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你一样有过这种疑惑,后来我想明白了。 我的善意,不会因为对方接不接受破不破坏,就随随便便减弱或消失的。 只是也应该用这句话作为善意的保护伞: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自己的善意,他们都很珍贵。

1,考虑他是否有更简单的求助途径,比如这个男人去求助加油站,求助高速关卡的工作人员,求助他们明显比等待你更实际。其它情况考虑是否求助警察更正常。
2,一般我路上遇到需要资金帮助或者特殊情况的帮助,我是拒绝的,大部分找警察更好。指路什么的可以的。
3,转移一下,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帮助他人,那就在网络上帮助。比如知乎分享你的经验给别人。

希望题住守住信念。

太麻烦的我一般不信。

有难请找人民警察。

今天晚上,我一个好朋友在校门口被陌生女人借走了1000块。借钱的借口倒是一个新鲜的梗,她说自己从香港来做生意,急需向我们当地财政局送两条香烟作为人情,不然生意破裂自己会被潜规则(可怕的大陆social rules),说到这里声泪俱下,并表示自己的卡大陆不能用,所以只好在路边找人借钱还情。最后周旋良久朋友去旁边建行取了1000借给了她。

“啊,多么蹩脚的借口啊。”

我当时并不在场,像所有的看客一样在听复述的时候笑她傻,没生活经验。可是朋友说“在场和不在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也是,大晚上的,你听了一个陌生女人叙述了一堆经历,又看她在你面前痛哭,多少会动点恻隐之心啊。

总之,与我们所期待的相反,朋友在他们说好还钱碰面的地方等到10点多,刚才那个街头表演苦情戏的女子还是没有出现。

晚上因此我感到沮丧,为朋友是一方面,更令人心疼的是蒙受欺骗后的人们必须对这个世界树立更大的警惕。

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对于陌生人的善意的底线呢,想了半天也无法回答,如果有清晰界限,社会上哪有这么多扶老奶奶的事情。

可惜啊,人终究是一种理智和情感兼顾的动物,我们用社会新闻上层出不穷的例子告诫自己以期获取生活的一点经验值,可是道理阅尽,遇事仍旧不能把持。

所以理论都是废话,用《欲望号街车》里Blanche的台词作结

“Whoever you are, I ha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

1有一次我碰到一个男孩子,他说他从上海来的还是学生,没钱吃饭,希望我能带他去吃饭我问他吃什么,他说随便我看离肯德基近就带他进去了,他说他朋友明天就联系他了,他想借我钱希望我留个手机号码给他我说不用了,这也没什么,还有就是你自己都说了明天你同学明天会来找你于是给他在旁边的汉庭开间房,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无论他是真是假,这些钱对我来说不重要也就过去了2碰到两男一女,衣衫褴褛,告诉我说出来打工没钱吃饭,希望我能请他们吃顿饭告诉我不要怕他们不是坏人只是想吃顿饭,什么都可以,听后我就带他们去吃饭了,留了几百块钱给他们。那个女的一直对我说谢谢,期间我戴着口罩,安顿好之后我就走了,只说了句不用谢,睡觉时辗转反侧睡不着,一直落泪。我怕他们不去找地方居住天气这么冷他们睡哪里呢,真希望没钱没地方住的那个人是我,倒也不会那么难受越想越伤心,哭着哭着就睡下了3碰到一个纹身的男人躺在花园里,看起来很冷的样子,我问他你怎么睡这里?怎么不回家,他说没地方住,如果我愿意的话希望能借我 他两千块钱,我说好,于是就去取钱把钱给他后什么都没问我只是觉得没必要问,走了后他坚持要留我号码我没同意,果断离开,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也许大家不支持我的做法,会说我怎样怎样,纵容他们了什么的,我只能说我深知没地方住没饭吃又没人帮忙是怎样的感受,既然我遇到了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我只做我应该做得自己认为对的,不能因为这个世界没人疼我,我就不去爱护这个世界,我不想在我身上发生的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我知道自己所做没多大用,既然还是有一点的我还是会做,让有些人相信世界还是有好人,也许有些人觉得他们自己没本事导致自己无家可归,我觉得没有经历过别人所经历的,就不要用自己的无知和卑微去评判别人好吧,别人很多不为人知的苦难,你都不知道也都没经历过。避免被喷,匿了。

正在进行信任实验 对方还没来还钱 应该是不会来了。

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我会去信任值得信任的陌生人。

你直视他们眼睛,如果真的有困难的话,他们反而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的眼神。



快报警吧,他们应该是熟练的团伙作案了。

感觉陌生人的善意跟是不是相信没有多大的关系,没有突如其来的善意吧,而这种东西你接不接受就看你所处的环境以及你从小到大在这方面是如何被教育的。像我自己的话,就比较容易相信别人,觉得我跟TA又不存在利益冲突TA为什么要骗我(这种心态其实比较白痴的),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愿意去做一个善良的给予别人自己的善意的人,举个例子吧,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看到一个人坐在超市旁边的花圃上吐的一塌糊涂,我看他真的很难受,就去超市给他买了瓶酸奶然后离开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去喝也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我想到自己之前失恋喝到进医院,觉得他这个时候应该也是需要别人的善意的,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我不知道他第二天还会不会记得,但是我相信我把酸奶递给他的那一瞬间他一定会相信他不是一个人,那就够了。回归正题,陌生人的善意能不能相信这个真的不能一概而论,我只能说,无论别人能不能信任,我们自己都要坚持做一个人善良的人。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