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邀请。

《白雪皇后》的开端有《红楼梦》的感觉,一个是魔鬼制造出的镜子碎片,一个是女娲补天剩下的的石头,两个不属于人间的东西都进入了人间。
这种游离于正文之外的故事,或者说背景,奠定了整个故事后面的走向。

童话的主角一正一邪,天使一般纯洁善良的格尔达与魔鬼一般冷酷无情的白雪皇后,镜子的碎片相当于伊甸园中的苹果,将原本虔诚的加伊变得邪恶起来。
强盗小女孩则是一个另类,既不善良,也不邪恶,代表着普通人。
安徒生对她的描写毫不客气,一个粗鲁无礼的野姑娘,老实说我一度担心她会杀了格尔达。但是在听完格尔达的故事之后,强盗小女孩还是选择了帮助她。
尽管她咬人、骂脏话、没礼貌……但格尔达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
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就是,世界上有的人或许不那么虔诚(比如非基督徒),但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好人。

再说“永恒”,这个词童话里没有直接给出解释,只能自己脑补了。
找了任溶溶老师翻译的版本看了下,题目是《雪女王》,应该是没有删改的版本,故事的宗教意味非常浓。
包括老祖母教他们唱圣诗,纯洁的格尔达有着让所有人、动物、植物都来帮助她的力量,格尔达的眼泪融化了加伊心里的镜子碎片,而她唱的圣诗让加伊大哭起来从而冲掉眼睛里的镜子碎片……
很明显,救赎加伊的力量源自于对上帝的虔诚。这种信念越坚定,力量就越大。
雪女王让加伊玩拼词游戏,只要能拼出“永恒”就放他自由,我想字面意思是“雪女王的词典里就没有永恒这个词”……她不相信有永恒不变的信仰,然而格尔达做到了。一路上不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格尔达都没有放弃自己对上帝的虔诚和拯救加伊的决心。
最后拼出字的人也不是加伊,而是冰块自己拼起来的。

格尔达和加伊手挽着手走。他们在路上所见到的是一个青枝绿叶、开满了花朵的美丽的春天。教堂的钟声响起来了,他们认出了那些教堂的尖塔和他们所住的那个大城市。他们走进城,一直走到祖母家的门口;他们爬上楼梯,走进房间——这儿一切东西都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动。那个大钟在“滴答——滴答”地走,上面的针也在转动。

不过当他们一走出门的时候,他们就发现自己已经长成大人了。水笕上的玫瑰花正在敞开的窗子面前盛开。这儿有好几张小孩坐的椅子。加伊和格尔达各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互相握着手。他们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已经把白雪皇后那儿的寒冷和空洞的壮观全忘掉了。祖母坐在上帝的明朗的太阳光中,高声地念着《圣经》:“除非你成为一个孩子,你决计进入不了上帝的国度!”

加伊和格尔达面对面地互相望着,立刻懂得了那首圣诗的意义——

山谷里玫瑰花长得丰茂,

那儿我们遇见圣婴耶稣。

他们两人坐在那儿,已经是成人了,但同时也是孩子——在心里还是孩子。这时正是夏天,暖和的、愉快的夏天。

雪女王的国度是永恒的冬天,外面的世界是春天,而上帝的国度是永恒的夏天——温和的、愉快的,只有孩子般纯洁的心才能到达。
格尔达这段旅程时间很长,祖母已经去见了上帝,他们也从小孩子长成了大人,但心底的虔诚还是一如既往,永恒不变。

印象最深的是,镜子的碎片飞到哪里,哪里就有邪恶。

这题我有兴趣诶,寒假来写个长答案,我先占个坑。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