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十牛图?

-

这里的十牛图指的是禅宗的字画。存在2个版本,但主线和结局差异不大。
后来荣格学派也用来和西方玫瑰园图一同比较研究自性化进程。
无论是艺术、禅学还是心理学角度的答案都欢迎,希望在知乎学到更多。
附:十牛图词条图册(廓庵师远十牛图
普明禅师十牛图(普明禅师十牛图

艺术 心理学 禅宗 佛学 分析心理学

决定亮身份,不是内,别群殴我。
————
我更多从荣格的角度想去解读十牛图。

我认为自性的完成,放在这个情境下(十牛图也好、西方玫瑰园也好),也就是更大程度上的意识与潜意识的整合。

弗洛伊德的治疗基础是将潜意识意识化,去扩大意识的力量,放十牛图里就是把牧童变成一个壮汉。
让牛越来越瘦弱。
听说荣格很崇尚潜意识,甚至在治疗中都尽量抱着不进行干预的态度面对它。

当治疗情景中,比如儿童的游戏治疗,也是有类似于训牛的比喻的。
儿童基本很大程度上无法恰当描述自己的语言,要让孩子去觉察修通很难,所以游戏疗法很好。
日本有名叫東山 紘久(游戏治疗第一人)所写游戏疗法第一章就是训牛的故事:一个有经验的训牛人不是一开始就用蛮力拉牛或者鞭打牛,他们先放它自由玩,训牛人就是跟着,就这么玩了十天半个月的,牛开始回头看身边这个人,但训牛人还是不说什么,也只是把绳子挂牛脖子上,还是让牛自己玩,训牛人跟着,后来牛停下了,看着训牛人,训牛人觉得时间到了,就牵着牛走了,牛也就训好了,听话了。

如果放在现代心理治疗体系里,这个也可以用移情-反移情进行理解,甚至客体关系论,这部分可以写出个论文来,也是对本土心理治疗的一大贡献。

从这个角度而言,两人情境(治疗)下分析十牛图其实很容易理解,我们把这个问题再次回归个人就会无比困难。
因为当个体内的潜意识和意识比作牛和牧童,这个图事实上已经超越了精神分析所包摄的范畴。
自性化这个词即使引入“集体潜意识”,也不足以说明十牛图中“超越”的部分。

可以说当意识与潜意识在自性化后,主要是意识和潜意识中的阴影部分的统合,而十牛图的话,可能更具有超越性,版本直接升级,有木有?
十牛图所达到的人格结构(中国叫“境界”)已经不是荣格他们可以命名的,这就是修行才能达到的部分,它也应该说是一种进化后的意识状态。
如果沿用道德经的思想,可以假设这种状态先于“意识”“潜意识”,接近于儿童的赤子之心,馄饨的内在,但又超越它们。
不敢写再多了,我想说到这里这已经非常丰富了。

没什么修行。引用人家的话吧。。。。

牧心如牛——略说《十牛图颂》
净慧长老开示


要管理好我们的心,具体操作就要讲到调心,我把心比喻成牛。当过农民的人都知道,一条牛从不听话、不耕田、不做活,要把它调伏得听话、干活、耕田,要经过一段的时间。调伏牛,就是要让它驯伏。要让牛驯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下苦功夫。

古 人把调伏心牛的过程分为十个阶段,并画成十幅图画,每幅图画步步递进,连环成套,使得我们一看这十幅图,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柏林寺问禅寮的接待室也挂了 一套现代人画的《十牛图》。有位德国的天主教神父,七十多岁了,他虽然是天主教的神父,但他也学习坐禅,他在印度、在日本,学了二十年,他在柏林寺看到挂 在墙上的《十牛图》,就说:“哦,这是告诉我们怎么用功。”他用外语讲这几句话。一看就明白。形象化的东西,容易给人深刻的印象。

十 牛图又配十首诗,每一首诗就说明每一幅图的内容,也就是说明用功在那一个阶段的境界和方法是什么。它既有功夫和见地的内容,也有文学意义,对于接引一些有 文化的人进入禅的修炼,有很大的作用。从宋朝开始,大概不下二十位禅师都用诗歌的语言描述《十牛图》。最早的《十牛图颂》,是宋朝的廓庵禅师写的,以后的 禅师都是来和他的诗。我们不要纯粹从文学的角度来看这些诗,一定要结合功夫与见地来读,这样就会对怎样管理此心有一个非常形象的了解。

一、寻牛


《十 牛图颂》的十个阶段,第一是“寻牛”,寻找内心的这条牛。这头心牛已经走失了,不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还是藏在草丛里?是藏在树林里?藏在山崖下?藏在草 丛里,比喻此心被邪见障蔽了;藏在高山上,比喻此心就被贡高我慢障住了;藏在泥沼里,就像水牛一样,它走到泥塘里,只有头露出来,整个身体都在泥水里头, 水牛的颜色和泥巴没有两样,你要找确实很困难。泥沼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情欲,情欲把我们的心牛遮住了。所以我们就要找啊!在哪儿去找?就在是非得失之 间,看我们怎样用心。所以要寻找这条心牛。廓庵禅师的诗写道:

茫茫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
力尽身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蝉吟。

牛在什么地方啊?在草里面去找,在树林里面去找,在水边去找,力尽神疲也找不着。从早上找到晚上,还是不见牛的踪迹,只听到树上的蝉声在唱歌。我们这个心茫茫不知何在,不得安宁。

“以 此空净眼,注意看一物,其心若驰散,急手还摄来,如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都是讲管理此心、寻觅此心的过程,这是修行的第一个阶段。意思是什么呢?就是 说方法用不上。这个方法不对,那个方法也不对,心总安定不下来,妄想纷飞。师父啊,我是念佛好还是持咒好?还是参禅好?找不到一个调摄此心的方法。实际上 一切现成。只要你肯用功夫,肯照方法去做,日久功深,自然有个入处,你不要半途而废,你要有决心。你要循着一定的规律有耐心地做下去,自然就会有一个结 果。


二、见迹


牧 心的第二个阶段是“见迹”。牛没有看见,但是看到牛走过的足迹。有足迹了,那牛一定是从这里走过去的,你就循着足迹往前走,找到牛的好消息就在前面。见迹 就比喻我们闻法听经初解义理,知道了要经过什么样的过程才能把心头的污泥浊水排除干净,找到了依之而修的方法。所以这首颂就说:

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
纵是深山更深处,遼天鼻孔怎藏他?

