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拉丁语式微到各国民族语言的崛起,这其中大体进程是怎样?

-

拉丁语式微,我个人的理解是与罗马教廷影响力日渐衰落和现代民族国家概念的出现直接相关。但能否请历史学或者语言学史的朋友具体谈谈其中主要的历史关节点(大致是哪个时代),以及背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因素。同时也想了解,其相对应时代,社会各阶层,使用语言的具体情况。谢谢。

语言 语言文化 拉丁语 印欧语系 语言演变

题主问的应该是文字吧
其实说白了,就是文言文式微,白话文崛起

语言上,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拉丁语式微到各国语言崛起】
拉丁语 说白了就是公元1世纪的罗马语音
这个话传遍高卢和伊比利亚,形成了各种罗马方言
虽然方言演变的五花八门,但是文字还是坚持使用1世纪的罗马语音

由于文言文慢慢就脱离口语越来越远,所以就只有僧侣经过学习才会写拉丁文
到了13世纪以后,各地的市民文化兴起,白话文越来越普遍
这些跟中国都是一样的

我提两点供参考。
一个是老掉牙的Benedict Anderson的《Imagined Communities》专门讲到了。可以自己翻阅。
另一个是但丁的《De vulgari eloquentia》这应该是起源了。

经济决定文化。文化影响经济。

这个问题我不是专家,但是阴差阳错地在北京四中做过一个这方面的讲座,准备了许久,大致可以讲一下。
首先,既然谈拉丁语的式微,就要从拉丁语流行的时候讲起。拉丁语覆盖范围最大的时代应该是罗马帝国中后期,估摸着公元三四世纪吧,当时意大利、伊比利亚半岛、高卢这些地方被罗马统治了几个世纪,当地土著已经语言上基本同化,拉丁语成为普通大众的语言(此时的口语拉丁语已经不是书面使用的所谓古典拉丁语,而是一种庸俗拉丁语,词汇和语法都发生了变化)。另外欧洲一些比较外沿的新征服区域,比如英格兰和Dacia(今天的罗马尼亚一带),当地大概有可观的拉丁语人群,尤其是罗马军团和贵族。帝国的东部领土,比如希腊、小亚细亚、中东和北非,上层社会的主流语言还是希腊语,不同地方百姓更是还有自己的语言。东西罗马分裂之后,西罗马帝国继承了希腊和巴尔干之外的欧洲区域,一般所说的民族语言的崛起关注点都在欧洲——西罗马帝国的领土加上当时的欧洲化外之地。

欧洲语言的大变动来自于所谓的“民族大迁徙”。简而言之,就是罗马帝国末年,匈人(HUNS) 穿过东欧进犯日耳曼人的居住地,并威胁到了罗马。后来匈人在阿提卡之后撤出,但是他们的入侵推动了众多的日耳曼部落开始潮水般西迁,进入罗马境内。首先是基本和平的迁入,并且成为罗马雇佣军的来源,后来更多的日耳曼部族则成为入侵者,最终毁掉了罗马帝国。帝国覆灭的时代开始,战乱不断,贸易萎缩,道路阻断,整个社会大面积进入小农社会,原来存在于帝国境内的大量远途交流消失,这就给原本统一的拉丁语言的分化发展创造了条件。而新进入的日耳曼人,则带入了一股新的势力。

早期侵入罗马帝国的日耳曼人,有名的主要是汪达尔人(VANDALS) 和东西哥特人;汪达尔人侵入了西班牙直至北非地中海沿岸,从那里又跨地中海袭击罗马;哥特人则跨过阿尔卑斯山,对高卢、意大利等地造成了极大冲击。但是这两大族群的语言并没有得到长期生存,入侵后不太久的时间——几十年到数百年——他们的语言就基本消失了,被当地人和后来的日耳曼人语言同化了。

