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刻让你终于意识到了和对方阶级不同?

-

类似问题哪一刻让你终于意识到了和对方是两个世界的人? - 生活

我的经历,大学同学圈里,平时大家一起煲剧吃饭玩闹,个个都人模狗样的,没什么区别。
可是一到放假,这个西藏云南,这个日本,这个美国,那个欧洲一月游,而有的只能待在家里做各种家务,有的打工赚学费。。。
就那么一个瞬间,阶级差距一下子就拉出来了。 那个时候才会真实地体现出来人与人并非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就是这样类似的瞬间,有没有?

ps:辛辛苦苦终于把所有的回答都过了一遍,发现大家好像都执着于金钱造成的鸿沟上。诚然,金钱可以划分出鸿沟,但是感觉阶级更多的会体现在眼界,为人处事,情商上。而且阶级这东西好像更多的是与生俱来的,老一辈已经帮你打下了,而你站在大树底下好乘凉。但为了这份……姑且称之为享受,也会承担更多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是什么?

大学 人际交往 社会 社会阶级

微博名为公众号菌的那位童鞋,请你不要擅自转载我的答案,我已经说过我不希望这样,请尊重我的选择和著作权,请尽快删除。


—————————————————
谢谢大家^_^ 很多人问我最后一段话可不可以转载=_= 这个当然随便转,我一开始就用了引号表示引用,这段话出自冰心先生。之所以设置不可转载只是不想转载至私人空间微博从而给故事的主人公带来不必要的一些困扰,希望他们能够生活安稳平静( ̄▽ ̄)
另外,不想通过文字盈利,这篇文公益授权给了我在做志愿者的一个关爱农民工的公众号,所以抱歉不能授权转给其他公众号^_^希望大家理解^_^
再次谢谢大家的厚爱,我只是普通的女孩,祝大家幸福平安^_^
——————————————————————————————————
大家都在说富与权,我只想说潦倒与困苦。我只是普通又普通的人家出来的孩子,没受穷也没受富,可是却常能感受到别人的那种底层的艰辛。

4岁我发烧挂急诊,急诊室里来了一个民工,工伤断指,鲜血淋漓,医生问他截还是保,他问保多贵,医生说上万,民工眼帘一垂,思考了没有三秒,说那还是截吧。医生也不忍,手起笔落最后还是写了单,我愣愣的看着那双黝黑又血迹斑斑的手,又愣愣的看着妈妈,妈妈把我抱进了她怀里,那时候感觉,沉默那么长。

7岁我上小学,有个转校过来的男生,清秀干净,裤子却时常有补丁,同班男生总说他小白脸,他也不言语,只是沉默。我自小就是女侠性格,有一次他们欺负的狠了,实在看不下去,书本一合拖他出门,回头轻描淡写掷地有声地跟那群男生说:“也不擦干净自己的鼻涕再说别人。”男生们都羞红了脸,再也没说过他。那男生从此拜我当哥们,当然他那种当哥们,也就是一起放学,他回棚屋我回家,一路也不声响,就是帮我赶赶狗赶赶车。
有一天,他跟我说他要转校了,我问他为啥,他说:“我爸是在工地上掰钢筋的,前一阵把手给穿了,这个工地赔了钱不想要他了,要换地方。”
然后他塞给我一个用钢丝做的小吊坠就转身走了,一路没回头,从此没了消息。

13岁我上初中,老师让我带动学习不好的同学学习,发配给了我班里倒数第一的男生当同桌,从此我就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监督他学习的过程,改作业批作业讲题,他也不是沉迷游戏什么的,可能就是理解不了课程内容,一问一懵逼,急得我都要跳起来。最后毕业他还是没有考上高中,特愧疚的跟我说对不起,然后让我给他填了一张同学录。上高中后一周,他给我打电话,因为我住校,是妈妈接的,我妈说他一听是她结巴了好久,我妈安慰说:“不要紧张等荷荷回来我让她给你打过去,孩子上不上学都要照顾好自己,人没有高低贵贱。”
然后我回来,妈妈让我第一时间给他回电话,接通电话后他结结巴巴地叫了句同位,我突然就想哭,然后他又说:“同位我在厂子里做临时工,就是给你打个电话,同位你学习很忙吧,以后不打扰你了,就是谢谢你,你是唯一愿意跟我做同位的好学生。”我的眼泪啊,一直流。
后来很多年,大一暑假我去菜市场买菜,突然背后有欣喜的声音喊“同位!”我一回头,看到他在角落里,苍老了很多,守着一堆花,笑容还是跟初中时一样青涩。我走过去,他站起身,激动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突然像他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端出来了一盘君子兰塞给我,这次换我懵逼了,他又开始结巴:
“我我我我觉得,这这花跟你一一样好好看,你你你还是那么好好看。”
我一下子,笑出来,眼泪没崩住,也出来了。

