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拿这个问题和下面的回答说吧

用自己日常能见到的现象去推测语言的高低,叫管窥蠡测

说西方语言里佶屈聱牙的词汇多是因为阶级壁垒的,叫与世偃仰耳食之论

要想掌握这些词汇,就要焚膏继晷的学习。

当然,在白话文里使用这些,试图增加文采,用多了以后反而断鹤续凫,容易让人觉得寻章摘句胶柱鼓瑟

只是一点刍荛之见,如有谬误,敬请斧正

不忙替中文辩护,我想题主想问的其实是,为什么英文的高级词汇和“低级词汇”“看上去长得就很不一样”,一下子想不起太多例子,比如说太阳吧,“低级”的就是sun,“高级”点儿的叫soleil,大,“低级”的是big/large,“高级”点的是grand,一般来说,“高级词汇”都比较长而且往往会比较难发音。

原因也很简单,英语就是个大杂烩,从各种语言特别是法语中吸收了大量词汇,只按照英语的习惯略作修改。grand / soleil都是法语中的日常用语。

那么为什么这些词汇在英语中的感觉要更“高”一些呢,其实这应该主要是个心理现象,就像美国的穷人超市沃尔玛、日本劳苦工人们的食堂吉野家,欧洲年轻人的便宜家具圣地宜家,初入中国的时候都被高看一眼一样。词汇本身无所谓高贵低贱,但词因人贵,中世纪时英国的统治阶层很长时间都说的是法语,欧洲的知识分子圈之间交流则通用拉丁文,只有底层民众才习惯用“传统的”、“原始的”英语交流,这样,那些“高等”人们在用的法文、拉丁文词汇自然也被赋予了高人一等的感觉。

反过来看中文,中文不存在这种因为语源而带来的语感差异,因为中文的同源性很强,不加改动直接引入中文的外来词非常少,高级词汇用的字通常比较雅而已,但绝大多数都是自源的。

但另一方面,中文有自己的高低之分,首先自古中文的书面和口语就不同步,文言文在两千年时间里作为文人之间的交流和纪录的手段,遵循从史记时代就确定下来的、大体稳定的语法和用词规范,与口语一直是脱节的;其次,进入白话文时代以后,双字词开始在书面和口语中都占据压倒优势,绝大部分概念都以双声甚至多声词汇的形式创制,所以在现代汉语中,如果一个概念可以同时用单双字词表达的话,后者的语感往往要比前者更“现代”和“专业”;第三,中文中所有的拟声字,比如嘎、咚、嘶等都要再低一等,只能用于拟声而不会用于其他场合。

1.


我们所说的「高级词汇」是通常是语域(register)较高、使用场合较为正式、同时大多数是较为生僻的词汇。

而一门语言使用场合的正式性和语言的专业性是跨语言的,所以英语、中文都有所谓的「高级词汇」。


语域和语言的正式性有一定的重叠。比如政府首脑之间的会议通常非常正式,政府的文件通常非常正式,书面语较口语正式,他们的语域高低也和正式性有很高的相关性。但语域也常常和专业性相关。比如两位金融从业者的日常聊天可能包含本日的市场动向,涉及到专业的金融词汇,所属语域较高。

但这些场合、这些专业的区分,是一个现代国家通常都具备的,所以语言、词汇的「高级」
、「普通」之分也同样是中英文都有的。


2.

但事实上确实英文的「高级词汇」更让大众(不论中外,国外有给母语者看的专门的词汇书)关注,因为英语中改变语域的基本操作单位通常是一个词(word),要提高语域一般得换词,汉语则是单字也可以成词,字的顺序不同就能改变词汇的语域。比如语词要比词语语域要高,普通人的关注点就不是单个的字或词,因为这些字词本身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英语里要提高语域,最常见的就是使用外来语,而他们与低语域词有显著区别,跟容易获得更大的关注。比如说低血糖,低语域的low blood sugar就和高语域的hypoglycemia明显在长相上就不太一样。


3.

