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判刑能否减少犯罪率?

-

加大惩罚力度是否能起到震慑作用,是否会扩大犯罪危害?为什么说“乱世用重典”?盛世处罚力度相对较小?

法律 社会 犯罪 刑法 治安

从重判刑可以减少犯罪率,但或许有更好的办法,这是一个关于刑罚威慑理论的问题。


  自古以来,人们就对刑罚的威慑效应充满期待。立法者和奉公守法的人们总是希望刑罚能够有效地震慑犯罪,尽可能地防止犯罪发生。古代那些残忍而又公开进行的刑罚可以说体现了当时对威慑潜在犯罪人的追求超过了对惩罚罪犯的追求。现代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议也离不开刑罚威慑是否会被削弱的思考。


  贝卡里亚开创性的提出了关于刑罚威慑效应的思想。在贝卡里亚看来,快乐与痛苦是支配人的行为的两种动机,“在同人类欲望的普遍斗争中,防止一切越轨行为的产生是不可能的。……人们能从自己的越轨行为中捞到好处,增强了犯罪的推动力;因此,加重刑罚也就变得越来越必需了。”

  刑罚的威慑效应主要分为两个方面,刑罚的确定性对犯罪的威慑与刑罚的严厉性对犯罪的威慑,刑罚的确定性与犯罪行为被惩罚的可能性有关,而刑罚的严厉性与惩罚犯罪的程度有关。贝卡里亚反对过于严厉的刑罚。他认为,“对犯罪最强有力的约束力量不是刑罚的严酷性,而是刑罚的必定性。”贝卡里亚觉得确定的有节制的刑罚比有着一线不受惩罚的希望的可怕刑罚所造成的恐惧更加令人印象深刻。而严峻的刑罚会导致罪犯更加敢于逃避刑罚,为了摆脱严酷的刑罚,人们会犯下更多的罪行。

  关于刑罚的程度,贝卡里亚认为,“一种正确的刑罚,它的强度只要足以阻止人们犯罪就够了。”“只要刑罚的恶果大于犯罪所带来的好处,刑罚就可以收到它的效果。……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因而也就是暴虐的。”贝卡里亚的思想为现代刑法罪刑相适应等原则奠定了基础。


  边沁同样认为人类的行为受到快乐和痛苦的主宰,快乐与痛苦指示着我们应当做什么、决定我们将要做什么。人们之所以犯罪,正是因为犯罪所带来的快乐大于痛苦。边沁认为对犯罪的惩罚本身也是一种恶,它之所以被允许,只是因为它有可能排除某种更大的恶。关于惩罚的限度,边沁说:“惩罚之值在任何情况下,皆需不小于足以超过罪过收益之值”。关于刑罚的确定性和严厉性的问题,边沁考虑到了犯罪可能不会被发现或者追究的情况,即惩罚不一定是确定的,因此边沁说“要使惩罚的值能够超过罪过的收益,必须依其就确定性而言的不足程度,相应地在轻重方面予以增加。”


  而经济学家贝克尔在其《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一书中将经济学的分析方法运用到了这个问题中。贝克尔认为人们犯罪的原因是犯罪的预期效用超过了将时间和资源用于其他活动所带来的效用。贝克尔分析了定罪可能性和惩罚轻重对犯罪的影响,贝克尔认为这两个因素的增加都可以导致人们认为“违法不合算”而减少犯罪。“如果社会政策的目标只是威慑,那么可使定罪可能性p接近于1,使惩罚f超过违法收益,这样,几乎可使违法数量O任意降低。”但是,增加定罪可能性和惩罚轻重都会带来社会成本的增加。他同时指出了,指纹、窃听、测谎、计算机等技术水平越先进,增加定罪可能性的成本就越低。而在许多共产主义和不发达国家存在着对判定有罪者施行严厉惩罚的趋势,而定罪可能性的取值很低,这样可以保持在警察、法官等方面的较低支出。贝克尔还着重研究了罚款相比其他惩罚的好处,他认为罚款成本低廉,既能惩罚犯罪,又能补偿社会。


  在贝克尔之后,对于刑罚威慑理论的实证研究开始发展起来。这些实证研究发现,惩罚概率与惩罚严厉程度的提高都具有明显的威慑效应。相比暴力犯罪与财产犯罪,财产犯罪的威慑效应更为明显;而相比惩罚确定性与惩罚严厉性,惩罚的确定性更具威慑力。陈屹立、张卫国在其《惩罚对犯罪的威慑效应: 基于中国数据的实证研究》研究了中国的数据,他们的研究结果与国外的研究发现是类似的,即:无论是惩罚的确定性还是惩罚的严厉性都对犯罪有着显著的威慑作用,但是对财产犯罪的威慑作用都大于对暴力犯罪的威慑作用;对于暴力犯罪而言,惩罚的严厉程度(重刑率)的威慑作用最小,惩罚的确定性(尤其是破案率)的威慑作用最大。