阶级啊什么的,有时候就是这样让人无奈,让很多与你在一起的人都渐渐走散,让很多人在狭小庸碌的人生里格外辛苦。唯有岁月如歌,相逢转角,一起抬头,春阳依旧。

愿你,愿你们:

“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老婆的一位朋友,刚结婚的小两口想要移民去新西兰,说想买一片牧场,说他们向往青青牧场与田园的诗意。为此还筹划着去新西兰考察一番,并且真诚地邀请我和老婆也去一起放羊

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从小就放羊,后来念书那么多年,就是为了不再放羊

朋友讲的一个段子,朋友是北京人,小时候住胡同的那种北京人。
小学的时候在一所特别好的北京的小学,那个小学附近的学区房现在一平米要30多万。
小时候大家会合资买《画王》杂志,看最新的日本漫画,每人买一期大家轮流看。所以那时候一本杂志也是公共财产。
有一次他们买了一本封面是《侠探寒羽良》,画面内容比较暴露,朋友先看,拿回家被他爸发现了,大怒,小孩子怎么能看这个?差点没收。
朋友好说歹说,借的同学的,不还给人家以后没人跟他玩了,要不然就赔人家书钱。朋友的爸爸不想给他买杂志的钱,就让他赶快还回去,以后不准再看。
朋友诚惶诚恐的拿给小伙伴,叮嘱大家,看的时候千万不要被父母看到,要不然杂志就没有了。
终于,轮到一个小女孩看,带回了家,被她的爷爷发现了。
然后,杂志社就没有了。

我和实验室一个美国妹子之前的对话(早先初选阶段)

我:共和党这样分裂下去大选迟早药丸,Paul Ryan迟迟不愿意支持Trump,Mitt Romney还公开到处骂Trump。这么搞下去,最后摇摆州的催票要不好办了。

她:是啊,上周我爸跟Mitt Romney吃饭的时候还在说他不考虑大局,谁知道Mitt Romney坚持自己一点都不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言论,我爸也没招了。

我终于认清了自己键盘党的阶级定位。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996年),班级转来一位新同学,我们放学顺路,聊天又很投机,所以很快熟络。

那个时候学校门口流行吃一种辣豆皮,就是小竹签串上非常薄、口感很软的豆腐皮,再刷上麻辣酱,撒上芝麻,特别好吃。

一串一毛钱,我一般每天放学花五毛钱买五串,简直是美好的黄昏。等我这个同学一起回家的时候,我就分出来几串给他吃。他发现这个也很好吃后,向店家说了一句我半年都没有缓过来的话:

太好吃了,老板,来50串。

单位同事,作为早年来京奋斗的外地人,已经努力了十多年,天天加班加点,很拼命。

三十好几了,终于在北京站稳脚跟,有了两套房,有了一辆二十多万的车,已经算是很成功的了。

而为了让自己的下一代能有一个更高的起点,他花了很多钱托了很多关系,终于将自己的闺女送进了一所全北京非常有名的公立幼儿园。

但很多时候,他都不愿意开车去学校门口接孩子,用他的话说:不说开个二十多万的车去那儿有点丢脸,要是一不小心剐蹭到旁边的豪车,才麻烦了。


去年的六一儿童节,他请假半天去幼儿园参加闺女学校组织的活动,在教室后排的心愿墙上拍了几张照片。

心愿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小纸片上,那是班上小朋友写的“六一心愿”。

中午回来后,他把照片给我们看,这些才5岁多的小朋友,用各色彩笔在小纸片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好想再去一次xiaweiyi啊”

