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谢邀。我放上我的答案吧,虽然其实不太应题,我的重点,是告诉大家

未来这事儿还不算完!亚专科规培已经看得到PPT了!华西的!
未来这事儿还不算完!亚专科规培已经看得到PPT了!华西的!

未来这事儿还不算完!亚专科规培已经看得到PPT了!华西的!

专业规培来了!看了下面的以后,想找医生当男朋友...豆瓣上也有消息了



zhuanlan.zhihu.com/Orth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德格扎西次仁
链接:zhuanlan.zhihu.com/Orth
来源:知乎

【转载请注明作者,非个人转载请联系作者,并原文全文转载,允许改变字体、颜色和加粗等,若擅自进行,作者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一切权利】

【接受各种稿件邀约,如有需要,请与作者联系,仅接受知乎私信联系】

【作者接受各类会议邀约,接受各类研讨邀约,也接受各类商业需要的文章】

虽然很不想写这一篇,因为我发现我很乌鸦嘴,说啥中啥,直逼战忽局我伟大的张局座。但是,客观地说,我说,或者不说,坑就在那里,不深不浅,所以,说出来,大家趁早做打算,善莫大焉。先把这次专培的坑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先zhuanlan.zhihu.com/Orth。我在我的文章里提到了很多,有很多链接,大家可以慢慢看看。
为啥我会提这个永无止境的问题,因此从实际出发,规培本身是为了我们这些年轻医生么?并不是,至少很大程度上不是,不管各种领导、上级怎么说,这事儿是肯定无法回避的。一封来自华西规培生的信这是华西规培生的不满和诉说,而这一封华西给规培生的回信,是华西的回应,在这里,我要说一句,祠堂在成都的丞相的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恩,我不担心得罪任何华西的前辈、同道甚至后来人,华西的这份回话,至少说明,是华西某些领导的无耻,而华西居然没有为此做出任何回应和解释,也是华西的无耻!作为高校,违反劳动法(不论是否签订合同,这本身就是一种劳动行为,且这种行为若没有合同,单位本身就有明确的责任,而如果说有劳动合同,却如此之理由,更是违法),还理直气壮一副赐予规培生的态度,可以说是,把这所老牌知名医学院的名誉扔进了粪坑,捞都捞不出来!
我知道华西人很爱校,在和泸医的战争中,华西的同学们的声援比比皆是,这不能说不好;我也知道贵校宣传部长和一些教授出来公然威胁泸医学子的前途,也知道贵校对我校设立成都临床学院和第二临床学院不满而封杀我校毕业生。对,你们很爱你们的学校,但是,这个时候,我也想说,作为全国最早推行和鼓动规培的学校的学生,你们愿意说一句公道话么?到底是贵校深感基层医生不堪大任,还是说,贵校的科室,以麻醉科开始(如前面链接所说),因为缺人干活,又不想多招人多付钱,而如此?
反正我要先代答了,首先,如果那个链接不在了,不管什么原因,贵校的手段我们也知道一二,如果连个匿名的通过记者出来的链接都保不住,那么做贼心虚,不管你们认不认,广大医疗行业人士会这么看,没什么好说的。其次,贵校就是因为缺人开始的,这在华西内部并不是什么大的秘密。如果华西真是完全以天下为己任,会去封杀他校的学生么?我之前就因为这个事情和有的朋友争吵过,我说过,这就是霸道,而不是正义,你要纠纷,走途径就好,骂战也好,威胁他人的一辈子,这是教书育人的单位能做出来的么?同样的,过去支持的朋友,今天不少也尝到了多轮规培的威力,是的,他们既然不会考虑泸医,甚至我校学子的未来,当然也不会考虑其他医学人士的未来。
