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药

佛教不是一神教,在佛教而言,自杀是过错,但并不是什么下地狱的重罪,按南传律是突吉罗,按北传律是偷兰遮,所谓突吉罗是犯了小戒的轻罪,僧人露齿戏笑衣冠不整都是突吉罗,偷兰遮要比突吉罗重,然而这两个都是可悔、非不可共住的罪。波罗夷则是不可悔、不可共住、果报一般是地狱的重罪。
至于为什么很多人说佛教里自杀是重罪呢?一个是受了一神教的影响,想当然耳;还有一个时查经文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谓.....自杀生,犯波罗夷....这样的经文,波罗夷是下地狱的重罪啊,你看经文都说了自杀生要下地狱的。。。。。。其实这是误读了经文,这里的自杀生指的是亲自下手杀害生命的意思,跟自杀完全不是一回事。

佛教经文中记载了有阿罗汉因病痛自杀的,也记载了还未成就阿罗汉的比丘因各种原因自杀的,佛陀皆明示无罪。

当然佛教不主张自杀,但佛教对自杀行为也并不觉得是多大的重罪(改掉吧,有同学于此有意见)。可自杀后趣向何处毕竟未可知,轻易自杀也许就让你解脱的机会延后许多了。

问题补充说明里的问题
简答一下,佛教不是认为死时一种痛苦,佛教根本是认为生命就是一种痛苦,有为法(简单说你能感受到的一切)本质都是苦的,原因在于事实上自我只是假象,只是生命和外界的接口界面,而有为法内从来也没什么永恒存在的东西,这就是无常(非永恒)、空(假象),而这与苦无异。
佛教认为生命是处于轮回状况的,这次生命是下一世生命之因,而每次生命所造作的各种善恶因果也会在轮回时传递,若不解脱这种传递便会无休无止,这就是生死苦海!
滑稽的是这种所谓的轮回还是无我的,也就是其间并没有一个主体存在,每一次的生命之因不过是上一次生命,而每一次生命所做因果却又会累积传递下去。

换句话说,假设你突然有能力记起来上辈子你是谁,但其实上辈子那个你和这辈子这个你根本没有关系,说到底,这辈子这个你也不过是你在出生后形成的,如果这还不能理解,我再换个角度说,上辈子这个你,就好像这背你多重人格多出来各个人格罢了,其实都是假话。
当然我这纯粹事多语想给你解释清楚,我也真不指望你能明白,上回我给人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好言好语,那人却怒了,我真无语,只好拉黑了事。

无论如何,你得知道的就是佛教是根本认为世间一切皆苦,生死轮回更苦,所以才要解脱,要摆脱轮回的生死苦海,要超脱有为法的不永恒,而永恒寂灭。

佛教一方面数说人生的痛苦、缺陷,揭露人类的肉身危脆、不净,是产生老、病、苦和种种有害的欲望之渊薮,一方面又说人身难得,教人珍惜人生,以此不净多苦的肉身为“修学不苦患身”的“法器”。不珍惜此生而浪费生命、虚掷光阴,被佛陀所斥责,若因一时想不开而轻生自杀,更是佛教所力戒。即因厌弃人间,以求往生于天上、净土或解脱而自杀,亦为佛教所不许,列为犯杀生之罪。《杂阿含》、卷二十九第809经载,佛弟子有由修不净观极厌患人身而自杀者,佛认为属“恶不善法”,乃修法的偏差,为说安那般那(观息)禅定法予以纠正,并因此制定不可自杀戒。《四分律》卷二、《弥沙塞五分戒本》、《十诵律》等比丘戒律皆规定:若比丘亲手自杀,或请别人杀死自己,或教别人自杀,赞誉死亡说:“人何必这么痛苦地活着?死要比生好得多!”此比丘便犯了属“波罗夷”的杀生重戒,失去作比丘的资格,须驱出僧团。自杀与杀他一样,都属杀生重罪,按佛教说法,不仅不得解脱,而且要堕入地狱。《南传弥兰陀王问经》谓佛曾告诫比丘不应投崖自杀。

《未曾有经》卷下载:裴扇舍国婆罗门妇人提韦,无子女,守寡,听从 婆罗门教士之言,欲积薪自焚,佛弟子钵底婆比丘为之说理劝止:

夫先身罪恶,随逐精神,不与身合,徒自焚烧,安能灭罪?

如果说今世的不幸是前世罪业之果报,那么罪业属于精神,与身体无关,焚烧身体,岂能灭罪而改变命运?“假令烧坏百千万身,罪业因缘相续不绝。”而且,当烧身之时,心未坏故,“身心被煮,识神未离,故受苦毒,烦闷心恼,从是命终,生地狱中,苦恼尤剧。”自焚,是极其愚蠢的举动。真正能消灭罪业的方法,是忏悔,钵底婆比丘为说忏悔灭罪法,成功地劝止了妇人自杀。《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说,菩萨若未具佛法,“亦不灭寿 (自杀)而取证也”。

密教虽然有自主生命、随时自杀的“抛斡”法,但也反对于命未终时行之,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那洛六法》云:
若未到其时而行抛斡,则其罪之大,与杀佛等。因未到时而抛斡,犹如杀死其平日所修之本尊,罪业甚大,是犯密宗根本成之第八条,即出佛身血是也。