在 水边,在林下,见到了牛的足迹,而且不是一个,有很多。芳草离披见也么?在草丛里边也有足迹,由于风把草吹得倒伏下来,牛迹又被草遮住了。水边林下的足迹 容易见,芳草离披那个地方的牛迹就不容易见。就是说,有时候清楚,有时候又糊涂了。纵是深山更深处,遼天鼻孔怎藏他(音“拖”)?这个他字要读古音,读他 就不押韵了。纵然是山很深,牛毕竟是很大的东西,遼天鼻孔,想藏也藏不住。就是说只要我们有决心,有信心,这个清净的心本来具足,时时显露,只要你专注不 放松,自然有找到心牛的时刻。


三、见牛


第 三个阶段是“见牛” 。比喻功夫到了纯熟的地步,看见了牛。在禅宗的功夫上叫做“破本参”,或者叫开悟,或者叫见道。所谓见牛,就是比喻依靠闻法修学的功夫,见到自己本具之心 牛。见到了牛,就是见到了法,见到了心。见到了法,就是见到了佛。但是不是到此一切事情都圆满完成了呢?还没有。那仅仅是找到了这条牛,进一步调伏的功夫 还在后面。所以这一首颂就说:

黄鹂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
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风 和日丽,杨柳青青,表示我们内心的清净安祥与安宁。忽然抓住了牛的鼻孔,见到了自己的心牛,这时候的快乐是无法描写的,所以是“森森头角画难成”。这个时 候的心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人说,见到了心的那一刻,就好比在岸上呆了很久很久的青蛙,忽然找到一汪清水,扑咚一下,跳到水里去了。青蛙在水里游哇游 哇,它那种快活,它那种惬意,它那种自在,只有青蛙自己知道,我们人很难去体会,只觉得它游得挺快乐。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人真正是开悟了,见到此 心了,那种受用是不共的,不能够与他人分享。外人只能够分享他外在的喜悦,不能分享他内心的安详自在。我们修行的人,有时候会有短暂的宁静,那种宁静也是 不共的。外在的财富会丢失,会被人借出去不还,会被人骗走,我们内心的财富,开悟的受用,任何人都抢不走,骗不去。所以内心的财富重于外在的财富。内在的财富一旦拥有了,永远不会丢失。


四、得牛


第 四个阶段是“得牛”。得到了。得到了这个牛,你才可以去调伏它,训练它。虽得心牛,犹存烦恼习气,如果不加以调伏,不很好地修炼,它还是有反复的可能。个 别的禅人由于开悟以后没有做保任的功夫,也有反复的现象。禅宗的历史上有这样的记载。所以开悟以后的保任功夫非常重要。顿见真理,渐除习气。顿见真理就是 开悟,渐除习气就是保任功夫。这首颂是这么说的:

竭尽精神获得渠,心强力壮卒难除。
有时才到高原上,又入烟云深处居。

“渠” 就是“它”,就是心。我们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这条心牛,但是无始以来的烦恼习气很重,还要经常地打磨修炼,蠲除习气,修集福慧资粮,忏除往昔的罪 业,才能保持已经获得的成果。在这种情况下,功夫有时会走失,心牛会有跑掉的时候。跑到什么地方呢?跑到我慢的高原之上,跑到情欲的烟云深处。不过,因为 我们已经得到它,暂时走失不要紧。因为我们的功夫有基础了,觉照会时时地提起,即使暂时走失,只要提起觉照,就不象完全没有见到心牛的纯无明的阶段。所以 得到了牛,不是万事大吉,功夫还在后头。见道以后,必须进入到修道的阶段。见道容易修道难,修道不到位,或者用力不够,有反复。我们也看到一些很用功的老 参,一说起来见地很好,但是一碰到具体问题,无明火很大。那无明火大的时候是什么呢?是觉照不到的地方。也有的修行很好、见地很好的人,情欲这一关透不 过,又走回头路。


五、牧牛


调摄此心的第五个阶段是“牧牛” ,精心地牧养这条心牛。这幅图画,是一个人拿着牵牛的绳子,仔细盯着这牛。不让这条牛犯一点苗稼,要让它吃“本分草料”。所谓“本分草料”,就是一切都是按规矩来做,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这个时候的境界就是:

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
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拘自逐人。

为 什么要把鞭索拿得紧紧地不放松呢?就是怕这个心牛又犯他人苗稼,再次走入尘埃。“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拘自逐人。”牛牧得纯熟了,不用鞭索牛也会很听话 地跟着人走,这就是用功纯熟了,到了“无功用行”的阶段。从有心用到无心用,从有意识地去调此心,调到纯熟的时候,调而不调,不调而调。到这步田地,那就 是从生活禅进入到禅生活,时时都在道中,行也禅,坐也禅,语默动静体安然。


