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案呢,文档始终不如ppt,即便都是纸质的。

这不是一场好辩论,甚至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辩论,说是吵架差不多。而且两人“辩题”都不一样,王自如的“辩题”是一次元正方“锤子手机确实有问题”,而罗永浩是二次元反方“zealer应该被干掉”,但王自如没能力把话题控在自己的范围内,输掉也没话说。而且两个人都来了,就算是认可了这个形式,从客观上讲王自如只能自叹太稚嫩。全篇除了罗永浩骂人不对之外,他本身说话什么的也都是在这个规则之下,顶多没风度,再用点招儿,但算不上无耻。

我爱举例子,举这么个例子吧:王自如想跟罗永浩打回合制的仙剑,罗永浩要跟王自如挑ARPG的暗黑。可偏偏两个人进的是暗黑房。暗黑房里什么时候能跟大菠萝商量说,哎菠萝,你一招我一招,轮流出,你看咱谁打谁疼打死为止呗。然后你开始念充能弹,菠萝哥直接一个紫红闪电把你喷死了。
但当然,我也要强调,老罗赢,也没啥可光荣的,第一杀气太重,第二手机的事儿没拎清,第三游戏本身的确不平衡。
因此,我在下面给大家铺开的,也是老罗的暗黑玩法的逻辑,也是围绕老罗的辩题铺开的逻辑,因为这场辩论毫无疑问是由他主导的
——————————————————————
原文:

别说耍流氓不耍流氓。没有主持人,就默认了是抢夺话语权的规则,这一点王自如没有考虑好就应战,不能怨别人。这里不讨论品德,尽量也不讨论产品,只说辩论逻辑。再次重申,不讨论品德,尽量也不讨论产品,只说辩论逻辑。

老罗的辩论逻辑非常清晰,我知道你们为什么黑他人品,但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看扁他的辩论能力。利益相关:我只是个路人,看了直播而已。

作为一名在某教育机构兼职GMAT逻辑老师的准人民教师,我试图还原一下在老罗攻击下暴露出来的王自如的逻辑弱点,并且用简单的例子佐证。老罗打得真可谓稳狠准,通过就事说事、由事及人、就人说人三步有策略、有层次的赢得了辩论意义上的胜利。


不得不承认,”猥琐“的罗永浩的逻辑比有”范儿“的王自如严密太多。


第一,由事说事,关于评测。
王自如对锤子的诟病,主要集中在那几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上,看似zealer的评测很专业,有很多数据参与,但是这并不能严谨地说明问题,老罗攻击的就是你这个推导的逻辑过程。


标准在哪里?
例子:小明考试错了18道题,老师把家长叫来说,你们家孩子无可救药了,小明爸爸问,那班里同学都错了多少呢?老师说,你管别人干什么,错18道就是差就是不行。(原本用的是考了80分,但是容易让大家认为我预设立场)

诸多问题上,王自如一口咬定锤子问题多,但是,你需要证据啊,你是跟谁比,或者谁定出了什么标准?可能的回击手段是,王自如能给出别家手机的数据,或者想办法给你自己说的色温差1000的标准找到佐证也好,事情自然会清楚。可惜z作为一家评测机构,我相信独立客观应该有,但是专业还差太远。

(彭林说:昨天晚上,彭林讲到,其实有些厂商的确在出厂前调过色温差,并不是像老罗所说都是不调的这之后,彭林列了几个厂商,我也不再转述了。我感觉王自如不应该不知道,但是他没有说,这里面的原因耐人寻味。我猜想,仅仅是猜想,这里面和他立场有关。

整个过程中,摔手机我没看,静电击穿我感觉唯一是王自如有说服力的地方,恰恰是因为他举出了oppo的例子说明锤子并不行,而且提出了国家标准8k伏,这一点罗永浩马上就无话可说,只能搬出如果是真的我马上道歉这一套。


标准是否合适?
例子:假如专业运动员能举500斤重的东西,然后小锤能举40斤重,小米能举60斤,我们说小锤举得不行,然后小锤说了我才3岁你不要拿专业运动员500斤压我你也不指着我去奥运会呀。

但,一个客观事实是,你就是比小米举的少啊。这是在说那个什么套件的问题,罗永浩说,我们和什么什么套件厂商交涉过,消费类电子产品不应该用几百色的评测方法,那是给专业的用的,所以你这个方法说明不了我们手机不好。其实这是个很弱的逻辑,王自如只要能证明锤子的数值还是比其他手机差,并且给出这套套件评测方法在其他随便什么地方评测过什么手机来佐证一下可信性,那么老罗都不太好往下说。但是前提还是,zealer还是要在根本上证明这个标准的有效性,这个是根本。不然很容易被反扑为:“那你干脆拿锤子和alienware去对比评测看看谁能更好的玩使命召唤9得了,我们必输。”所以说,有了标准,不代表标准就是合适的。zealer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我想罗永浩的确也算是指出了评测行业的问题,z多少有些拿鸡毛当令箭的嫌疑,除非z能证明所有国家的令箭都是鸡毛做的。


