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生蛋,鸡也拉屎,但你肯定只吃蛋,不吃屎的,对鸡如此,对人亦然。每个出色的人,都會生蛋,也會拉屎,例如他很会开公司,那你就买他家股票来赚钱,至于他亂說話,你就不用学。你最要紧是多吃鸡蛋,少理鸡屎,吸取营养,壮大自己。很多人放着蛋不吃,整天追究屎,难道你靠吃屎能变壮大? —— 蔡康永

中国有一个习惯,就是对人不对事。无论你做过多伟大的事情,只要你道德不过关那就是不行。这算是个官场的潜规则。穹顶之下播出没多久就出现那么多对柴进负面新闻的报道不是偶然事件。果然,人们的注意力就从穹顶之下转移到了柴进的身上。

人家有没有吸烟,不知道;车是多大排量,不知道。估计这么多反对的,其实也没看到实质证据,不过就是人云亦云,或者本来就不喜欢那个人,抓到任何可以攻击的点都不追究真假直接扔出去。柴静已经算好的了,看看韩寒和郭敬明,各种黑。有次我看到有人说韩少是世纪最大诈骗犯,真想问一句,哥们你是警队里查到真相又被领导压制的良心探长?互联网匿名带来的安全感,众声喧哗带来的集体幻觉和群体极化效应,会放大人内心的黑暗面,所以平时斯斯文文的在上面也可以像流氓泼妇一样骂街抹黑甚至造谣。说到底,人本来就是各种龌龊肮脏卑鄙,所谓文明、正义都不过是刚刚发展起来的,只有少部分人可以通过教育和自我修养压制自己的邪恶不要口出恶言,大部分人和几千年前的老祖宗其实没什么区别。想一想三四十年前这个国家还可以因为你爷爷有块地而把你揪出来批斗,不给上学不给安排工作,甚至毒打虐杀,就因为个奇葩理由可以无视人的生命权人身自由权财产权教育权等等等等,再看看今天各种莫名奇妙的言论,就会发现其实还是有进步的,起码那个说韩少是诈骗犯的没有权利也不够胆子去抄韩少家

父子俩进城赶集。天气很热。父亲骑驴,儿子牵着驴走。

一位过路人看见这爷俩儿,便说:“这个当父亲的真狠心,自己骑驴子,却让儿子在地上走。”父亲一听这话,赶紧从驴背上下来,让儿子骑驴,他牵着驴走。

没走多远,一位过路人又说:“这个当儿子的真不孝顺,老爹年纪大了,不让老爹骑驴,自己却优哉地骑着驴,让老爹跟着小跑。”儿子一听此言,心中惭愧,连忙让父亲上驴,父子二人共同骑驴往前走。

走了不远,一个老太婆见了父子俩共骑一头驴,便说:“这爷俩的心真够狠的,那么一头瘦驴,怎么能禁得住两个人的重量呢?可怜的驴呀!”父子二人一听也是,又双双下得驴背来,谁也不骑了,干脆走路,驴子也乐得轻松。走了没几步,又碰到一个老头,指着他们爷俩儿说:“这爷俩都够蠢的,放着驴子不骑,却愿意走路。”父子二人一听此言,呆在路上,他们已经不知应该怎样对待自己及驴了。


人言可畏,人言真值得那么在意吗?

知乎好像发了期说她数据造假,朋友圈里有转发的。10处以上的数据造假,这个就有问题了,学术圈,这可是要受永久不再进去学术圈的惩罚的。
至于她本人,小三什么的,这个没意思,哪怕她为人更差,那跟其他没关系。有些搞学术的人品很差,但不能把他的成果全否认。

有反对的声音才证明这是不是独裁的社会!有什么行为能够百分百正确呢?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用的交流电,我们都很赞成,但是其诞生之初却被爱迪生恶意抹黑,但是事实胜于雄辩! 有反对的声音才是民主,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在我眼中柴静做了一件好事,但是别人有自己关注的点,提出反对的声音不代表柴静是错的。 弗洛伊德他很著名,我还没接触心理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但是他的理论过多注重性的原因,正因为很多人反对他的观点,他才这么著名,直到现在仍有人反对。 在斯大林的强权压迫和Mr. Mao的 wen ge 中,两位的地位已经是无可撼动,没有人会反对,但是真的没有吗?只是不敢反对和很对敢于反对的都死了而已!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定义,但是能够听到反对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坏事。

奇了怪了,民主社会什么不能说?一个柴静难道成了圣人了?每个人都可以谈自己的思想,对人对事有什么不可以谈的?柴静就是标准吗?真奇怪!

说句实话啊,那些说别人开4.0排量车的有多少是自己亲眼看到过的?

如果一个反对的人都没有,你不觉得很可怕吗

本质是不赞同柴静的表述方式,诸如主观、选择性说出真相。辩论中最好的攻击方式不是长篇铺逻辑,而是直接抓对方矛盾。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