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本是在巴黎公社被镇压时,写给国际工人联合会(第一国际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travailleurs)的颂歌,起先是用马赛曲的旋律唱的。问题提到的歌词,上下文是: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其中 L'Internationale 是国际工人联合会的简称。最好的选择是音译。

之后国际歌被用作 社会主义国际(第二国际)会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歌,中国共产党党歌,国民革命军也做过翻译宣传,世界范围内更是被各路左派政治团体广泛传唱。
因此意译时,Internationale的涵意随译者的想法变化很正常,比如共产主义理想,共产主义世界,英语版有的译成The international ideal,有的译成The international working class。无政府主义这种说法我第一次听到。

fr.wikipedia.org/wiki/L (fr)

是这样的,歌词诞生的年代,工人运动普遍得不到本国的政府的支持与本国其他阶层的同情。

(指总体上,还是有很多同情工人运动的个人的。他们普遍支持工人运动要等到经济危机把他们横扫成无产阶级。

正如日本将中国各阶层推向赤贫之后,无产阶级运动就变得前所未有的蓬勃一样,而包括地主和接收官僚在内的少数幸存有产者,就成了全国的众矢之的,所以土改失控的残酷性,其实是日本侵华的余波。)

所以,工人运动需要寻求一种超越国家的组织形式。而渐渐地,这个组织就代表了工人运动的诉求与理想。

国际工人联合会,英特纳雄耐尔是它一长串名字的一部分,l'internationale(法式发音),是形容词的名词化,直译就是“内(那)国际的”,这简称很工人阶级。

所以“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指的是“国际工人运动的诉求”或者“工人阶级的追求”就一定会实现。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