论据能否说明结论?
例子:GMAT OG一道逻辑原题,大意是,调查显示40-50岁的人买冰激凌的量远远超过10-20岁的孩子,说明中年人更爱吃冰激凌。但实际是40-50人买的都是家庭装,给家里孩子吃,所以量大。

老罗在讲,我的屏和nexus一样,你凭什么说我不行时,我特别期望王自如能说出个一二三,比如你的工业设计会影响屏幕效果,或者哪个磁场什么的有干扰等等,但是同样,王自如显然准备不足。按说你一家评测机构,很多品牌手机用的屏幕都是同一块,你却不理解为什么表现不同,实在说不过去。

zealer测色温,老罗说了,供应商给出的就是这个标准,这里面有的可以商量有的商量不得,这个参数就算不行,也是业界允许的,不能说明问题。罗永浩指出了z的论据不能证明结论,而王自如无法自圆其说。

而且,老罗的”东半球最好用“这句话,我不说别的,从逻辑上讲真的是神逻辑,真心佩服老罗怎么琢磨出来的这句话。今天讨论的是硬件,我这句”最好用“,明显偏得是软件和ui,你攻击我硬件怎么样,只要老罗拿出他多年以来混社会的底气,真的根本伤不到这句话。当然可能很多大家也明白他的手机达不到期望的效果,但是在辩论上讲,这是没有纰漏的。


研究方法是否可靠?
例子:我认识过一个美国来的朋友,他一直对中国的互联网有怨言,上不去fb twitter什么的不方便。美国人啊,全都这个样儿,惯得,矫情。等等,对一个美国人的印象能说明所有的美国人吗?样本选用方法对吗?

这个问题集中暴露在王自如的评测方法不严密和不自信上。忘了是哪块了,老罗问王自如你为什么买了50部锤子,王自如说因为我们2部对2部的锤子和nexus5(还是别的手机,忘了)评测,你不服么,所以我再用50部出来的数据说服你。其实在逻辑的立场上,王自如的这句话真的太弱了,老罗也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反问他:“你用了50部锤子ok,但是你用50部锤子的结果还是和之前2部nexus5的结果比?”王自如一下子虚了。对啊,你试图增大样本容量获得更精确的结果,那么你的对比对象呢?

而且老罗还提到(显然老罗非常懂得逻辑辩论技巧),你的50部就是科学的吗,50部还是100部怎么算数?谁定的?这套追击看似无赖,实际上很致命,连50部锤子的科学性都否定掉了。说实话,王自如和zealer的专业性上的缺陷已经不需再言。差,太,多。我本来还希望王自如能够回击说,国外哪些评测机构就是以50部为基数,或者他们的评测仅仅用2部手机就得出结论,这是标准做法等等,但没想到王不仅没有准备,而且真的不了解。

(彭林说:其实老罗列的theverge用的就是两台机器评测出结果
这样看来王自如用两台测的方法是不成问题的。但是,但是,王自如没有举例自证啊。你举一些行业的惯例,不就把自己的评测方法拎清楚了吗,看老罗怎么去质问你“才测两台你就敢说?”。而且换50台这件事本身就是对自己之前评测方法的一个否定,不够自信。



第二,由事及人,zealer的专业性。

这一点,老罗的构思是,我要通过搞垮zealer作为一家评测机构的专业性,从而让大家产生一种感觉,他们的评测的基础是不严谨的,进而怀疑他们的所有结论甚至未来的评测产品。

zealer的低级错误?
例子:我晚上都上海人民广场闲逛看见了刘翔,我说跑跑呗,然后100米跑了10秒,结果刘翔用了12秒,说明我跑的比刘翔快。可刘翔是晚上出来遛弯儿穿人字拖跑的。

王自如的视频里,关于可视角度的问题,真的是太不可理喻了。把锤子放在了最边上,这一点做了出来,活该被罗永浩抓住猛打。大家可能不理解,为什么罗永浩又是视频、又是展板,后来还又拿出了一次,反复质问为什么把t1放在边上?你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目的,就是辩论中的穷追猛打,挟气势彻底压制住对手。王自如此时的表现并不好,负隅顽抗强词夺理,只能给罗永浩更大的追击机会。


zealer为什么不纠正?
例子:不多说,钓鱼大家知道吧。类似新闻,什么移动天价话费几百万元之类,而移动在话费刚刚出现问题的时候不及时提醒客户,最后有了大后果再来讨伐。