六、骑牛归家


第 六个阶段叫“骑牛归家”。功夫又进一步,不要睁着眼睛去拽着牛的鼻子,可以倒骑牛背上,一路把家还。比喻脱离了情识妄想,骑上本具之心牛,归还自己本来之 家乡,归还自己本有的极乐世界,庄严国土。在这个时候,污浊的五浊恶世已经彻底转化了,转化成为清净庄严没有烦恼没有战争的世界。我们内心的战争是什么 呢?自己和自己打仗。正念和邪念在战,清净与污染在战,戒定慧与贪嗔痴在战。有一尊佛叫斗战胜佛,能够战胜自己的情欲就能成佛。所以那首诗说:

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
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到 这个时候,所作的一切都合规合矩。到这个时候,山是青的,水是绿的,花是好的,月是圆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因为心清净所以世界清净,国土清净。 心清净所以一切都清净。以佛眼看待万事万物,万事万物都与佛无二无别。以众生的眼看待万事万物,万事万物都和自己是对立的。以佛眼看待万事万物,万事万物 都与佛同体。这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也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我们不妨自己来观察,来反省。我们心一烦的时候,看着家里的一切都好像不顺眼,看着每个人都好 像对自己有意见。当我们心里清净、喜悦的时候,看到花都那么好,看到孩子都那么乖,看到窗明几净,一切都好。这就是心主宰一切。心好则景好,心不好则一切 都不好。我们心里有烦恼经常讲的一句话:“我烦死了!”心里烦的时候,即使是亲朋好友去找他问一件事、说一句话,他回敬的是什么呢?“你过去,我烦死 了!”有一些烦,或者是说所有的烦,都是自己找的。有哪一件事值得我们烦呢?一件也没有。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烦来烦去,除了烦你自己以外,对他人,对一切 事物,都没有什么影响。你烦的时候,看到那盆花不好看,实际上那盆花还是那个样。你不烦的时候,看到那盆花特别地漂亮,实际上那盆花也没有任何改变,只是 心态改变了而已。我们自己烦还不要紧,往往又把烦强加给别人,带累他人也烦恼。所以庸人自扰,还连累他人。我们每个人时时刻刻都要反观此心,要让自己生活 在山青水秀的境界之中,生活在鸟鸣花笑的自然环境之中,使自己的心地充满祥和,充满歌声,充满笑语,充满智慧和慈悲,内心的烦恼自自然然就会逐步淡化。那 个美妙的地方,那个有花香、有鸟鸣、有莺歌、有燕舞的地方,就是自心的极乐世界,就是我们的家。所以我们要赶快回到家里,不要在外边飘流。


七、忘牛存人


回 到家以后怎么办呢?回到家了就不要再时时刻刻想到这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的家。那还是一种执着,还是一种障碍。所以到了第七个阶段,就要“亡牛存人” ,把所看的所管的这个心放下,让自己的智慧独照。“智慧独照”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你没有需要管的对象了,那个时候就是一大光明藏,没有一物。好像十五的 月亮到了中夜,明月当头,万籁俱寂,一切境界都在月光当中消融了,那就叫“忘牛存人”。只有智,没有境。只有能照之智,没有所照之境。这就比喻如果能回到 本觉无为之家乡,就无须再加修炼,无事安闲,成为一个无事道人。

不 过这个阶段是暂时的。《维摩经》讲这是叫“无为”,有的经典上叫它“现法涅槃”。菩萨的境界到这个阶段应该怎么样呢?要“不住无为,不尽有为”,从体起 用,你才能够广度众生。如果停留在这个阶段,那只是小乘的无余涅槃。如果在这个地方不停留,就证到大乘的无住涅槃。这个时候的境界是:

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
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

回 到家里了,回到宝所了,回到涅槃山了,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人也闲,可以好好的睡一觉,红日已上三竿,还在做梦,因为是一个无事道人了。无事道人。所 以到了这个时候一切的方法不要了。鞭子不要,绳子不要。放在什么地方?放在堆杂物的库房里边。所以叫鞭绳空顿草堂间。小乘的人修到这个地方止步了,再也不 朝前走了。你看,红日三竿犹作梦,多快乐啊!当然这不过是形容,倒不是说小乘证得了无余涅槃,他还在做梦。他没有梦了。只是用世间人无忧无虑的睡觉的那种 情况来比喻无余涅槃的境界。


八、人牛俱忘


忘 牛存人未为究竟,还要进一步。到了第八,就是“人牛俱忘”,法也空来人也空。比喻凡情脱落,圣解不存,生佛俱空。这个时候的一张画是一个大圆,里面什么东 西也没有,空无一物,人也空,牛也空,我执、法执都破尽。这是从小乘的无余涅槃进入到大乘的无住涅槃中间,有这么一个休息站。所以这首颂就说:

鞭索人牛尽属空,碧天寥廓信难通。
红炉焰上争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

到这个地方,才能与从上佛祖同一鼻孔出气。到这个地方,就像红炉上不容片雪。有雪花飞到红炉上,当下就融化了。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智慧就像红炉的火焰一样,佛来佛斩,魔来魔斩。你看洪炉的火,遇到什么烧什么,那就是大智慧,一切都消融干净。到这个时候才算是大事已毕。


九、返本还源


第九个阶段叫做“返本还源” 。以一幅水绿山青、不留一尘一埃的图画,来比拟真心本来清净,无烦恼妄念,当体即是诸法实相。返本还源,彻底地归家稳坐。这时候的颂子是:

返本还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
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

用 禅宗的三种境界来说,到这个时候就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饥来吃饭困来眠,返本还源,一切现成,无法可说,无事可作。但是不是就到此停止了呢?如果到 此停止了,也还是一个自了汉,没什么了不起。如果都修到这个地方再不往前走,只能说他虚消了信施的供养,不起作用,只图个人快活了。