后来入侵欧洲的日耳曼部落,有名的是法兰克人、勃艮第人和伦巴底人。他们的名字还存留在今天欧洲的国家或者区域名称里。法兰克人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区域很粗略地讲是今天法国德国中间那一块,后来把意大利的北部也收了(意大利南部受东罗马帝国以及后来的阿拉伯人的控制)。法兰克王国内,最早的法语和德语开始产生。王国东部主要居民是原罗马人(其实是被罗马化的高卢人),讲拉丁语;王国西部主要是讲西日耳曼语言的日耳曼人。王国东部的罗马人语言受到日耳曼语言影响,发音和词汇都有所改变;而西部相对收到拉丁语的影响较少。从而变了味道多少日耳曼化的庸俗拉丁语慢慢演变成了法语。最早的古法语和古德语的书面记录是842年2月14日签订的斯特拉斯堡誓约,可知当时这两种语言已经形成。

同时代英语的形成则主要是来自罗马帝国末年军队撤离英格兰、拉丁语人口消失之后,盎格鲁、撒克逊等日耳曼部落迁入英格兰,并且其语言慢慢取代了底层人民的凯尔特语言,出现了古英语。

公元9-11世纪是西欧海岸地区北欧海盗横行的时代,北欧海盗对欧洲语言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最重要的是对英语的影响。一方面,9世纪开始英语出现了大约2000多个来自定居英格兰的北欧海盗的北日耳曼语词汇,比如bad, skill, leg, they; 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1066年法兰克王国西海岸的已经被同化讲法语的北欧海盗建立的诺曼王国王子威廉征服并统一了英格兰,从此开始了英格兰贵族讲法语的时代。贵族所讲的法语和以前当地人讲的古英语在几百年间融合成了一种语言,所谓的中古英语。

意大利的民族语言出现没有经历那么多革命性的变化。基本上就是当地人的拉丁语在漫长的世纪里发生了变化,当然也受到了一些外来的影响,从伦巴第征服者到阿拉伯人,然后到了十二三世纪的时候已经成了和拉丁语很不一样的语言,这时候就出现了各种用当地语言写作的文本。十三世纪的但丁用托斯卡纳方言写作了《神曲》等作品,因其文学才能让当地方言大放异彩,成为民族语言登上殿堂的先锋。

欧洲近代民族语言的普遍形成还需要几个革命性历史事件的催生:一个是古登堡发明活字印刷术,一个是宗教改革(这和印刷术的发明有很大关系),还有一个是具有更强专制能力的绝对主义民族国家的崛起。宗教改革和印刷术让老百姓开始自己读圣经,而这件事情大大促进了民族语言成为书面语言,并进一步成为正式语言。近代德语和英语成型的标志分别是马丁路德翻译的圣经和詹姆斯一世钦译本圣经,也就不足为奇了。而绝对主义民族国家的崛起,则为一些作为民族国家核心发展起来的小地方的语言成为未来的民族国家的通用语,让这些语言得到普及、巩固、得到极大的精致化发展,而很多小语言方言则被削弱甚至消失。今天的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的语言发展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个过程。本来今天我们所说的法语只是法国北部一小块地方的语言。在但丁的时代,但丁总结罗马帝国时代讲拉丁语的区域分化出了三类语言,oil语言,oc语言和si语言,所说的是这三类语言分别用oil,oc和si表示“对”的意思(都来自拉丁语的词汇或者短语)。oil类语言分布在法国北部,oc语言分布在今天法国南部和西班牙东北部,si语言就是今天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等这些。700多年但丁的时代,今日的法语只是oil语言中的一种,而伊比利亚则大面积是讲阿拉伯语的——因为当时阿拉伯人从南边占据了大半个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北部尚存的几个基督教王国,加利西亚、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各有各的语言,还有加泰隆这样的oc语言。成为今日西班牙语的卡斯蒂利亚语当时只在小小的卡斯蒂利亚王国里使用。15世纪末年阿拉伯人逐步被基督徒逐出伊比利亚之后,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因王室联姻合并,并迅速占领了阿拉伯人留下来的土地,霸占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大多数区域,成为今日的西班牙,卡斯蒂利亚语言也就相当快地从很少人的语言变成了大多数人的语言。而加泰隆语这样的语言就成为了半岛上的另类。而法国境内的和加泰隆类似的oc语言就更是没有合法地位,更为没落。数世纪法国国力的强盛令其在欧洲率先建立起了集权专制的政体,巴黎附近的语言作为法语得到了极大推广,在很多地方取代了当地语言。