这是老罗就上面一层问题紧接着发展出来的问题,当王自如承认评测中有“不懂装懂”的地方时,老罗马上问,既然你知道错了,为什么不改?你们作为第三方的评测机构为什么任由不专业的评测祸害品牌?这里面,老罗抓住的是zealer的道德制高点不放,很有杀伤力。zealer标榜专业、数据,但是当你们有了问题为什么反而不能澄清,一定要等别人指出来才说?这一招,实属妙棋,出其不意,甩出来后又在情理之中。


zealer贪的太多?
例子:“红红啊,今天吃没吃啊,哎你怎么又没吃啊,你这样会瘦的,你这样瘦男孩子会不喜欢的,会嫁不出的,嫁不出怎么办啊,将来谁传宗接代啊,哎我们这个家就算完了啊“

这一点针对的是,罗永浩对”人生的忠告“提出的质疑。没错,罗永浩这个人做手机的确不够踏实,也有许多偏执化的审美,但是,但是,你是一个评测手机的机构,”人生忠告“这种东西不应该以官方出品的名义来提。而且怎么说王自如也是后辈,罗永浩抓住了前辈人的心理优势,攻击这一点很有效果。



第三,就人说人,zealer的本。
这是老罗铺的第三个层次,要取的,就是防守反击,一举击溃zealer的效果。这里面谈到了很多根本性的问题,这其实才是罗永浩最花时间研究的东西,别的都是工程师给他出的主意,这部分才是他的精髓,要的就是从根部掏空你,他真的花了不少心思。而王自如明显准备不足,看不出这一层才是老罗的主要战场,应对上显然仓促。从对质、辩论角度讲,后果是毁灭性的。


“独立,客观,第三方”
这一点说实话,我本来没想着罗永浩能占多大便宜,因为王自如明显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发表了微博“抉择”自圆其说,我相信他有准备而来。却没想到,最后被老罗撼动了整个zealer的立命之本、公信力。在这个问题,老罗非常聪明的甩出了theverge的例子来证明第三方机构不可以和厂商发生关系,那么此时我都相信王自如是可以应付的,因为他已经开了个好头“很多媒体都有资本注入”,但是令人失望的是,王自如却没能给出同性质机构接受注资的例证。有的仅仅是”抉择“里的情怀,你这不是和罗永浩一样了么。

关于这个问题的专业见解,刚刚看过了ZEALER 在拿了四家手机厂商的投资之后,所做的测评是否依然能自称是独立与第三方的?这个问题下排名第一的答主“家族游戏”的答案,琼浆玉液,请大家移步看一看。


咨询业务
这一点,是我没想到的亮点。如果事实真的如老罗所说,那么毫无疑问zealer的做法岂止是不专业,简直就是职业道德不过关。而且,王自如自己居然没有搞清zealer给锤子做咨询的最终结果,也或者是他自知理亏,和罗永浩的字字笃定相比,真是大失颜面。

此外,我今天看到了彭林的一些评论,隐隐觉得这里面老罗放了王自如一马没有点透。如果老罗明白的说,你一个手机评测机构,评测的同时还在前面做咨询,有收“保护费”的嫌疑(彭林的猜想),那么这个局面对王自如来说是招架不住的,这不仅仅是职业道德了,甚至有点黑社会的做事方式了。


修手机
老罗直接捅到了法律的底线,这一点说实话真的不厚道,发力很猛。同样,不说法律,我也不懂法律,但是王自如咬住了我们的供应商这一环节没有问题,而且比较自信,那么在辩论层面上罗永浩没有占太大的便宜,什么次品不次品的跟我没关系,还算严丝合缝。罗永浩讲了再多的内幕(这样大抖内幕确实不厚道),也不过自说自话,这是辩论意义上的评判。不过可以确定的是,zealer fix的业务很有可能受到影响。

(彭林说:老罗这里不厚道,在砸很多人的饭碗。
我同意彭林的看法,当然他说的比较细,我也不一一转述了。老罗在这里的发力有些太猛了,鱼死网破的有些不顾一切。其实华强北这些事情什么的,是灰色地带,老罗这一下虽然打的是zealer,但其实同时也砸了业内很多人的饭碗。这也是我之前为什么说不厚道的原因。



