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郑钧入职太合音乐,担任首席架构官?

-

继此前何炅加盟阿里音乐任首席内容官后,太合音乐集团前天也正式宣布由郑钧出任集团首席架构官(CSO),负责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
力宏去腾讯,何炅去阿里,现在又是郑钧。现在都流行明星当高管了吗?
另一传送门:如何看待何炅担任阿里音乐首席内容官?

音乐 音乐产业 原创音乐 郑钧

首先,我们或许得要了解,到底什么是“首席架构官”(CSO,Chief Structure Officer)?

在互联网公司的语境下,CSO是望文生义地理解为一个更偏向“技术官”的角色,即负责该企业的整体技术架构以及组成架构的各项技术之研发和迭代。

但在郑钧身上,CSO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看官方的描述:

郑钧本人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集团首席架构官(CSO,Chief Structure Officer),负责太合音乐集团旗下,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

因此,我认同 @bolibibixi 所说:本人能整合多少资源或许更为看重。

不妨先说一下传统唱片公司的运作模式是如何。老规矩,一图流:



构建于实体唱片(黑胶、卡带、CD)拷贝销售这一模式下的传统唱片业,所做的一切均围绕于版权。当然我们也可以换一个时尚一些的词:内容。唱片公司只做三件事:积累内容;创造内容;想方设法让内容有价值。

可在“互联网+”“音乐+”的时代,一家新型的唱片公司,其商业模式或许是下面的这个样子(请点击放大观看):


从围绕版权的单一化运作,到整个公司的“品牌”建设,将其提升至战略高度。诸如当下的国际唱片公司,他们可能底下的艺人关系非常松散,艺人的唱片约和经纪约早已分家,专业细分后,个人工作室化的操作模式让内容创作更为自由,进而使得唱片公司蜕变成服务型角色,对绝对版权的追求也演变成了对整个“局”的打造。

而郑钧,在太合音乐所担任的CSO,做的时候就是造格局。

几个月前,我给郑钧做了一次专访,聊他的合音量。引述一段:

合音量是这样的一个APP:创作者可以将完成程度不等的Demo(歌曲样本)上传至该平台,其他在各自领域中身怀绝技的音乐人可对其进行完善。如曲作者发表了一个粗糙的作品,可以有词作者、编曲作者、演唱者陆续填充,携众人之力,最终完成一首完整的歌曲。在这其中,合音量除了扮演原创分享平台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制定一套关于版权的游戏规则,保证每个参与者的权益与公平。

当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联合办公(co-working)成为席卷全世界的风潮,一切闲置的社会资源,无论是车子、房子还是脑子都进入了市场流通状态,Uber、Airbnb甚至成为了城市年轻人的新兴生活态度。谈及创办合音量的初衷时,郑钧也丝毫不否认其所受到的启发:

“我在六年前就想做了这个事情了。可那时各方面条件不如现在成熟。像你说到的Uber、Airbnb那样,我在这个行业里20年,我知道音乐制作的资源也是完全可以共享的。一首歌的产生有多种渠道,有可能是个人的灵机一动,10分钟就完成一首牛逼的歌,也可能是先有一个很好的词,一个牛逼的人给他谱了曲,这首歌就火了。创作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或是先有词再有曲,或者先有曲再有词,这里头就存在协作的可能。以前的人生活在封闭的环境里,得独立完成很多事,可现在是每个人完成他最擅长的那部分工作,这就是协作的意义。

“确实,现在音乐创作的门槛越来越低了。初级的有GarageBand,进阶的有Logic Pro,因为有了互联网,人们充分利用工具,让创作变得更容易,似乎大家都可以来完成一首歌。但能完成和完成得好是两件事。不会因为现在有好用的的工具,就能变成牛逼的创作者。我经常能听到有的Demo很粗糙,但充满了才华。工具永远代替不了才华,你会用Logic不代表你是个牛逼的创作者。我反而觉得很多工具把人耽误了,时间都时间都花在琢磨这个软件怎么用,创作反而不行。我自己就是这样,经常花大量时间调试一个软件,找个音色,半天就过去了,没有什么意义。最简单的,拿个木吉他一弹,就完了。”

