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辜鸿铭学贯中西,却偏执地坚守中国传统文化?

-

他 10~24 岁在西方长大,接受较为完整的西方教育,游学多国,眼界广大。回到中国却娶小脚夫人,留小辫子,还纳小妾,尊皇权,坚持认为中华文明优于西方文明。
如何理解他偏执地坚守中国传统文化?
仅仅是因为西方列强给中国带来的屈辱激起他强烈的民族自尊心?

历史人物 辜鸿铭

其生父辜紫云有较强的民族自尊心。在辜鸿铭赴英前,其父要求其在祖坟前磕头,并保证“无论到何处都不忘自己中国人的身份“。

其义父布朗也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布朗告诉辜鸿铭:”:“现在欧洲国家和美国都想侵略中国,所以那些国家的学者都在努力钻研中国文化;希望你日后也能为自己的国家学好中西文化!“辜鸿铭

这是父辈们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这种东西本身不会是有意识的,但却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改变人的一生“(弗洛依德《梦境与意识》)

然后是马建忠和沈增植的影响。1881年,他遇到马建忠并于其倾谈三日,思想发生重大改变,随即辞去殖民政府职务,学习中国文化。沈增植则在一次聚会对其颇为轻视,说:“你说的话我都懂,你要懂我的话,还须读二十年中国书。”辜鸿铭受此刺激,从此寝馈于中国典籍之中,十余年后,他再向沈增植挑战,沈增植认为此时弘扬中华文化的任务已经落到辜鸿铭的肩头。

还有就是辜的治学方向。辜鸿铭主要是一名文学家和翻译家,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位文化人,而非在某一特定学科某一特定领域有专精研究的学者。而中华的文化根基积淀雄厚。早年浸淫在西学之中的辜鸿铭,接触到中华文化之后的感觉,相当于是天光大亮,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

最后就是西方经过欧战之后开始反思自己文明的大背景。西方文明逐渐成熟并暴露出很多不足后西方的许多学者开始从文化的角度思考问题,并希望积极吸取其他民族的长处,如白碧德的新人文主义。辜鸿铭固守中国文化,以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视角看迂腐不可思议,而在文化领域实则是顺应世界潮流的举动。

狂放的姿态,是他带泪的表演。

对文明的选择。

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一书中,他认为,要估价一种文明,不是只看物质,而是要看

“一个文明所造就的 男男女女、人性类型,显示了该文明的本质和个性,即可以说显示了该文明的灵魂。”
“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 的”,

这正是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并把它作为公式套解西方各国人情,结果,遗憾得很,他发现,美国人虽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虽深 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虽博大、深沉,而不纯朴。只有中国人三美兼俱。

因此,他不无骄傲的说,
“美国人如果研究中国文明,将变得深沉起来;英国人将变 得博大起来;德国人将变得纯朴起来。”

由此,他把中国文化推崇到神的境地,誉为治世的良医

最后的结论就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熏染出的中国人,给人留下的 印象肯定是“难以言表的温良”。而在这种温良的形象背后,隐藏着的却是他们“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中国人因此“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 心灵的生活”。
这也是辜鸿铭一生所孜孜追求的人生的最高境界,即注重心灵的修练。

就像你吃了很多世界上各种美食之后还是最喜欢妈妈做的东西。

很多人错误地认为,辜鸿铭是顽固的守旧派,而其实不然。袁世凯死后,他请来了个戏班,在家大闹三天三夜。有很多人评论说他是个伟大的人,但没有与时俱进,我觉得也是错误的。他觉得唯一能,解决矛盾的,只有中国文化,这其实是相当先进的思想,很多人错误地理解为他而支持复辟。在那个时代,无法被意图效仿西方的众人理解。林雨堂曾说,他是具备一流才智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见识和深度,不是这个时代中的人能有的。他的书是欧洲大学哲学课程所必读,译成了多种欧洲语言。西方多位哲学家引用其书为重要权威,竞相走访,敬聆教诲。
当然,他因为反对一昧接受西方科学,制度,文化和思想,而支持儒家,也造成他对中国文化的绝对推崇。而他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对中国的了解,也仅仅只是四书五经这些,中国当前局势,也并没有亲身经历。他和胡适完全就是对立面,胡适的方针是师夷长技以治夷。而我认为,这二人由于没有对对方观点的深入理解,也导致他们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未能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最后重申,辜鸿铭是一个伟大的人,在此为他树立这样一个形象,希望各位可以在深入理解他的理论后,再对他做出客观的评价。(PS:我也不敢说对他有深入的理解,上述纯属个人的一点真知拙见,希望不要影响到各位,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欢迎来评论,也乐意接受他人的教诲)

