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迪和郎朗在<钟>的演绎上,各有何不同风格?

-

郎朗<钟> 观看地址: 2012.12.27 国家大剧院 郎朗 钟 标清

李云迪<钟>观看地址:02-李云迪-钟(李斯特


钟(李斯特作于1834年的世界名曲)


李斯特的《lacampanella钟》《钟》又名泉水, 作于1834年,钢琴独奏曲,升g小调,稍快板,6/8拍。由匈牙利作曲家李斯特根据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钟》改编。
这是李斯特为献给德国钢琴家克拉拉、舒曼而作的钢琴曲集《帕格尼尼主题大练习曲》六首中的第三首。
李斯特的《La Campanella》(钟)此曲原为帕格尼尼小提琴协奏曲,当时李斯特听到此曲后被深深吸引,随即改编为钢琴作品。为其帕格尼尼练习曲中的一首。此曲旋律优美动听,但需要演奏者极高超的钢琴技巧,以当时的钢琴发展来看,其艰深程度被视为“不可能弹奏”。短短4分钟的音乐中,要不断出现“轮奏”(左右手交替弹奏)、“快速变八度”及“极大音程跳动的断奏”等部分。当中最难的段落在以单手快速跳跃4个8度弹奏模仿钟声的一段。

音乐 钢琴 古典音乐 钢琴家 李云迪

我能吐槽么?
一个炫技曲,有啥风格……

因為在微信聽完(不看演奏視頻)分別由郎朗和Martha Argerich演繹的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後,個人覺得郎朗演奏技巧的確不用質疑,問題在於一直跟樂隊對著幹搶風頭,整體不融洽結果讓整首協奏曲感情陷入解體,可以說帶動不出來感覺,而Martha的演奏從頭到尾一氣呵成應領風頭時絕對閃亮,應回背景時讓人沈浸在樂隊的旋律中。

特意來知乎看看大家的評價,正好看到這個提問。而在另外一題中某答主找來三位演奏家對李斯特《鐘》的分別演繹,我也不看視頻去好好的聽了一遍,自己感覺是這樣的:


郎朗《钟》,完美秒杀李云迪
郎朗《钟》,完美秒杀李云迪


李斯特《钟》BY李云迪
李斯特《钟》BY李云迪


李斯特-帕格尼尼 钟 基辛
李斯特-帕格尼尼 钟 基辛

只聽演奏來說,感覺郎朗是被自己技術駕馭著,聽不出感情表達,只是純粹敲打琴鍵,高低音左右手的主次控制不夠完美,聽起來是左右手在互相搶風頭,在旋律掌控方面也是感覺比較機械化。基辛的演奏一開始控制和表達都非常出色,感情的抓控引人入勝,但是到尾段有點感情排洪似的,聽起來有如洪水泛濫,演奏者被自己感情操控著了,而不是操控感情,讓人感覺有點失控,吃不消。李雲迪在這首的演譯上從頭到尾恰到好處,音質控制主旋律和背景的平衡都能夠把感情融合帶出,最後的高潮部份將你往亢奮中拉,但是斯文儒雅地讓你在最高峰處住腳,一種深深吸入一口高山的清新空氣後的舒暢。

都是閉上眼睛聽,用作畫來打個可能不恰當的比方:郎朗刻畫出的是一幅鋼筋水泥城市商業區畫面,一切俱備卻失靈氣。基辛是讓人在描繪自己從初戀到轟烈的愛情故事,很個人很私密,也很濃烈。而李雲迪的卻是讓人看到出入畫面自如的風景畫,跟著他一起創作,拉著你的手去瀏覽各處風光,猶如帶著客人瀏覽並熱情地介紹自己家的後花園和毗鄰山丘。

李云迪的《钟》感觉上偏向肖邦,录音的平衡感上做得很好。
郎朗的,音乐性上差一些,简单来说就是不如李云迪弹的好听。郎朗的触键太【硬】,就是一下按的太死,并不算是一个好的版本。
Kissin的现场版,很有气魄,比较贴近李斯特的气质,技巧也没得说,是我最欣赏的一版,但是还是最常听李云迪的,最好听啊。
还有一个大家比较容易忽视的,纱良奥特Sara Ott,黑长直大美女一枚,日本血统的德国钢琴家,以演奏李斯特超技练习曲出名,她的《钟》有些过于夸张,好像要吵架一样。

个人觉得朗朗的《钟》听起来阳刚一些,李云迪的《钟》听起来细腻一些,但不知为何更喜欢朗朗的版本,可能是因为听起来真的很像个钟

世界范围最喜欢李云迪版本 比基辛郎朗都好听好多

音乐如人,人本不同,风格随性。想找出不同,分析下他们的性格差异便是。

每次我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时候就上知乎搜索一下李云迪。
就算答案区里没有催吐的,评论区也必能找到~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