在此我也懒得批判贵校的领导的话语了,那都不再重要,而是,我要再次用最恶毒的用意揣度以贵校为代表的强推多轮规培的高校,和各级支持和推进这种行为的卫计委。我想,不出所料,10年内,各位强推单位,会再将亚专科规培当做利剑,拿出来,对着各位医疗行业的同道疯狂挥舞。事实上,这事儿早就有风声了,科室管理和学科建设2015-10-11呼吸科主任,对,这个文档还是贵校署名的,已截图,麻烦各位不要考虑删除这些问题。
各位医疗行业的同道,我想各位都明白,尽管可能本科毕业,真的和一个杀手差不多,但,在老一辈的带领和教导下,虽然比不过华西自诩的,当然我也承认的,哪怕华西规培生并不太认同的规培,但至少基本的工作能处理,能解决,何为基层医院?是需要让大家解决民众的基本需求,满足社会主义医疗体系的基本要求,还是说,必须无条件精英化的同时,各种理由,不管不顾大家死活?我不反对医疗是需要精英教育,但既然是精英教育,那就应当对应精英待遇,哪怕需要大量非人道的考核,但现在呢? 各路规培强调的都是,干活,干活,干活!考核什么的,都是其次的!而面对收入的时候,有我校儿院的“要么干要么滚,反正没钱”,也有四川省院的奇葩言论,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能负重,又要马儿能扛伤害,就不给马吃草喝水休息!
我想各位制定者和执行者,就别出来辩解了,越描越黑,但我尊重你的说话的权利,那也希望你们尊重我们说话的权利,扣帽子之类的甚至是影响我们的未来的行为,建议滚蛋。我不得不说,不然马休息这条我必须指出,我自己患有TFCC损伤,我院考虑行关节镜检+缝合治疗,但是我不敢,知道为什么不?因为,超过多少时间,我就必须重新规培一年,超过多少时间,我就要被劝退,哪怕我是研究生,而不是纯粹的规培生。那么,缝合后至少4-6周,这是要逼迫我放弃,这就是你们的政策。然而这不算严重的,女性的十月怀胎你们打算怎么办?开除?呵呵,是啊,你们掌握了别人的命运,而你们根本不懂别人的艰辛,就像天天哈日哈韩的SB一样,根本不懂解放军战士们为了保卫国家的牺牲!
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来否认,但事实在于,我们都手里拿着规培规定的,不管你们是打算怎么打草稿,这是无法回避的,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们,我的习惯,还是和我计划考律师以及我长期的法律实践有关,我所有资料都留了截图原档,除非你们能“莫须有”为名抹掉我和我的资料,不然,是无法逃避的。
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你们快丧心病狂了,连已经工作了的医师,都不放过,手已经伸向了包括主治医师在内的诸多医师群体,而非医学生,和规培生。是的,我知道,强推的医院们,哪个不是床位几千手术一年上万,缺人啊!是啊,你们缺人,就去剥削基层医院,这是你们医疗行政系统的事儿,我懒得管,但是,你剥削他们就算了,他们毕竟家大业大,剥削我们这些学生、医生干什么?!难道你们以为国家那点补助和你们的看心情的“赏赐”,能让我们结婚生子?成家立业?更遑论你们很多都在强扣国家的30000元/人的拨款,不管是什么理由,你们知道这是贪污么?这是犯罪么?
然而,你们是很清楚的,所以才会费尽心思找理由,包括了华西那位领导的“没有华西这样你们能有提升么?”我就要说了,过去那么多专家教授没规培,怎么没见你们说啥?怎么没阻碍他们成为专家教授?我不反对规培的好处,但,我反对你们的出发点,和你们的贪得无厌!是的,住院医师规培的时候,我们觉得反正只是3年,忍一忍就好了;专科医师规培出来了,我们表示不能忍,要抗议,你们骂我们“白眼狼”;等你们继续拿出亚专科甚至是逢晋必培的时候,是不是我们还得载歌载舞医师群体欢庆国家培养大家不给钱?还上个CCTV让全国人民感恩戴德?