“所以,我希望合音量能够让每个人都去做他最擅长的事。”郑钧这样总结到。

(全文可见:zhuanlan.zhihu.com/magi

郑钧是带着合音量来到太合的,在官方新闻中也明确有“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之表述。我们不妨把合音量视作郑钧的试错,他心目中产业雏形的一个Beta版。依旧上图:



这是目前合音量的雏形,链接的只是围绕版权的两端。我相信,在并入太合后,合音量整合行业资源的步伐将大大提速,而郑钧的核心逻辑没有变,那就是:最大化地整合音乐制作的行业资源,让每个人完成他最擅长的那部分工作。

这就是首席架构官郑钧所要做的是事情。

那么,郑钧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

我的态度:谨慎乐观。

其一是郑钧的个性。“如果这事情特简单,人人都能做,我就不去做了。”长安剑客的性格,使得郑钧敢去冒险,敢为天下先,这是资源整合者、造梦师所需的特质。且郑钧是一个头脑很清醒的人。我和香港经理人陈健添聊天的时候,聊起他当年签下Beyond,后到北京发展,创办“红星音乐生产社”时,我问他为啥公司第一个签下的是郑钧?陈健添说: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所谓君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选择这时候出山,郑钧确实是“想清楚了”。

其二是郑钧的经历。“音乐产业的问题要靠音乐人自己解决”,这是他的信条。郑钧本人是活跃在创作第一线的歌手,这两年面世的新作如《作》等时尚不老气,证明了他的审美和潮流感仍在。曾自立门户“灯火文化”的经历,使他对传统唱片公司运作的那一套相当熟悉。而过去一年筹备及上线合音量APP,则是他对互联网尤其是移动端产品的一次实战。“创作歌手+霸道总裁”的双重身份,既当教练也当运动员,郑钧Hold应能得住。

所以,风物长宜放眼量咯。

Doug Morris

挺好的。 @邹小樱@為夢而生 两位老师把我想说的说了一多半,二位的结论我也认同:
1. 前景谨慎乐观
2. 在职业经历方面的积累会有优势

不过不太认同「明星当高管」这么一个粗暴分类。郑钧出任太合音乐首席架构官,也不应简单归为此类。郑钧在某次访谈里称音乐产业现状很不健康,一首歌利润被各方瓜分之后只有不到一成落入词曲作者口袋,「我要不是会唱歌也早饿死了」。可见他内心更加认同自己的 singer/songwriter 身份,甚至更偏 songwriter 一些。

就好比一个瘦弱少年,原先只是以玩弄花活、戏耍对手为乐,但随着成长渐渐发现对球队和个人而言最需要的是进球和胜利,(在发现自己恰好有潜力的情况下)愣是把自己改造成一个铁血肌肉中锋,不惜牺牲灵活性换取稳定性,进球如麻,简单高效。搞音乐的谁没一颗埋头做创造性工作的心?但你长得帅嗓子好,眼神冷酷,必须也应该扮演一个 frontman 的角色,郑钧如是,周杰伦如是,一大帮子我懒得列举之人亦如是。(窦唯自然例外,不然怎么登仙儿呢)(但窦大仙儿年轻时候不也是嘛)

在此基础之上,如果再有一个够开放、够灵活的脑袋,能学习并练习使用商业思维去做事,不用你自己去追求一个企业高管的 career,资本主义的本质也会要求你和这个社会一起不断改变生产方式与分配方式,不断改变各种因素以谋求利益和效率最大化。简而言之,随着社会变迁会不断产生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卯眼,如果你是个形状尺寸恰好合适的榫头,你不去,社会也会推你进去。这里几乎不存在什么...这那那这的,是吧,那些虚头八脑的,不存在。

老郑,一位我十分钦佩且景仰的 singer/songwriter,就这么当上了 CSO. CSO 是什么,架构师,架构师干什么,搭架子,搭台唱戏。你搭台,我唱戏,你分钱,我收着。架子搭得好,伙计们干活卖力,客人来捧场,买单不含糊,得,买卖成了。