十、入廛垂手


最 后一个阶段叫“入廛垂手”。你还得要倒驾慈航,回到苦难的世界,来作苦难众生的慈航。“廛”是什么呢?“廛”就是卖东西的十字街头,到十字街头来教化众 生,那就叫“入廛垂手”。“入廛”就是到十字街头,“垂手”就是来教化众生。太虚大师有一幅对联: “愿将佛手双垂下,摩得人心一样平。”,阿弥陀佛的手只垂了一只下来,一只手托了个莲花台,一只手垂下。大师希望阿弥陀佛那一只手也垂下来,两只手都放下 来,那可以多接引一些众生。济度众生而垂慈悲之手,入市井之尘境,比喻我们修行不偏于向上,更能向下来做利他的事业。到这个时候,才可以说以出世精神来作 入世事业。我们平常也唱这个高调,也说我们是以出世精神来作入世事业,实际上并没有达到那种境界。不是以出世的精神,也做不好入世的事业。因为有贪、有 嗔、有痴,不是平等地做,是有偏有颇。这时的境界应该是:

露胸跣足入廛来,抹土涂灰笑满腮。
不用神仙真秘诀,直教枯木放花开。

这 一幅画,画的是肚子大大的布袋和尚,胆胸露腹来到人间,灰头土面,但是又笑口常开。在这个时候,也用不着什么神仙的秘诀,枯木就会开花,火里会生莲。枯木 开花、火里生莲都是比喻。枯木开花,就是做不到的事情他能做到;火里生莲,什么困难的地方他也能去,代众生受苦。垂手就是济度众生,接引众生,教化众生, 令众生得解脱。调心最后的目的是这个,是要把此心调伏得没有烦恼、没有无明、没有贪心、没有痴心,最后全心全意来为大众服务,为大众做牛做马。

讲到这里我就想起赵州和尚的一个公案。有学人问赵州和尚:“如何是佛法?”赵州和尚说:“赵州桥!”学人进一步问:“如何是赵州桥啊?”赵州和尚说:“度驴度马!”那就是入廛垂手的精神,那就是菩萨的精神。菩萨的精神是什么呢?菩萨的精神是大地的精神!

长庆大安禅师前去参谒百丈怀海禅师,问说:「学人欲求识佛,何者即是?」

百丈禅师譬喻说:「类似骑牛觅牛。」

大安禅师再问:「识得佛后又如何?」

百丈禅师答:「如人骑牛回家。」

大安禅师追问:「不知道应如何保任?」

百丈禅师开示:「如牧牛人,执杖视之,不令其犯人苗稼。」

大安禅师听后依此修行,使心念不向外驰求。后来同参灵祐禅师在沩山开山建寺,大安禅师也前去躬耕助道。灵祐禅师圆寂以后,大众便推举大安禅师担任住持。大安禅师晚年回到福建,驻锡于怡山禅院,终日端坐,不言不语,无所事事,大众背后称他为懒安禅师。

有一个禅僧就曾质问:“终日不言不语,如同木石一般,难道那就是禅吗?”

某天,大安禅师集合大众,宣告说:“从今天开始,请大家跟随我终日静坐,不言不语,只要三天,当可令大家识得自己。”

可是,大众才静坐了一日,就抱怨腰痠腿痛,第二天纷纷请求作务,不愿静坐。大安禅师这时告诉大众:“老僧坐一日,胜过千年忙”。

大安禅师不是一个懒者,他年轻时协助灵祐禅师开创沩山,终日耕作。虽然搬柴运水是禅,但禅不等于是搬柴运水。作务是禅,端坐亦禅;语言是禅,不语亦禅;动固是禅,静更是禅,何必将语默动静分割?何必将忙闲看作两件事?

骑牛觅牛,皆因不识自己佛性;骑牛回家,就已经万事放下。《华严经》云:“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是故大安禅师有“老僧坐一日,胜过千年忙”之说。



禅宗十牛图说明

十牛图是禅宗修行的图示,有许多版本。流传较广的有宋朝廓庵禅师与普明禅师的版本各有十幅。

廓庵与普明皆以牧童喻心、牛喻性。值得一提的是两者皆不以人驯服牛为终局。甚至不确定是人驯服牛或是牛驯服人。两者亦有其不同之处:普明图中牛色由黑逐渐一段段地变白,隐喻野性的去除。廓庵图中并无此变,喻本性须认清但不见得须由黑变白。普明十牛图以“双泯”告终,相当于廓庵的第八图“人牛俱忘”。廓庵加了“返牛还源”与“入廛垂手”来比喻度众生的慈悲心。



南怀瑾说《十牛图》


现在给你们讲这一条牛了,这是禅宗渐修的心地法门,《牧牛图》是普明禅师的作品。什么是牛?鲁迅有两句诗很好:“横眉冷对千夫指”,他当年在上海写文章,大家指着骂;他“俯首甘为孺子牛”,自己低头做一个牧童。我对鲁迅觉得马马虎虎,但这两句诗蛮有意思,可以看出来吧,他满肚子怨恨之气。横眉,气得眉毛都立起来,冷冷的,你们骂我就骂我,格老子我才不怕你们骂,阿Q的精神,宁可做一个小牧童。


这是讲与牛有关的诗。算不定将来国内年轻一代,出来一位好诗的人。鲁迅这两句是好诗。乱跑的牛《牧牛图》讲渐修法门,我们的心念就是一条牛,乱跑。


这个图在明朝禅宗很有名的,当年是木版的画,日本人更捧这个《牧牛图》。一条黑牛,发疯一样到处跑,这个牧牛的小孩子拿着绳子在后面追。这代表什么呢?代表我们这个心,思想情感就是这一条黑牛,到处乱跑。