词汇本身只是语言的一个基本组件,是文字和声音的集合,其物理属性没有高低之分。会让人觉得有语域高低之分,是因为使用的人的身份和地位不同,使用场合的正式程度不同,涉及的专业领域不同

英语里之所以使用部分外来语就能提高语域,主要是因为使用这部分外来语的人群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其中历史原因占到很大比重。

众所周知大概一千年前Norman French占领了现在的英格兰大部,尽管百姓仍使用英语,但统治阶级保留了法语(Anglo French),导致相应的皇家适从、贵族也争相效仿,使用法语。比如皇宫里食用的肉类都用法语来说,这些肉类的词汇渐渐就进入了英语。比如beef, mutton, pork, venison都是源于法语,但下层农民接触到的这些肉来自的动物仍然保留原生的英语来源,比如cow, sheep, pig, deer。这导致法语语源的英文词总体语域高于对应的英语原生语源的词。

几百年后的文艺复兴,大量的拉丁词汇通过科学(包括医学、教育、生物、物理学、化学等等)、艺术、宗教等领域流入英语,以及法语(这次是Central French)的二次涌入,都是以专业类词汇的形式。而科学和艺术到现代也仍然是较专业的领域,使用的词汇也总体语域高于非专业词汇。比如医学中的各种疾病、器官、细菌的命名,很多直接采用拉丁语,比如vena cava,比如urticaria,比如helicobacter pylori。所以拉丁语的语域也高于英语原生词汇,同时高于法语。

一个有趣的栗子是fear, terror, trepidation分别来自英语原生、法语、拉丁语,可以清晰地看到三个词的语域是递增的,尽管表达的意思十分相近。再比如ask, question(v.), interrogate,语源也分别是这三个。

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外来语都能提升语域。在近几十年大量涌入英语(主要是美语)的西班牙语源词汇,并没有明显的提高语域的效果,更多的是包含一种新奇的意味和开放的态度,比如empresario。再比如kungfu,比如其他从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中文流入英语的词汇,在语域上并没有明显的提升。这正是因为这些词汇都是在近一个世纪、在英语国家成为世界主导国家之后流入英语的。

其实汉语不仅有高级词汇跟普通词汇之分,也有高级语法和中级低级语法之分(多图预警)

学过小语种的很多都知道“欧洲语言教学与评估框架性共同标准”它将语言水平分为3个等级:A—基础水平、B—独立运用、C—熟练运用。每个等级又分为2个级别:A1,A2,B1,B2,C1和C2。

所以,其实外国人在学习汉语的时候在不同水平阶段不仅会学习难易不同的汉字,而且连语法都是有分级的。而不是单纯的背会汉语常用字和常用表达就能开口了,下面介绍下。
上面的HSK就是中国汉语水平考试,对你们没猜错HSK就是以上汉字拼音的简写,是不是感觉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亲切不高大上的简写了。。。

A1:这个网站介绍了39个A级的语法点,包括各种类型的词汇,句子结构,词汇对比等等,截取一些如下: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我很感兴趣的东西,二和两的区别,说实话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凭借语言习惯我都很难区分使用语境。我就点了进去。二常用于数字中,比如从1数到10,报电话号等等。和两不一样,二作为量词一般不单独出现,而是多以十二,二十二等形式出现,在这种情况下不使用两。

下面是两的用法,两被用于定义数量,比如你想表达一些中的两个,或者一对。

好吧,我深深的受教了。仔细想一想,这个解释还真说得过去,对大部分二和两的习惯用法都概括了进去。

中间的几个等级我就跳过了,直接来看C1吧。
C1,这里列出了41个语法点,截取一点出来能够看出语法明显难多了。。。

来看看“居然”和“反而”的区别。。。
我已经记不起来我是怎么学习这些词语的了。。。估计是爸爸妈妈说多了就理解了吧。。。

想知道外国人怎么学习汉语的,,,请谷歌how to learn Chinese(grammar)。。。。然后就能发现新世界了。。。我经常会通过体会外国人学习中文的难点和过程来改善我自己外语的学习过程,推荐大家去体会一下:)
-----------------------
评论里有问网址的,贴一下
Grammar points by level
还有类似的带分级的汉语语法教学的
grammar.chineseboost.com

@Matt Hartzell也给出了几个当初他学习汉语用的网站,贴上来大家可以参考下
mdbg.net, nciku.com, 句酷_例句搜索

中文系建系80週年的請柬

xxx先生(女士)台鉴:
  久违雅教,时切遐思。迩维台候清娱,动定咸吉,为颂为祝。兹有请者,今秋(2005年9月 18日),本系欲借创校百年及系庆八十周年之机,诚邀历届校友和关心支持本系发展之各界人士同瞻盛礼,共图良谋。届时良友话雨,故交叙旧,宾朋云集,可称佳会。
  夙闻先生(女士)学高德修,名重当世,渴仰之情,日殷靡既。倘蒙忻许惠来,俾面聆矩诲,熟商一切,实所盼祷。至重承先达赞襄,谠论发蒙,必有使百年宏基,焕发新猷,更为吾人所深信也。专泐祗候,敬请
  台安   




复旦大学中文系谨启   
2005年9月9日


中文系80年的请柬,据说是汪涌豪老师写的。
呐,据说很多人看得懂,却不会用的词汇才叫高级词汇?