这里就牵扯一个东西——我们叫「对应用场景的认知」,亦即 @為夢而生 所说「对内容的独特理解;长期和消费者(歌迷)打交道积累的流行触觉」。这是我最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我做足球类创业项目一年多了,各类团队项目公司见过一些,都存在这个情况——招人,无论高低大小,要么在商业、产品、运营等方面很强,但对足球的理解稍逊一筹,要么对足球理解深刻,体育圈里人脉资源广泛,但就不太具备商业天分,或者不太能玩转互联网行业。很难得兼。文体不分家,体育和音乐行业里至今没出现一个杀手级应用,没出一个太独的独角兽,不能不说与此有点干系。

不是说没有好厨子转型饭店老板的成功案例,而是说,你随便走进一家饭店后厨,观察下那些大厨,你怎么看,他怎么不像一个成功的饭店老板,他只像一个厨子;反过来说,饭店老板能烧出一盘具备职业水准好菜的概率,应该也不是那么大——他不会每天烧菜玩,琢磨菜谱配料手法刀工,他琢磨的是别的东西。

写着写着不小心写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了。我跟联合创办了一家体育科技公司,带领一个小团队,我们在过去两年的招人中遇到的就是这个难题。论起「对产品应用场景的认知程度」,就不要求参加过职业青训,至少多年看球多年踢球多年足球/篮球经验才算得上合格,再跟「拥有互联网行业 1~2 年从业经验、具备行业相关常识、开阔的眼界、三观正、有网感」取个交集,找到这样的人还是比较难。音乐行业也是一样,至少我接触过不多几家的是这样。你不得不在产品设计、开发、运营、推广等诸多方面妥协来,妥协去。

「互联网+音乐/体育」理应两条腿走路,坏消息:你自己是长短腿,你的伙伴们也是;好消息:哪条腿短都不碍事,反正(眼下暂时还)没人两条腿一边儿齐。

说回老郑和他的产品,老郑就是一个典型的后者——他对音乐行业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这些门门道道,即便不说舍我其谁,也是毫无疑问国内顶级之一了吧?但要说作为一个生意人,或者说一个公司的领导者,或者说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的揾食者,再明显不过的事实是——你忍心拿他跟诸如王俊煜,乃至马佳佳,乃至梁欢,乃至...之类年轻创业者对比?我又想起杰克伦敦的《一块牛排》。拳王汤姆拿块面包,蘸着互联网上漫山遍野的信息,若有所思细嚼慢咽。我们都知道有些因素对他很不利。说大白话,就是老郑(和他的团队)没法顺畅地把他在音乐行业中浸淫多年的宝贵经验一股脑倾进现在的产品里,至少尚未在产品中明显体现。

在更认同自己是一个所谓「互联网人」而非「音乐人」、「体育人」等人群的眼中,「合音量」这个 APP 做得怎么样,往好听了说,中规中矩;而「合音量」这个社区呢?什么都没有。没有意见领袖,没有 troll,没有让人欲罢不能的信息流、小红点,没有积分等级(或变相的、隐性的积分等级),没有节点之间的自发对称破缺,没有管理员,没有规则(社区规则!一块领地上的律法),没有议事厅,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为了说明这里没有什么,我绞尽脑汁编了一些东西出来,实际上不用编——因为什么都没有。「合音量」可以是这,可以是那,但肯定不是一个真正的、完备的,至少堪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社区。

但是,是不是一定要是一个「真正的社区」才能行,当然也不一定。归根结底,考虑单凭人口规模想象出来的潜在市场容量,你国音乐产业几乎可以说还不存在。如果一段时间(二十年?)后这个行业能迎来一个巅峰,回过头看现在,一切还都是胡乱涂抹的草稿。在这张空白大纸上,谁又能限制你、指挥你去该如何挥洒?Just 搞起来先。

所以在我看来,老郑做太合音乐首席架构官这件事情,挺好。

题图那个老头,Doug Morris, 二十啷当岁(1960 年代)当 songwriter,写 hit song, 不到三十岁掌管一家小厂牌,三十出头创业做自己厂牌,四十岁被大西洋唱片收购,开始掌管大西洋(董事会联席主席、联席 CEO),回头大西洋被华纳收购,五十多掌管华纳,再往后环球、索尼领导位置都待了一圈,详情略去不表。就粗线条看看这个人的职业生涯,看看他所供职的公司发展轨迹,看看那些公司所处的行业发展历程,再跟你国现状一对比... 就知道,现在说这些基本都没啥用。