我们也来看看你们的逻辑,规培时候,是二级学科,比如内外科;专科规培时候,是三级学科,可能是心内科,肝胆外科;那么,你们完全可以拿出你们伟大的亚专科规培设计,四级方向很好设立嘛,比如心脏介入和腹腔镜肝胆外;甚至你们还可以找理由,连副教授甚至教授都算上,来个亚亚专科规培,搞个什么心脏球囊扩张及支架方向,和腹腔镜全微创肝胆外等等;甚至你们可以更高兴点,搞个亚亚亚专科规培,弄个什么心脏冠脉分支球囊扩张及支架方向,和腹腔镜全微创肿瘤血管锁闭肝胆外等等,反正现在人类研究自己还远远不到透彻,你们要搞个10级学科都是有可能的,干脆你们专门开个专业,叫做人体医学分支研究学算了。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规培,都算3年吧,假设到5级学科,那就是3*4=12年,而如果只是个本科学历的话(对,毕业证是规培不会发的),就是5+12=17年,对于一个18岁的年轻人来说,搞定的时候,35岁,还才开始当小医生,啧啧。问题是,行业的恶习是学历攀比,巴不得收高过天的,哪怕收不到人,这么说吧,如果只是说收硕士是必须的,可以理解,毕竟专业方向很重要,但是非要博士博士后甚至国外多少年,这不是攀比是啥?那么,咱来个最高级的,本科-科硕-科博-博士后-国外2年(到此为止是国内很多医院的一般要求)-12年的四轮规培,就是5+3+4-6(算5吧)+1-3(算2吧)+12=26年,我说,人生有4个26年都已经是百岁老人了好不好,亲,这样的话,人家开始工作都是44岁了,还谈什么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还让我们拖国家后腿,不生二胎甚至不生一胎。这时候还真差不多是看个病人就退休的样子了。对外科更明显,如果不是副教授、教授,很多手术都不能做,那么,熬完医院这一趟,是不是差不多60了?
当然,我最喜欢看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民众在一旁说风凉话了,你们才是最大的flag专家,让我们不服不要干,儿科急诊就跪了,且速度快过我的预计,之前我预计的是5年左右儿科崩溃,结果,我说话还不到半年,你们就超额完成任务了,啧啧。当然了,以后我很想看看谁来当医生,谁家还有条件让孩子啃老到50+才赚钱养家?
对啊,各位伟大的强推规培的单位啊,你们的供需矛盾很严重啊,所以你们就饮鸩止渴啊,我估计以后转行的反而更多,除非你们妄图直接颁布法律,医学生敢放弃医学就判刑20年,不然这个事儿肯定是无法搞定的,哪怕你们限制医学生不准考医学以外的研究生,然并卵!
如果说,一位医生的生活的全部都是医学,那是可耻的,那么,如果一个国家,靠强推各种政策强行剥削医生,那是无耻的。我知道,现行体制下,我们这些年轻医生,根本没法反抗,如英国那样,6d.dxy.cn/article/48299,我知道如果不经过多部门登记的,是违宪,“赵家人”可以轻而易举的举起法律大棒,抓人,判刑,甚至毁灭,但是,饮鸩止渴,总不至于你们可以强制医生子女学医呗,如果你们敢,那么,国内10年内就会再无医生,有的,都是被其他恶法禁锢的得过且过的人,那个时候,大家就好好等死吧。
我的卫生行政法规课的论文,将针对我国对医学生、医生的禁锢的同时高喊多点执业和流动性以及取消编制的奇葩事情展开,彼时,我会再次发布,欢迎大家围观。
སྡེ་དགེ་བཀྲ་ཤིས་ཚེ་རིང ཁམས་པའི་སྨན་པ 以下是微信公众号