鲁迅《作文秘诀》深入剖析了所谓“高级词汇”的本质。请看全文:

 现在竟还有人写信来问我作文的秘诀。
……此处省略两段
  那么,作文真就毫无秘诀么?却也并不。我曾经讲过几句做古文的秘诀,是要通篇都有来历,而非古人的成文;也就是通篇是自己做的,而又全非自己所做,个人其实并没有说什么;也就是“事出有因”,而又“查无实据”。到这样,便“庶几乎免于大过也矣”了。简而言之,实不过要做得“今天天气,哈哈哈……”而已。

  这是说内容。至于修辞,也有一点秘诀:一要朦胧,二要难懂。那方法,是:缩短句子,多用难字。譬如罢,作文论秦朝事,写一句“秦始皇乃始烧书”,是不算好文章的,必须翻译一下,使它不容易一目了然才好。这时就用得着《尔雅》《文选》了,其实是只要不给别人知道,查查《康熙字典》也不妨的。动手来改,成为“始皇始焚书”,就有些“古”起来,到得改成“政俶燔典”,那就简直有了班马气,虽然跟着也令人不大看得懂。但是这样的做成一篇以至一部,是可以被称为“学者”的,我想了半天,只做得一句,所以只配在杂志上投稿。

  我们的古之文学大师,就常常玩着这一手。班固先生的“紫色鼃声,余分闰位”,就将四句长句,缩成八字的扬雄先生的“蠢迪检柙”,就将“动由规矩”这四个平常字,翻成难字的。《绿野仙踪》记塾师咏“花”,有句云:“媳钗俏矣儿书废,哥罐闻焉嫂棒伤。”自说意思,是儿妇折花为钗,虽然俏丽,但恐儿子因而废读;下联较费解,是他的哥哥折了花来,没有花瓶,就插在瓦罐里,以嗅花香,他嫂嫂为防微杜渐起见,竟用棒子连花和罐一起打坏了。这算是对于冬烘先生的嘲笑。然而他的作法,其实是和扬班并无不合的,错只在他不用古典而用新典。这一个所谓“错”,就使《文选》之类在遗老遗少们的心眼里保住了威灵。

做得蒙胧,这便是所谓“好”么?答曰:也不尽然,其实是不过掩了丑。但是,“知耻近乎勇”,掩了丑,也就仿佛近乎好了。摩登女郎披下头发,中年妇人罩上面纱,就都是蒙胧术。人类学家解释衣服的起源有三说:一说是因为男女知道了性的羞耻心,用这来遮羞;一说却以为倒是用这来刺激;还有一种是说因为老弱男女,身体衰瘦,露着不好看,盖上一些东西,借此掩掩丑的。从修辞学的立场上看起来,我赞成后一说。现在还常有骈四俪六,典丽堂皇的祭文,挽联,宣言,通电,我们倘去查字典,翻类书,剥去它外面的装饰,翻成白话文,试看那剩下的是怎样的东西呵!?

  不懂当然也好的。好在那里呢?即好在“不懂”中。但所虑的是好到令人不能说好丑,所以还不如做得它“难懂”:

 有一点懂,而下一番苦功之后,所懂的也比较的多起来。我们是向来很有崇拜“难”的脾气的,每餐吃三碗饭,谁也不以为奇,有人每餐要吃十八碗,就郑重其事的写在笔记上;用手穿针没有人看,用脚穿针就可以搭帐篷卖钱;一幅画片,平淡无奇,装在匣子里,挖一个洞,化为西洋镜,人们就张着嘴热心的要看了。况且同是一事,费了苦功而达到的,也比并不费力而达到的的可贵。譬如到什么庙里去烧香罢,到山上的,比到平地上的可贵;三步一拜才到庙里的庙,和坐了轿子一径抬到的庙,即使同是这庙,在到达者的心里的可贵的程度是大有高下的。作文之贵乎难懂,就是要使读者三步一拜,这才能够达到一点目的的妙法。

  写到这里,成了所讲的不但只是做古文的秘诀,而且是做骗人的古文的秘诀了。但我想,做白话文也没有什么大两样,因为它也可以夹些僻字,加上蒙胧或难懂,来施展那变戏法的障眼的手巾的。倘要反一调,就是“白描”。

  “白描”却并没有秘诀。如果要说有,也不过是和障眼法反一调: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而已。

随便挑本前朝史书都有N个高级词汇,只是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罢了。

如果中文没有“高级词汇”,你现在的屏幕左上角就是“知道吗”三个大字了。

圜阓
好像北京有个地方的题词就把它写错了

这个问题深刻地提醒我们,不是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的!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