这个牧牛的小孩拿绳子在后面追不上,拴不住。我们打起坐来心念第一步就是这样。他写了四句诗:

一未牧

狰狞头角恣咆哮

奔走溪山路转遥

一片黑云横谷口

谁知步步犯佳苗


“狰狞头角恣咆哮”,牛的那两个角,威风得很,我们形容一个人很聪明,就是头角峥嵘。恣是放任自己,咆哮是发脾气乱跑乱叫,到处吹牛。
“奔走溪山路转遥”,这一条牛在山上田地里乱跑,越跑越远,我们的情绪妄想就是这一条牛。
“一片黑云横谷口”,天黑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第四句话是自己的反省,这个妄想情绪到处乱跑,
“谁知步步犯佳苗”,自己把善良的根都扯断踏平了,挖了自己的根,好的种苗都不发了。这是《牧牛图》的第一步,就是我们打起坐来,平常情绪思想乱跑,想了很多的花样,要做这个,要做那个,或者要做生意发财,要做官,都是妄想在乱跑。这个题目叫“未牧”,拴不住自己的妄想心念。


把牛套住
二初调

我有芒绳蓦鼻穿
一回奔竞痛加鞭

从来劣性难调制
犹得山童尽力牵


第二步我们只好学打坐,自己观心了。十六特胜讲“知”,知道了,犯了错误,要把这个心拉回来。“初调”,总算找到了思想念头,把这个乱跑的思想拴住了。
“我有芒绳蓦鼻穿”,拿个绳子把这个牛的鼻子套进去。现在我们用佛法的修出入息,用这个气;呼吸这个气是条绳子,把心性这个牛套进去。
“一回奔竞痛加鞭”,这个牛再发脾气乱跑,就抽它一顿鞭子。所以你打起坐来修安那般那就是一条绳子,把这个心念拉回来。
“从来劣性难调制”,乱跑了,就重新来过。像修呼吸法,安那般那,一下又忘了,又是别的思想来,心息没有配合所以又跑了,这是自己的习性,爱向外跑。
“犹得山童尽力牵”,要靠这个牧童拉回来,牧牛童子是我们人自己的意志,用意志把思想念头拉回来了。这是第二个图案,你看画的这一条绳子,穿到牛鼻子上去了,这个牛要走,这个小孩拼命拉。


三受制

渐调渐伏息奔驰
渡水穿云步步随

手把芒绳无少缓
牧童终日自忘疲


第三步叫“受制”,“渐调渐伏息奔驰”,这个牛给绳子穿惯了,渐渐乖了,小孩子轻轻一拉就带走了。

这里我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抗战的时候我有两个师长朋友,一个带兵笨笨的,胖胖的,他的部队很散漫,不大训练的,可是打起仗来他的兵都会拼命。另有一个带兵非常精明,没有哪一点不知道。有一天我去看他,正好看他的部队经过,有一匹在跑,他就骂那个管马的马夫,笨蛋!把那匹马拴住。马夫跑过去拼命地拉,反而被马拉着跑。这个师长跑过去,两个耳光一打,把绳子接过来,一转一转,转到马的旁边,轻轻一带就拉过来了;然后把绳子交给马夫,又打他两个耳光,笨蛋!马都不会带。

牛也好,马也好,发了脾气,你把那条绳子转一转,转到鼻子边上,轻轻一拉,它就走了。你看佛教我们修安那般那,你心念乱跑,心性宁静不下来,所以佛教你眼观鼻,鼻观心,只要把呼吸管住,慢慢那个心念就调伏了。所以我讲这个故事是亲自看到的,看到“渐调渐伏息奔驰”,这个牛不敢乱跑了,鼻子拉住了。
“渡水穿云步步随”,这个牛跟着小牧童,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跟着他一步步走,乖乖的不敢动,因为绳子在牧童手里,气已经被控制了。
“手把芒绳无少缓,牧童终日自忘疲”,牧童手里拿着芒绳,一步都不敢放松。所以你用功做呼吸法调息,自己不感觉疲劳。你看这个图案,黑牛的头发变白了,呼吸已经慢慢调柔了,自己看住它。你的牧童是什么?就是意识;你的绳子是什么?就是气,出入气,安那般那。

呼吸调柔,你的意识心念专一把心息合一调柔,这是第三步了。你看他画的图案,这个牧童很轻松了,拿着鞭子,随便拿个树枝。牛呢?头开始白了。白代表善良,黑代表恶业。受制了,你的工夫心息能够合在一起了。


四回首


日久功深始转头

颠狂心力渐调柔


山童未肯全相许

犹把芒绳且系留


第四步“回首”,这个牛回头了,就是心念给呼吸、给绳拴住了。
“日久功深始转头”,这个牛不乱跑,心归一了。
“颠狂心力渐调柔”,平常那个乱跑的心性软下来了,跟着呼吸的来去,就是数息以后随息了。
“山童未肯全相许,犹把芒绳且系留”,可是我们的意念不要放松,心息固然可以合一了,心念专一还不能放手。这个图案画得很有意思,牛的头颈这里都变白了,个性柔和得多了。本来这个放牛的孩子站在牛旁边的,第六意识不用心了,不过拉牛的绳子还要拉住。


心息合一
五驯伏

绿杨荫下古溪边
放去收来得自然

日暮碧云芳草地
牧童归去不须牵

再进一步“驯伏”,“绿杨荫下古溪边”,这个放牛的孩子不拉绳子了,意念不再那么用力,自己的心性思想也不再乱跑,随时跟出入息合一了。这就是六妙门的随息快到止息的阶段。
“放去收来得自然”,舒服啊,这个牛乖了,思想不乱跑,随时在做工夫的境界里。
“日暮碧云芳草地”,这个境界自然舒泰,“牧童归去不须牵”,牧牛的孩子手拿牛绳,自己回家了,牛也不拉了。我们乡下小的时候看过,那个乖的牛,到晚上自己会回来的。画的牛已经三分之二都变白了,善良了。