  《惩罚对犯罪的威慑效应: 基于中国数据的实证研究》一文指出:“可以考虑配置更多的资源给警察部门 (雇佣更多的警察或者提高技术装备等等)用以提高惩罚的概率 (提高破案率), 而不是花纳税人的钱用于对罪犯判处更重的刑罚(提高重刑率),这样不仅不会减弱对犯罪的威慑力,反而会增强对犯罪的威慑力度, 而且无论对于暴力犯罪还是财产犯罪都是如此!尤其是监禁显然是一个高成本的惩罚措施,或许适当的减少监禁时间进而节约一部分资源, 同时用于提高惩罚的概率反而更能够威慑犯罪。”


  参考文献:

  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

  边沁: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

  贝克尔: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

  陈屹立、张卫国:惩罚对犯罪的威慑效应: 基于中国数据的实证研究

贝卡利亚《论犯罪和刑罚》说过,刑罚的意义,不在于其严苛性,而在于其不可逃避。
犯罪者犯罪之后,总抱有一种侥幸心理,期望自己能逃过刑罚。那么,即使你刑罚再严苛,犯罪者逍遥法外的现象一天存在,犯罪率就不可能大大下降。(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犯罪心态)
假若每个人只要犯罪,必将受到相应的刑罚,那么出于成本的考虑,犯罪率才会大大下降。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激情犯罪,或者仇恨极大,不惜受罚也要犯罪的行为。

楼上可爱的学刑法的宝宝们
别误会啊,我以前也是学刑法的
现在学刑事司法
不得不说,从法理到司法以及政策,还是有些距离的
不信你听我说

重刑,减少犯罪率
这个逻辑里面有一个assumption,那就是:重刑的威慑力对潜在的犯罪群体来说,更高(相比轻刑)
看起来李菊福啊,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首先,认为重刑的威慑力对潜在的犯罪人(potential offenders)来说,真的更厉害吗?
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副假设,那就是:犯罪人在犯罪前都会做rationale choice(权衡利弊?因为是在这边学的,所以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国内犯罪学的专业词汇,我不乱翻译了免得被吐槽)
我不知道,没有调查研究我不敢乱假设
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犯罪人,可能根本不怕这个
比如说:激情犯罪的,这个我就不解释了,应该能明白吧,他犯罪前是没有做理智的选择的
再比如说,传说中的career criminal,就是大家在《犯罪心理》里可以见到的职业罪犯!
人家是破釜沉舟的,重刑不重刑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再比如,drug abuse(本来想翻译成用毒的人,觉得太武侠了还是算了),真的有毒瘾的人,会因为重刑就去戒毒咩?
所以说,至少有 N%的犯罪人,他们的犯罪行为是不以刑罚的轻重为转移的,我相信你肯定听懂了

第二呢,就是要反着问,有没有可能,重刑会让(某些)犯罪增长呢?
不是说什么物极必反,重刑冤狱之类的问题哦
而是说很简单的逻辑下面的问题
比如说,现在,偷个50块的东西,判5-10年
那么,有没有可能,司法系统内的腐败会激增?
你想啊,犯人多了,要多建监狱啊
公家招标,有没有中饱私囊的王八蛋出现呢?
人为了保命什么不做?
人不真的遇到诱惑永远不知道自己在诱惑面前会怎么反应
这些和杀人放火偷东西一样是犯罪啊,一样算进犯罪率里的
我相信你懂的
再往下面说就有点深了,大家要耐心
83严打大家是知道的吧,但是其实83严打不是最好的例子
最好的例子是里根的毒品战争
里根当时(80年代),就说了,现在这个street crime(小偷小摸,抢劫强奸之类的)太严重
我们要严惩这些犯罪
这里就有一个politic agenda的问题,那就是,政府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同时,另一些问题就只能自生自灭了
那么就在里根严惩street crime的时候,白领犯罪,金融诈骗,在美国遍地开花~~(08年次贷危机跟这个时代银行的deregulation有很大关系)

那么,你的问题就可以解答了
重刑可以降低犯罪率吗?
答:
1,看这个国家的犯罪结构咯
2,看这个国家的同时期的其他政策咯
3,看这个国家的社会结构咯
实际上,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真的很难
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中国古代哲学,讲究和,讲究平衡
这个放到现在都是很对的
问题是,现在的情况多复杂
孔子知道什么叫白领犯罪什么叫网络犯罪咩?
但是我们知道不能装不知道啊
所以说,先贤的东西,要用,但是要好好看看,要仔细的用,不能乱来,完了没效果你又去怪别人这样就不好了
我说了这么多你明白了吗?
靠,应该收你学费的

能,比如惯犯在服刑期间就无法犯罪了。

这需要长期的统计,没有多个国家多个时期的数据支撑我认为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不能通过逻辑推理出答案,一定要有数据支撑的,至少从我的工作实际中我认为轻刑一般无法达到遏制再犯罪的目的,但重刑是否能够遏制再犯罪我无法回答,楼主如果有兴趣这个是很高的科研素材