一些总结,辩论技巧与准备。

避重就轻
在静电击穿的问题上,王自如给出了oppo的对比和国家标准,罗永浩用”我不懂技术“为自己挡住,然后说回去问工程师,如果有问题一定改进。这是一套无懈可击的逻辑,你和我谈什么,我不懂啊,我会搞明白的,回来告诉你。
而当王自如受到类似的攻击的时候,年轻人的心态让他过于追求一较高下的效果,不懂得避重就轻,这也是为什么最后王自如看到满纸的笔记却不知从何说起的缘故,因为大部分议题都被压制,又不知道如何避重就轻、挽回局面。

谁更从容?
(之前是“磊落”,我特意查了一下光明磊落的含义,发现里面隐含了对人品的判断,不好意思,前面说过尽量不讨论人品)
毫无疑问,罗永浩更磊落。这个是辩论上的磊落,看的是你能不能头头是道的把一个问题讲清楚,列出你所有的理由,大方地说出你的结论。虽然经常打断王自如,自己给出5分钟承诺又不遵守,但是无论说话节奏、受到挑战后的应变,以及责任、逻辑的梳理,都显得忙而不乱,颇有大将风度。王自如还是嫩啊,有很多事情急于自证,受到挑战只会重复结论拿不出证据,语速太快,不停”ok“,说话低头、拿笔、翻眼皮,都是不专业的辩论表现,久而久之会积累很大的心理弱势和自卑。
当然,我不同意罗永浩过多的人身攻击内容。

战机把握!
王自如看似谦卑、恭敬,在我看来却是被逼出了无赖且无奈的一面,说话时多次用”那。。。总行了吧“”我承认。。。还不行吗“之类的话应付,实际是没理、心虚的表现。还有一次干脆被罗永浩抓住了前后不一,”你前面说我可能做手脚,现在又说相信我是罗老师,不会乱搞“(不得不佩服罗永浩的敏锐),罗永浩不仅直接质问(潜台词就是你叫我老师纯属虚伪装蒜),而且还说你想个办法能证明我没做手脚,这招太高了,看似多余,实际上强迫对方服从了自己强加给对方的虚伪形象,你如果说了,便是承认对我有提防,不说、再坚持下去你的所谓”相信我“,更显得虚伪。

重复、不厌其烦
为什么罗永浩对那个t.tt的网址,还有可视角的视频,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讲,还有很多很明显的道理,不停的重复,就是要把自己已经取得优势的领域不断向对方申明、反复挑逗,磨掉对方的士气,让对方无言以对。

事无巨细和对对方火力的判断
我是相信王自如的基本判断能力的,至少在资本注入和手机成品咨询这两个问题上,打死我也不信王自如想不到罗永浩会攻击他这两点。可恰恰,这两点几乎掏空了王自如。前面已经说过,王自如没能就资本的问题好好解释,这样粗心大意的准备不可原谅。同样,在后面锤子请zealer做过咨询这个问题上,当罗永浩能很肯定地说出”你们的人告诉我们没有问题了,我有邮件有截图明天就能公布你不信我还可以到网上去download之类“,而王自如却连基本的口径都没搞清楚,那么对于旁观者来说,你信谁?所以这些事,王自如没有准备到位,有点不可思议。

这不是辩论,是采访……王自如是主持人,老罗是嘉宾……不不不……老罗是主持人加嘉宾,王自如是场外提问观众。


简单说今晚辩论主题其实是:你吹牛你吹牛!——你被包养你被包养!


一个口头禅是“OK”的人真的不适合做辩论,适合学生给老师做检讨。


你别这样讲好吗?——balalbalabalabala,公开辩论不是朝阳公园打群架……老罗没有说的一句是,公开辩论也不应该是不停转移话题啊,这不是方舟子的打法吗?


华强北哪来的 你知道么? 我知道啊——刘翔你不能修手机了。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论辩论技术的重要性,这是网络前辈对新秀的一次降维攻击。


我答应5分钟不说话——然后老罗又默默拿出一块白板。王自如一定后悔上了优酷,而不是一虎一席谈。


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24岁的青春,在42岁的老辣面前,不是青春,理想,燃烧...而是憋屈、憋屈、憋屈!


翻页手持PPT完爆手写笔记本。罗永浩再一次证明学好PPT是有用的。


王自如写了一篇情怀长微博,带着一笔记本数据来了优酷,而老罗不过是帮他复习了一句名言:“听说工资排名规律是这样的:用Word的不如用Excel的,用Excel的不如用PPT的,用PPT的不如讲PPT的...”