“上次妈妈带我去迪斯尼,好好玩,想变成白雪公主”

“我想让爷爷奶奶夏天继续带我去法国度jia”

……

内容记不太清,但差不多就是这些意思。

那个班一共二十来个小朋友,写的内容惊人一致,说到出国、大餐、度假,这些在我小时候看来简直天方夜谭的东西,就像是去隔壁家借个酱油、下顿吃蛋炒饭一样随意自然。

我看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同事小孩读的那所幼儿园,比照来看,可能类似于北京另一所很有名的“JS小学”,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搜下。

说到JS小学,单位里有个部门领导的孩子在那上学,有一次午饭时说起小孩儿的暑期活动,不无郁闷地说:学校要组织孩子集体赴美国旅游半个月,还要求父母至少有一人陪同。TMD,这是当我们这些家长都不用上班挣钱啊。

但我知道,他没说出来另一句话是——那些孩子的家长里,就是有很多不用每天上班也能挣很多钱。


我的同事们奋斗了那么多年,拼尽全力让自己的下一代和那些真正的“官N代”“富N代”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以为人生奋斗历程终于告一阶段。

然后才发现,这不过是更清楚地看到巨大阶层差距的另一个开始。

这才是真的可怕。




对了,同事的闺女也在心愿墙上写了纸条,写的是:

“我想我爸爸每天都能早点回家,不要那么xin苦。”

——————对说的话————

一天时间,这个答案引起这么多的关注,以及争议,是我没想到的。考虑再三,决定稍微多说几句。

1. 关于小朋友写的纸条,文中我已经说了,那是去年六一看到的,除非我能找同事的手机再看一下,否则我没办法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忆起来小朋友写了什么,但意思肯定差不多,因为当时看到照片确实很震惊。文中的说法是我模仿着写的,请不要再纠结这个点了。
2. 这篇文章要表达的意思可能有很多重,但很多人只看到最表层的那一层,还有人就盯着“小孩写多少字”“出国就算阶级差距”之类的,我只能说无言以对,我也懒得去回复了,你们活在自己的逻辑体系里就好。我的同事在北京有两套房,有一辆车,但自己仍要承担很重的房贷和养孩子的成本,看起来过得还行,实际要维持这样的中产生活,压力非常大,所以才要拼命工作。带孩子去国外这种事情,就算他有经济能力也没有时间,这其实也是差距之一,就是他“不能自由地选择生活”。
3. 题目问的是什么时候意识到阶级不同,我的答案都是围绕这个来写的,但不代表我本人就认可这样的生活方式,评论区里已经有很多人说了类似于“安贫乐道”“不要比较”之类的话,大家就当我客观陈述事实就行了。我本人很讨厌“阶级”这个意识形态浓厚的词,在我看来,“阶层”这种代表财富差距的词可能更适合当前的国情。
4. 不管是同事小孩儿读的幼儿园还是领导孩子读的小学,我都没见过,只是听别人的评价,知道这种学校很好,有很多达官贵族的孩子在里面上学,普通百姓的孩子现在很难进。那些轻飘飘地说一句“这学校也没什么好”的人,请原谅我会联想起另一个清华本硕的同事常挂在嘴边的话“什么学校和学历啊,我感觉也没那么重要啊”。
5.最后,很抱歉,这不是段子,是真事儿。说我是从读者还是哪里抄来的,我欢迎来打我脸。也因为是真事,所以我不希望被分享到知乎以外,我不想干扰到同事的生活。

就这。

补充一下,我猜测这些小朋友中的一些人,长大以后的差距会像这样:

你身边有没有二十岁左右的很优秀的人? - 李栩然的回答

“阿!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老爷!……”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一一作者鲁迅。转自《故乡》

感谢大家给我的这么多赞


安利下其他回答。

人所能做到最大的善良是什么?一有名用户的回答。

请详尽描述一种你想要的超能力一有名用户的回答。

懒惰真的会上瘾吗?一有名用户的回答。

我妈一位朋友的儿子上了港大。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想着这得承受多少父母的压力,刷多少题才能有如此成就。(我家是开铺子做生意的,爸妈的朋友基本也都是做生意的)