音乐行业的特殊性,只有数十年如一日关注音乐这件事的人才能体会;将以音乐之名火起来的一个未来的产品形态,我相信只会在对音乐的应用场景认知程度足够深刻的人手中诞生。就算不是老郑、不是太合,不是我们知道或不知道、喜欢或不喜欢的任何一人,又如何呢?你、我、他,我们都将会是后人的过河板,垫脚石。让我们开心快乐、朦朦胧胧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好眼下能做的每一件小事吧。

***
更别提 Ahmet Ertegun 了,大西洋唱片创始人,跟 Doug Morris 联席的那个人,纽约宇宙队 (1970~85,贝利、贝肯鲍尔待过的那个)联合创始人,Berklee 音乐学院荣誉博士,配飨美国足球名人堂... 真是一法通,万法通,我们现在还啥都不通,慢慢来。

郑钧会是“太合音乐”的新麦田!


去年年底,何炅刚以CCO的身份加入了“阿里音乐”。一个月后,郑钧同样以CSO的身份,入职刚重新与百度音乐进行整合的太合音乐。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中国音乐产业的两大品牌,就多了两位全新的CXO,这才真是行业复苏的特大信号。



要知道在若干年前,也就是华语乐坛最低谷的那几年,唱片公司都快活不下去的时候,在CEO自己都想把自己开掉的情况下,哪里还有可能准备那么多XXOO的职位供人玩耍



这可绝不是一句玩笑话,比如说完“唱片已死”的宋柯,当年确实是自己给自己调了岗,从“太合麦田”的CEO变成了烤鸭店的CEO。而在当年,无论是“太合麦田”还是烤鸭店,可都不需要CCO和CSO,因为传统唱片和餐饮业,更接近手工业,强调货真价实的一锤子买卖。但现在已经被互联网+了的音乐产业,则已经换成了互联网的基因,Bigger Than Bigger才是最终的目标,而Bigger当然是需要XXOO的。



和之前各色人等进入或重新进入音乐产业,并担任各种CXO不同,郑钧加盟“太合音乐”的前景,反而是最明朗的,你根本不需要猜测和预判,也能知道作为摇滚歌手出身的他,一定会给“太合音乐”注入更多原创音乐的基因,配合之前“太合音乐”联手“百度音乐”的规划,这无疑是在版权抢购的今天,提前步下未来的格局。



此前,在“海洋”、“阿里音乐”和“腾讯音乐”三大系夹击的情况下,“太合音乐”虽然也拥有“太合麦田”、“大石音乐”和“海蝶音乐”等厂牌的曲库,但相比几个巨头的版权囤积量,毕竟还是显得渺小。在互联网+的今天,这种量小就会对用户量造成一定的影响。



所幸,音乐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它既有花大钱的玩法,同样也可以有另一种玩法。而“太合音乐”邀请郑钧加盟,无疑就是借用郑钧对于音乐的判断力,起到一种淘金的作用。最终将金沙提炼成真正的金子,让种子变成一望无际的麦田,在为优秀音乐人提供一个优质平台的同时,也让平台可以因为这些音乐人的功成名就,从而获取几何倍的回报。



不能说郑钧是目前音乐公司CSO人选的唯一选择,但也肯定是其中最佳的选择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郑钧加盟“太合音乐”,可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而是携自己的“合音量”APP及整个团队一起入职,是真正的买一送N,加量不加价。要知道开发半年多的“合音量”APP,已经是业内最为成功的众创服务平台,已经积累了原创平台的服务经验。尤其是“百万征歌大赛”,更让“合音量”已经在圈内圈外都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有这种成熟的产品相伴,也决定了郑钧加盟“太合音乐”,几乎就是换了个办公地点,并且因为有了更大的平台,可以干出更多的大事,却完全不需要对职位进行磨合,甚至重新定位。



而且,郑钧不仅是中国摇滚圈的老炮,对于音乐产业来说,也不是一个新兵。早在十几年前,在同时代的摇滚歌手,还纷纷沉浸在黄金岁月的美梦时,郑钧就率先了拓展了自己的音乐疆界,在成立“灯火文化”之后,也正式进入唱片产业,成为了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