自杀者不但杀死了自己难得的宝贵人身,还杀死了依赖自身而生存的八万四千虫,并给自己的亲人带来莫大悲痛,给社会带来损失。

太虚曾撰《论陈独秀〈自杀论〉》(1920) 一文,专论佛教的自杀观,他分自杀为为己、为他两大类,为己自杀,有投真(视如灭沤还水)、尊我、 患失、报怨(偿还宿债)四种,虽然近似厌世解脱,而实非也。为他自杀, 有省累(免连累他人)、去碍(为令他人成功)、悟世(警觉世间沉迷)、利人四种,佛教赞成为他自杀中的前三种,反对为己自杀中的前三种,不反对 “用身主义”的自杀:为求悟真理、流通正法、报怨偿债、供给需要、增长 福德、消除罪恶、伏断迷惑、脱离苦恼、圆满悲愿、护持众生等:
能善用其身以达到超尘世色身以上之高尚目的者,不论乐生与自杀,无何不可。

若不悟未尝生死的自体、身世本空、心体圆满清净者,则未有不糊涂乐生及自杀者。对以厌世及解脱为原因的自杀者,救济的方法有消极、积极二种,消极者:1.破除一死永灭的危险人生观。2.变急躁、狭迫、零碎、骛外的实验主义为安祥、远大、根本、贯彻的实验主义。积极者:1.认清未尝生死的自体。2.认清所要杀的自己究为何,“自且没有,又何从杀起呢?”

附:

《四分律》卷二·四波罗夷法之二:

人者从初识至后识而断其命。杀者若自杀。若教杀。若遣使杀。若往来使杀。若重使杀若展转遣使杀。若求男子杀。若教人求男子杀。若求持刀人杀。若教求持刀人杀。若身现相若口说若身口俱现相若遣书。若教遣使书。若坑陷。若倚发。若与药。若安杀具。自杀者。若以手若瓦石刀杖及余物而自杀杀者波罗夷。

《弥沙塞五分戒本》:

若比丘。若人若似人。若自杀若与刀药杀。若教人杀。若教自杀。誉死赞死。咄人用恶活为死胜生。作是心随心杀如是种种因缘彼因是死。是比丘得波罗夷不共住。

《十诵律》中提到的教他人自杀的情况,《十诵律》卷二·明四波罗夷法之二:

恶戒人者。杀牛杀羊养鸡养猪放鹰捕鱼猎师围兔偷贼魁脍咒龙守狱有比丘到恶戒人所。作如是言。汝等恶戒人。何以久作罪。不如早死。是人因是死者。比丘得波罗夷。

……

有比丘到诸善人所。作如是言。汝持善戒。有福德人若死便受天福。汝等何不自夺命。是人因是自夺命者。比丘得波罗夷。

……

病者。四大增减受诸苦恼。比丘语是人言。汝云何能久忍是苦恼。何不自夺命。因是死者比丘得波罗夷。


本文出自陈兵居士的开示。

佛教不止认为死了是一种痛苦,同时也认为本身活着也是一种痛苦。因为在你没有觉悟之前,生和死只不过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死循环罢了。也就是说佛教认为即使你死了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所以佛教不主张自杀。

没听说佛家反对自杀,恕我孤陋寡闻。

死是苦,是因为你执着于生,恐惧死,每时每刻想起自己终将死亡都惴惴不安,死亡如同一个魔咒时刻扰乱你的宁静,因此死是苦。

是我们的心识投射出轮回的景象。在究竟上,地狱也好天道也好,并无一丝一毫实存。自杀的人在死时,内心经历的强烈的痛苦情绪将会导致其投生于地狱的果,但这并不是一种惩罚,更不是罪责,只是他的心识投射出了地狱的景象。一个比较经典的例子是,同样是一碗水,为什么放鱼进去它会觉得是家,而我们觉得是饮料?
因果善恶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所有的坏事都基于某种恶劣的情绪,例如嗔恨嫉妒贪恋。。事情发生后并非完全结束,因为一切都会留存在心识之中,若无法完全认知心性,无法从这个如幻的世界中解脱出来,未来一旦遇到与之相应的所缘境,因为往昔的习气之因,果就会产生。因此弃恶扬善并非是一种道德要求,其背后有着非常坚实的理性基础。在这个轮回中,如果你不想要苦,那就尽量去创造快乐的因。而究竟的快乐,最终的自由,则超越了苦与乐。。

所以,不要自杀!那根本于事无补。

懂得不多,只是略答一二。如想更近一步理解,请阅读唯识与中观的著作。
佛法其实是非常理性和科学的。而我们所谓的科学精神,很多时候倒更像是一种拜科学教。

印象中在家人不能说戒,否则就是违背佛制律仪。您这问题最好问受了出家戒的律师。

对于死是不是苦的问题。无明则生死皆苦,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是八也是一。不识人间苦则今生与佛法无缘。

觉悟了然无苦,八苦同灭,所灭亦灭,剩下的据说就是寂灭常乐的涅槃。

自己的命自己做主,世间万物都无权对你指指点点。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