六无碍

露地安眠意自如
不劳鞭策永无拘

山童稳坐青松下
一曲升平乐有余

第六步“无碍”,这个牛差不多全白了,都是善良,心性调伏了,只剩尾巴那里一点还黑的。牧牛孩子在哪里呢?吹笛子去了,自己去玩了,牛归牛,小孩子归自己了。这个图案叫“无碍”,工夫差不多打成一片了。
“露地安眠意自如”,露地就是旷野空地,白天夜里工夫自然上路了,永远在清净定的境界里头。意识不用心,自然都是专一清净,就是我们第一次讲的,已经是四瑜珈到“离戏”阶段了。
“不劳鞭策永无拘”,这个牛都不要管了,心性妄想自然不生,清净了,也不要鞭子打了,也不要注意了。这个第六意识自然清净,妄念清净了。
“山童稳坐青松下,一曲升平乐有余”,身心非常安详。这个牧童什么都不要管,这个第六意识、意根已经清净,稳坐青松下面,无事吹笛子玩。宋人的诗“短笛无腔信口吹”,随便了。这个牛呢?到家了没有?还早呢!

心无挂碍

七任运

柳岸春波夕照中
淡烟芳草绿茸茸

饥餐渴饮随时过
石上山童睡正浓

到了第七步“任运”,这个牛后面尾巴也没有黑的了,剩下都是善业,念念清净。
“柳岸春波夕照中”,诗中的图画多可爱啊,江南的春天,水绿山青,堤岸杨柳,太阳照下来的那个境界。
“淡烟芳草绿茸茸”,烟雨蒙蒙,淡淡的烟雾,满地都是芳草,绿杨一片青幽。这个时候有没有妄念呢?有妄念。但是处理任何事情,自己念念空,没有烦恼,很自在,观自在菩萨了。
“饥餐渴饮随时过”,饿了就吃,口干了就喝,随缘度日,一切无碍。《心经》上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第六意识呢?这个牧童呢?
“石上山童睡正浓”,睡了,太舒服的境界,第六意识不起分别了。你看画的那个小孩子,躺在那里睡觉,牛也没有离开,自然在吃草。工夫到这一步叫任自在。哪怕你做董事长,做老板,或者给人家打工,开会、做工的时候,心境都是一样的。就是十六特胜的“喜受,乐受,心作喜,心作摄,心作解脱”那么自在。

八相忘

白牛常在白云中
人自无心牛亦同

月透白云云影白
白云明月任西东

这是第八步功夫“相忘”,这个牛已不是普通的牛了,已经升天,相忘了,也没有呼吸往来,也没有妄念,也没有身体,也没有空,也没有知觉,一片清净,一片善的境界。
“白牛常在白云中”,一片光明。“人自无心牛亦同”,一切烦恼都没有,一切妄念没有了,身心在这个境界。
“月透白云云影白”,月亮透过白云光明出来,白云、月亮,一片光明。
“白云明月任西东”。这第八步工夫是得大自在,观自在菩萨照见五蕴皆空,心无挂碍。

九独照

牛儿无处牧童闲
一片孤云碧嶂间

拍手高歌明月下
归来犹有一重关

第九步“独照”,牛没有了,妄念杂想没有了。牧童,第六意识睡觉也走了,什么都没有。
“牛儿无处牧童闲”,牛找不到了,牧童闲,就是意识清明。百丈禅师讲的“灵光独耀,迥脱根尘”。牧童悠闲自在,牧童就是我们自己。
“一片孤云碧嶂间”,青天上面还有一点点白云;碧嶂,这个境界清明,牧童自己明白了,工夫到了。
“拍手高歌明月下”,一切空了。密宗讲见到空性,空了什么都没有,你以为对吗?还早呢。
“归来犹有一重关”,因为你观空了却不能起用,一起心动念就觉得乱,那是工夫没有到家。所以我骂某人,要他工夫做到了再出来做事,那个时候就不会乱了。所以这步叫“独照”,能够出世,不能入世,还不行,不是大菩萨的境界。

十双泯

人牛不见杳无踪
明月光含万象空

若问其中端的意
野花芳草自丛丛

到了第十步“双泯”, 能够入世,也能够出世,提得起也放得下,能够空也能够有。这个时候可以入世做事了,在家出家都可以,做男做女都可以。“双泯”,空有都没有了,人也不见,牛也不见。
“人牛不见杳无踪”,照见五蕴皆空了。
“明月光含万象空”,只有自性一片光明,有也可以,无也可以;入世也可以,出世也可以;烦恼也可以,不烦恼也可以。工夫到这一步境界,可以说修行有了成就,差不多可以开悟了。
“若问其中端的意”,究竟怎么是对呢?很自然,“野花芳草自丛丛”,到处都是,不一定出家才能做到,也不一定在家才能够修道。得大自在,就是观自在菩萨。