对了,老罗展示了全字型高桥流 PPT的威力。老罗也不是在对话,老罗在做一场准备好的PPT演示,他居然连翻页的顺序都没调整过,最后的环节肯定是答疑。


场面是老罗的,字幕组是王自如的,优酷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输了场面的人往往能赢得同情,看评论,今晚我们都是刘翔。


老罗默默拿出一张“人生的忠告”,但情怀这个东西,似乎用一次就好。但罗老师的确给刘翔同学上了一堂辩论、科普、法律、和PPT课。


最后,我也想给你一个人生的忠告:别和罗永浩辩论——曾经有个网络评论说他是踩了狗屎能让狗屎后悔的人...


PS:妹子说:谁能解决这两位的青春痘,谁的淘宝店就得大发了…

“王自如释放技能被打断”是怎么回事?

自从昨天发表了罗王辩论内容与策略后(注:该总结包括本文均纯属个人观点,绝对不客观),就不断有人来问,怎样才能在当面对质中辩论胜过老罗。@奥卡姆剃刀 老师也回复了粉丝提出的类似问题,他认为当面对质肯定做不到,远程写文章或许可以。网友们对当面对质和远程辩论的概念不是很清晰,可能以为当面对质相对远程辩论只是比口才,其实根本不是一回事。王自如口才一点也不差,几乎可以肯定是Zealer里面最好的了。

破桥,你当面对质能不能胜过罗永浩? ——肯定不能。但是我可以谈一些道理,让你提高辩论技巧。对,本文纯粹谈辩论技巧,尽量不谈这次辩论的具体内容。

这次对质,我看了知乎上的评论,谈得最多的是“技能被打断”。

甲:老罗太欺负人了,王自如刚说一段话,他马上就插嘴。

乙:那是因为王自如总是转移话题,回避焦点,当然应该马上打断。

谁说的对? 都对,也都有问题。

没错,老罗确实在不停打断王自如,其原因也是王自如在转移话题,回避焦点。但是,请思考: 凭什么王自如就要谈老罗规定的话题呢?

对,这就是舆论交锋的要点,“议题设置”和“议程设置”。

议题很重要,符合部分条件的议题决定着辩论结果。请注意,是“决定”,不是“影响”。

大家都知道,议题的效力是有差异的。比如:

议题1:“王自如技术不行” 。议题2:“罗永浩技术不行”。看起来像是同一个议题,但是证明了前者,威力很大,因为大家并不知道王技术不行;证明后者,屁用没有,因为谁都知道罗技术不行,只是个公司吉祥物,搞技术的是钱晨等工程师。请理解舆论中你需要面对的是大众。

现在我举个例子,进一步说明舆论和在封闭场合辩论的情况。

议题:“破破的桥考试作弊”。——有个家伙构陷我。

我笑了,试卷铁证在手,还有监考老师等证人,只要态度诚恳,我足以说服90%的人。事实也是如此,我在学校的大会堂里,当着1000人的面,噎得那家伙屁滚尿流。

时过境迁,20年后,我变成了名人,构陷者因为几次成功的构陷骗过了媒体,也成了名人。这次他再次质疑我考试作弊,我们不在大会堂里,而是到了社会舆论上。

我怒从心起,又想辩论。然而,仔细一想,不对。

假如我不跟他辩论,他自己闹腾,顶多传播给1万人,因为我闷不吭声,所以他忽悠了50%的人,也就是有5000人认为我作弊。

可是,如果我和他辩论,媒体肯定热炒,传播至少100万人,哪怕我说服了90%的人,他也成功地忽悠了100000人认为我作弊。成果扩大了20倍。

是的,我铁证在手,有现场证人,并且成功地辩论,最后居然让20倍的人认为我作弊!这是为啥?

因为“破破的桥考试作弊”这个议题天然对我不利,对方忽悠到5%是小胜,忽悠到10%是一般,忽悠到20%是大胜。他只要尽力用各种耸人听闻的消息把议题扩散就行了,能多忽悠一个是一个,反正都是我的损失。我的自证,甚至我的粉丝的反驳,其效果都是助长了这个议题的传播。远远不如沉默来得合适。

何况现实中,舆论环境并不是那么理想,首先负面信息永远比正面传播快100倍。而且造谣只要一句话一个论断,辟谣得几千字把情况说清楚,观众根本懒的看。况且除了这些每天信息饥渴只知道消费热点八卦的观众群以外,还有:

傻乎乎的、没有分辨能力的记者。

满嘴理性、客观其实情商很低,拼命造谣传谣的蠢教授、学者、评论员。

大批嫉妒、仇视我,以及反对我政治观点的人。

早就被构陷者忽悠了好多年,入教的铁粉。

没事抠着脚丫子就着泡面在网上发帖的无聊人士,他们啥本事没有,但是每天能在天涯上造几百个谣——只要吸引很多人看,他们就非常开心。

也就是说,理想情况下也许我能说服90%的人,现实中可能还不到这个数。那此时我该怎么办呢?——有三种方案。其中一种方案就是当面对质(但是当面对质对名人形象伤害很严重,时间成本巨大,所以绝大部分名人没法用也不能用)。其余请大家看我即将出版的书,这里就不说了。

现场对质是个质证过程,绝大部分依赖传播的忽悠手法都不能用了。尤其是信息污染,你拼命造谣、用伪逻辑的时候,很容易说服没有时间查阅原始材料、或者不会思考的观众,但如果有个人在旁质证,这就成了废招。

有人说王自如别管老罗,继续发其它评测就行了。做梦。老罗能把摄像机扛你公司楼下去。这种手法叫“制造现场”,逼着你质证。此时你什么准备都没有,才真的被动呢。别忘了那坨狗屎的教训。

那“技能被打断”是怎么回事呢?这是王自如和罗永浩在现场质证时,争夺议题的过程。

王自如想传播的议题是“锤子手机是有问题的”,罗永浩想传播的议题是“Zealer的评测是不专业、不客观的”。

争夺的结果大家都看见了,老罗的牌子一个个拿出来,王自如的箱子盒子全部没能打开。这还辩个屁啊。别说王自如了,王自健来都不行。至于为什么老罗争过了对方,请看我微博前一篇文章。

有人认为老罗赢在摆事实、讲道理。议题是Zealer到底专业不专业、客观不客观,他当然乐得摆事实、讲道理。讲得好,大胜;讲得不好,小胜。只要谈的是这个议题,他就赢了,他不摆事实不讲道理照样会赢。到底赢多少,一点不重要。

当然,必须承认老罗抓住了几个痛脚,包括有意的屏幕拍摄角度;无法说出的评测标准;以及收费咨询后说没问题,公开视频却说有问题。这几个弱点都特别致命。至于风度,那是给外行那些看热闹的,不是老罗要争取的人群。

有人摆出逻辑:打击了Zealer的信誉,你锤子就好了?我想说:1.两者确实是有逻辑关联的。2.打击信誉是话语权战争唯一的正确方式。——具体还是请看我即将出版的书中“话语权战争”一节。

注:本文是本人卖书软广告之一,没有任何建议大家买不买锤子以及看不看Zealer评测的主观意愿。

刚刚回头看了下辩论视频,说真的,回答里有人说不要侮辱辩论这两个字,是对的,这场辩论就是罗永浩一个人在说话,从头到尾。首先吧,老罗自称卖的是情怀,一个商人说情怀,在我看来就是在忽悠。这件事先不论谁对谁错,不尊重对方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对方的为人了,王自如在说话的时候罗永浩一直在打断对方,但是罗永浩自己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强调:我说的时候你不要打断我,你说的时候我也不打断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出尔反尔,俗称打脸。所以从小看大,不让对方说话,而且还会偷梁换柱,所以罗永浩卖的只是他营造的情怀,至于他个人是否有这样的情怀,无从得知。其次,罗永浩手机存在问题这个是事实。他不想去承认,为什么呢?为了辩论的胜利吗?这点我无从评价,就我个人而言,对罗永浩的印象一落千丈。至于罗永浩一直在说王自如被包养,影响评测公平性,这一招狠,只是这个不是罗永浩这么说事实就是这样。事实就在那,王自如是否公平,需要的是众多对电子产品有了解的人慢慢用时间来检验,罗永浩着实狠,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我看到的事实是:罗永浩的手机存在问题不想承认,王自如接受资金补助公正性无法判断?打个问号是因为我希望我们都有自己的认识,不要被舆论导向挟持。在现在这个社会,卖情怀?就像面包和爱情,只谈爱情?小米的发烧机已经不复存在了,情怀还能一直卖下去,不得不佩服罗永浩的“个人魅力”!

辩论这方面不太懂,基本没参加过
看过一些好莱坞的律政电影,《控方证人》《桃色案件》《哗变》。
里面的反派--最后输的人经常说一句话:辩方律师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不论法官如何裁决,辩方律师的问题已经展示给了陪审团,即使证人不回答,也算赢,回答了,进入吊打模式。

尤其是《哗变》(各位有兴趣可以去看英若诚翻译的剧本。),讲的是军事法庭控告甲是凯恩号哗变犯,甲的辩护律师使用的套路就是,不谈是否哗变,主要证明凯恩号的舰长精神有问题。

老罗今天使用的基本就是这套路,王自如一直在说手机,老罗一直提王自如人品不行,主要攻击点,王自如收了雷军的钱。
老罗参与过的英语培训和手机生产,他都会爆出很多内幕,这是他的惯用手段,只需要在结尾时说:我不这么做。
所以只要王自如提到:“业内都这么做”时,就已经进入老罗的套了,接下来就是吊打。

假如不涉及任何人品和尊重问题
王自如是来解释手机问题的 完败
老罗是来干死王自如的 赢了

@宋雯婷邀请。懒癌晚期看到有人长回答就懒得回答了=。=,鼓琼气才码字的!

