的只是科技。 科技既可以用来促进时代的进步,也可以用来阻碍时代的进步。 当你发现一样最新科技无法为你打开一扇通往最新世界的门时,试试那些老掉牙的工具,只要他们依然可靠,可用。

我猜,题主还活在19世纪,我见过的汽车上都有收音机。
你不用收音机,大概是你没有车吧。

不听收音机的话,让我们看看还有哪些事情可以帮助我们摆脱开车时的无聊。

1.电视/DVD等:我靠男主要和女主啪啪啪了!!!我靠我靠好劲爆!! 我靠?!...砰...车主,卒。

2. 报纸:妈的美国又在瞎捣乱!这一页看完了我翻一页,卧槽! (方向盘一转) ....砰...车主,卒

3. mp3/cd:音乐蛮好听,可是不知道前面堵不堵车,要不要提前绕路呢?...卧槽!堵上了!....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