欲使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有一楼说的很对,需要时刻宣传医学生的待遇和痛苦,非常乐意见到医学院招生越来越差直至断档,非常乐意见到儿科的灾难向其它科室波及,非常乐意见到本就极度缺少医生的基层越来越招不到人直到没有医生~~~反正我是医生~既然不顾医学生的利益,既然医学生的反对不够引起冲击,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让全民一起受损,再来看喂妓萎的脑残们如何应对

卫计委的思路从根本上就错了,学发达国家把医学活生生做成精英教育,试问中国的基层医疗饱和到这种程度了吗?试问承担的起十几年教育投入的家庭,有钱有人脉的家庭为什么要孩子去受这种苦?本来学医的就是农村或者平民家庭的多,现在好,没钱的来不起,有钱的不愿来,还是那句话,反正我自己是医生,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计划生育的教训明显还不够

立刻改行。

实在舍不得改行就边培边挣外快,培完立刻跳出体制外,供职私立医院。

十年辛苦不能只换来今后六年那千八百的补助和和未来不知多少年那小几千块钱的工资。


我已经痛下决心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本回答未予显示。

没事,火上浇油呗,多多宣传学医的时间代价,无论何时何地。让录取分数线和人数降下去。最好出现断层。然后呢,多多宣传医生多么黑心,有什么内幕消息,激发民众不满,继续殴打医生,导致更多的在职中青年医生转行。OK,然后一起完蛋。

其实,我个人认为规培还是很有必要的。某些医生的专业素养实在是不敢恭维。但是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抵触呢?我觉得不是因为规培不好,而是规培所需要的一些配套设施、制度没有一起提供。

1、规培基地是否具有相应的能力,软硬件设施?会不会仅仅把规培生当做廉价劳动力(看目前国内的形式,应该是大量存在的)?是否需要一个考评的机制?不合格的是否应该取缔其资格或者相应的处罚措施?

2、带教老师是否具有带教的能力?从华西规培生的那封信可以看出,某些规培基地的老师的带教能力是很值得怀疑的。有的自己都清楚自己没这个能力(感觉自己的能力还不如华西的规培生)。带教老师的教授质量如何保证?老师们是否也需要一个激励、考核以及处罚的一个机制?所以在规培制度推广开来的时候,是否应该先把规培基地和带教老师的质量把把关?

3、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规培期间的待遇问题。这是引起大多数医学生反感的主要原因。既然规培制度是参照美国的,那么这待遇是否也该参照一下美国?即使达不到美国那样高(以目前中国的状态,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是否也应该保证没有克扣的现象发生,能够不再需要向父母要钱?由于中国地域发展极不平衡,本人觉得当地本科生的平均工资是一个比较好的参考。

4、还有一点就是,取得规培证的本科生只能考取科研类的研究生。这个无力吐槽,要说的实在太多。包括医生评职称需要论文这点,就好比让农民去写小说,让小说家去种地一样让人无语。这个医生做科研这事只能用鼓励的方式,而不应该强制。这儿有点偏。我个人觉得医学教育可以参考美国那样,不用分什么本科、硕士、博士的,直接一律8年,毕业拿MD学位(据说有向这方面发展的意思)。想做科研的去做科研,再读个PhD也行,想做医生的直接去规培。

如此多的问题,没有相关的政策来处理,规培的质量堪忧,现在又匆忙推出一个专培,实在难以让人不怀疑卫计委的真实意图啊。

以我们去年跟学校JWC的『斗争』经验,对卫计委的抗议是很难有作用的,理由如下:

1、这个政策并非突然推出。本次推出的专培政策其实在刚推出规培的时候就已经有风声了,在我们医学院的『大儿子』医院那边,相关内容的讲座已经听过好几次,各式各样的官员学者包括医院学校里的,把各个国家(主要是美国和新加坡吧)类似的政策解读过很多次了,所以推出的时候我是一点都不惊讶。这些都算是本次专培推出的理论准备,而这个政策本身目前其实也是试点(上海、四川等),理论的准备花了好几年,实践的准备刚刚开始,基本上过个3、5年才向全国推广。所以大家不要一味批评官方不作为或乱作为,目前的政策推出绝非高层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