只看了part1,只写part1。

背景:1.对辩论双方不太了解也不太感兴趣,包括之前很多人在知乎上评价锤子手机,timeline一堆一堆的我也没怎么看。
2.对手机这块也不理解。
所以,只看现场说出来的话,做记录和分析。(多年梦想白纸裁竟然会这样实现真是没想到)

--------------------------------------------------------------------------------------------------------

讨论了大概四个点。我只记录干货(我懒),不重要的略过(我懒的写)。
1.易碎性
双方在事实层面基本没有争议,达成的共识是:易碎,有意外险(事实)。

罗:是易碎,原因是1为了美观 2我们有意外险
意思是:易碎这件事不重要(美观的优先级大于易碎),我们有补充措施(意外险)。

王:手机易碎性(其实应该说稳固性之类的,说易碎比较好理解啦) 过了标准,低于预期。
意思是:易碎重要(这个手机比预期中更易碎)

罗:苹果也易碎,你还喜欢苹果呢
意思是:1.除了我,别人也易碎,大家都一样(大佬苹果都易碎) 2.王在双重标准(你喜欢苹果不喜欢锤子,这俩一样)

对于第一个交锋点,我认为:罗的回应和打岔很到位。第一次回应的两点,加上后来打岔的一点(苹果易碎)从三个方面反驳了易碎性的问题。王的失分在于他在关键时候被罗的问题打岔,被迫回应苹果的问题了。而他之前想要表述的应该是“虽然我知道blablabla,但你这也太碎了“,背后可能的原因是,罗吹牛吹大发了所以低于预期,是想质疑罗吹牛逼的问题。
PS:吐槽一句,不是说好不打断么!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木有了。。。

2.泡棉
事实部分就没有达成一致

罗:热传导性低,是为了1隔热 2保护反射膜

王:热传导性低,散热不好

对于第二个交锋,我认为:双方的前提一样,就是这个夹在手机中间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它的热传导性低。这是一个事实前提,但从此一事实前提推出两种不同结果(两个结果也是事实,不是观点)。保护反射膜这个没人争,放一边。罗认为隔热了,我以为他的意思是散热没问题。王认为散热不好。而王的不妥之处在于,他退而求其次,说隔热和散热不好不冲突。我不知道事实上是不是不冲突,但我看出来他退了。
这种事实争议,源于资料不全。而双方没人给新资料(或是散热真不好,或是散热也不赖),这个议题就结束了。


3. 金属板
其实没啥事实,非要说,就是金属板作用是加固,手机还是被摔的很惨


观点部分,罗:(你说这是装饰,不!)这是加固的

王:还是摔折了嘛,可以替代
意思是:加固没起到作用,你这是多余。(没用,对产品来说,就是有害(能理解么?))

罗:所有机器都可以折。应该用没加金属板,和加了金属板比较。
意思是:有作用!你的参照系有问题(问题是没有)!

对于第三个交锋,我认为:王没做好功课被做好功课的罗打脸,又一次退让(还好没让多少),说加固又怎样啊,还不是折了。罗这里的回应非常好,因为我觉得王是随便说的,罗马上反应过来王这个实验没有参照系,然后啪啪打脸。王只好又说那我们回去做实验。

不过罗这里也有个问题,他说要把有跟无作比较,其实这样比较不完善,因为不能比较出行业平均标准,更不用说王一直在用”预期“标准。比如罗的手机牢固度是40,去掉金属板是20,可以证明金属板有用,但如果其他手机平均标准是60,那罗就得了金属板输了手机,一样可以证明王的观点。