后来因为要去吃熟人的酒席,是那个男生的爸爸(我叫他叔叔)载着我,我爸妈,叔叔的姐姐(我妈好朋友)一起去的。

大人们聊着天,我就安安静静地坐着。听叔叔说着他那个一千万的项目,我心想,哟吼,还是暴发户啊

坐久了我就开始晕车了,更不幸的是我还吐了,好在有袋子接着。我捏着散发着异味的袋子不知怎么办(当时在高速上,总共四个小时的车程)大人们说让我开窗放低点丢了。我抛掉心中的犹豫,开了道缝手一伸就丢了。袋子在惯性作用下还跟着飘了一段。爸妈见此情景纷纷说着“叫你放低点!放低点!做个事情也做不好!”

我被骂得一脸懵逼,也不知道自己错哪了。“你们骂她干什么,小孩子做错事情了不要马上就骂,要告诉她哪里不对啊,她又不是故意这样的。”叔叔是这么说的。

我一听,真尼玛感动!但是再反应过来,只想说呵呵。因为我父母平常就是这个样子。后来叔叔给我解释了在高速上丢垃圾的风险,所以一开始才让我放低了丢,不至于遮住后面车子的挡风玻璃。

叔叔问起了我的专业,我说统计学。其实我真的挺抗拒回答这类问题。一般人听了不是什么热门专业,还要反问一句为什么不学会计/当医生。但是叔叔听了立马说了三个字,大数据。听得我真是热泪盈眶啊!他是第一个听说我专业还能侃侃而谈的人!别人都以为我是设计问卷,发问卷,统计人数的好吗!!他还和我父母说,我的专业多有前景啊,多缺这方面的人才啊。我父母根本就不了解我的专业…也不觉得有什么用…

再后来叔叔说起了自己的儿子,他说自己基本每天都要和儿子聊聊天,上到天文地理,下到时事政治,大家互相交流想法。儿子计划去每个高中同学所在的大学游玩一圈,他也非常支持。还说了什么我也记不清了,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这是世上最好的爸爸吧!从来没有那么羡慕那个男生!

我真觉得,家庭环境和父母的教育方式对人影响太大了!不说财富几何,单在父母之间比较。精神富养和穷养。

从不和孩子交流,只希望孩子能有最好的成绩,上最好的学校,由此施压了无数的压力。一旦出现问题,不是关心,不是安慰,而是无止境的责骂。不管做的是好是坏,也绝没有鼓励的话。从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blabla,然后贬低自己的孩子。再积极乐观的人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环境中也会变得自卑胆小懦弱!更别说是孩子了!这就是我的父母!他们将我囚禁在名为“望子成龙”的牢笼中,等我长大了,却希望我能比别人飞得更高更远,全然忘记了我的羽翼早已变得萎缩残缺!

很多父母把养育孩子当作了任务,但很多只是做到了“养”,还没做到“育”。如此一来,我们不过是一代又一代阶级的重复,好像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

说明一下,我不清楚这个叔叔家有多少钱。但他姐姐和我妈妈是好朋友,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当年大家的家境差不多,我就大胆推测那位叔叔最开始也不过是普通家境。

这里引用下我好朋友说的一句话:阶级的差异不在于物质,在于思想。

我没见过那个男生。但不可否认的是,虽然父母们的起点一样,但到了孩子这一辈却大有不同啊…

真的很抱歉在高速上丢垃圾,不找借口,就是做错了。

-------------------------------

真的没想到我的个人感悟居然能收到这么多赞。评论也很有意思,能让我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在写这个答案的时候,我就在犹豫要不要把丢垃圾这事写出来(真不是什么好事…)后来还是觉得叙述事情应该客观公正,藏着掖着就没意思了。

再说明下,丢垃圾的时候,我确认过后面没有车……因为…要脸…

再次为丢垃圾的事抱歉,差点就犯大错了。

已更新后续——————————

原答案:
首先我要表明,这真的不是段子…

坐标帝都。家离公园很近,小时候每天吃完晚饭就去公园玩儿,总能碰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儿,久而久之我俩就成了朋友。

她总是戴着一条项链,有一次我提议把她项链上的珠子(当时把大的小的项链坠统一叫做珠子)拿下来当弹球玩儿,她同意了~结果我俩弄了半天都弄不下来……我很失望……

于是她安慰我说:“可能因为这个是钻石做的弄不下来吧……”