《牧牛图》讲完了,我们这里这一条牛也摆在前面,怎么管它?有十步工夫,心地法门配合十六特胜,现在你都知道了。

匿名大神很厉害啊…………
不过我还是想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这应该是内倾型人或者说,外倾型转向内倾型,欲力收回的过程,在意识中寻找浮现的“观念”,因为荣格认为内倾型的“观念”都来自无意识中的“原初意向”的投射,哲学家通过直觉作为思维辅助功能,将这些观念转化成为我们能够理解的文字表述出来。 内倾者是不断从外部世界分化出“观念世界”的,但这些“观念束群”是散乱的,如果意识错误的认为这些观念来自“自我意识”,就会有自大狂妄的毛病,而“自性”是意识察觉到无意识浮现的原初意向以后,进行的观念束的混一整合,这也是“治疗”意识自大的方法(据说内倾型女性就是因为不断浮现的原初意向对外倾型男性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这同时似乎也是内倾功能和外倾功能的一种平衡,在《心理类型》中荣格举了几个例子,这几个栗子都是通过牺牲让某种心理功能达到极致,而在《金花的秘密》中,荣格提出,东方的禅修瑜伽和老子的道的观念也是试图修复两者之间的关系,在“意识”与“无意识”中走出一条道路,达到二者和解的目的。

但中间都有一步,就是通过封闭(如果没记错的话)或者禅修达到“整合”的目的,消除自我矛盾的调和,十牛图应该也是这个过程,通过自我观照……其实我觉得就内容表述形式而言,这和《庄子.养生主.庖丁解牛》有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

顿悟:珍贵禅门十牛图(组图)
微信答尧渔伯怎样理解十牛图颂
原文:
行者悟廓庵禅师之十牛图颂:牛乃生命之内心,或曰心性,自性,人为躯体,鼻索为修心之要害,鞭为外力,鞭打牛即痛苦加于躯体,醒于内心,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皆指认识自己之心性,牧牛即静心修行,灭欲明心;骑牛归家指身形合一,体强而心柔随心可驭也;忘牛存人指无心有体,人牛具忘即心体具无;返本归源即身心皆于自然一体,自然即身心,身心即自然;入廛垂手即以自然之道度化众生,弃恶从善,达天人合一之极乐世界。
此为行者今日思考,兄之境界高深莫测,错愕可笑之处,望兄指正。--行者2016.3.22日00:22分记于临沂


以下内容来自2012年11月15日 16:11 新浪佛学

十牛图颂(一)——十牛图颂的意

  ‘牛’,是譬喻这念心,凡夫的这念心,

  犹如一头牛般,有牛脾气,很难调伏。

  ‘十牛’,是一种譬喻;‘图’,就是图说;‘颂’,就是用偈颂的方式,说明十牛图的含义及其中的道理。

  ‘牛’,是譬喻这念心,凡夫的这念心,犹如一头牛般,有牛脾气,很难调伏。想调伏心中这头牛,必须要有相当的耐力及智慧。

  降伏是有层次的,从开始的‘寻牛’,到‘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到最后的‘入廛垂手’,共有十个过程、十种境界。也就是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从开始寻找道在哪里,到见道、修道、养道,最后证得究竟的菩提道,要经历十种心的境界,每个境界就用不同的‘图’及‘偈颂’来表示。所以‘十牛图颂’,就是说明修行的十种心路历程。


十牛图颂(二)——寻牛1

  茫茫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

  力尽神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蝉吟。

  ——廓庵禅师

  一开始修行,发愿‘上求佛道’,首先要知道‘佛’及‘道’究竟在哪里,即是要‘寻牛’。以禅宗而言,南参北学,参访善知识,为的就是要找到这头牛,以明悟心性。此偈颂的内涵,就是在说明禅宗‘寻牛’的心境。

  禅宗‘寻牛’的法门是什么?参‘谁在念佛’、‘谁在喝茶’,找到是‘谁’在念佛、是‘谁’在喝茶,就找到这头牛了。但是刚开始修行,并不知道是‘谁’在念佛、是‘谁’在喝茶,不知道什么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因为不明白,所以有疑问:念佛的是谁?喝茶的是谁?随着这个‘疑’,绵绵密密地参究──念佛、喝茶的这念心到底在哪里──这就是禅宗的‘参话头’。


十牛图颂(三)——寻牛2

茫茫拨草去追寻

  这念心可开展为六根、六尘、六识、十二入、十八界;人从早到晚,起了无数的心念,这么多的心念,如茫茫大海一般,究竟哪一个心才是自己的心?所以就必须‘拨草去追寻’。

  ‘草’,就是妄想、烦恼、无明。因为修行还不知心在哪里、佛在哪里、道在哪里,因此,要努力参究、追寻,这就是‘拨草’。‘拨草去追寻’,就是要在妄想、烦恼、无明当中,在地水火风四大当中,去追逐寻找这念心,不断追根究底的问:究竟是谁在念佛?究竟是谁在喝茶?

  所以,‘茫茫拨草去追寻’,就是要起疑情──是谁?究竟这念心在哪里?不管行住坐卧,始终绵绵密密地在话头处参究、起疑情。


十牛图颂(四)——寻牛3

水阔山遥路更深

  经过不断地参究,回光返照,终于找到了话头。可是仔细一看,发现‘水阔山遥路更深’。

  ‘山遥’,指灵山路遥,心水无有边际;‘路更深’,是发现这条心路愈来愈深远。为什么?因为这念心超越时间、空间,无边无际,找不到它的深度、广度,这一条路愈走是愈深远,没有一个着落点。《解深密经》云:‘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无始劫来,八识田中蕴藏的种子无量无边,所以愈参话头,愈觉得这念心的深广。因此,未悟者,时时刻刻都在这个地方追寻。


十牛图颂(五)——寻牛4

力尽神疲无处觅

  在参话头时,聚精会神,单提一念,用尽全身气力,弄到精疲力竭,还是不知道‘念佛是谁’。所以古人参禅时,往往不知左右邻单姓啥名谁,行住坐卧只有这一念心,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

  经过一番参究,虽然还未找到这念真心,但是参到整个身心世界都变成了一个疑团,此时完全没有妄想、没有昏沉,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没有过去、现在、未来,处在一个定境中,只有能闻、能参这念心还存在。