第四个我突然懒得写了。

总体来说,就像大家说的,王一直处于劣势,这是不需要辩论技巧也能看出来的。在事实层面,他作为质疑方竟然无法在事实层面有争议的情况下给出新资料解决争议(议题2),这是准备不到位。在观点层面,退让可以,但是没有说出观点就成问题了。我看了二十分钟,真正要说的就是议题1里他说的低于预期的问题,还说了一半就被罗带跑了。
罗的回应做的不错,看了也很用心的准备了,不然也不能打脸。打断的精准(虽然可能只是没风度)。风度什么的另说。
在这次辩论里,显然王扮演”质疑“的角色,罗扮演”举证“的角色。如果那一场辩论赛做比喻,罗是正方,手机是立论。王是反方,视频是立论。这场辩论应该是王在不断质疑,罗在不断回应。但是在双方应该互有往来的时候,却变成了罗在举证的同时不断利用举证反质疑王,王作为质疑者反而极少发声。罗又不断切换议题,转移战场。导致有的议题其实未能得到解决,比如泡棉散热的问题,这对于讨论来说是不利的。

回复 @阿九的答案,因为我不能直接评论。

我有四个另外的预测:
1、锤子手机的销量仍然很低,很难与国内主要手机厂商竞争,因为现在手机市场已经被大厂商分割,大厂商具有各方面的更强的能力,而锤子手机几乎没有任何优势。

2、评测的方向是主观化,统一的标准会逐渐没落,因为手机的重复的部分,比如屏幕、相机等等,在未来各个厂商的优化都会越来越成熟,以致于要么区别不会太大,要么就是技术上相差很大,不需要详细测试就能分出优劣。而各个手机的独特的优势会被放大,成为主要的测评内容。

3、评测行业不会做大,因为大多数人在买手机之前都不会花很多的时间研究和挑选,许多人只是仅仅在想买手机的时候去一下手机店试一试。而且各个价位都有相应的大家熟知的手机型号,因为买错而十分后悔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

4、手机厂商不会参与评测标准的制定,因为这会影响自身旗下某些手机的销量。

最后,为了让这个答案跟问题有关而不致于被折叠,我决定复制一下我写的另外一个答案。

有关辩论技巧和进攻性的问题,其他答案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我想补充一点。

我刚刚在优酷的视频下面的评论里看到几乎是清一色的反对王自如的言论,就算是Zealer之前发的视频下面也是一样,都是说看清了王自如,对他很失望,说他之前的评测太主观,或者说他收了厂商的钱,不独立,而且评测视频里是在误导观众。在互联网的其他地方也有很多这样的言论。

在中国,或者大陆地区的居民,是很少或者几乎没有见过这种有实际意义的辩论的,以致于他们很难有客观的判断,只看辩论中谁占上风,就认为谁是对的一方,然后轻易地走向辩论获胜的那一方所指引的地方。实际上,很多地方都是罗永浩小题大做,扣大帽子,比如前面的王自如说不信,又说相信罗永浩,这本身是对于两件事情的相信和不相信,却被罗永浩说得体无完肤;又比如后面王自如说其他厂商的品控标准的时候,仅仅是不能透露信息的来源,不代表不能说,就被罗永浩说成是耍流氓,而且还做出了私生子的类比,这都是罗永浩非常夸张的攻击,但是大部分观众并没有思考和辨别的能力。

罗永浩不但利用了王自如的痛点,也利用了中国特殊的社会环境。

什么行业道德和黑幕就不说了,就讲其中一个点:两个人想要证明的结论不一样,王自如是想证明老罗手机是有问题的我做了测试我没撒谎,老罗是想证明王自如的测评标准不统一不公平存在误导性。

那么,双方都成功论证了吗?

除去因为数据或证据不全还不能说明的屏幕问题。其实王自如所说的锤子存在的一些问题是存在的,这没错,锤子确实有那些问题。但那些是这个行业制造水平上普遍的问题,他在评判其他手机时不提,却只在锤子上强调,虽然也是摆事实,但却是有问题的,这一方面说明测评标准还不统一,存在差别对待;另一方面,从传播角度上讲,就是在误导消费者了。

就拿隔热海绵问题和导热石墨的问题来说,普通消费者不具备专业知识背景,很容易认为那是锤子独有的缺点。打个比方,我说“小明垒球只扔了60米”,你会觉得小明扔得好烂好近;但如果我说“这次扔垒球,小明和大多数人类的极限成绩一样,扔出了60米”,你就觉得那扔得还好啊。

这就是区别,信息即便都是事实,但全面与否和不同的表述方式完全可以引导出不同的理解。这也是媒体机构或公众人物具备一定垄断话语权的可怕之处。

王自如的测评就存在以上的问题,而老罗也证明了这一点。

其他问题不说了。最后双方各自论证成功,老罗手机该有的问题还在,只是看起来不那么严重了,而Zealer却一定程度失去了作为评测机构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
非全面完整分析,就手机临时按出来的个人观点,不喜随便喷。

最大的问题是根逻辑偏了:

王自如道德败坏或者测评有我呢提不等于锤子手机没问题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