“无疑义的,辜先生是一个有天才的文学家,常常自己觉得怀才不遇,所以搞到恃才做物。他因为生长在华侨社会之中,而华侨常饱受着外国人的歧视,所以他对外国人自不免取嬉笑怒骂的态度以发泄此种不平之气。他又生在中国混乱的社会里,更不免愤世嫉俗。他走到旧复辟派这条路上去,亦是不免故意好奇立异,表示与众不同。他曾经在教室里对我们说过:“现在中国只有两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先生,一个是我。因为蔡先生点了翰林之后不肯做官就去革命,到现在还是革命。我呢?自从跟张文襄(之洞)做了前清的官以后,到现在还是保皇。”这可能亦是他自己的解嘲和答客难吧!”
以上摘自 罗家伦《回忆辜鸿铭先生》

“一个鼓吹君主主义的造反派,一个以孔教为人生哲学的浪漫派,一个夸耀自己的奴隶标识(辫子)的独裁者;就是这种自相矛盾,使辜鸿铭成了现代中国最有趣的人物之一。”
——温源宁
个人认为先生本不该被遗忘,作为一个致力于“用传统的中国文明连接于一种阐释欧洲现代文明扩张进步理念的心向”《中国牛津运动故事》的学者,虽对传统文化的种种陋习甚为推崇,甚至还有”知足常乐“这种怪癖,但从客观上来看,由于先生自幼长于西方,耳濡目染的都是西方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回国后,又对中华传统文化有深入的研究。因此他对东西方文明都有着深入的了解。他对当时西方社会的抨击常常切中要害。对目前传统文化所遇到的窘境来说,对先生的研究还是很有价值的。



利益相关
罗家伦曾是辜鸿铭的学生 1916年底蔡元培接掌北大之前,他们全班同学曾集体驱赶一位老师,兴奋地迎来辜鸿铭。不到三年,在“五四运动”中辜鸿铭又是“新青年”罗家伦驱赶的对象。此文是罗家伦晚年所写,虽然还是将辜氏归为“老复辟派的人物”,还是认为其思想行为“不免故意好奇立异,表示与众不同”,但却始终都尊称辜鸿铭为“先生”。所以此文对评定辜鸿铭还是足够客观的。

这还不简单。学贯中西才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优于西方文化呗!

单看题目,你为什么要用偏执一词?

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世界上最高大上的文化,就是最有bigger的文化,就是最有最有智慧的文化。

一是因为民国时期的西化确实有点不伦不类……
二是,其实这是最主要的一点,因为他不用承担坚持传统的负面作用……
学贯中西,是个世界公民,在哪里都可以生活。中国是好是坏,其实对他影响不大。
人只能待在家乡发展的时候,希望家乡快快城市化,生活方便,就业岗位更多。
但当这个人可以去任何大城市轻松落脚,回家乡重点是散心和精神寄托的时候,就盼望家乡不要进步,永远停在自己脑海里的样子,遇见城市化时候就觉得超级失落。
道理类似。

辜比康有为大一岁辜鸿铭十岁接受西方教育时维新派基本都还在考科举.(而且基本都没考好)
不同的经历赋予了不同的思想.
可以说维新派看到的是西方文化的好和中国文化的问题.
辜鸿铭看到的是中国文化的好和西方文化的问题.

可以说辜鸿铭也是革命家.他也有好的思想但是时代不需要他的思想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