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题主不是黑,这个问题就是问得非常无知了。

首先,锤子 UI 根本就没有未来。谷歌 MD 设计的基础是一整套系统逻辑和实现工具。设计师和程序员可以用谷歌提供的工具随时随地写出遵循 MD 风格的 app。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生产力。反观锤子 UI,有生产力么?目前市面上有哪些非锤科的 app 是遵循锤子 UI 的?

当然,想要从 UI 变成普遍应用的生产力工具,例子还是有的。GNOME 作为 GNU 的桌面之一,其源头也只是 Gimp 这个模仿 Photoshop 的软件。Gtk 就是 Gimp 的 UI,随后被广大程序员发扬光大,成为自由操作系统桌面 UI 的事实标准之一(另外一个著名的是基于 Qt 的 KDE)。

所以锤子 UI 要想成为未来,概率很小,作为不看好锤子的锤黑,我认为其成功几率无限趋近于零。

想想以skin和plugin出名的winamp, 再想想winamp3和5那巅峰的皮肤技术并没有让winamp活下来, 再想想现在的主流播放器的界面设计风格, 你就知道, 老罗的理念至少落后于这个时代10年以上

锤子这种近乎疯狂的拟物化,出现在智能手机出现的初期是种非常不错的选择,在保持美观的同时,又减少了用户的学习成本,是种一举两得的选择。

但是!别忘记了,smartisan os还是处在整个安卓的大框架,在MD成为谷歌当下的设计主流的时候,在继续推崇这种拟物化显然是不合适的。smartisan os是安卓,安卓的未来设计几乎就是谷歌决定的,谷歌看好MD,那么MD就是安卓的未来,是锤子太高看了自己的体量,自己的地位,就像当年魅族的smart bar一样,以为凭一家厂商的能量能改变整个行业的设计规则,结果因为体量太小,没有金刚钻,还要揽瓷器活,到头来辛辛苦苦忙了好几年弄得交互逻辑还得白白放弃。

退一步讲,就算锤子撑过了创业的冰河期,把smartisan os撑到了未来,一直保持拟物化,那么在未来安卓应用都在使用MD的设计逻辑的情况下,也会遇到相当大的尴尬。想象一下,一颗拟物化的内心上有一层扁平化的表皮,用户们在拟物化和扁平化之间频繁切换,这种设计语言的不一致造成的突兀感,仅仅靠拟物化精致的设计和一些痒点创新,是无法弥补用户因此造成的不快。

不用怀疑,MD就是安卓的未来,锤子注定只能是小众

多看 dribbble,扁平风一直在往更多样更精致演变,大趋势。和拟物明显不在一个轨道上。另外扁平在技术方面的一个原因据说是设备尺寸的问题,拟物图在缩放时问题较多,扁平合适简化问题,按这个思路扁平也能走的更长一些。另外按照格式塔心理学的简单结论,简单几何图形更容易辨认,那么未来扁平 ui 发挥的场景还是比较有优势的。我无法严密论证,但参考几个方面的因素人为 md 在未来的方向上走得远。

其实我觉得吧,事情是这样的。

锤子UI的推出时间,还没有ios7,所以,老罗也没啥可抄的,所以,就丧心病狂的做了加强版ios6。

我觉得老罗当看到ios7推出时的巨大变化,他本人应该是蒙逼的。但只能继续有逼格的做下去,他的营销方式一直是这样,你懂得。

就好像苹果,谷歌,乃至微软都背叛了整个人类,而他想让众人觉醒的感觉一样。恶心至极。

你说他当初和现在坚持的,iphone4外形,ios6威力加强版,包括当初还要坚持的3.5寸。

乔布斯为了不让他接班,也是煞费苦心,第二年全给改了。

拟物化需要消耗大量视觉维度,如果内容不复杂,就能在不干扰内容的情况下带来有用的交互暗示。但如果内容复杂,拟物会干扰到内容的表现。人最终想看的是无限的内容,而非有限的界面。

另外扁平化并非无拟,姑且发明一个词叫拟忆,扁平化中也要遵循形式追随功能的设计原理,拟物和扁平本质都是拟忆。在内容交互质量相同的情况下,界面要做到拟忆最多的程度,拟忆最多是拟物还是抽象,原来应该是拟物,现在用户大量接触了高效的扁平语言后呢,几近相同了。

扁平是一种应对大部分复杂内容的最优解。它并不否认艺术的魅力,也不否认拟物的交互意义。但技术的进步让人能处理更处理越来越复杂的内容,带来更高的生产力,扁平就变成一种高效的生产手段。

拟物是学习电子机器操作的第一个语言手段。对小孩子来说,上来就让他用扁平是很难接受的。但学会后,往往就会一点点舍弃拟物。一方面学会后扁平的认知成本变得和拟物差不多,另一方面需要处理的内容越来越复杂。

假如生产力是无限,人类不需要劳动,生产效率就没有意义,也就无所谓扁平还是拟物,爱看哪个你看哪个,可这是不可能的呀。

不过 Material Design 的匠气仍然太重,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扁平的高效性。

所以哪个是未来呢?我觉得「未来」这个词有点歧义,我会说大众对电子产品上的软件界面的认知已经「成熟」「普及」了,扁平化是对界面的抽象和压缩,是一种应对复杂内容的高效语言。对小孩子以及其他新兴领域来说,教育过程仍然需要强拟忆,所谓的拟物化也不会消失。

综上,如果能以一种系统的眼光来认识拟物和扁平,就不太在意扁平和拟物两派的争论了,都是方法,哪个更适合所要解决的问题,就应该用哪个。身为设计师,关键的是要有能判断出适合与否的能力。

MD里也有拟物的成分在里面。这两个东西完全没有可比性。是两个概念。
不过锤子ui就是增强版的ios6界面的风格。

“时尚转瞬即逝,唯有风格永存。”

根据锤子科技的设计师之前做的一些采访或者活动,他们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1. Google 和 Apple 之所以推崇扁平化,是因为在 iOS 6 和之前,设计师和开发者过度追求拟物,而忽视了内容(文字的显示、排版等)
2. 在内容同样美观的前提下,越接近拟物化越好
总而言之,从设计的难度上来讲 Smartisan OS 是三者中最难的, Material Design 第二, iOS 最简单。
————————
但 Smartisan OS 的逻辑确实没有原生 Android 好(两者都基于 Android 5.1 时)。
比如为了保证单手操作的便利性,研发出了下拉悬停,这就导致必须从顶部下拉通知菜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锤子科技不得不把宝贵的第三颗按键留给所有应用内下拉通知菜单。而我切出多任务必须使用双击 Home 键的操作(长按是不可以的,尤其是在 T2 上)
还有一大堆类似这样的问题。
————————
如果一定要让我给出一个答案的话,我很难做出选择。
我觉得最好的应该是 Smartisan OS 的拟物化加上 Material Design 的逻辑吧。

锤子的UI风格就是照抄扁平化之前iOS,苹果自己都放弃这种设计语言了。

© COPYRIGHT BY i How And Why.com 2015