除了制作自己的个人专辑之外,“灯火文化”早在2005年,就和当时的李健签约,并为他发行了《为你而来》专辑。而那时候的李健,还没有上“我是歌手”,《传奇》也还没被王菲传唱,郑钧却一早就慧眼独具看中了李健的潜力,这恰恰也是“太合音乐”未来最美的图景,那就是一堆又一堆的李健,从金沙变成了金子。



当然,从李健这个例子,还可以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本人很摇滚的郑钧,未必一定在CSO的位置上只会摇滚到底,多元包容的心态,也让他在音乐审美上,可以甩掉摇滚责任感这样的包袱和桎梏,让更多的好音乐涌现出来,而不是以曲风论英雄。就像他和李健,一个狂野、一个清风,在当年同样不成问题,这种曾经同处一室的经验,推算到未来的“太合音乐”上,显然会得出平台大格局音乐视野的画面。



从摇滚歌手到传统唱片公司老板,再到音乐众创APP,郑钧也是国内极少数既能创作经典作品,又能经营管理音乐团队;既有着传统唱片公司制作经验,又有着互联网思维的跨界人。毫无疑问,西安古城的底蕴,赋予了郑钧以创作上的天赋与气质,而当年在杭州求学时期“工业外贸”专业的选择,也让郑钧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对于产业和格局,有了具体的认知。从这个角度看,郑钧这一次入职“太合音乐”,到很像是一次学以致用,回到自己的专业初心。


当然,他的创作初心,也会因为担当伯乐的过程中被新鲜力量刺激,或者会因此不断被激发。


不过,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另一段传奇了。

郑钧的音乐作品《第三只眼》在1997年推出的时候,不像第一张专辑《赤裸裸》那样石破天惊,还因为当年习惯了宏大叙事的背景下突如其来的情绪私人化和先锋色彩引来争议,著名乐评人李皖甚至尖锐批评“第三只眼是一只瞎眼”。其实“第三只眼”作为宗教用语就带有预知功能,现在个中单曲《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已经被很多人在各种场合翻唱,郑钧也因为这张专辑成为登上美国“Billboard”排行榜的第一位中国摇滚明星。如果说“歌手”和“奶爸”是当下大众认知的郑钧的双眼,那么相对较少人所知的“合音量”就是郑钧的第三只眼。《回到拉萨》、《灰姑娘》等经典歌曲和《爸爸回来了》这个热门综艺节目,已经让郑钧双目炯炯,至少知名度和辨识度不在话下;但他刚刚携音乐众创类APP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担任首席架构官,可能在普罗社会影响力上不及前两者,对音乐行业来说却有着非同凡响的前瞻意义。而带领整支初创团队进入到一个更纵深的互联网(百度音乐)+唱片公司(太合、海蝶)的平台,也说明了郑钧的“第三只眼”已经越发眉清目秀。

郑钧这个头衔是“首席架构官”,依照官方的说法是负责太合音乐集团旗下,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看起来位高权重,但依照互联网的语言体系也很容易被虚化,被解读为是继王力宏加盟QQ音乐,高晓松、宋柯、何炅先后加入阿里音乐之后的又一跨界合作,不明就里的人会以为真的只是以歌手(明星)的身份去充当门面。毕竟当前的郑钧除了是摇滚歌手还兼具娱乐价值,并且一直都是中国摇滚乐的“颜值担当”,王力宏到QQ,何炅到阿里,郑钧到太合,按照既定的思维似乎一脉相承。

但真正了解到合音量之后,就会知道郑钧这次是带着自己研发的产品和整支创业团队加盟。王力宏到QQ音乐其实是工作室和腾讯合作,相当于进一步开发明星个人的资源,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深度携手;何炅到阿里担任“首席内容官”,首先他不会放弃自己在湖南卫视的主持工作,而依照阿里系日前透露出的调整方向,大致是会把千千动听打造成一个音乐人的“淘宝社区”,至于何炅本人在其中所担负的职能就尚待观察。而郑钧和他的合音量是已经成型的APP,这个拥有原创、接力、出品、大赛等功能,全方位覆盖了用户创作音乐和平台互动的需求前无古人,并且基本是郑钧一个人天马行空的创想,“合音量将用合理的游戏规则分配版权,通过汇聚碎片创意、完整作品和专业服务,它让参与者的权益得到最充分的尊重及保护”看起来稍有一些天方夜谭,但实际上已经完成融资,并且完成了“百万征歌大赛”,已经有张羿凡的《化妆舞会》等优秀作品问世,首张原创合辑也在按部就班,对整个音乐行业来说都是非常具有前瞻性和挺立涛头的创举。