  古德云:‘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究竟哪一个在念佛?始终找不到。为什么?因为‘起心即错,动念乖真。’只要还有能、有所,就无法找到这念心,如同骑牛找牛,是找不到牛的。虽然如此,还是必须去找。否则,修行这念心就无法落实下来。


十牛图颂(六)——寻牛5

但闻枫树晚蝉吟

  其实,这念能见、能闻的心是本具的,由于尚在迷惑中,所以不知原来这一切都是现成的,因此必须经历一番的参究,才能了悟。

  努力的参究后,‘但闻枫树晚蝉吟’,看到眼前的枫树、听到蝉的鸣叫声,忽然对本具这念能见、能闻的心性有点体悟。‘但闻’,就是对于心性的体悟,有一点点消息,好像有点契入到这念觉性,可是自己还是没有信心,不敢确信。所以,初开始修行学佛的人,可能都有这种境界──虽然没开悟,可是却有点体会;若说悟了,却又不知这个道究竟在哪里,始终似是而非。这就是第一阶段寻牛‘但闻枫树晚蝉吟’的境界。

  未牧

  狰狞头角恣咆哮,奔走溪山路转遥,

  一片黑云横谷口,谁知步步犯佳苗。

  ——明代普明禅师的《牧牛图颂》


十牛图颂(七)——见迹1

  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

  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

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

  第二个境界是见迹,‘迹’就是有一点点相应的境界,表示参禅有一点功夫了,产生一些瑞相,乃至于有一些契悟。但是,还没有见到牛,只是见到牛的脚迹而已。

  ‘水边林下迹偏多’,指在水边林下参禅、悟道,这念心有点清净,六根对六尘有一些相应的境界了。这时候觉得好像根、尘、识都是‘道’,但是还不敢确定,所以说‘迹偏多’。

  ‘芳草离披见也么?’‘离披’是分散零落的样子。循着前面的脚迹,仔细再寻,只见草丛尽是牛踩过后零落的痕迹,却不知牛往哪里去了。行者此时用参禅的法门,提起话头,这一提念,就把心中的烦恼、无明转了过来,这念心产生相应的境界,杂草即成了芳草。虽然能参的这念心,与道有一点相似了,但不可执着,必须再努力去找牛。


十牛图颂(八)——见迹2

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

  ‘纵是深山更深处’,参禅时,经过不断地提念、照念、参,这念心愈参究,愈觉得它的微细与幽深。参到八识田中,看到里面山重重、水重重,一层又一层……,始终没完没了。因为这念心自无始以来,含藏了无量无边的种子,执持根身、器界,整个山河大地都在这念心当中。‘辽天鼻孔’是形容牛的鼻孔很大,用来比喻我们这念心的广大。

  ‘怎藏他?’是说这念心,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举手投足处处都是,时时刻刻都存在,是藏不住的。这念心也如同人的鼻子一样,是天然、现成的,每个人都有,所以任你怎么藏也藏不住。

  见迹,就是对这念心有点契悟了,此时无论参禅、看经、听法,只要直下承担,处处都是这念心的作用。


十牛图颂(九)——见牛1

  黄鹂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

  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黄鹂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

  第三个境界是‘见牛’,指真正契悟了这念心,也就是开悟了。

  ‘黄鹂枝上一声声’,听到黄鹂鸟在枝上一声声的啼叫,能见黄鹂鸟、能听到声声啼叫的这念心,即是本性当中的觉性,悟到了能见、能闻的这念心,就是‘见牛’了。

  ‘日暖风和岸柳青’,契悟了这念心,明白山河大地皆是这念心的展现,苏东坡说:‘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也是指契悟了,则了知溪声、山色无不是心的妙用。此时,这念心如沐春风,充满了无限的愉快与喜悦,如同河岸上一枝枝青翠的杨柳,有着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十牛图颂(十)——见牛2

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只此更无回避处’,悟了才知道本具的这念心,是无法回避的,直下承担便是。因为能见、能闻的这念心,本来就是自己本具的心性,不要也不行。傅大士说:‘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行住坐卧,穿衣吃饭,这念心始终是跟着自己,避不掉、挥不去,所以只能直下承担。

  ‘森森头角画难成’,这念心,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闻香、在手捉执、在足奔运,时时刻刻都在展现其无限的妙用,故说是‘森森头角’。虽然,这念心处处可见,要用就有,一切都是现成的。可是却‘画难成’,这念心的形相,非笔墨所能画出。人有男相、女相,乃至从幼年、少年、壮年……皆可画出其不同的容貌。但是这一念心的形相,却了不可得。虽然了不可得,可是它却明明白白的表现在六根上,能说、能见、能闻……,所以这念心是真空,也是妙有,若能悟到这个道理,就是真正的"见牛"


入廛垂手

  附录:十牛图颂(宋。廓庵禅师)

  一、寻牛

  忙忙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

  力尽神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蝉吟。

  二、见迹

  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

  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

  三、见牛

  黄鹂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

  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四、得牛

  竭尽神通获得渠,心强力壮卒难除;

  有时纔到高原上,又入烟云深处居。

  五、牧牛

  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

  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拘自逐人。

  六、骑牛归家

  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

  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七、忘牛存人

  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

  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

  八、人牛俱忘

  鞭索人牛尽属空,碧天辽阔信难通。

  红炉焰上争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

  九、返本还源

  返本还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

  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

  十、入廛垂手

  露胸跣足入廛来,抹上涂灰笑满腮。

  不用神仙真秘诀,直教枯木放花开。

今天新收的图。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自牵牛 ,
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牛 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它千百度
那牛 却在灯火阑珊处…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