不知道的不代表没有,广义地讲,“严打”就是一种从重处罚犯罪的运动,但是造成了较多的冤假错案,不过当时的确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从重判刑不一定能减少犯罪率,但是采取从轻处罚、妥协退让的方法是一定不会减少犯罪率的,犯罪成本降低甚至没有什么成本,你觉得你有犯罪想法的时候还会有所顾忌吗?
用重判来保证对犯罪的打击力度,用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提高国民收入、减少贫富差距、完善教育体制的办法来杜绝犯罪的想法,才是一套完整的办法。
补充:有人说死刑并没有阻止杀人犯,决意杀人的人是不会在意是否会被判死刑的。我只想问,有几个人能真正愿意以放弃自己生命或者几十年自由时光的代价来换取另一个人的性命?除非是不共戴天的仇家吧,而这种冲突在现实中所占比例又能有多少?恰恰正是因为死刑的威慑,才使得很多人不得不考虑犯罪的成本。如果没有死刑,街上撞了一下,发生一句口角,都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因为反正不会被杀,还能进去包吃包住,换来一条人命,实在太划得来了,甚至有可能几年就放出来,犯罪成本这么低的话谁能治理好?而如果有死刑的话,那如果有人起了杀心的话,必然还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来考虑犯罪的成本,能不能承受的起。加重刑罚的意义就在于震慑并打击犯罪,使坏人不敢肆意犯罪而要考虑成本,使好人看到正义也能被伸张以稳定社会环境。

以前上法经济学,老师讲刑罚的严重程度和犯罪率之间是U型曲线,也就是说重判刑反而会提高犯罪率。


一方面,犯罪的人知道自己的惩罚很重,所以很可能会继续从事犯罪,因为罪犯知道既然死路一条,再犯也不能重到哪里去,所以会继续犯罪,而且以后犯罪可能更加恶劣。

另一方面,当犯罪的成本非常高的时候,黑市上以“犯罪”为交易的价格会更加高昂,会吸引更多人去从事犯罪活动。


大概这样,不是法律方面专业从业者,欢迎指教:D

先给结论,不能。

题主明显认可了“乱世重典”的统治逻辑,才会有此疑惑,再正常不过。是的,残酷的刑罚的确能在短暂的时间内能产生威慑力,但是,这不仅只是简单的提高刑罚的残酷程度去吓阻公众。

贝卡利亚在《犯罪与刑罚》中指出刑罚的震慑性,体现于刑罚的必然性和及时性。通俗点说就是,出来混,必须会还,而且是马上还。

法律运行的流程不单指立法,还包括执法。举个例子,学校之前只规定对迟到的学生通告批评,为了学风建设,变成了开除,就能根除迟到现象了么?如果不保证执法必严,违法立究,还是会存在学生抱着侥幸心理违规的现象。



但是,这是我想说的话么?不是,我想说的是题主的另外一个逻辑:“刑法能解决掉犯罪问题”:即只要做到执法必严·违法立究了,犯罪也还是能够得到根除。

其实中国早就将这种刑罚观点投入到现实中实践了,那就是“严打”。

·严打是中国司法名词,为依法从重从快,“依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的简略表述,是解决一定时期中突出的社会治安问题,而依法进行的,打击严重刑事犯罪的活动。·严打_百度百科

第一次1983年严打,方针是“从快”·“从重”,以及时性和残酷性指导司法。

能降低犯罪率么?能。

严打”开始不到半年,全国治安形势就见好转。据统计,1983年8月至12月,全国除二省一市外,发案率下降10%的有七个省份、下降20%的为八个省份、下降40%的为两个省份、下降50%的为两个省份。同时,就所发案件的内部结构看,重大刑事案件也呈现明显地同步下降趋势,其中强奸案下降4.7%、伤害案下降5%、杀人案下降24.6%、投毒案下降43%、抢劫下降72.6%、盗窃下降45.7%。在此期间,“严打”共打掉犯罪团伙19.7万多个、逮捕流氓犯罪分子数以十万计,缴获各类枪支1.8万支、子弹42万多发、群众检举线索150万起、群众扭送犯罪分子4.7万、投案自首10万多名。一时间,经过浩大的人民战争,犯罪似乎被压制了下去,治安形势也逐渐好转。



但是从长远看呢?非但不能,还会适得其反。

经历了为期三年的严打,社会治安状况理应好转,可是事实上,自1985年起,我国犯罪案件又开始缓慢上升,重大刑事案件发案趋势很不稳定。经过1989年公安机关大力纠正立案不实,是年中国的立案数为197万起,发案率为万分之十八,犯罪数量几乎接近83严打时犯罪数的三倍。


自199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各式各样的实证研究一致指出,提高刑罚最好的效果是“没效果”,最差的效果则是“提高人民的暴戾气息,微幅增加暴力犯罪”。[1]

比惩罚犯罪更重要的,是预防犯罪。



[1]Andrews, Donald Arthur; Bonta, James. Deterrence. In: Chapter 13 - Getting Mean, Getting Even, Getting Justice: Punishment and a Search for Alternatives. The Psychology of Criminal Conducts. ISBN 978-1-4224-6329-1

未见证据证明重刑可以减少犯罪率。

孟德斯鸠在研究中俄法律体制差异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像。俄国的抢劫罪判刑明显重于大清朝,大部分都会被判死刑。但是,俄国的抢劫案件,被抢劫者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大清朝。 所以他说中国人是比俄国人聪明的。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