郑钧即便不是“半壁江山”,不是教父和天王,作为歌手的身份也能活得滋润,并且他有明星妻子和童星儿子,耗资6000万美元全好莱坞制作的动画电影《摇滚藏獒》也上映在即,走商演接广告拍电影都会比做音乐更能赚钱。但郑钧却早人一步地去做了合音量,他在受访时多次提到的词汇是“尊严”和“牛逼”,他自己在乐坛浸淫20年,看惯了高低起伏风风雨雨,他说自己就是在音乐圈最低潮的时候有了合音量的设想,目的就是要脱离陈旧的唱片公司体制,让音乐人有尊严,让真正牛逼的人和牛逼的音乐有尊严。郑钧是工科男,大学学的是管理,他还是第一代接触互联网的音乐人,他认为虽然当前的时代愈加便利,但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生存环境却越发严酷,只能是去通过互联网让音乐和音乐人发挥更充分的效能。

担任过《中国最强音》导师,也曾是《中国好声音》梦想导师,甚至早在“快男”时代郑钧就已经深度介入到综艺选秀,他很明白这些电视节目不是为音乐和歌曲,而是在利用音乐人和歌曲,所做的所有设置和表演不过是为了收视率。音乐人的尊严怎样才能在眼球经济的大环境之下得到保障,郑钧认为说到底还是要通过做音乐的人去实现。因为自己深受过盗版、非法下载等各种模式的侵袭,所以郑钧本人最懂得音乐人的价值何在,也最能体会被尊重和不被尊重的差别,虽然最开始因为过于前卫不被理解,但就像专辑《第三只眼》当年的境遇,势必随着时间的淘洗而光华毕现。从得到天使投资到这次加盟太合音乐集团,也说明了合音量模式的正确路径。目前发展轨迹的良好势头也预示着,合音量能够进一步成功,对整个华语乐坛的贡献将会比郑钧本人早前的经典作品影响更为深远。

本人能做什么或许并不重要,本人能整合多少资源或许更为看重。

一说到明星当老板,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去当吉祥物吧。包括这次郑钧去太合,相信很多人都觉得这就是博个眼球。


哎,其实所谓明星(歌手)老板多了去好嘛。随便就能来一打:


·Dr.Dre。说唱宗师,万人膜拜,发掘eminem不是事。靠着自己的江湖地位,无可匹敌的超级人脉和资源整合能力,精准抓住美国年轻人消费心理,通过彻底的巨星效应让Beats这样完全没有任何声学积累的公司成为满大街A货的爆款。


·P.Diddy。吹牛老爹除了投资一大堆有的没的,他自己的厂牌Bad Boy Records也算是大厂。这些年有Janelle Monae、The Notorious B.I.G、Mase、Mary J. Blige,2012年的时候Diddy还在财富榜上压过Dr.Dre等人成为说唱首富。


·Pharrell Williams。从日本潮流教父BAPE创始人NIGO的合作开始,到和优衣库、阿迪、G-Star的联名,给LV设计钻戒,还有他的潮鞋品牌IceCream,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菲董。


·陈老师陈冠希。他的潮牌CLOT,在自己的审美基础上很清楚地嫁接起当下流行的青年街头文化。具体的可以看下我之前的一个回答:zhihu.com/question/3793


·尚雯婕。大家都知道我是尚雯婕的无脑吹了。抛开她作为自己音乐上的A&R总监/总监制,尚老板在我是歌手后获得新的一轮大众认可,并没有一口气去接商演或代言,反倒是去做娱乐电商,投资新男团,而且还搞得有声有色,不愧是未毕业就围观APEC、毕业了一年涨薪三次的职场精英。


·五月天阿信。看滚石势头不对,赶紧跳船,自己另起炉灶做老板,还拐带了梁静茹、刘若英等等。公认难搞的人,但整个公司上下都建立起对他的偶像崇拜。还搞了个潮牌Stayreal,靠着五迷,一年营收几个亿没问题。