当时我的心理是:虽然你是在安慰我但理由能不能编的真一点?钻石做的哈哈哈……那时候我四五岁,那条项链在当时的我眼里大概是这样的(图片来自某宝)

还是她,小学我俩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互相有了对方家里的电话,于是经常约周末一起出来玩耍~有一次我俩路过一写字楼,她说这栋楼马上就要拆了。我问她怎么知道,她说这栋楼是她家的……

于是这个周末我写的周记就是关于她的:说我有个朋友虽然有些小缺点比如爱吹牛,但她很漂亮活泼开朗也经常帮助我吧啦吧啦吧啦……

上了初中我有了手机,也留了她手机号。一次她晚上给我发短信说她害怕,因为她一人在家,晚上很饿但不敢下楼去厨房拿吃的……

我当时只看到了“下楼”两个字,以为她又在开玩笑说她家里有好几层……

这种误会还有很多……
直到她14岁生日那天问我要不要来她家吃蛋糕?
我说好啊~
她说那你中午在公园门口等我,我去接你。

于是我在门口等着,一辆车缓缓停在我旁边,下来一个带白手套的男人,走过来对我说:“你好,我是xxx家的司机,xxx正在车里等你呢”

这时我朋友把车门打开,向我挥挥手,示意我上车……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开启了“卧槽”模式
卧槽她家居然有司机!!!
卧槽她家居然有车库!!!
卧槽她真的住别墅!!!!!
卧槽还有游泳池!!!
卧槽她生日蛋糕有三层!!!
卧槽她家居然还有厨师!!!



以及
卧槽小时候她带的那条项链真是钻石的!!!
卧槽那个写字楼真是她家的!!!



最后
卧槽我跟个傻逼一样一直以为她吹牛!!!

——————————
更新
评论居然上千了!!!看了大家的评论,答主想说:
1.答主是女孩子啊!!!什么?女孩子为什么玩儿弹球?我也玩儿玩具枪啊(「・ω・)「 ……再说了男孩子真的从来没玩过洋娃娃么?
哼(ノ=Д=)ノ┻━┻

2.我俩现在都单身,但人家属于身边不缺男生追的白富美,至于我嘛……汪~汪汪~汪汪汪~

3.我之前没看出来真的不赖我……举个例子吧,她的包包有上万的,也有九块九包邮的。记得小学时我送过她发卡,是地摊上一块钱两个的那种,她特别开心的收下了~我俩一人一个,出去玩一起戴着~所以我没看出来真的不赖我啊……

后续如下
吃完蛋糕也是她和她家司机送我回来
路上我俩聊天
“xxx抱歉啊~我不知道你住别墅……我一直以为你吹牛来着……我……”
“哈哈哈~没关系,我有时也住平房和楼房,这只是我其中一个家”
“………………”
“以后我能去你家玩儿嘛?你都去我家啦~”
“好啊……但我家很小……特别小……”

过几天她也来了我家,一直夸我家这好那好……我妈留了她在家吃饭,她也吃的超开心,夸我妈妈手艺好。我妈笑得都合不拢嘴……

然而我的内心是:妈妈人家只是客套话好不好,人家家里有厨师的好不好,你不要当真好不好……当然这些话我是不会说的(╯3╰)

——————————8.18——————————
刚刚看评论才知道回答被转载到微博上了,故解匿特此说明: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且标明作者及出处!

几年前,以写作者身份出席一个书友会,参加活动的都是号称年阅读量一百本书以上的资深读者、文艺青年、文学研究者。

期间他们讨论起《百年孤独》,一个畅销书作者款款谈起他当年阅读原著是如何查阅字典,如何试图理解魔幻现实主义,如何在写作之路上向大师学习。英语文学是多么富有吸引力,受阅读《百年孤独》原著的影响他现在都保持阅读英语文学的习惯,以至于他现在他读英文书几乎毫不费力。

在座的所有人全神贯注地倾听,还有几个女读者为这出彩的演说能力哽咽。语毕,全场掌声雷鸣。

但很不幸,《百年孤独》是用西班牙语写的。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