2、抗议者人心不齐,没有话语权。如果大家看过这个月以来各式各样的分析和评价,应该了解到,这个政策的推出哪些人是欢迎的?哪些人是不欢迎的?欢迎的包括①医院(又有新的廉价劳动力啦,开心)、②高年资医生(本质上他们的高收入来自于对低级别的剥削)、③医疗不发达地区的群众(再怎么说给我们看病的医生们多接受了几年培训,总比没培训过强吧)。那不欢迎的呢?这些日子狠狠的观察了各个网站的评论,不欢迎的包括①对长期培养厌烦的苦逼医学僧、②想早日赚到钱的苦逼医学僧、③看到别专业的已经成家立业而眼红的苦逼医学僧、④还有刚入门的本科新生(说实话,其实他们并不清楚这对他们究竟有什么影响,唯一知道的就是:啊,劳资欢天喜地进来啦,说好的马上变成又高又帅的医生,现在到底要多久)
为什么没有说是全部在读医学生?这就是第一个重点:就像我们的外科学重考,有的人第一次没考好,自然而然还想『再来一瓶』至少有个机会翻身,所以虽然口头上会支持抗议JWC的重考,但只是表面文章,内心不会这么想。面对这个政策也是如此,虽然看到抗议的骂声不断,但相较于整体而言并非大多数的意见,甚至就是小派意见,但还有很有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呢,这样的抗议很难有作用的。第二个重点:比较上面说的两帮人马发现,本身不欢迎的其实就占整个社会的少数了,更重要的是这些个少数还基本没有话语权,没有足够大的权利、不是相关的领导、不是研究该问题的专家学者、不是熟悉了解这个行业发展和趋势的领头人,这样的发声是会带有私人的情绪的,也不会有足够的重视。

3、在『为什么』之前先回到『是不是』上面。这个政策是不是该抗议反对?它的好处和价值其他的回答提到了我就不多赘述了,总结起来一句话:想法是好的,操作上差强人意。这个『差』主要体现在相应的待遇没有提升和培训的质量没有提升两方面。但是这个路子难道是不对的?不,统一标准的培训是有道理的,这个是先进地区已经证明过的,也是我们未来的趋势,所谓人是不能逆天而行的,这个大趋势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这些蚍蜉是不能撼动大树的,要顺着历史的车轮向前。

写到这里才猛的发现其实题主的想法并非激进,想的还是如何提高待遇的问题,但通过抗议来想提高自己的收入,这个路子怎么看都是行不通的。『抗议』要更加有针对性,更加讲究方法。

现在是试点,自然这些年过程中,该政策的具体实施者会从多方吸取意见,这些『方』包括医院里的高层、研究该问题的专家学者、相关的其他部门、苦逼医学僧中的代表,既然我之前讲过我们的话语权不够,那就想办法让有话语权的人为我们发声。所以对于我们医学生该做的无非就是先为自己做出一个合适的选择,将自身情况千方百计的传达给自己的老板、下课后跟公卫老师扯扯淡、不小心什么活动遇到的官员、跟专家学者喝个茶聊个天。语气平和、真心实意,久而久之这些问题就会汇总到决策者手中,到推广全国的时候我相信会有一个大的改变。
























(然而这些就是理念,说出来的话我自己也不信,解决问题的关键还要看最后一步)

作为医学生大一狗,我表示,我想复读T^T
医学分这么高,三年寒窗苦读拼了老命,结果学了个不人不鬼的专业,心底的那份救死扶伤的崇高感,快要消磨殆尽了_(:з」∠)_

可能会有很多人赞成规培时间的增加,说这样子对于提高医生的素质有好处。其实,我感觉是完全是南辕北辙!真正的素质来自实践,医生是个基本上靠纯实践练出来的技术。任何学习,时效也就是三年左右。规培7、8年,原来的知识很多都已经过时了。特别是如果没有人有积极性做医生,必然造成高素质人才的流失。如果说考试能力,没有人能比刚刚毕业的学生!如果让现在全部医生都一起考执照,可能很多人都不及格!目前规培中的医生基本上是这样子:工作责任一点不小,工作内容一点不少,工资水平相当不高,话语权基本没有!拿规培生作主治用是常见的情况!见得多了!这个卫计委不是不知道,只是闭目塞听而已!没有调查就做出这样看似“负责任”的政策,是一种典型的乱作为,比之不作为负作用更大,危害极深。我不学医可是了解一些内情,真正从医的怎么敢直言呢?
--------------------------------------
很多决策是用脚丫子做出来的。

向农民工兄弟们学习,用脚投票,争取早日得到媲美民工的待遇!真不是开玩笑,装修的时候,大工一天600,小工350,主治也就大工水平,住院医还没有小工水平呢。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