至于像郑钧这样的摇滚歌手当高管的,也多了去了(抱歉了@邹小樱 老师,您的陈总裁在我这不是搞摇滚的 ^_^ )。随便说几个:


·Sir Paul McCartney。老披头四在半个世纪前就注册了Apple Records,管理自己的版权,演出事物,还在伦敦开设了一家苹果体验店(虽然搞得乌烟瘴气的……)。和乔布斯曾有旷日持久的商标拉锯战,也是这两年iTunes才有Beatles的专辑。保罗多年来稳坐音乐人首富,除了一堆生意,很大部分是来源于当年超前的版权管理意识。


·Bono。大家以为他是社会活动家,但他的骨子里就是个资本家好吧。他的投资管理公司Elevation Partners是全球最有名的对媒体、娱乐专门性的投资公司,Bono本人既有对Palm的无脑砸钱,也有对Facebook的前瞻性的投资。Bono还是福布斯以及游戏公司Eidos(代表作:盟军敢死队、古墓丽影)的投资人。


·汪峰。我们也先不说他的汪峰工作室,就说他的Fiil,最近刚完成了2000万美元A轮融资。从颜值和打法上来看,汪峰没有遮遮掩掩,明确说了自己的目标是要做中国的Beats,Fiil的产品线也很清楚地开始主推wireless版本,证明汪峰的思路还是很清楚的,至少和老崔卖手机相比,汪峰懂行。


·沈黎晖。摩登天空刚完成B轮,谈了一个1.3亿现金和未来30亿投资的大Project,结果大家貌似忘了沈老板最早的出身是清醒乐队主唱呢。


·杨海崧。PK14的地位就不用多废话了,主唱杨海崧现任兵马司CEO,算是二进宫了。他对新乐队的挖掘确实有一套,像去年的海朋森。这应该是中国最酷的CEO了。


说白了,歌手当老板,有他们天生的优势。不外乎以下两点:

1,超强人脉。无论是同行还是产业的上下游。

2,对内容的独特理解;长期和消费者(歌迷)打交道积累的流行触觉。

在这行浸淫了20年,并拥有《赤裸裸》《回到拉萨》《私奔》《1/3理想》等爆款的郑钧,基本具备以上两条。所以他才会在采访中说自己“有能力”。尤其是具体到现在做的合音量,这么一个有点类SoundCloud的原创平台,郑钧作为一个业内老资格的Singer & Songwriter是有足够本钱去做发展规划、内容统筹、资源整合等一连串事情的。就像他一直说,做音乐的很苦,确实,没有经历过穷摇的产品经理是没法挖掘一款原创音乐产品于用户的需求和痛点的。在资本大肆进来的时候,懂行这件事真的太重要了。

扯句题外话,中国足球最大的失败就是因为足协是由一群并不懂行的人在瞎折腾。

至少郑钧是懂行的。

1、资本对文创领域作用力的继续;
2、太合希望在腾讯、阿里、海洋三足鼎立之外有所表现;
3、任何能够将生命力在当下延续不倒的音乐人都不简单,郑钧在创作、传播和合音量的产品尝试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同样,选择不只作为音乐人也体现了郑钧的努力和野心;
4、在获得百度音乐的互联网入口后,太合会继续内容、在线、线下(秀动票务深度介入小型现场的组织和票务销售)的布局,合音量的数据表现并不理想,双方是基于互补的合作;
5、架构师在这里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产品架构,而是更偏向战略层面;
6、由尝试过多元和互联网产品的郑钧出任,要比只做过投资的何炅和泛文创公知的高晓松(恒大阶段更偏向传统形态)更合适。
以上只是个人推测。达人轻拍:)

这些老人曾经为摇滚乐和流行音乐带来过许多贡献,但是进入创作枯竭年代得允许人家转职敛财行业吧

太合音乐和百度应该是联盟关系,其旗下的秀动网已与百度音乐合并,意在布局演出行业和艺人经纪。合音量可能是作为其战略计划的一个环节被整合,至于cso之类的称谓,随便给个听上去高大上不寒碜就可以了。不过从合音量上线半年来的表现来看,被收了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

打广告就要找明星!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