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药。特工出书本身是个很可信的例子。但是这本书本身影响力不会特别大。书籍在信息传播手段中简直就是蜗牛爬。就看有没有人能拿这书大作文章了。

谢邀。

在国外接触了不少政治人物,小到镇长市长,大到国会议员联邦某部部长,我的一个看法就是,政治人物也是人,也肯定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和情绪。所以,我不奇怪某个政治人物脾气暴躁。就我读过的各种回忆录来说,似乎很少看到某个政治人物是情绪特别平和的。也许周总理是例外吧,但是也读到过总理骂人的轶事。

脾气暴躁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一个政治制度能不能制衡领袖的暴脾气。

都不用爆
难道真有人会认为希婆是sweet old lady 吗?

不应该说时间点特别好嘛~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