相比而言,日耳曼语地区的语言则多样化保存更好一些,这恐怕是因为这些地方国家都很小,历史上长期没有强大的中央集权。德语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很大的内部多样性,不仅各地德语差异很大,而且还存在荷兰语(实际是一种德语方言,因为政治原因作为独立语言)、佛莱芒语(比利时的荷兰语,更是一种因为政治原因独立出来的语言)、Frisian/Frysk(一种荷兰北部方言,有些地方和中古英语非常像)这样的边缘地带,这种多样化的面貌是今日的英语和法语恐怕没有的。当然,半个西欧的语言都是日耳曼语族,这还是当年民族大迁徙时代日耳曼人造成的结果,一种由于“分散”而形成的一定程度上的“统一”。

这个问题很复杂,我简要答一下我所知道的:在大约公元六七世纪,罗马帝国大部分方言消失,拉丁语成为罗马帝国行政,法律,政治,商业的唯一语言。罗马帝国分裂后,拉丁语演变成多种不同语言,统称罗曼语系(Romance languages),罗曼语系主要集中在如今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境内,而在西欧北部则是日耳曼语系的天下。
欧洲几种语系分布:
此后经过几次斯拉夫人和日耳曼人入侵,但上图分布并未有太大变化。
英国起先经过盎格鲁,萨克森,朱特族入侵,日耳曼语系已完全取代凯尔特语,九到十世纪维京人入侵,对于英国:维京人的日耳曼语加上盎格鲁-萨克森语演变成了英语,对于法国:使得维京人的日耳曼语加入罗曼语系,演变为诺曼法语。1066年,法国诺曼底的威廉公爵领军侵入英国,使得法语和拉丁语也被加入到英语中。另外强调一点,虽然拉丁语在平民中逐渐消亡,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然是学术,文学,教会的专用语言。而其他语言也就是地方方言的水平,而拉丁语则是欧洲饱学男士的共同第二语言(据说女性不读拉丁语)。

十四世纪时候翻译到德语的Wenceslas Bible和Augsburger Bible,John Wycliff的英文圣经手稿,十五世纪的古登伯格圣经和John Colet直接从希腊语翻译的英译圣经都可以算作历史关键点。因为圣经的确是在当时欧洲影响力和传播力最广的,所以圣经的文字是推动各地民族语言——也就是所谓的Vulgar Language——发展的最有效工具。而教廷也一直将翻译圣经列为禁行,所以直到十六世纪的路德圣经之前,翻译圣经的阻力都很大。John Colet之后被教会通缉,但因为是牛津大学的教授所以得到一定庇护。基本上就是教会找牛津要人,牛津一口咬定不知道人在哪里,在教会不断施压的时候Colet很及时的病死了,省了双方的麻烦。不过这也能看出当时的大学对于这种发展不但没有什么迫害,还在提供保护。
另外由于很多古希罗经典在欧洲中世纪都已经流失了,反倒是被阿拉伯国家翻译成阿拉伯语保存下来,以至于中世纪中后期大学里的学生很多都修阿拉伯语,这也就绕过了拉丁语来解读很多典籍(虽然拉丁语仍是必修,但随着对古希罗经典的热情逐渐增长,在大学生和学者这两个主要拉丁语群体中使用比例可能受到冲击),个人认为这也是拉丁语发展的一个不利因素之一。
还有很多辅助因素,比如印刷术,神曲等等。
以上只是从历史角度的一些关键转折点,应该有研究者有专门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论述。

詳情請參閱《拉丁文帝國》(Le Latin ou l’empire d, un signe: XVIe-XXe)【法國學者瓦克(Francoise Waquet)著,臺灣陳綺文譯】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